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虚肚与怨骨2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虚肚与怨骨2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凹凸不平的青石路,虚度走在温媚的前面,两个鬼差则在前面,两侧都是有些发黑的树林,里面透出来的气息,让虚度十分的难受,温媚一直笑着,看着虚度。

虚度不时的回过头去看看,他想要和温媚说点什么但却无从说起,话到了嘴边又给他咽回去了。

死了已经有几天了,虚度对于自己生前所做的一切,后悔不已,对于钱的**越来越淡了,他心中只有对于温媚的愧疚。

“怎么了?虚度一直看着人家,我的脸上有什么吗?”

虚度马上摇摇头继续走了起来,温媚脚上捆着脚镣走得很慢,但两鬼差也没有催,似乎因为时间很充裕,两鬼差一路上有说有笑的,还喝着酒,走一阵后停下来,把包袱里的烧鸡拿出来吃了起来,而后丢给了虚度半只又给了他一点酒。

“温媚,吃点吧。”

虚度小心翼翼的把酒和烧鸡递了过去,温媚摇摇头,含情脉脉的看着虚度。

“你吃吧,还记得我们开始那个计划的时候,那晚喝得很醉。”

虚度点了点头,他吃了起来,两鬼差并没有注意到这边,虚度左右四下看看,两侧的林子黑乎乎的,而且看起来地形极为的复杂。

“温媚。”

虚度喊了起来挪过去一些,继续说了起来。

“我们一起跑吧,如果到了鬼门关就跑不掉了。”

温媚却摇了摇头。

“累了,不想跑了,什么都无所谓了。”

虚度马上按住温媚的肩头,怔怔的看着她。

“一切都还来得及,我们虽然死了,但还活着啊,我已经对金钱没有任何的留念了,只是心里对你很是愧疚,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可以弥补这一点。”

咯咯的一声温媚笑了起来,摇了摇头。

“你的这肚子里有什么,我还不清楚吗?”

一股凉意袭来,温媚脸上的笑容不见了,一根手指头戳入了虚度的腹中,他惨叫了起来,猛然间温媚突然间形色大变,一边的脸颊化作了骷髅,她张着嘴巴一口咬住了虚度的耳朵。

“放开,我让你松开。”

虚度大喊大叫着,呲啦的一声,他的整只耳朵都给咬了下来,两个鬼差对着温媚就是一顿棍棒,虚度捂着血流不止的耳朵,不断的叫着。

吧唧吧唧的,温媚在棍棒下,趴在地上,嘴巴在嚼着,眼神一直盯着虚度。

“难吃,好臭啊,一股铜臭味,和你这个人一样。”

呸的一声,温媚吐出了嚼碎掉的耳朵,两个鬼差住手了,他们笑呵呵的看着两人。

“有什么恩怨现在说清楚吧,再不说的话你们两个狗男女恐怕没机会说了哦。”

两个鬼差继续吃喝了起来。

虚度惊恐的看着对面的温媚已经完全变了,左边的脸颊完全是骷髅,只有冰冷和无情,右边的脸颊还保有着原状,延伸温柔,但那一分为二的笑容让人看得毛骨悚然。

“怎么了?我这样子,不好看吗?”

温媚说着,虚度不敢再接近她,只是捂着耳朵远远的看着,自己的肚子处这会还在不断的流出东西来,然而让虚度惊讶的是,他的肚处破开的小洞,流出来的不是血液,而是金色和银色的混合物。

这一点也引起了两个鬼差的注意,他们诧异的走过来。

“老赵,是金粉和银粉啊。”

两鬼差马上用双手捧了起来,虚度依然惊恐的看着不断发笑的温媚。

“看吧,你果然肚子里装着的还是钱,知道为什么一开始你就答应了我吗?并不是情或者女人的关系,而是我摆在桌子上那些金灿灿的金子啊,你从骨子里就是一个贪财之辈。”

虚度没有反驳,仔细想想那晚一开始温媚说起想要借助他报仇之事的时候,虚度犹豫了,然而在温媚拿出了那些金子后,虚度点头了。

直到虚度的腹部愈合了,两鬼差十分高兴的捧着袋子,已经收集了一口袋的金粉和银粉,两鬼差十分奇怪的看着虚度的腹部,他马上朝后退缩了起来。

“唉,做人要知道适可而止,做鬼也是,兄弟。”

老赵眼见着另一个鬼差要动手,把虚度的腹部剖开马上制止了他,虚度虚惊一场的站了起来,跟着两鬼差继续走了起来。

这条黄泉路不晓得要走多久,但每走一会虚度就越发的害怕了起来,接下去只要审判过后,他就要面对剥皮拆骨分筋的刑法,这点他十分不愿意看到。

“你不怕吗?”

