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江湖朝堂刺客王妃 > 番外九无中生有二

番外九无中生有二

小说:江湖朝堂刺客王妃作者:月光芷最后更新:2017-10-05 21:15:46
沈碧瑶听他这话更是怒火中烧,气得一脚往他腿上踹去:“杀杀杀,杀了好死无对证是吧?你以后若是在外头养女人,事后杀了毁尸灭迹,就能瞒天过海了是吧?反正你堂堂瑄王不缺女人,杀多少都有人倒贴。”/r  沈碧瑶气得眼眶通红,完扭身就要走。古璟瑄急忙扯着她不放,百口莫辩。/r  “碧瑶,我,我不是这个意思。除了你,我古璟瑄眼里心里再没有过别的女人。我可以对天发誓!”/r  “少给我来这套,老娘不信!”沈碧瑶用力地甩开他的手,没甩动,心里气得狠了,就抬起脚往古璟瑄脚上踩去。/r  古璟瑄一不留神侧身躲了开来,没让她踩着,沈碧瑶立刻瞪着眼睛怒吼:“你还敢躲?”/r  “我……”古璟瑄一脸无辜。他不是故意的啊,这不过是习武之人的本能罢了,又急又慌之下,只想着要如何与她解释,哪里还想得了这些?/r  “那,你再踩一回,我定然不躲。”/r  “不踩,你放开!”沈碧瑶拼命地甩着手,想把古璟瑄的手甩开。可是古璟瑄无论如何就是不放。/r  沈碧瑶用力地挣扎,手腕也有些发疼了,鼻头一酸,眼泪就上来了。/r  “你就知道仗着武功好欺负我,我要回去告诉我师傅……”/r  一见沈碧瑶哭了,古璟瑄彻底就慌了,心疼得很,忙放开她的手,去给她擦泪。/r  沈碧瑶一把推开他,转身就往外头跑,古璟瑄立刻就奔出去追。可沈碧瑶一撒开腿跑路,他哪里还追得上?跟了几个起落,就跟丢了。/r  想着沈碧瑶方才要去找师傅告状,古璟瑄就头也不回地向郡主府奔去。结果才到门口,一枝冷箭就迎面飞来,古璟瑄仓猝闪避,狼狈落地,一抬头,就见唐师傅站在身前。/r  “师傅,碧瑶她可……”/r  “滚!”/r  唐师傅眼神冰冷,杀气若寒芒,面上愠怒,全然不听他的话。/r  古璟瑄神色凝重起来,沉声道:“师傅,碧瑶她可在府上?”/r  唐师傅没有回话,只胳膊一抖,又一枝箭向古璟瑄飞射而去。/r  古璟瑄连退几步险险躲来,还未站定,唐师傅又是一箭,古璟瑄再退,三箭过后,古璟瑄已在府门三丈之外。不得再近前半步。/r  古璟瑄几次欲冲进门去,都被唐师傅的箭给逼了回来。只得远远喊道:“师傅,我只想与碧瑶解释清楚,一切都是误会。”/r  唐师傅冷眼一瞥,道:“你既已负她,又何必再来?”/r  古璟瑄道:“师傅,我古璟瑄对碧瑶之心,从未动摇过半分,更不曾负她。从前不会,往后亦然。”/r  唐师傅神情冷漠,神色不动,冷声一哼,只道:“走,碧瑶不会见你。”/r  古璟瑄心中焦急又无奈,他打不过唐师傅,进不得门,脑海里又全是沈碧瑶推开他转身奔出时的泪眼迷蒙,担心她会暗自伤心难过,膝一弯,就要向唐师傅跪下。/r  就在他单膝正要触地之时,郡主府的府门打开了,古璟瑄以为是沈碧瑶出来见他,欣喜地抬头看去,却见来人并非沈碧瑶,而是沈莲瑶。/r  “王爷,请回吧,姐姐你既然已经有了别的女人,那她也不必与你继续在一起了。”/r  古璟瑄心中一窒,瞬间如掏空似地痛了起来。急上前一步,辩解道:“四姑娘,我当真不曾有过别的女人。你让我她一面,我定然与她解释清楚。”/r  沈莲瑶神色黯然地摇头不语。/r  古璟瑄看了眼门内,心中又急又怕,也顾不得门前的唐师傅会不会当真杀了他,一咬牙就要往里头冲。才冲到门前,唐师傅便闪身而至,一掌拍在他胸口,将他震飞了出去。/r  古璟瑄吐了口血,正欲再冲,沈莲瑶却忽然大叫出声:“够了!王爷你回去吧,姐姐方才已经走了!”/r  古璟瑄瞬间愣在当场。/r  “走了?她去了何处?”/r  沈莲瑶摇着头:“我问了,可姐姐不,只不想见你了。还既然你嫌弃她生不出孩子,就去找别的女人生好了。生多少她都不在乎。”/r  “走了……”古璟瑄喃喃地重复着这两个字,右手抚上心口,只觉得那里疼得厉害,不知是因为方才唐师傅那一掌,还是因为沈碧瑶的离开。/r  沉默良久,古璟瑄才将右手垂下来,似是自言自语般吐出两个字:“去找。”/r  暗十七双眸一敛,消失了在暗处。/r  失魂落魄地转身离去,却不知该去往何处。瑄王府是他的家,载满了七年回忆的家,可是现在因为沈碧瑶的离去,像是一切顷刻湮灭了一般。