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重生之聂小倩 > 第一百零三章 重拾旧业写小说

第一百零三章 重拾旧业写小说

小说:重生之聂小倩作者:北国傲雪最后更新:2017-09-13 18:36:35
(六千大章,附加本书qq群,496183978。)

姜姓风水先生的恐吓没有吓到已经对灵验非常的谷娘深信不疑的善男信女们,反而是差点被打死。

最后落得了个丧家之犬的结果,灰溜溜的遁走。

又是半个月过去,谷娘庙的扩建终于顺利完成。

在落成开光的大喜日子里,因为吉时较早,为了赶上吉时,天才蒙蒙亮,通往谷娘庙的山道上已经是车水马龙。

人数之多,让人感觉是整个甘河镇的人都来了一样。

香火青烟撩人,爆竹声声入耳。

“吉时已到。”

听到喊声,喜爱清静的聂小倩从神像里飘了出来。

她虽然不是真正的谷娘,但在一众善男信女的眼里,她已经是谷娘了。

谷娘庙的一动一静,都与她息息相关。

经这大半个月的修炼,得益于上香拜神的人越来越多,信仰念头越来越丰富,聂小倩再次很容易就恢复了过来,而且比之前精进不少。

若是显了形,普通人大概也能瞧见一个模糊的身形了。

为了不吓着人,在不与平安说话的时候,她一般都是隐了身形的。

此时庙里人很多,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的,阳气极盛,聂小倩飘然而出,置身其中却没有丝毫的难受。

因为因为前院中间的一个大香炉里面,焚香上千,好似香山烟海一般,时时刻刻都护住了她。

风吹不动,阳气侵蚀不到。

在庙前,一位老夫子,正抑扬顿挫的,念着一篇之乎者也的文章。

下面本是很热闹的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在屏气凝神听老夫子的话。

聂小倩对这种歌颂文章不感兴趣,便到处转了一圈。等回来,文章念完,盖着神像的红布已经揭下。

林家为谷娘重塑金身不是虚言,原先呆板的泥塑木偶。如今变得丰腴清丽,眉目生动,富有灵气起来。

聂小倩饶有兴趣的打量了神像几眼,神像与她倒是没有什么相似之处。

感觉有点微妙的聂小倩没有回到神像里面,而是悄立神像一旁。听着络绎不绝的男男女女跪在神像前,蒲团上的细细诉求。

“请求谷娘,今年一年都能顺顺利利,丰丰足足……”

“求谷娘保佑家中的小狗儿日间贪玩,夜间贪睡……”

“求谷娘保佑,让铁牛今年娶上媳妇……”

“求谷娘保佑……”

年纪大一点的,一般都是求风调雨顺,家宅平安,五谷登丰,六畜兴旺。

例如庄稼长得好一点。母鸡下蛋多几个,母猪生崽多几只……

也好一年下来,能吃个饱穿个暖。

而年纪不大的,一般都求的前程姻缘。

不是多大的野心,都是些很琐碎朴素的愿望。

如果可以的话,聂小倩也希望他们愿望成真。

小老百姓,整日里奔波劳碌,求的不就是丰衣足食吗?

聂小倩在那里听了一会就离开了,然而离开了主殿之后她依然能够听得见善男信女们祈愿的声音。

之后她发现,只要是在庙里。她就像有千里眼顺风耳,还有了他心通神通一般,无论祈愿的善男信女们说不说话,只要他们和她们是在神像前想了。她就能知道。

当然,也只有在祈愿的时候,她能知道那些善男信女们的心事。

但这已经让聂小倩颇感惊讶,有种不是神仙,胜似神仙的错觉。

只是遗憾的是,再感觉像神仙。她也不是神仙,没有法力没有神通去帮他们实现他们的愿望。

之前几番显灵事件,不过是事有凑巧,又在她能帮得上忙的范围之内。

“剪云与秋生心意相合,但在陈府中有些阻碍,谷娘若能庇佑,让剪云与秋生得结连理,他日必来酬谢。”

“剪云,你跑哪去了,还不快过来。”

“是的,小姐,我这就过去。”

在旁听得明白看得清楚的聂小倩,见那个被叫做剪云的女孩,得了小姐的召唤,连忙拜了几拜,匆匆离去。

陈府?

