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重生之聂小倩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流寇纵横乞活军

第一百四十七章 流寇纵横乞活军

小说:重生之聂小倩作者:北国傲雪最后更新:2017-09-13 18:36:35
得了聂小倩的应允,宁问天从腰间解下一个苍翠欲滴的小葫芦。

被困在剑阵中的北邙鬼盗见了那个小葫芦,一下子疯魔了起来,拼命地想要往外冲。

小葫芦的盖子被宁问天打开然后一掷一托,飞了出去,旋转着飞进了剑阵里面。

北邙鬼盗更加焦急了,仿佛热锅上的蚂蚁。

宁问天手捏法诀,嘴里念念有词,道了一个字:“收!”

北邙鬼盗就在惊呼声中,不由自主地被吸进了小葫芦里面。

葫芦盖上盖子,贴上一道符,收起剑阵,宁问天回头见聂小倩有些不解,他便解释道:“这是青木壶,能暂时困住北邙鬼盗。但如果没有剑阵的加持削弱,仅凭青木壶,也是收不了北邙鬼盗。”

“这北邙鬼盗有何来历?”

“生在苏杭,葬于北邙,姑娘可听说过这么一句老话?”

“传闻北邙山是天下罕见的风水宝地,唐时就有诗人说过,北邙山头少闲土,尽是洛阳人旧墓。”

“嗯,正是如此。北邙鬼盗就是来自北邙山的老鬼,传闻他曾盗遍北邙群墓,是以才有了鬼盗一名。不过他盗墓过多,犯下众怒,引来各路人马的追杀,隐匿了起来。宁问天也是多方打听,才知道他为了躲避追杀,逃到了这里来。”

“原来如此。”

聂小倩问,宁问天答,一问一答之间,倒是让聂小倩知道了许多陈年幸密。

而两人说着说着,就说到了鬼棺上面去。

原来那铜精之棺里确实是镇压着一具凶煞滔天的活死人,是宁问天的女儿。

他为了救回女儿,曾偷上纯阳,翻遍纯阳道阁里的秘闻宝典,从一本古籍上得知,世上有一口名为“鬼棺”的棺材,能活死人肉白骨。甚至是穿梭阴阳两界。

既然能活死人肉白骨,那将活死人变成真正的活人,应该也是可以的。

不过那本古籍中并没有记载着鬼棺究竟藏在何处,他便又潜入了与纯阳教齐名的无量寺。多方打探之下,终于让他探查到了鬼棺的蛛丝马迹。

“虎啸谷?”

“那份残缺的藏宝图中所指的最后地点就是虎啸谷,但虎啸谷方圆十几里,想要从中找到鬼棺,无异于大海捞针。”宁问天叹道。愁容满面。

他潜入纯阳无量,得罪了两派不知多少高人,这几年来,每一天都活在逃亡之中,又要时时镇压棺中女儿,昔日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扶摇公子,如今熬得两鬓霜白,力衰体弱,几乎油尽灯枯。

要不是这样,也不会被北邙鬼盗座下区区文武判官给逼得狼狈不堪。

聂小倩心下一动。难怪那一日会看到宁问天进谷,原来鬼棺就藏在山谷之中。不过虎啸谷的确是幽深神秘,有种种不凡之处。

想到虎啸谷,她就想到了茅屋,以及五行玉简。

五行玉简到目前为止,她能用得上的是木字玉简,那《乙木诀》确是神妙非常。

一番感慨下来,她由鬼棺想到了瀑布深潭,乃至于深潭底下的大剑和那一口篆刻各种图案,房子一般大小的棺材。

那口棺材。不会这么巧,就是鬼棺吧?

在聂小倩心下揣度时,碰碰的,那口铜精之棺突然响了起来。里面的活死人,宁问天之女,似乎要镇压不住,破棺而出。

宁问天连忙走上前去,抽刀再次划破左手中食二指,在铜精之棺上画起符咒来。

一道符咒画毕。他右手按在棺面之上,运力镇压,或许是消耗太过,他的头上水雾缭绕。

如此好一会儿,铜精之棺里的动静才沉寂了下去,宁问天疲倦地松开手。

聂小倩以为他要休息一下,不料宁问天抓起青木壶,沙哑着声音说道:“北邙鬼盗,适才我与聂姑娘的话你听了去。宁某问你,鬼棺藏在虎啸谷哪里?”

