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古装言情 > 倚天神雕(销魂倚天神雕) > 第434章 大结局(全书完)

第434章 大结局(全书完)

小说:倚天神雕(销魂倚天神雕)作者:极品石头最后更新:2017-09-13 18:47:35
“范右使放心便是,我朱元璋生平最重义气,今日我们并肩作战,将来我们共享荣华。”

“不错,鞑子占了我们汉人的江山已有百年多,如今是时候收回来了。”

朱元璋放声笑道:“范右使,收回来是收回来,可惜的是,我们还要对付陈友谅、张士诚、方国珍这几路人马,这锦绣江山,可不是只有我们想得,虎视眈眈的人可也不少,哼,也不想想,我们明教猛将如云,谋臣如雨,不知道拥有多少人材,岂是那些不入流的泥腿子们能企及的?”

范遥道:“不错,重八兄,若论智谋,当世之中又有谁能与你相提并论?若论军力,半个北方已经在我们手中,陈友谅、张士诚和方国珍这些人势力虽然也大,但龟缩在南方,长江天险和十万大军即可阻挡他们北上,待赶走鞑子,我们再挥师南下,统一天下,则大事定矣。”

朱元璋得意的道:“是极,是极。我正是这么想的,我军已取山东,除去了鞑子的屏障,进兵河南一事,我们应该加紧步伐,彻底切断元朝鞑子的羽翼。然后夺取潼关,占据他们的门槛,到时候我们挥军大都,蒙古鞑子就势孤援绝,不战即可取之。再派兵西进,山西、陕北、关中、甘肃可以席卷而下!”

范遥道:“正该如此!”

朱元璋道:“话虽如此,但眼下却有一个危机,令我军无法顺利前进。”

范遥道:“重八兄是指?”

沉默了片刻,朱元璋道:“那个人是否本教张教主,我实在是分不清,我曾亲眼见过他,比当年张教主要年轻得多,才只是弱冠少年,若张教主仍在,也应有二十六岁了,而且,两者相貌绝不相同……”

张超群藏匿在秘道之中,听到他提到自己,更是留神倾听。

“……但有些识得他武功的人却说,那人懂得本教的乾坤大挪移,当世之中,除了杨左使和张教主之外,还有人会乾坤大挪移么?”

范遥道:“未曾听说,乾坤大挪移向来是本教教主方可习练的宝典,如若还有人懂得,那就很有可疑了。”

朱元璋道:“我也这么想,只此一项,就会令本教很多老兄弟人心动荡,对我们明教大业极为不利,更何况,就算真的张教主出现,他也无法继续担任教主的位子……”

张超群暗骂:放你嫲的臭狗屁!老子当不了,你朱元璋就能当?

“这几年来,我为明教大业,为中原千千万万被鞑子奴役的老百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付出了多少血汗,山东境内,我们的军队除了我的号令之外,谁也不听,张教主武功是很强,却又有什么功劳了?我们辛辛苦苦建立的军队,又怎会听一个失踪了三年之久的陌生教主命令?哈哈,我倒不是觊觎这个教主的位子,而是担心我明教如今大好局面,会因此而土崩瓦解,反而被元朝鞑子趁机反噬,张士诚、陈友谅之流如何能抵挡?到时生灵涂炭,鞑子的报复将会更加厉害,唉,我想一想这个后果也后怕。”

张超群心中一颤,登时动容。朱元璋这话……该不会是在说给我听吧?

“唉,我朱元璋一片苦心,杨左使、鹰王和蝠王他们哪里会明白?他们忌惮猜疑,我都明白,我这几年来地位上升得太快,也不能怪他们会这么想,只不过他们却也不想想,今时今日我手中握有重兵,领军的将领也基本上都是濠州同乡,他们不听我的命令,还听谁的?难道他们真的觉得我离了明教就生存不下去么?非也,非也,我朱元璋有退路。我只是不愿过河拆桥罢了,人当饮水思源,我朱元璋是靠了明教才有今日,我当然不能撇下明教的兄弟。否则,鞑子知道明教四分五裂,派出大军前来攻打,我们明教岂不是危险了么?”

