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九百三十七章 为什么?

第一千九百三十七章 为什么?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雨水滴滴嗒嗒的流淌着,我坐在车子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想要慢慢的过去,看一眼城市的繁华。

黑月开着车,一辆红毛给我们提供的商务车,有七个座位,只有依雪寒和死咒跟了过来,两人对于那个黑暗晚宴上记载的阵法似乎很有兴趣,而且对于人心果也是。

“是地魂帮忙找到的,路标。”

这会死咒嘀咕了一句,黑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其心可诛哦,bss。”

我看了一眼黑月,内心里没有什么起伏,但脑子里却是厌恶的,对于地魂的做法,他为什么要把鬼血玉交给永生会的家伙。

“这次的四圣界只有你一个人,自己小心点张清源。”

依雪寒冷不丁的说了一句,我转过头去狐疑的看着她。

猛然间黑月突然间踩住了刹车,嘎吱的一声,一辆辆在大雨中的路上行驶着的车子撞击在了一起,发生了连环追尾的事故,这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任何的影响。

交通一瞬间混乱了起来,四周围都是哭喊声,好在速度很慢,并没有人死亡,唯有离着我们十多米远的一辆红色轿车撞在了路灯上,司机似乎当场就死亡了。

“可不是简单的事故哦,bss。”

呼呼声作响,我和死咒以及依雪寒已经飞出了车子外面,来到了电杆的下面,我十分不可思议的看着趴在已经撞稀烂的驾驶室的司机,毫发无损,一只煞鬼从他的身体里飞了出来,一瞬间便消失不见了。

“是永生会的家伙。”

我嘀咕了一句,这会死咒举着一只手。

“滚出来,否则杀了你。”

我看了过去一抹红色的光芒亮了起来,是阴曹的家伙,我在枉死殿上见过的那些家伙,脸颊完全看不清楚,看起来并不是寻常的鬼差,实力达到摄青鬼级别。

穿着有些另类的红色衣服,看着像长袍却又不是,脚上的裤子绷得很紧。

“你们是怎么查到永生会的这些家伙的?”

我问了一句,但旁边的那鬼却不说话,眼神冰冷,仿佛不管我们问什么他也不会说,呼的一声死咒去到了他的身后,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肩头,黑色的咒力一点点的爬上了他的身体。

“住手吧。”

我说了一句,死咒拿开了手,这些家伙看起来致死都不会说出来的。

“你走吧。”

呼的一声,那家伙马上消失不见了,我实在想不到阴曹那么快就有了动作,但杀死永生会的家伙是无法得到他们的魂魄的,永生会的家伙一旦死亡,连魂魄都会给咒鬼直接吞噬撕碎,不会留下任何线索。

“看这里bss。”

这会黑月朝着我们招了招手,我们回到了车子里,车子显示频上的小屏幕里出现了一则则今天的新闻,都是一些离奇的事故,已经发生了几十起,而且那些死掉的人都是心骤停死亡的,甚至一些撞击爆炸事故里,那些人都没有半点的损伤。

新闻上怀疑是某种新型的病毒,呼吁广大市民做好防护措施。

“事情应该很快就会给压下去的。”

我说了一句,黑月打开了车门,而后左右看看。

“bss,只能飞过去了,现在这状况看起来一时半会是解决不了的。”

我点了点头,不一会我们四个就来到了一处大楼的顶端。

不少觉得很奇怪的人纷纷拿着手机在车子旁边拍照,这会一阵警笛闪烁了起来,我看到了几辆黑色的大面包车过来,是葬鬼队的人,第一个从车子上下来的是穆纤,她马上指挥者葬鬼队的人,开始对现场封锁,而后开始收缴那些拍照的人的手机。

猛的穆纤抬起头来,葬鬼队的其他几个人也注意到了我们,我冲着她露出了一个笑容呼的一声飞了起来。

刚来到建筑工地里,我就发现情况不对劲了,在大雨中不少工人在忙活着,一堆钢材散落在地上,而那些工人们在搬运着那些钢材,场面十分骚乱。

“没想到这种地方也有永生会的家伙。”

桃木子满头汗水,一连愤恨的望着远处还在忙碌着的工友们。

就发生在半小时前,堆积的钢材突然间散落,一个家伙给压在了下面,那些钢绳全部崩断,工地里出现了这么严重的事故,所有人都忙着救援。

“看起来我的行动也在永生会的监控之下,呵呵,可笑可笑。”