虚度也稍微打听过一下温媚的事情,她要受的刑法让人难以启齿,但对于女人来说极为的严厉,而且极为的屈辱。

“想要逃跑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马上虚度的眼中就迸出了一丝希望的光芒,他连连点头。

“想要逃跑的话就跪下来求我啊,直到我满意为止。”

温媚放肆的笑着,虚度扑通的一声就跪在了地上,两鬼差回过头来,走了过来。

“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温媚,是我不好,你救救我”

温媚继续哈哈大笑着,两鬼差拖着两人继续往前走着。

“就快要到鬼门关了,你们两个快点。”

这会鬼差走在了两人的身后用棍子不断的驱赶着两人。

“两位大哥,我求你们先等等,我和我妻子有点事情要解决,求求你们了。”

再一次,虚度拿出了白花花的冥钞,两鬼差停了下来。

“那要快点啊。”

“两位大哥能远离一些吗?反正我们也跑不了。”

两鬼差真的就离开了,虚度吃惊的看着他们,明明两侧都是林子,他们随时都可以跑,带着这点疑惑,虚度开始打算跑了,他打算等鬼差们离远一些就跑。

“对了,胖子我可提醒你,旁边的怨哭林别随便进去,否则的话可是会回不来的。”

虚度心中一惊,马上吞咽了起来,眼前的温媚却看着怨哭林,一动不动,仿佛给吸引了一般。

虚度怕了,怨哭林里有一股他十分惧怕的东西,他再次跪在了地上,不断的磕着头,温媚一步步的走了过来,一脚踩在了他的头上。

“你不是很厉害吗?试试用钱买通那两个鬼差吧如何?”

虚度马上摇着头,温媚再次笑了起来。

“你们这些男人一个个虚情假意,床前月下,花言巧语,海誓山盟,结果到头来都是见钱眼开见权弯腰之辈,哈哈哈,实在可笑,女人对于你们来说是什么呢?”

虚度不断的求饶着,希望温媚救救他,他很清楚温媚是个很厉害的女人,而且他注意到温媚身上有一股很强烈的怨恨,而她为什么会给抓住,这一点让虚度十分的不解,他之前是听到温媚打伤了好多鬼差才给抓住了,现在这里只有两个鬼差,要对付起来应该很容易。

“世间哪有真情在?呵呵,虚度,我曾经爱过你呢!爱得很深很深,可是你却不爱我,只爱钱,你有爱过别人吗?”

“有,有,我爱过你的,温媚我真的爱过你。”

虚度不停的说着,但温媚的脸上透着一股鄙夷。

“爱?究竟什么是爱?你配吗?你懂吗?你有过吗?”

一阵凄厉的嚎叫声响起,两个鬼差笑呵呵的看着,完全不在意,一副看戏的样子,然而他们却没有注意到,两侧的怨哭林里升腾起了黑气来,开始朝着黄泉路弥散过来。

“我有,我爱过的,起码珠儿”

“哈哈哈,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事情,虚度,珠儿死的时候,曾经和我说过哦,没必要和她争的,让我离开你,因为你根本就不曾爱过任何人,你只爱钱,但我不信,结果呢!不要再怎么虚伪了,虚度哦不应该叫你虚肚吧,你那腹中永远只有钱。”

虚度不再说什么了,他静静的看着温媚,而后一点点的站了起来,哈哈的大笑着,声音有些凄凉。

怨哭林里的黑气在蠢蠢欲动着,开始大量的朝着这边聚集了过来。

“是啊,我爱钱如命,这又怎么了?有钱有什么不好,钱可以买到一切,你别忘记了,温媚,你用钱买到了报仇的机会,用钱找到了下一个你爱上的男人。”

虚度拍着自己的胸口,恶狠狠的瞪着温媚。

这会两个鬼差发现了不对劲,他们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猛然间虚度突然间向前一步,推了温媚一把,她整个人朝着怨哭林倒了过去。

“哎呀坏事了。”

老赵喊了起来,带着另一个鬼差急匆匆的跑过去,温媚已经给黑气缠住了,朝着怨哭林里拖拽着。

马上老赵就拿出了一个令牌来,不断的朝着那些黑气挥舞着,另一个鬼差在拉着温媚。

“与其我死的话,不如你死。”

猛的虚度邪笑着拿起了鬼差的红头黑漆棍,顿时间他的手上就滋滋冒起了黑烟,他照准那一个鬼差的头就狠狠的打了下去,老赵哎哟的一声手里的令牌掉落在了怨哭林里。

虚度狠狠的举着棍子打了起来,温媚给那些黑气完全的拉了进去,而后很快的消失不见了,一阵凄惨的嚎叫声响起。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