听到这里,张超群愈发的觉得,朱元璋是在针对自己说这番话!只是他想不明白,不是说朱元璋武功非常低微的么?怎么可能探查到自己的存在?

张超群迟疑着,朱元璋所言,他竟无法辩驳!的确,连兵权都抠在人家的手里了,还玩得起来么?朱元璋能够创造一个农民称帝的神话,不但是因为他这个人诡计多端,更具备高瞻远瞩,运筹帷幄的个人能力。并且懂得网罗天下名士为己所用。刘基、章溢、叶琛、宋濂、冯国用、冯胜,都是治国大材。而且广纳建议,著名的“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就是朱升带给他的成功的秘诀。而且,在建国初期,他的心腹也都基本都是同乡,那个时代的同乡,可跟现代不同,决不至于老乡见老乡,背后捅一刀,而是非常的团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拥有这样的班底,朱元璋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也绝非偶然。

张超群心中黯然,朱元璋说得再透彻不过了,现在自己若是杀他,极有可能造成义军覆亡,元朝的军队将会死灰复燃。还有一点是朱元璋没有说到的,倘若朱元璋在光明顶被杀,那些忠于他的将领,会否兴兵来为他复仇呢?只怕光明顶没有被元朝鞑子给攻破,反倒是毁于朱元璋的军队手里。张超群首次生出力不从心之感,一声轻叹,“唰”的一声,倚天长剑划出一道光芒,登时将门劈开,轻轻一跃,已出现在房间之中。

朱元璋和范遥转头向他瞧去,竟是毫无讶色。

张超群心道:果然行踪早已暴露了。

朱元璋脸上露出笑容来,向张超群一抱拳,道:“你果然是张教主!”

张超群哼了一声,道:“你现在才知么?”

朱元璋笑道:“本来我还不敢确信,但现下我却信了,张教主雄才大略,宅心仁厚,听到我这番话不知有何感想?”

张超群却不理他,而是瞧向范遥。范遥当年能够为了寻找阳顶天而放弃光明右使的地位,能够为了维护明教不惜损毁自己的面容,这样一个能够忍辱负重的好汉子,竟然也倒向了朱元璋,这是张超群最为心痛的,他能够接受朱元璋的夺权,却无法接受范遥的背叛。

范遥叹了口气,俯身下拜,恭恭敬敬的向张超群行了大礼。

张超群沉声道:“范右使,倘若我定要你在朱元璋和我之间选择一个来当教主,你选谁?”

范遥叹息道:“教主,朱元璋对我说,教主你今晚必定会从秘道中来光明顶,他果然没有猜错。本来,秘道已经是被封了的,朱元璋特意命人打通,并布置了暗铃,教主一进入秘道,其实这里就已经知道了。”

张超群向朱元璋冷笑一声,道:“朱元璋,你果然很聪明。”

朱元璋微笑道:“张教主,你过奖了。”

范遥苦笑道:“功亏一篑!朱元璋,你可否答应我,不伤害杨左使和鹰王他们?”

朱元璋点头道:“我原本就没有打算伤害他们。”

范遥道:“如此,便多谢了。我还有一些事要做,要先出去一趟。”

朱元璋抬手道:“慢!范右使是否要去通知韦蝠王,放弃放火?”

范遥一震,道:“原来你连这个也知道了!”

张超群听得不明所以,满头雾水。

朱元璋笑道:“其实,蝠王轻功天下无双,困住他并不容易,更何况还有范右使你这个假装投效的内应。哈哈哈,放心,韦蝠王安全得很,现下正睡得香。”

张超群听得“内应”二字,终于动容,道:“范右使,这是你的苦肉计?”

范遥惨然笑道:“范遥有辱使命,功败垂成,眼下还有何好说,教主,是范遥无用。”

张超群哈哈笑道:“范遥!我没看错你!”

朱元璋笑道:“我若连这些都看不透,又怎能在三年之内爬到现在的地位!又怎能统率大军,指挥他们驱除胡虏鞑子?一统天下?”

“哼,朱元璋,你以为就凭刚才说的话,我就会因此顾忌而不杀你么?我若要取你性命,易如反掌!”