聂小倩不由想到了甘河镇那个陈府,随即便看到几个人走了进来。

当先一人,一手背负身后,一手执了纸扇,作潇洒不羁状,不是陈府的那个吃货陈浮生是谁。

只见陈浮生进了殿里,便朗声说:“这里背倚青山,脚下流水,是山环水抱的格局。这种地势格局,藏风聚气,通常是山明水秀的好地方。”

不过有人看不惯他在那里大放厥词:“一个整日里只想着吃的,人云亦云的捡了别人老夫子的几句话,却到庙里来说,倒是不羞。”

不屑于陈浮生拾人牙慧的是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女,少女不是大家闺秀、小家碧玉的作态,三千青丝无簪无钗,只一条绸带束了起来,马尾高耸,青袍长身玉立,很有几分英气。

在英气少女身后,那个被叫剪云的小姑娘正抱着一把剑站在那里。

这个英气少女,聂小倩也不是第一次见了,她认得是陈府中那个舞剑女子。

这封建时代,舞刀弄剑的女子不多见,何况还是舞得煞是好看的女子,聂小倩对她的印象还是蛮深刻的。

“诗语啊,人生在世,吃穿二字,可见吃是人生大事。而这吃,讲究的就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就像你舞剑,也务必要舞得好看不是?”

“我习剑不是为了舞得好看,更不是为了让你们看。”

“不是为了舞得好看,难道还能是为了伤人?”

“你管得着我。”

……

陈浮生与舞剑少女似乎有八字不合,遇见了就是斗嘴。

不过看他们斗嘴时的模样,倒像是一对兄妹。

斗嘴归斗嘴,到了庙里,终究是要烧香拜神的。

陈浮生上了香,跪在蒲团上,微微眯着眼睛,神色严肃虔诚的说道:“谷娘,请保佑陈浮生健健康康。能吃能喝,能睡能吃,到七十古稀。”

能吃能喝到古稀,的确是心宽。

只是名为诗语的舞剑少女似乎就是不待见陈浮生只是想着吃吃喝喝一般。紧接着说:“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洲。求谷娘保佑,让诗语习得上乘剑术,斩尽那些忘恩负义的蠹虫。”

谷娘庙扩建得庄严宏伟,谷娘灵验一事再经口口相传。传遍甘河镇,传开千灯县之后,每日到谷娘庙来上香的男女络绎不绝,香火旺盛得甚至将千灯县的城隍庙都比了下去。

上香的人多了,信仰念头越来越丰富,是文气与太阴之气的十数倍。

聂小倩机身谷娘神像里,每日凝炼信仰念头,融入鬼身当中,只是一个多月的时间便将鬼身修炼得比在兰若寺的时候更加强大。

如今,她不再畏惧强风。显形之后也已经是与常人无异。

尽管还是不能直接曝露在阳光之下,但只要撑上一把伞,就天下皆可去得。

郭北县。

融融春光里,多了一丝暑气。

城门守卒张三与李四,正杵着破枪,百无聊赖的审视着过往的人群,忽见明媚的阳光下,走来一个撑伞的小娘子。

只见小娘子身姿窈窕,步履轻盈,仿佛足不点地一般。呆愣时,人就已经到了眼前。

等回过神来,他们发现人已经飘然走了过去。

“张三,看仔细了吗。是不是瞧着有几分眼熟?”

“不是眼热,而是眼熟?”

“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你这样一说,好像是有点印象。”

撑着遮阳伞的聂小倩没有心情去听旁人的闲话。

再次回到郭北县城,她心绪杂乱,有忐忑,有希冀。有不安,有彷徨。

穿过城门之后,经过官府告示栏前,她驻足稍稍停留了一会。

看着告示栏上被日晒雨淋风吹得已经没有多少墨色的通缉海捕文书,她转身而去,带起一阵阴风。

阴风是如此的迅疾猛烈,将告示栏上面有关王家的海捕文书全部掀飞。

一张张薄薄文书满大街飞扬,最后风停止了,飘落在地上,被一张张脚底板踩得稀烂。

在郭北县城,除了王家,聂小倩再没有一个相识之人,是以她没有在大街上流连,径直往王家府邸而去。

占地甚广的王家府邸,深深庭院,如今被封条锈铁锁住。

门前两只狮子,好像也没有了往日里的威风,昏黄的落叶,飘满一地。

“小娘子,找什么人啊?”

聂小倩正要离去,几个流里流气的闲汉走了过来。

“看你一脸的空虚寂寞相,是不是到这里来找汉子的啊?”

“若是找汉子,我可以明着告诉你,那里面老鼠很多,死鬼也可能有,但汉子绝对没有。”

聂小倩就像是没听见似的,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她还没走得两步,就又被那几个闲汉给拦住了。

“小娘子,是来找王家人的吧?”

“难道你不知道,王家已经被打成了朝廷钦犯?”

“与王家人扯上关系,可是很要命的。”

“你说,如果我们把你抓到衙门去,说你与王家有关系,会是怎样一个结果?”

