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科幻末世 > 鬼伏 > 467.第467章 嫁接巫蛊!

467.第467章 嫁接巫蛊!

小说:鬼伏作者:龙阳泣鱼最后更新:2017-10-12 01:58:19
就在我的嘴唇刚要触碰到女尸柔唇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上方冒了出来。

“住手……呸……住口!!”

我一愣,脸立刻缩了回来,照着头顶上看去,那声音无比的熟悉,不是叶秃子是谁?

“苏叶,你疯啦,还好我及时赶来!”叶秃子从石台上方一跳而下落到了我的身边幽怨的看着我。

“不是……这个……我一下真解释不清楚,这不是尸体,是人……被困在这里五年的一个现代女孩,在她喉间有个东西……很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我解释起来有点语无伦次,总有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感觉。

“你他娘的活腻了是不,要是唤醒了这妖女,我们所有人都得死在这!”叶秃子对我通大骂。

我顿时愣住了,不置信的看着是棺椁内的鲜活的女子道:“死秃子,你搞错了,她不是妖女,她叫丁玉琪,是住在安置房区的居民,五年前被绿掳到这来的。”

“狗屁,老爷子就在上面,他的罗盘直接瘫痪了。”叶秃子道。

“罗盘瘫痪?”

“废话,这东西的邪气让老爷子的罗盘直接报废了,你她是人,鬼才信!!”叶秃子指着棺椁内的女子道。

这时,那女子空灵的声音又飘进了我的脑袋,十分焦急的道:“不是的,我是人,不是什么妖女,他们一定是搞错了,你去和他们。”

女子的声音,叶秃子自然无法听见,但是女子的话和叶秃子的话,我一时间脑袋都快炸了,到底该相信谁的话。

“老爷子走到石台上的时候脸色都变了,一看罗盘,指针乱颤,直接报废,就这底下邪气极重,我过来一看,你这子竟然想亲这妖女,你不是疯了是什么,肯定是被妖女迷惑了心智。”叶秃子脸色不太好的道。

“可是……”

“可是你个头,先跟我离开这!”叶秃子拉着我就走。

大头在上面扔下了绳索,我和叶秃子两人迅速的爬上了石台。

期间那女子不断的在我脑中让我救救她之类的话,一到了石台之上,那声音就消失了。

我复杂的看了看石台下棺椁中的女子身影,无奈苦涩,竟也不知道什么好。

石台上、叶秃子、大头、爷爷、景薇、龙魁、余晖、郑辉在这了,他们的脸也一脸漆黑,就跟我当时看见谢队长一样,像矿洞里钻出来的一样。

“你们也是从那洞里面爬进来的吧。”我一愣神道。

“先不这个,我们得赶紧找离开这里的出路。”爷爷一脸肃然的道。

“谢队长好像着魔了,被我打晕了!”我指着下方谢队长的身影道。

“苏叶,没想到你这么大能耐,杨海军都重伤昏迷了啊,就你没事!”大头拍着我肩头道。

他这一拍,我的伤口又快要裂开了,立刻转头大骂道:“你妹的,你看见我胸口上这么大一个伤口吗!!”

他们也都看向了胸口狰狞的伤痕,爷爷震惊的看着我道:“苏叶莫非你已经将噬心钩虫给挖出来了。”

“是的!”我苦笑的点头。

大头、叶秃子、景薇全是一脸的惊骇,大头吸了口气道:“你自己割开的伤口?在掏心窝!!!”

“伤口不是我割的,是魂煞,差点被它劈成两瓣,刚好伤口开到心脏的位置,我就用手将噬心钩虫给掏出来了。”我惨然笑道。

“我去,苏叶你什么时候这么勇猛了,我都快不认识你了。”大头震撼的拍着马屁。

“滚犊子,老子差点没命了,谁爱听你拍马屁啊。”我直接骂道。

“景薇给苏叶再处理下伤口吧,他的伤口好像又开裂了。”爷爷关心的道。

景薇点头后,让我下了石台,坐在一旁,开始给我疗伤。

“爷爷,你找到出路了吗?”在疗伤的时候我忙问爷爷。

爷爷摇着头道:“哪有那么容易,要不是龙魁的鼻子灵敏,我们也找不到那地洞,一路追随而来。”

这地洞四通八达,纵横交错,估计是龙魁寻着魔殿内的气味找到了一处暗门。

“这条白龙应该就是当时提供线索的老妇人所看见的白龙,好像陷入了沉睡中。”我指着白龙道。

“这应该不是白龙,是蛟!”爷爷很肯定的道。

“蛟?外形上也太过相似了吧,而且这蛟怎么会长爪子啊!”我惊异的问道。

“你错了,你仔细看它的爪子都是拼接上去的,还记得老妇人所的吗,她家大厅内躺着一条龙,是趴着的,却没见那龙用爪子趴,而是身体直接趴下的,再看这蛟的脑袋上的角也是拼接上去的。”爷爷拿着手电对着蛟道。

“嫁接巫蛊术!!”我震惊了,然后又接着道:“莫非这是一条伪龙,这一切都是嫁接巫蛊术造成的。”

自从巫蛊鬼洞出来之后,嫁接巫蛊术我们已经很久没看见了,却没想到在这还看见一条伪龙,是嫁接蛊术的产物。

当初在巫蛊鬼洞内的樕蛛、变种七鳃鳗、甚至最后苏醒的龙人都是嫁接巫蛊的产物,而眼前的白龙也是如此。

原来这一切从五年前到现在都存在着某种联系,甚至胡万队长提供的线索越发的神秘了,它的线索是从海底龙宫到这魔域内,而这些线索又与当时五年前的巫蛊鬼洞有所关联,这一切的一切,似乎最神秘和让人猜不透是胡万队长才对。

胡万队长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死了还是没死,为什么会留下如此迷雾重重的信息了,这些信息上的矛头似乎在他没死,却一直潜伏在我们的身边,给我们指引道路,却迟迟不愿现身,到底是为什么?他在惧怕什么?还是有不得人知的秘密。

“对了,爷爷你为什么下面的女尸是妖女!”我指着石台下道。

“一种直觉,尽管我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骗取你的信任,但我的直觉十分的敏锐,这下方的死气和邪气浓度大过了以往我们去过的人和地方,所以无论你相信了什么,还是看见什么,决不允许再去碰那女尸。”爷爷凌厉的眼神看着我,他的话容不得我有任何的反驳。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