朱元璋点头道:“我相信,你已经练成了第六层乾坤大挪移,天下间还有谁是你的敌手?不过,你杀我做什么?我并非是你的敌人,我们共同的敌人是鞑子,不是么?你杀我容易,杀鞑子却不容易,此时正是形势最乱的时候,是我们最终驱逐鞑子,建立汉人的江山,还是鞑子扑灭各地的义军,继续维持蒙古鞑子的统治,全看你一念之间了。”

话音刚落,张超群忽然身形一动,下一刻,已来到朱元璋的面前,倚天剑对准了朱元璋的胸口,一声冷笑:“你少跟我花言巧语,老子一剑就能要你的小命!竟敢向我张超群下手!你以为我会中你的计,去费神什么天下百姓么?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历史的走势如何,随着时光流逝,终归成为尘烟浮云,岂是人力所能影响的?你让老子不爽,老子就要让你不好过!”

朱元璋哈哈笑道:“张教主,你若杀我,我们在山东的义军,谁来指挥?我的将领又会不会为我报仇呢?难道便宜鞑子也不便宜我朱元璋么?假若你真的杀了我,你自问能取代我么?”

张超群冷笑道:“你怎么就知道我无法取代你?天下大势,就只你一人瞧得清楚?”

朱元璋忽道:“张教主,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认为,将来若是你推翻元朝的统治,并剿除了张士诚和陈友谅之流,将来应该如何去治理天下?”

张超群皱起眉头,道:“那有何难?首先,建立强大的军队抵抗外敌,把权力都抓在我手里,实现中央集权制,这是首要,再休养生息,大力发展生产力,降低赋税,此乃藏富于民,然后,澄清吏治,打击贪污腐化,此乃凝聚民心,并加强法治,令天下太平,更要加强教育,开发民智,鼓励商业,科技,学习宋朝的先进经验,如此,百年之后,将会出现另一个宋朝盛世!但是也决不能重蹈宋朝覆辙,军队的强大,才是保障一国存亡的根本。”

朱元璋不住的点头,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来,道:“张教主,你竟有这等见识!我真的小觑了你!”

张超群心中冷笑,老子虽然不是历史系毕业的,但基本的相关知识还是懂得一点的,忽悠你这古代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朱元璋又道:“我有个一直以来困扰我的问题,隋朝几次征战高丽,以至于劳民伤财,最后动了国本,民怨沸腾,最终失国。而我想的是,建立一个宋朝那样的富饶国家,也要拥有一支强大的军队,那么,高丽、东瀛、马来群岛、南沙、琉球那些土地,我想作为练兵的靶场,这样,可以随时保持军队的战斗力,并且开疆扩土。但我又担心会因为常年的征战加重百姓的负担,导致隋朝那样的结局,你认为有什么法子避免?”

张超群有些错愕,朱元璋这是在干嘛?现在,他的义军才不过是拥有半个北方而已,连元朝都未能推翻,还没统一全国,就想到那么远去了?他是妄想家还是高瞻远瞩?

“你不觉得自己想得太长远了么?你就那么自信能统一全国么?这算不算好高骛远?”

朱元璋微笑道:“看得长远,并没有什么错。更何况,大势所趋,元朝迟早要灭亡。”

张超群冷笑道:“你现下命悬我手,竟还有这等闲情雅致心这个,可笑。”

朱元璋摇头道:“我敢保证,你决计不会杀我!”

张超群双眉一挑,冷然道:“你真自信,可惜你猜错了,我杀了你之后,那些事情都不需要去你去考虑,我会代替你当皇帝,打不打东瀛和高丽,我会去决定的,至于你的军队,我便放弃又如何?以我的能力,收服了张士诚和陈友谅的军队,加以训练,再去驱逐鞑子便是。”

朱元璋脸上依然没有露出畏惧的神色,只是淡淡的一笑,道:“范右使,对不住,请你先出去一下,我跟张教主有话要谈。”

范遥一怔,迟疑着向张超群道:“教主……”

张超群不屑的道:“你还能使出什么花样了!事无不可对人言,范右使,你留下听听这位将死之人是否会其言也善吧。”

朱元璋笑出声来,道:“唉,张教主,有些事,你可以知道,我可以知道,但范右使却不能知道,一来,他听了也听不懂,二来,我还要他去带一些人来与你相见呢!”