青木壶没有动静,宁问天抓着葫芦的手,青筋暴凸,而他也是双目尽赤,要喷出火来。

“北邙鬼盗,装死是没用的。我也不需要纯阳的炼妖壶,只待太阳出来,把青木壶的盖子打开,你就要化为青烟,魂飞魄散。如果不想魂飞魄散,就将你所知的说出来。”

“宁问天,你看老夫像猪吗?”

“说出来,帮我找到鬼棺,或许你还能苟活。不说,你只剩下不到三个时辰。”

宁问天一番威胁下来,青木壶里面还是没有动静。

又过去小半个时辰,青木壶里才有说话声传了出来:“去兰若寺。”

“无量寺的无量宝典中的残图所指,鬼棺在虎啸谷中,去兰若寺做什么?”

“你以为老夫跑到千灯县这种穷乡僻壤来,就仅仅只是为了偷那些屁民的那一点金银财宝?盗窃金银财宝,那不过是老夫的爱好。嘿嘿,看着被偷的那些人呼天抢地,好像命根子被偷走了的凄惨模样,老夫就忍不住再偷上那么一些。”

宁问天不屑于北邙鬼盗的畸形怪癖,但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什么,继续问道:“你也是为了鬼棺而来?”

“鬼棺嘛,活死人肉白骨,穿梭阴阳两界,谁不想亲眼瞧上一瞧,那究竟是何等神妙无方的法宝。何况老夫既为鬼盗,不把这等法宝盗上一盗,岂不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兰若寺又与鬼棺有何干系?”

“传闻鬼棺藏处极险,而兰若寺寺中藏有一物,名为月冰轮。有了此轮,方才能打开一条通往鬼棺的通道。”

“月冰轮?”宁问天从未听闻过这月冰轮究竟是何事物,但北邙鬼盗说得煞有其事,他将信将疑,想了想,对聂小倩说:“可能麻烦聂姑娘随宁某跑一趟兰若寺?”

聂小倩柳眉蹙起,略一沉吟,说:“宁公子可能不知,那兰若寺有无数游魂野鬼,更盘踞有千年老妖,乃远近闻名的凶地。”

她并不知道。在她逃离兰若寺后,老妖婆曾与纯阳真人祁过大战一场,被杀得丢盔弃甲,最后金蝉脱壳才逃了性命。元气大伤之下,已是潜藏了起来。

“游魂野鬼,千年老妖?”宁问天颇是惊讶地看了聂小倩一眼。

“哈哈哈,没想到这位小姑娘倒是对兰若寺的凶险一清二楚。”青木壶里,北邙鬼盗大笑道。“怎么样,宁问天,有胆子去兰若寺取月冰轮吗?”

“兰若寺自然是要去的。”宁问天点点头,毫不犹豫地答道。

兰若寺再凶再险,也不过是一死而已。这几年来他九死一生,早已是将生死置之度外。而且他自忖有北斗天罡剑阵护身,并不畏惧什么邪魔妖怪。

只是如果是这样,那就不好麻烦聂姑娘一起去了,宁问天脑海中念头急转间,又说道:“兰若寺既然凶险。那就只能麻烦聂姑娘在这里等上一日,待宁某取得了月冰轮,再来与你汇合。”

要不要去兰若寺?

聂小倩心底里其实早就想回兰若寺,看看在她离开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但每每想起兰若寺,老妖婆以及它手里的炼魂鞭就冒了出来,是如芒在背。

可见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还是有那么一丝歪理的。

所以听北邙鬼盗说起兰若寺,她就下意识想要逃避。

事实上她已经不是昔日哪个只会写小说,只懂得一门《太阴炼形法》。手无寸铁的孱弱女鬼。

如今她能白日显形,普通的辟邪之物影响不了她,又有积蓄有大量信仰念头,悟出念头心剑。还有五行玉简,懂得《乙木诀》……

老妖婆的本体是一棵千年槐树,而《乙木诀》可是能够抽取草木的生命力木气的。

想到这里,聂小倩心下大定,觉得自己现在面对老妖婆,即便是打不过。走应该还是能够做得到的。

想通了之后,她说:“宁公子,不必了,聂小倩便与你一起走一趟兰若寺。”