桃木子声音悲凉的说了一句,我们来到了工棚里,我张开了鬼域,马上我们全都进去了。

一瞬间我就惊呆了,在我的单元楼左侧面,有一颗奇怪的树,已经长了快米高,是人心果树,我们纷纷跑了过去,才短短的时间里竟然就长了那么高。

一过去马上树上的果实们就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不断的说着各种各样的东西,这一幕让每个人都十分诧异。

“世间上竟然还有如此奇怪的果实。”

桃木子不禁感叹了一句。

而那些原本比拳头还要小的人心果已经长得好像西瓜那么大了,桃木子飘了起来,刚想要摘下一个,突然间全部的果实就咿咿呀呀的哭了起来,他没有理睬直接摘下了一颗果实。

“一颗就够了么?道长。”

我问了一句,桃木子点了点头。

“阵法我已经解读得七七八八了,接下去只要这果实就行。”

从树上摘下来的人心果突然间没了声音,桃木子静静的看着手里的果实,露出了一个笑容来。

“能告诉我们,这阵法的构造么?”

死咒盯着桃木子问了一句。

“抱歉,无可奉告,这些东西是不外传的。”

死咒冷哼了一声,依雪寒走到了人心果树的下面,马上那些人心果们就开始奉承了起来,说她好漂亮,聪明之类的。

接下去我们和桃木子商量了一些东西,最为关键的便是四圣界的路标,想要进去根据兰寅查探的结果就是四圣界的路标,能够标定出阳世间哪里能够进入四圣界,而需要在那个地方设下阵法,完成阴阳的转化,才能让我进入四圣界。

一直到了凌晨五点,桃木子才离开了我的鬼域,接下去我打算直接过去黄泉之里,据说路标已经找到了,就在那边。

我们四人轻车熟路的很快就来到了十殿路的入口处,太阳刚刚从山间升起,刚好从这个狭长的山间射过来,但这会我却眼神愤怒的看着十殿路的入口处斜靠在闪避上的家伙。

“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声音冰冷的问了一句。

“等你。”

咔嚓的一声,一枚紫色的晶石吊坠出现在了我的跟前,啪的一声,我一把从地魂的手里抢回了封存着兰若曦一半的吊坠,紧紧的捏在手里,原本已经快要消失的晶石这会已经恢复了原状。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

“两个问题,你让我如何回答。”

我把吊坠戴在了脖子上,伸出双手揪住了地魂的领子。

“告诉我究竟是为什么?”

“你指的是什么?”

地魂微笑着回了一句。

“那块鬼血玉,你明明知道,如果落在永生会的手里”

啪的一声,地魂挡开了我的双手缓缓的飘了起来,一对黑色的巨大羽翼张开,遮住了刺过来的光芒。

“那么拿在你的手里有意义么?你守得住么?或许会有人因此而死的。”

我没有说什么,虽然知道我现在应该愤怒,对于这个家伙的愤怒,但我心底里却没有半点的触动。

呼的一声地魂从我的身边飘过,我转过头去一只手拉住了他。

“我原本以为即使我们道路不同,但本性应该是一样的。”

“那只是你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再见了张清源。”

呼的一声,一阵狂风拂过,我静静的看着眼前已经露出了一半的太阳,刺目而耀眼,天边的云彩已经给染成了红色。

我跨入了十殿路,黑月马上呵呵的笑着跟了上来。

“先下手为强比较好,这种敌人留到日后的话会越来越麻烦的。”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往前走着。

“你少说几句可以吗?”

死咒有些厌烦的说了一声,这会依雪寒快步的走上前来指着远处的地方。

“不管是你行走于黑暗,还是光明,殊途同归。”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

“或许吧。”

再次行走在这条看不见道路的十殿路上,这会我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原本那些我能够看得到的残魂,现在却一只都不见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了,还是看不到头,因为有阴曹力量的抑制,如果我们使用鬼气一定会有麻烦的,我们四人一时间没有任何的交流,都看着各自脚下的风景。

这会远远的我们看到了一个人,快速的朝着我们这边飞了过来。

“哎呀你们可终于过来了,怎么那么慢啊,明明从阴曹回来就应该过来的呀,就算爬也早就应该到了,这条路我都走了好几遍了,就是不见你们过来,张清源是不是又遇到什么麻烦了啊,你怎么总是喜欢”

“闭嘴可以吗?”

死咒举着拳头呼的一声停在了卢俊池的嘴边,他不说话了,这个啰嗦的家伙竟然在这里出现。

“兰寅等你们好久了啊,他已经先一步去了四圣界了。”

我哦了一声,有些诧异的看着卢俊池,他走了起来,一副小跑的样子,而后回过头来发现我们还在走,刚想要说什么,给死咒一眼瞪了回去。

“好了,我什么也不说了,我先过去了。”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