张超群眉头紧蹙,忽然想到灭绝师太和纪晓芙,心中跳了一下,脸上抽搐了一下,道:“朱元璋,是男人就别总是用这种卑劣的下作手段。”

朱元璋道:“我如何下作?如何卑劣了?只不过有二十多位美若天仙的姑娘从天而降,自投罗网送给我来捉,这算卑劣么?”

张超群心跳登时漏了半拍,二十多个?该不会是……

朱元璋又道:“唉,张教主,其实,我们是可以合作的,我去夺我的天下,你去纳你的后宫,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何必非要逼我?”

张超群心跳愈发的快了,沉声道:“你说从天而降是什么意思?”

朱元璋却不说话,只是瞧向范遥。张超群道:“范右使,劳烦你出去回避一下。”

范遥躬身应了,退出房去,将门关上。

“你可以说了!”

张超群冷冷的道。

朱元璋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道:“可否请张教主先将倚天剑收起?”

张超群不屑的道:“我若要杀你,岂须刀剑!”

“锵”一声,还剑入鞘。

朱元璋笑道:“小龙女、李莫愁、孙不二、黄蓉、郭芙……啧啧,张教主果然好胃口,好本事,竟连神雕侠侣里面的美女都能收了当老婆,我不得不说声佩服!”

张超群心中猛颤,瞠目结舌的瞧着朱元璋,脑子里一片空白!他竟然知道神雕侠侣!

不可思议的望着一脸微笑的朱元璋,颤声道:“你……你究竟是谁!你是什么人!”

忽然反应过来,神雕侠侣这个词,决计不可能出现在这个世界的人嘴里!金大师是什么年代写的神雕侠侣?老天!不是吧!难道朱元璋竟然也和自己一样来自未来世界?

朱元璋呵呵笑着,走上前来,伸出一只手掌,标准的握手礼仪!

张超群茫然的也伸出手来,与之一握。

“她们来得真是及时,我差点就误杀了一个与我一样来自未来世界的人了。敝姓龚,名新宇,福建厦门人,家住嘉禾路,一个普普通通的白领……”

张超群兀自反应不过来,喃喃的道:“厦门……福建……白领……老天,你……你取代了朱元璋?”

朱元璋摇头道:“非也,非也,老实说,是我俯身在朱元璋身上了,我本来的样貌可没这么丑。本人原本是很帅的,还颇有女人缘,一次冲浪,谁知来了台风,一个龙卷风出现之后,我就来到了这里,醒来的时候,居然有人叫我朱重八,哈哈,也算是意外之喜了,每天为了那份工作打生打死,拼了老命,谁知道来了这里,这个穿越时空的旅行,可真有趣。”

张超群好容易才回过神来,向朱元璋瞧了又瞧,活像是在观察外星人一般,良久才道:“我是特工局九组的特工,本来的名字就叫张超群。”

朱元璋双目放光,道:“竟然是特工!没想到我竟然见到了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大人物。哈哈,你们特工是否和007电影里那样?”

张超群道:“没那么夸张,唉,我到现在还有点反应不过来,你……你是穿越附身在朱元璋身上了,你打算在这里当皇帝?”

朱元璋笑道:“当然,当皇帝好还是当白领好?显而易见的是吧?”

张超群脸上渐渐的绽开笑容:“既然是这样,那也好,你当就当吧,我不介意。你现在就带我去见她们,你没亏待她们吧?”

朱元璋连连摇手,道:“决计没有!一个星期前,她们突然出现在光明顶,我抓住她们后,听得她们互相的称呼,什么龙姑娘,莫愁姐,耶律妹子和郭姑娘什么的,我就觉得有点奇怪,后来问了杨逍的宝贝女儿,才知道她们的真实名字,我当场就傻了眼,哈哈……其实我很嫉妒你,你把周芷若、小昭、殷离、赵敏还有神雕侠侣里面的小龙女、黄蓉都……”

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带着几分猥琐的表情,悄声问道:“你该不是把黄蓉和她女儿一齐给办了吧?”

