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朱雀霸世 > 第357章 番外一有穷射手

第357章 番外一有穷射手

小说:朱雀霸世作者:金萱最后更新:2017-10-10 00:54:34
番外一有穷射手

娘亲只待了半天就匆匆忙忙地要走,我很是不舍,可是也没办法,流着眼泪直送到结界边上。柳姨几次三番要把我带回去,娘亲和师傅都不发话,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就盼望自己能快点学全本领,完成修行好早日回家与爹娘团聚。

娘亲一直紧紧握着我的手,紧紧抿着嘴唇,我知道她舍不得我,可是,唉……我抬眼看着娘亲,娘亲也看着我,她蹲下身子,双手搭在我肩膀上,问:“羽还有什么话要吗?”

“娘亲~”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扑到娘亲怀里,“你能不能经常来看我呢?丹羽好想你和阿爹!”

娘亲轻轻拭泪,扶着我站正,看着我郑重地:“羽,你应该明白作为族长长女,有很多事都是不能由着自己来的。修行的辛苦,娘亲都明白,可是除非学有成,或者需要出山历练,是不能随意离开的。这次娘亲能来,也是因为你师傅你法术修行有所进益。若想时常见到娘亲,就好好努力吧。”

我对娘亲的话似懂非懂,不过有一句是听明白了,就是只要我好好修行,还是可以时常见到娘亲的。我忙挺直了腰背,向娘亲保证:“我一定好好修行,争取早日见到娘亲和阿爹!”

娘亲听了我的话,欣慰地拍拍我的头,转身就要离开了。刚刚一只脚迈进了结界,猛地回过头来轻笑出声:“羽不要怕寂寞,相信很快就会有一位新的师傅来的。是不是,师兄?”后面这一句是给师傅听的,听到重重的“师兄”两个字,师傅的黑脸不易察觉地抖动了一下,闷闷地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羽要乖!”这句话还没完,娘亲就消失在结界里了。我整个人顿时垮了下来,垂头丧气地走回屋去,都没有想起来要请师傅先行。待我整个人坨在席上,双手抱膝正在想着娘亲的模样之时,好像听到了一声咳嗽。

咳嗽了该喝药,为什么对着我?又是一声,这次更亮了。好烦!“咔咔咔!咳咳咳!”一连串的咳嗽,我终于忍无可忍,抬头,师傅正坐在对面席上。唉,师傅肯定是今天吃咸了,想喝水。喝水可以明么,为什么咳个没完?我没精打采地从席上爬起来,看到旁边有个陶壶,便直接递给他,:“直接喝吧,陶碗在厨下。”

“羽!”师傅接过陶壶轻轻放到一边,“早知道,就不让你娘亲来了。这样的状态还怎么修行呢?”完他若有所思地看向窗外,呃,的“桧树”!为什么他也喜欢看桧树?这不是胡子师傅的爱好吗?

我也看看桧树,没什么特别的呀?回身撅着嘴:“我不就难过一会儿嘛!就一会儿!明天肯定加倍修行还不行吗?”低头把玩身上的衣结,忽然有个很有趣的问题跳出来,我看看呆呆的师傅,问:“师傅,你真的是我娘亲的师兄?”

“这还有假?我们一同在有穷氏的大巫师处修行。”师傅眼皮都没撩一下,轻描淡写地。

“那,师傅?”我好奇地走到他跟前,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那棵桧树,真的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很普通的一棵树啊!

“什么?”师傅好像已经适应了我这种不着边际地提问,根本就是设定好的对话问答嘛!有点情绪好不好?

我故意沉下声音,模仿着娘亲的口吻:“那你应该在有穷氏继承大巫师的位子,为什么来这里?”

“我还不是——”师傅这才意识到是我在套他的话,猛地打住话头,生气地看着我,,“我专门来监督你教导你修行!”

什么什么嘛!怎么又转回到我身上了?我低下头慢慢思索,好像都听见师傅得意的笑声了!真是为老不尊啊!我怎么碰到这样一个师傅啊!好吧,好吧。我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直接问出来:“那你为什么老在看那棵桧树啊?它连果实都不结。”

师傅终于把目光从桧树身上收了回来,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僵着一张脸:“羽,族长之女的思维也不要这么跳跃好吧?我哪里看桧树了?”