“当然是我们领赏,你遭殃。”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衙门牢房,你这般娇滴滴的身子,进去了,可就出不来了。”

……

聂小倩柳眉微蹙,这些话听半句都嫌污了耳朵。

然后她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云遮日,略有阴沉。

“废话少说,你们是什么人,守在这王家门外做什么?”她在刚到王家门外的时候就已经感知到了有人守在附近,窥视于她。

“你问我们是什么人,当然是衙门的人。”

“乖乖的跟我们走,不然可是要吃苦头的。”

几人还以为吓住了聂小倩,得意的笑了起来。

聂小倩却是一声轻叹:“福祸无门,惟人自召。”

啪的轻响,头上纸伞收回,她单手持着,看了一眼那几个闲汉。

以伞作剑,剑锋虽然不露。但对付几个只会凭着一身蛮力欺负老实人的闲汉,已经是绰绰有余。

片刻之后,呜呼哀哉,所有闲汉痛叫着。倒在了地上。

聂小倩眼中剑意敛去,撑伞,身懂,飘然而去。

骇得那几个闲汉目瞪口呆,连痛叫都忘记了。

穿街过巷。聂小倩的脚步再一次停了下来。

昔日这里是王家的书铺子。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以前她给王家书铺字写的对联,也还挂在门两边上。

但是已经王家的百万书店“四宜斋”,牌子被拆下,换做了李家书铺。

书铺前人来人往,书铺里人进人出,卖书租书的生意一如以往的好。

甚至是旁边的幽悠画斋也还在,那个额头上常贴一副狗皮药膏,长得贼眉鼠眼的的画斋老板正与人讨价还价。

然而王家,却是物是人非。

也许是看聂小倩站在门口良久。以为她踟蹰不定,李家书铺的伙计走了出来。

书铺的牌子都换了,伙计自然也不会再是以前那个腼腆的王洵。

这个书铺的伙计招呼道:“小娘子,是不是在找?本店有最新出的聂大家本子,要不要进来看看?”

聂大家的词话本子,一向很受大小姑娘们的欢迎,这个书铺的伙计自然是张口就来。

只是她有新出的本子吗?

好几个月了,她都忙着修炼,才刚刚能拿得起笔没多久,又哪里能写出什么新的小说了。

大概是书铺子的老板见她的小说卖得好。便请一些穷酸措大写了,冒充是她的,好卖钱。

聂小倩微微摇头,很是容易就猜到了那所谓的聂大家本子是怎么回事。

不过像这种事在前世那个经济发达的社会尚且难以避免。她早有心理准备的,所以并没有在意。

那个李家书铺的伙计见聂小倩不说话,还待殷勤招呼,但聂小倩没有留给他说话的机会,转身就走了开去。

片刻之后,她出现在了槐树胡同。

胡同里还是一如以往的冷清。阴风一阵接着一阵。

即便的云破日出,太阳重新朗照大地,仿佛都穿不透这槐树胡同的阴寂。

人走在其中,仿佛都能听见寂寞的回响。

没多久,李家鬼宅就出现在了面前。

宅子还是几个月前,血雨腥风被掀起那个晚上的模样。

暗红色的血迹沿着青石板,一路延伸到门口,消失在蒿草茂盛的庭院里面。

吱呀的,聂小倩推开了半掩着的门。

小石头径早已被落叶与藤草给掩埋,她直接飘起,仿佛草上飞似的,往里面飘去。

她以前在阁楼里修炼,炼化阴煞之气的时候,曾经将这里的飞蝠、老鼠和虫蚁什么的都吓得纷纷搬家。不过几个月没有动静,记吃不记吓的它们,如今又搬了回来,繁殖得似乎更加活跃了。

聂小倩好像怀旧一样,在里面逛了一圈,最后转到了地窖里面。

长时间没有打理,阴暗潮湿的地窖里面充斥着一股刺鼻的霉味。

放眼看去,以前她留在这里的笔墨纸砚与各类书籍,都染上了一层细细的绒毛,发霉了。

聂小倩挥了挥衣袖,将上面的尘土拂去。

墨和砚台,清洗一番还能用,纸张已经霉烂,拿都拿不起来。

那一叠厚厚的,整齐摆放在矮几上的纸,是还没写好的《风云第一刀》,被潮气侵蚀得一塌糊涂,墨迹晕染一片,连字体都已经认不出来。

其它如四书五经这些书籍,小心翻开,但见洞洞蚀蚀,虫孔无数,也是不能读了。

可惜,要是都保存完好,有不少平安是能用得上的。

聂小倩微叹,拾起以前她用来装东西的竹篮,仔细看看,发现竹篮除了发霉,倒是还结实得很。

她便在一堆杂物中挑挑选选,捡了还能用的放进篮子里。

待得挑选好,再环视一眼,她就头也不回的出了地窖。

天上的阳光照在身上略有些刺痛。她重新撑开伞,提着竹篮,往门外走去。

残阳晚照,落霞映天。

上完香下山的善男信女们。三五成群,结伴而回。

一阶阶通往谷娘庙的青石板上,撑伞提篮的聂小倩一步步拾级而上。

貌似轻快,实则沉重。

擦肩而过时,拜神的人一个个都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聂小倩视若未见。直接往庙里走。