张超群白了他一眼,道:“少罗嗦。这事你打听来干什么?”

朱元璋再无起先的镇定自若和雍容气度,反而很是猥琐,简直就不像是一个未来皇帝的样子了。

走到门口时,张超群忽然想到陈芝茵,向朱元璋动问。朱元璋听他问朱夫人,惊奇道:“你认得我那个丑老婆么?”

张超群一怔,陈芝茵虽然不及黄蓉等众女貌美,至少也是孙不二那个级数的美妇人了,怎么会丑?更惊奇的是,朱元璋竟称之为……老婆?张超群停步站住,急得瞪眼道:“朱元璋!你怎么能娶朱夫人?她是我的女人!你们两个……两个有没有那个?”

朱元璋大为惊奇,摇晃着脑袋,道:“啧啧,啧啧,张超群,我真的很佩服你的口味,你还真是生猛,什么样的你都收啊!兄弟,你那些老婆个个美若天仙,你怎么就好这一口呢?得,你放心,我让给你,不是我大方,你要那个丑女人,我立刻让给你!”

朱元璋迫不及待的四处张望,却见周围无人,想起自己下令不得有人靠近这里,忙拉着张超群就走。

走过一个院门,见有两名卫士夜巡,忙叫道:“快,你们快去请夫人来!”

张超群问道:“我问你,你有没有碰过我的女人!”

朱元璋忙摇头:“张超群,张公子,张先生,你别用这种杀死人的眼神瞧我,我真的没碰过,一次也没有。”

张超群见他神情不像是说假话,暗忖:看来这厮喜欢年轻的,不懂得欣赏。放下心来,道:“没有就好,否则的话……”

朱元璋哈哈笑道:“当然没有,我要碰过,不用你来一剑杀了我,我自己也挥刀自宫算了。”

张超群狐疑道:“有没有这么夸张?就算是朱夫人年纪大一点,也不至于你说得这样不堪吧?”

朱元璋打着哈哈,道:“是,是,夸张,夸张,总之你带她走了,我就谢天谢地了。”

大概是因为夜深,朱夫人一时未到,张超群便和他走到一旁,说道:“本来我是打算一咬牙,干掉你算了,但现在么,既然你也是和我一样穿越来的,那我就算了,反正,我稍后就打算带她们一起离开,回去未来世界,有些事,其实你我心中都有数,我不但是得到九阳真经和九阴真经,还有乾坤大挪移、桃花岛的武功,丐帮的打狗棒法和全真教、古墓派的武功,我临走前,会留下一些来。你别那样贼溜溜的看着我,我不是留给你的,相反,我会留给一些需要的人,你知道的,待将来你打下天下,不许过河拆桥,明教你要立为国教,而且,对待百姓必须要做到爱民如子,还有一项是最紧要的,作为一个中国人你也明白,你给我把东瀛、高丽还有印尼和越南都打下来,是种族灭绝还是奴役,由你自己斟酌,你若做不到,这些武功,还有这把倚天剑,就会成为你死神之刃。”

朱元璋肃然道:“你放心,民乃国之根本,这个不用你说,我是靠着明教才爬起来的,我不会像原来的那个朱重八那样薄情,诛杀功臣,剿灭明教的事我龚新宇还做不来,至于日本、印尼、韩国和越南,你放心,我有生之年若做不到,也将会叫我的儿子、孙子将这事当作国策来对待!”

张超群连连点头,笑着拍他肩膀,道:“好!是爷们!”

朱元璋正色道:“不光是这些个国家,我还要将我们中国的疆域扩展到整个世界,提前进行大航海时代!征服全球!让全世界的人都使用我们中国的文字,说中国话!”

张超群哈哈大笑:“你再说,我都想留下来实现这个壮举了。”

朱元璋面色一滞,尴尬笑道:“不是吧,你要留下?”

