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古装言情 > 穿越之至尊毒后 > 第二百六十八章挑拨离间不管用

第二百六十八章挑拨离间不管用

小说:穿越之至尊毒后作者:宝货最后更新:2017-10-05 21:51:03
嘭一声,容墨话音刚落掌中一道白气就准确无误的朝白无心击去,眸中冷冽如刀锋,唇角冷笑如寒剑,早在见到红鸾的那一刻他就已清醒,故作迷惑不过是为了顺利接近林夕同时让白无心放低警惕。

幻境虽然厉害,但是对心性强大的人来说却是不过是迷惑一时的障眼法而已。

白无心速闪后退,左肩仍是被击到,身子一僵吐出一口鲜血。

林夕被容墨大手一捞,迅速往外一抛,几个暗卫鬼魅般出现立即将她稳妥的接住,同时训练有素的给她解软筋散的毒。

整个解救过程都发生在眨眼之间,令人心生惊叹,林夕不得不膜拜起容墨来,换做她是绝对没有这么快的反应速度的,当然他的演技也不错,骗过了白无心也骗过了她,害得她眼泪没出息的往下掉。

这笔账以后一定要加倍讨回来!

白无心一向对自己的幻境极有把握和信心,此刻被破他立即意识到对手的强大,瞬间撑足余力脚尖轻点直接破屋顶而出,轰隆一声,屋顶被破一个大洞,白无心停驻半空,一个急退落在百米开外,手中剑已然呈对敌状态冷冷的指着容墨。

"你能来我一点都不意外,你若不来我便有理由带她走。"

容墨眼风一扫,明明什么表情都没有就是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力。

"自己的女人自然是要看好,难道随便就让阿狗阿猫带走吗!"

打嘴仗不是男人之间的爱好,所以此话一出便是杀招更迭,傍晚的宁静被浓郁的杀气所覆盖,周围的植物绿叶无风自动,仿佛有一股力量要将他们从地底连根拔起并彻底毁灭。

林夕虽然解了软筋散,身体的神经触感却没那么快恢复,她被几个暗卫护在中间双腿盘坐运气。

叮当一声脆响,白无心的剑并没有应声击出,而是突然一折扎入泥土中,眨眼之间眼前景物更迭,容墨看到的是王府大火之夜,心里明知这又是幻境,可他依然僵直的站立着,看着熊熊烈火中的静雪院,冲天的火焰之中,他甚至听到了凄厉的惨叫声,手指不禁微微紧攥。

林夕缓缓睁开眼看到容墨就这么呆立着,而白无心一脸冷笑的看着他,手势轻松的拔出了泥地里的剑朝容墨走去,顿时一骇,急道:"你们几个傻蛋还不赶紧去救你们主子。"

暗卫们都不动,林夕抬头一看才发现他们的表情也满是惊骇之色。

"想不到他的秘密和心事真还不少,幻境虽然可怕却是利用人内心的心结和深藏心底的痛苦,而且同一种心结只能编织一种幻境,我真好奇堂堂四王爷除了曾经最爱的那个女人还有什么事能让他陷入幻境中。"

白无心算是一种嘲讽也是对林夕的耐心解释。

林夕怒了:"你丫的太过分了,有本事真刀真剑的来打一场!"

"我不打女人。"

林夕收气从一个暗卫手中夺过剑,竖起直指向他:"白无心,虽然你承诺不会伤我性命,但你我注定不能共存,所以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是汉子就痛快的杀一场!"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这幻境里发生的事情若是当年目睹过得人都会身临其境,看来四王爷还真是瞒了你不少事情。"

心里一个咯噔,不得不说林夕确实心里有些压抑和沉闷,但更多的是对容墨的担心。

"谁没有点不可说的过去?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挑拨我们?想得美,吃你姑奶奶一剑!"

毫不客气的一剑招呼过去,林夕的剑如游龙般矫健,使的是声东击西,白无心身体往右侧去躲,不料林夕以气御剑,剑尖一偏往左去,噗嗤一声,血红飚飞,白无心身体一僵颇为诧异的看着她。

夕阳西落,天际月色淡拢如烟如雾,天地之间一片朦胧清辉。

白无心低头看着扎在自己左肩的剑,眉毛紧拧脸色微白,可他的唇角却诡异的微微上扬,慢慢抬头看着林夕:"再往下偏一点就到我的心脏了。"

林夕冷着脸,手腕一转,剑被收回,血洞里喷出更多的血,白色的衣服已被血迹染红,触目惊心。

白无心有些自嘲的冷笑,有时候对别人心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手中剑突然化成一道光影,如电蛇一般诡异击来,林夕双手展开,平地飞移,再一个点地飞跃,身体在空中整个旋转,脚尖踢向冷剑,一脚踢去却是空的,心中大骇,难道这剑也是幻影,那真的剑呢?

寒光逼近,甚至来不及闪过,冰冷的剑已经抵在她的后背心口,只需往前一刺就能正确的刺进她的心脏,第一次真正意识到幻境的厉害。

林夕一动不动,额头冒出冷汗,她的身体整个都是紧绷的,杀机悬于一线她甚至感觉到了剑尖的冰冷和杀戮。

白无心看着她纤细瘦弱却又婀娜的恰到好处的背影,嘴角掠起一抹难言的笑意。

声音冷冷的却又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温度:"你的手偏了,可我不会偏,杀了那么多人我清楚该往哪刺才能干净利落不会撒太多血脏了衣袍,本想承你一恩还你一命,刚才那一刺便算两清了。"

林夕看着前方,心情忽然平静下来:"白无心,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向我诚服!算还你前几次不杀之恩!"

白无心一愣,笑意清浅:"输赢已定,又何必徒劳挣扎,不过是念着旧情让你们死的漂亮些。"

"是吗!"

话音刚落,直觉耳边一阵风过,手一松一空,林夕如风过界,如云飘过,轻轻软软毫无感觉和征兆,可剑指的方向确实空了,而后背心一模一样的位置有冰冷的东西指着。

"白无心,机会已经给过你了是你不珍惜。"

手腕微转,锋利的剑尖将白色的衣服划破勾出一些丝线,眼神凌厉,眉梢都是杀气,林夕是真的动了杀心。

白无心此刻的心情可谓震惊且不敢置信,他甚至从心里散发出一种微微的恐惧,也瞬间清醒的意识到林夕这辈子都不会属于容月,因为这个女人不知何时开始已经彻底蜕变,从泛光的剑身上他甚至能透过月光看到她的倒影。

美丽,自信,甚至眼梢眉角都透着一股不可靠近的雍容气质和不可侵犯的凛然气息。

"白无心,我也会让你死的漂亮点。"

"慢着!"

白无心闭上眼,他没有林夕那么快的瞬移速度。

一只手挡在了剑上,林夕微微一动,一抹血红顺着剑身蔓延,她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容墨。

而早已从幻境中抽离复苏的容墨认真的看着她,语气不容违抗。

"不要杀他!"

容墨刚才一直不动是因为他在幻境中将当年的痛苦回忆重新回溯了一遍,在一个不经意间他猛然发现了一个当年不曾注意到的细节,而这个细节让他的心猛烈跳动起来。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