“姐姐,你回来了。”

守在庙门前的平安远远看见聂小倩,欢快的笑着迎了上去。

他昨天就听聂小倩说过,会出一趟远门,当时他还问聂小倩什么时候回来。

只是聂小倩那时也不知道自己去郭北县会是什么样一个情景,便没有具体回答他。

于是平安就一天都守在庙门前,等她回来。

平安接过聂小倩手里的竹篮,问道:“这是什么?”

聂小倩答道:“有些吃的,还有点银子,剩下的都是些以前用过的物事。”

吃的其实就是果脯蜜饯。这些小孩子嘴馋的零食。她本是没有买这些东西的意识的,不过是在回来的路上经过一个铺子前,见几个小孩子吃得正欢,想起来平安可能喜欢,便买了一些。

银子则是以前王琼英给的稿费,她没有拿回兰若寺,都丢在了李家鬼宅的地窖里。

此番回去,就都取了出来。

“吃的和银子都拿回去,其它的留在这里,明天如果有太阳。拿出来晒一晒就能用。”聂小倩将竹篮里的事物部分拿出,其它的留在篮子里,让平安等一会拿回去。

“母亲吃多了药,嘴里发苦。应该爱吃这果子。”嘴里含着蜜饯的平安,欢喜的说着。

他知道聂小倩不吃这些凡人吃的东西,可以全都拿走。不过在银子上面,他只取了约莫三十两,说是拿去还给那陈浮生,赎回阿黄的钱。

平安提了篮子。欢天喜地而去。

夜幕降临,日落月出。

没有了上香众的进出,谷娘庙里重回清静。

风声虫声,声声入耳。

因为聂小倩的缘故,也因为平安的缘故,谷娘庙并无庙祝。

平安离去之后,广庙高堂里就是空无一人。

聂小倩检查了一遍前院后院左右配殿,将门关好锁上,回到主殿。

虚掩了殿门,往里面走去。

早已修葺一新的主殿,青瓦换成了琉璃瓦,原先被某不知名江湖人士踏破的屋面处,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那一处屋面是用好几块通透的琉璃瓦盖上的。

每当月上中天,皎洁的月光便会透过那通透的琉璃瓦,落到里面去,最后照射在神像上,给谷娘平添一分神秘与圣洁。

有了这通透的琉璃瓦透光,如果聂小倩还是孱弱得连风都能吹走,她也不用担心不能修炼《太阴炼形法》了。

此时她当然没必要这样做了。

主殿有一个不小的后院,聂小倩在那里布置了一间书房。

对于这间书房,她暂时还没想到,这间书房应该叫什么名字。

聊斋和阅微草堂其实都不错,但她没有借用。

聂小倩坐到书桌前,在砚台里倒了些清泉,开始磨墨。

已经很久没有动笔写小说的她,此番自然是准备重拾旧业。

实际上,谷娘庙现在香火鼎盛,谷娘的信徒众多,信仰念头丰富,几乎好像河流一样,浩浩荡荡源源不绝。

相比起信仰念头之丰富,因为没有新作推出,文气已经显得微不足道了。

她这一趟郭北县之行,没有去兰若寺,因为她不知道老妖婆是不是还盘踞在那里。

每当月上中天,皎洁的月光便会透过那通透的琉璃瓦,落到里面去,最后照射在神像上,给谷娘平添一分神秘与圣洁。

有了这通透的琉璃瓦透光,如果聂小倩还是孱弱得连风都能吹走,她也不用担心不能修炼《太阴炼形法》了。

此时她当然没必要这样做了。

主殿有一个不小的后院,聂小倩在那里布置了一间书房。

对于这间书房,她暂时还没想到,这间书房应该叫什么名字。

聊斋和阅微草堂其实都不错,但她没有借用。

聂小倩坐到书桌前,在砚台里倒了些清泉,开始磨墨。

已经很久没有动笔写小说的她,此番自然是准备重拾旧业。

实际上,谷娘庙现在香火鼎盛,谷娘的信徒众多,信仰念头丰富,几乎好像河流一样,浩浩荡荡源源不绝。

相比起信仰念头之丰富,因为没有新作推出,文气已经显得微不足道了。(未完待续。)

小说.重生之聂小倩 第一百零三章 重拾旧业写小说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