张超群笑得更是开心,道:“怎么?一山不容二虎?怕我抢你的风头?哈哈哈……放心吧,我可是打算带着我的美人儿去现代享受夏威夷的海滩,享受法国的红酒,等哪一天我真的想实现这个伟大的理想了,我就找另一个空间去闯荡闯荡,不跟你掺和在一块儿。”

朱元璋嘿嘿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说话间,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传来:“重八,这么晚你叫我来做什么?”

一个“魁梧”的身影从黑暗中“袅袅”的走来,其腰如桶,其臂如柱,比朱元璋和张超群都要高出两个厘米的青年妇人赫然的出现在两人面前。

张超群瞪大了双眼,惊叫道:“这是……这是……朱夫人?”

朱元璋道:“不错啊,我夫人马秀英,真没想到你的口味这般独特,连她也……哈,不说了,不说了,你要带走,我求之不得。”

马秀英!张超群终于明白,朱元璋这厮不正是姓朱么?他的原配夫人不叫朱夫人还能叫什么?

靠啊,摆了个这么大的乌龙,超群哥险些没一坐到地上去。

“错了,错了,你弄错了,我要找的不是这个朱夫人,是另一个!她名字叫陈芝茵!此朱非彼朱!”

又一个娇柔得多的声音传来:“咦,谁叫我的名字?”

从马秀英的身后出来一个美艳妇人,袅袅婷婷,丰满中透着几分妩媚,一对酥峰颤颤巍巍,诱人眼球,正是超群哥要见的陈芝茵!朱九真的妈妈!原来,自从马秀英来到光明顶之后,和陈芝茵很合得来,两人情同姐妹一般,那两个卫士去喊马秀英时,陈芝茵正在和她聊天,便一块儿过来。

“芝茵,是你么!”

张超群心花怒放,无视马秀英的存在,迎了上去。

陈芝茵见一俊美少年叫着自己名字,怎也想不起在何处见过此人,不由惊奇,问道:“你是谁?为何知道我名字?”

朱元璋见是个误会,原本兴奋如狂,满心以为这次能摆脱此丑妇的美好愿望落空,失望透顶,向马秀英走去,道:“秀英,来了一个很重要的客人,你替我准备一下酒席,要三桌,人很多,走,一起走,别留下当电灯泡了。”

马秀英奇道:“夫君,何为电灯泡?”

朱元璋嘿嘿笑道:“那是个新名词,你不懂的,日后我再告诉你,快走吧。”

听到朱元璋唤这俊美少年为“张超群”陈芝茵娇躯一颤,不敢置信的瞧着他,迷惑不解,问道:“你叫什么?”

张超群走近她身旁,笑道:“芝茵,我是超群。”

遂将自己练功变化容貌一事说了出来,一番解释之后,陈芝茵眼圈儿红了起来,垂泪道:“你终于知道回来么?我还以为你嫌我年老色衰,不肯认我。”

张超群将她搂住,柔声道:“芝茵你怎会年老色衰,你看上去就跟我姐姐一样年轻漂亮,我天天都在想你,但是我离开也是迫不得已,事出突然,今天终于能够回来,所以我第一时间就来找你了。”

陈芝茵被他搂着,又是感慨,又是喜悦,两人耳鬓厮磨了一会儿,忽然身后传来脚步声,一个声音传来:“妈妈!是你么?”

朱九真在前,其他众女跟在后面,向着这边走来。

陈芝茵身子一颤,慌忙松开张超群,两人拉开距离,尴尬无比,好在树影婆娑,朱九真未能看得太清楚,只是如小鹿般飞奔过来,扑入母亲的怀中,母女二人抱头痛哭。

紧接着,黄蓉、贴古伦、郭芙、程英、纪嫣然、公孙绿萼、周芷若、小纤、丁敏君、赵霓仙、孙不二、武青婴、小昭、陆无双、洪凌波、殷离、小西、小凤、小鱼、小雁、赵敏、杜蕾斯、杨不悔、小龙女、李莫愁、耶律燕、完颜萍、顾凝兮……一齐到场。

张超群忽然眼睛一亮,她看到小昭的身旁,赫然就是黛绮丝!心中震惊,黛绮丝竟然也来了!