/r  于古璟瑄而言,在迎娶沈碧瑶进门之前,瑄王府不过是一处可落脚的宅子,与市井客栈或是荒山野洞并无差别。只因沈碧瑶在,他才觉得这宅子有了可依恋之处,因为她在,所以处处值得眷恋。可如今她不在了,那处,他连回也回不得了。/r  当太后与皇上赶到那间屋子里,沈碧瑶与古璟瑄已然离去,只剩下兰姑娘一人倒在床边昏迷不醒,额头还有血迹。/r  “这……这到底发生了何事?瑄王呢?”太后进门四下看了眼,便立刻问道。/r  大太监忙回道:“启禀太后,奴才听到声响赶来时,兰姑娘已然昏倒在地,王爷醒了,还和王妃吵了起来。”/r  “那人呢?为何衣裳还在,人却不见了?”太后急道。/r  那大太监道:“王妃一气之下跑了,王爷便追了出去,奴才们跟不上,正想去禀报太后,太后就到了。”/r  太后气急败坏地瞪了大太监一眼,骂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好好的,怎么就让她给知道了?”又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兰姑娘,吩咐道:“叫太医来把人救醒。”/r  皇上此时已经着人把事情给问明白了,知道此事又是太后自作主张。可是事已至此,他也只能静观其变了。/r  暗中打了个手势,让暗卫去了瑄王府,自己在宫里等着消息。/r  古璟瑄与沈碧瑶成婚七年,向来感情和睦,如胶似漆,虽然未曾孕育子嗣,却也不曾因为此事而失了夫妻情分。/r  太后年事已高,想看古璟瑄开枝散叶的心情,皇上自是也能理解。只是,古璟瑄与沈碧瑶那样的情义与脾性,太后的做法实在是有欠妥当。/r  皇上有心想劝,可又觉得不是时候。比起太后这里,他更担心的是古璟瑄与沈碧瑶那处。但愿沈碧瑶能念在古璟瑄往日里对她疼爱有加的份上,不要太将此事放在心上才好。否则她们夫妻俩一闹起来,古璟瑄定然会偏心沈碧瑶而让太后伤心,到时他这个皇上又要两头规劝,两头哄了。/r  皇上也是心累啊。/r  古璟瑄走后,沈莲瑶心下戚戚,回到屋里对沈碧瑶道:“姐姐,你当真不去见姐夫了么?”/r  沈碧瑶将瓜子皮用力地吐出去:“不见!老娘气还没消呢。光天化日跟别的女人抱在一起,这事哪有那么容易完?”/r  “可我见着姐夫是真伤心了。方才还不要命地要往府里冲,被你师傅打了一掌,还吐了血呢。”沈莲瑶着都有些动容了。/r  方才古璟瑄临走时的模样,像是失了魂似的,神情悲伤无助,不似作假,是当真伤了心了。/r  沈碧瑶一听古璟瑄吐了血,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心,但很快又收了回去,故作漫不经心地道:“师傅不会下那么重的手的,最多只是伤。若师傅真要伤他,他哪里还走得回去?”/r  沈碧瑶猜得没错,唐师傅确实没下重手,那一掌也不过是打得古璟瑄滞了一口气,他硬不收功反而强行运功,所以才逼出了口血来。然而她又猜错了,古璟瑄其实并没有回王府,而是去了悦宾楼。/r  府里丫鬟把东西收拾好了,送到沈碧瑶跟前,沈碧瑶这才放下手里的瓜子拍拍手,拿起包袱站起身来。/r  沈莲瑶也起身扯住了她的袖子,一脸担忧地问:“姐姐,你当真要走啊?”/r  “当然,不然你以为我着玩的吗?”沈碧瑶道。/r  “可姐夫他……你当真忍心看他如此伤心?你分明知道这事是太后的主意,与姐夫无关啊。”沈莲瑶道。/r  沈碧瑶沉下个脸来没好气地道:“我知道是太后的主意没错,可是他那么不防备就是他的错。如果这事就这么完了,太后还以为我好欺负呢,以后隔三差五地想方设法给古璟瑄送人,难道我还要回回跟她智斗三吗?要么就别总是招蜂引蝶的,要么老娘就真不回来了。”/r  沈碧瑶完,把包袱往肩上一甩,就毅然决然地出门去了。不过,当然没走正门。/r  皇上的暗卫在瑄王府里寻了一圈,没找着人,又在外头转了一圈,听着街上的百姓都在议论着瑄王魂不守舍地进了悦宾楼买醉,并亲眼确认了之后,这才回去禀报了皇上。/r  皇上一听,便勃然大怒:“荒唐,成何体统!”/r  骂完之后又觉得没骂到点子上,不解气,于是又重新骂道:“没出息,自己媳妇都哄不回来。”/r  李英在旁边听得汗颜,不知道这事该不该劝。/r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