双拳难敌四手,她担心宁问天一个人无法对付兰若寺众多的妖鬼,要是北邙鬼盗被那些妖鬼救出,狼狈为奸,那就真是后患无穷了。

宁问天不是那等婆婆妈妈之人,见聂小倩说得坚定,也就同意了一起去。

事情商定下来,决定明日一早就出发去兰若寺。

聂小倩挥挥衣袖,将庙里打碎的杂物清理出去,走到王麟的旁边。

只是哀莫大于心死,刚刚大发神威的王麟,此时又彻底萎顿了下来,和街边的乞丐一般,躺在角落处,双目无神的半睁着双眼。

从与飞天夜叉的一战中,聂小倩看得出来王麟其实没有彻底心死,要不然也不会见自己有危险就暴起,不顾自身安危与飞天夜叉搏命。

可是王麟这心病,需要的是心药。

她不知王麟的心结所在,无从解起。

如此一夜无话,暮去朝来。

聂小倩、王麟与背着铜精之棺的宁问天,带着青木壶里的北邙鬼盗离开了城隍庙。

王麟是不想走的,看样子是要囫囵着半死不活得过且过,但聂小倩怎么可能让他这般沦落下去,疾言厉色说了一顿,王麟最终执拗不过她,被拉着一起上了路。

从千灯县去兰若寺,聂小倩她们走的是稻香村那个方向的山路捷径。

但当她带着两人路过稻香村的时候,发现稻香村整条村已是人去屋空,连鸡鸭牛犬这些牲畜都没有了踪迹,看起来就像是废弃多年的荒村。

直到经过水井坊,专门盖了用来保护水井的那一间屋子,里面钻出来几个稻香村的青壮,聂小倩才知道,十几里外多了一伙流寇,人称乞活军,纵横州县,正往千灯县这边流窜过来。

乞活军所过之处,鸡犬不留,白骨露野。

稻香村的村民害怕被乞活军劫掠,即便不被劫掠,一旦被挟裹,也是贼寇,被官府通缉。所以家家户户都在今日一早就收拾了自家所有的财物,纷纷出逃,或是逃进深山,或是逃往谷娘庙,不敢留在村子里。

那几个青壮,是稻香村的最后留守,主要是看守水井。但如果乞活军打进千灯县了,他们也是要逃离的。

前几日还是山贼成群结队,现在又多了民不能挡的流寇,敢称军队,这时局是越来越乱了。聂小倩在心里想道。

“聂姑娘,梁婶与平安此时应该是到了庙里,你若是找他们,不妨上山。”

“多谢几位大哥提点,保重。”

聂小倩与王麟他们走出稻香村,往山上谷娘庙的方向走去。

宁问天见她忧心村民们的安危,便说取月冰轮的事不着急,缓上数日也是可以。

于是聂小倩与两人匆匆赶回了谷娘庙。

“姐姐,你回来了。”

刚一回到庙里,对聂小倩千盼万盼的陈玉词与平安便从人群里冲了出来。

对于王麟与宁问天的到来,庙里的人就不是那么欢迎了。

谷娘庙就这么大,多来一个人就挤上一分,眼下的谷娘庙是人满为患,人多得站都站不下,不得不分散到外面去。

何况宁问天还背了一口很不吉利,诡异非常的棺材。

可以说他走到哪里,哪里就劈波斩浪似的,很自觉分出来一条路,直到他跟随聂小倩进了后院。

面对着众人不解、好奇、害怕的目光,宁问天面沉如水,神色如常,沉稳如山。到了后院里,空间宽敞起来,他也没有将铜精之棺放下来,即便铜精之棺重重的压在他的背上,让他很痛苦。

看到平安、梁氏与悠然反刍的阿黄都很好,聂小倩却没有放下心来。

乞活军流窜各大州县,到处掠劫,为祸四方,偏偏朝廷的动作极慢,剿抚官军至今未有风闻。

谷娘庙虽然在半山腰上,很偏僻,但不是什么万安之所。乞活军往千灯县这边流窜,未必就不会跑到谷娘庙上面来。

要是不幸流窜上来了,要怎么办才好,聂小倩细思极恐。

流寇既然敢称军,必定是成千上万,她却没有一骑当千的手段,自保有余,护人不足,庙里成百上千的流民,没有看顾,怕是死伤无数。

舍他们而去,又不可能。

聂小倩思来想去都没有想出来个办法,只能看一步走一步,尽力而为。

(第二天。)(未完待续。)

小说.重生之聂小倩 第一百四十七章 流寇纵横乞活军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