与众女团聚,张超群心中平安喜乐,说不出的欢喜愉悦,这时,朱元璋和马秀英已叫人备好了酒宴,众女一齐入席。

酒席吃了半夜,陈芝茵却和朱九真先行离开,朱九真兴高采烈的要去看她的“弟弟”张超群心知肚明,那哪里是九真的弟弟了,那分明就是自己跟陈芝茵的儿子。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却不能认,张超群跟在她们母女二人身后,心绪百转,问道:“朱夫人,令郎取了名字么?”

唉,这种称呼,令超群哥心里不是滋味。

陈芝茵回头给了他一个无奈的苦笑,道:“还未取大名,乳名叫作石头。”

石头?这名字挺土气的。张超群笑道:“怎会取个这样不起眼的名字的?”

朱九真嗔道:“什么啊,妈妈不是说了是乳名么?对了,妈妈,你干嘛不给弟弟取大名呢?”

陈芝茵神情复杂,道:“我一女流之辈,能取什么好名字了?要不,超群,你取一个吧!”

朱九真不疑有他,也道:“那也好,超群,你来取。”

张超群沉吟片刻,道:“就叫石头好了。”

朱九真撅嘴道:“你刚才还说这名字不起眼的,怎么又给他叫石头?”

张超群笑道:“石头,平凡之中方显其不凡之处,石头坚毅,能担起男人的责任,石头漂亮,正如绚丽的雨花石,石头不凡,好像苏杭的飞来石。不是很好么?”

朱九真展颜笑道:“就你能说,那就叫石头吧!朱石头,呵呵。”

张超群和陈芝茵微笑对望,如有灵犀的为朱九真纠正着:张石头。

这小子,虽然才两岁多,却也显出其俊秀不凡,脸蛋红扑扑的,很是健康,超群哥享受了好一番弄儿之乐,用眼神向陈芝茵示意,想要跟九真说出真相,但陈芝茵却是摇头,流露出哀恳的神情来,张超群微笑着点头,手指指了指心口,又指了指陈芝茵,陈芝茵微笑着点头。

翌日,张超群让朱元璋派人去请灭绝师太和纪晓芙等一干人上山,又见了杨逍、白眉鹰王、青翼蝠王及五散人,向他们提出由朱元璋继任明教第三十六代教主的位子。教主亲自开口,群豪自然再无话说。

这一次的新教主继位典礼异常隆重,一来为朱元璋庆贺,二来也为张超群即将离开而践行,光明顶接连大宴五日,有张超群的调停,明教群豪再无嫌隙,自此精诚合作,数年之后,明教驱逐鞑子,建立明朝,朱元璋依照诺言,封明教为国教,虽然百废待兴,民生凋零,但穿越版朱元璋大力改革,休养生息,鼓励商业和科技,十年之后,明朝军队登陆东瀛,强势占领东瀛全境,宣布东瀛为明朝的一个行省,十三年后,明朝再次征服高丽,置高丽省,十八年后,印尼和越南同时归于明朝。朱元璋死后,其子孙奉行朱元璋的遗命,明朝大军占领蒙古全境、俄罗斯、波斯……两百年后,各国进行大迁徙,勒令他们易地而居,欧亚两洲全部归于大明。

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舟山群岛,一艘豪华游艇之上,美女如云,一手夹着雪茄,一手擎着红酒杯的张超群志得意满的站在船舷,仰望青蓝天空,感慨抒发道:“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身穿泳装的顾凝兮笑着走来,道:“超群,昨天我看完了大唐双龙传大结局了,好像大唐双龙里面有很多美女呢!什么时候我们穿越过去玩玩?”

张超群眼前一亮,道:“大唐双龙?是啊,婠婠、师妃暄、尚秀芳、纪嫣然……真是挺多的,老婆你要去么?老公我奉陪!”

顾凝兮笑得灿若芝兰,忽然一只玉手伸出,拧住超群哥的耳朵,娇声喝道:“我是随口说说的!我一试你,就知道你不老实!这么多美女陪你还不够,还想着大唐双龙世界!”

(全文完)

【 为您提供倚天神雕(**倚天神雕)全文免费阅读!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看书更方便。】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