“那你在看什么?”难道不是在看桧树?我更加好奇了。

师傅又露出败给我的表情,无奈地:“我在思考,下一步你该学些什么好?你娘亲刚才走的时候不是嘱咐要请一位新的师傅呢?”

我恍然大悟,把手从衣结上拿开,支着下巴问道:“是的哦,可是我火系的法术已经学得七七八八了,石锁也能很容易地举起来了。还要学什么呢?”

师傅闻言倒抽一口冷气,瞪着眼睛看我:“你,你,你!我这学了将近二十年的人都不敢七七八八,你倒七七八八了?要不你来教我吧?”

我一听便更晕了,难道学了这么久还不够七七八八?二十年还不够七七八八?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山去看爹娘啊?想到这里,我的眼泪又快掉下来了。

师傅根本就没看我,自顾自地:“既然是你娘亲嘱咐的,那就教你有穷的绝技吧。也算不枉你身体里流着的血。”

我一听绝技来了劲儿,忙巴着师傅的胳膊问:“什么绝技?什么绝技?是飞吗?”

又听我飞,师傅已经彻底无语了,好整以暇道:“你也真是执着!虽不是飞,但比寻常的飞鸟快多了,是我有穷氏的百步穿杨射术。”

我一听,差点惊掉下巴,什么什么?有穷的射术?!我难以置信地看向师傅:“这射术不是只能男孩学吗?娘亲也不会吧?”

师傅悠然神往道:“你娘亲虽不会射术,可其他无一不精。”罢又无奈地看看我,鄙夷地,“你就……”罢大摇其头。

经常和师傅在一起一定会变黑脸!我心中恼恨,脸上却还是如花般笑颜,道:“我不如娘亲是多么正常的事情!那只能证明师傅教得不好啊!”

“你什么?!”好像听到咬牙切齿的声音呢!好汉,不,好女不吃眼前亏!我忙给师傅赔礼:“师傅~是丹羽错话了。是我学的不好,与师傅就有那么一丢丢点儿……”我见他神色不善,赶忙改口,“和师傅没有半点关系!”

师傅沉思良久,:“看了我真得对你加强管教了,像现在这样,何年何月才能修行完毕呢?”完真的又看了一眼桧树,这次我一百分肯定!

“师……”还没等我完,他就出声打断我,:“就这么定了,这几天做做准备。三天以后你好好学习射术。”

“可是,为什么啊!”我还是很不解,明明不能教给女孩的射术为什么非要让我学啊!?师傅转身对我笑着:“虽然以前学的都是男人,不过,族规里并没有只能男人学的这条规定。可是却有身具羽毛的人可以修习的明族规。所以,你是可以学的。”完幸灾乐祸地看着我。

族规是师傅定的?他有就有,他没有就没有?我倒不是不想学射术,可总是扣一顶氏族呀,子方呀的帽子,不嫌烦吗?

师傅看着我的表情,笃定地点点头,:“就这么定了!你把席上的物品收拾一下,就进入禁地闭关修行吧。练习射术是需要灵气支持的,这几天可要好好把自己已经积蓄好的灵气在经脉里多走几圈,能多吸收些就更好了。”

“那胡子师傅呢?”我还仅存着最后一点希望。

“他暂时不会来了,等你的射术入了门,灵气打下基础,他会来传授你武功身法的。”师傅的回答,让我在忧心之余也放下了不少心,还以为要一边举石锁,一边练射术呢!

我依言收拾了席上摆放着用于招待娘亲的物品,又捡了几件日常用的玩意,装了几块麦饼和水就进了山中禁地。

过了一日、两日、三日,已经是第三日晚间了,还不见师傅来叫我。麦饼都已经吃完了,再不出去,我可就要饿死了!自己出禁地也没什么吧?我偷偷看看祖先的牌位,没有动静;又看看神鸟的石像,它的目光好像随着我动呢!是在看我吗?我只好乖乖回到祭火前,心中打定主意:明日一早,不管师傅来不来叫我,我都出去!

第二天,我早早收拾好,站在禁地门口,大声朝外喊:“师傅,我出来了!”还专门多喊了好几遍,根本没人应答。我赶忙开了机关,蹦蹦跳跳地就来到前面屋前的一片空地呢!看向前院,我瞬间惊呆了,那棵桧树!没错,就是它!它上面挂了一块厚厚的靶子。地上还整齐地摆放着许多长短不一的箭筒,看来这位教射术的师傅已经到了。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