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正义的游戏5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正义的游戏5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黑夜中阿晏在奔跑着,他心里有些慌乱,才入夜,墨翟应该还未睡下,但这会上面却是黑灯瞎火的。

噼啪的一声,阿晏一个趔趄险些跌掉,今天下了一场大雨,上去小山上的路已经积水,阿晏只能放慢了速度,终于爬了上去。

“墨老……”

阿晏呼喊了起来,然而没有回音,他一脸惊恐的走到了墨翟的房门前,轻轻的推开了门,把火点着后,吞咽了一口,火光下墨翟静静的躺在床上,脸色煞白,阿晏急匆匆的跑了过去。

在不断的拍打中,墨翟才吃力的睁开眼睛,他显得很虚弱。

“酒……”

在喝下了一口酒后,墨翟似乎喘过气来了,阿晏惊出一身冷汗来,但这会墨翟却静静的望着阿晏。

“阿晏你去弄点肉来,我想好好的喝酒。”

不一会阿晏便把肉食端了上来,按照墨翟的要求把屋内弄得更亮,火光跳动下,阿晏举着碗和墨翟喝了起来。

“阿晏,正义并不是游戏。”

墨翟冷不丁的说了起来,阿晏脸上很平静,他喝了一大口酒,在几个月前他才开始逐渐熟悉起了酒的味道来。

“今天杀了多少人?”

墨翟再次问道,阿晏缓缓的摇了摇头。

“不记得了。”

“是嘛,害怕吗?”

墨翟伸着手一只手按在了阿晏的头上,阿晏的头左右晃了晃,他内心里没有一丝惧怕,对于自己亲手杀死的那些家伙,阿晏从未觉得自己做错了。

“既然你心中无过,那就好。”

一阵微弱的**声,阿晏发现墨翟有些不大对劲,很喘。

这两年过来墨翟的身体越来越差,经常喘气,但今晚似乎比平常更加严重了,他轻轻的拍打着墨翟的背脊。

“你杀了那么多人,即使是为了正义,也只是一句华丽的托词,一旦剥夺了他人的性命便无可辩驳,那些家伙也是人。”

阿晏一句话也没有说,沉默着,墨翟的语气不像是在责备他。

“但是,你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死别**害别人。”

阿晏点了点头。

“我所杀之人都是该杀之人。”

墨翟没有再说什么,他满面红光的笑着,不断的喝着酒,阿晏脑袋有些晕乎乎的,他的脑子里都是白天的那一幕血雨腥风。

“今后有什么打算么?”

良久后墨翟问了一句,阿晏出神的望着一旁的剑。

墨翟似乎明白了什么,会心的点点头。

一阵微风灌入,屋内的油灯熄灭了一些,月光洒了进来,墨翟看得出来阿晏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道路,但这条道路却异常的艰辛,日复一日还尚可,但年复一年,终其一生,这对于他来说太过于残酷。

“不后悔吗?阿晏。”

阿晏端着酒猛灌了一口,摇了摇头。

“这世上没有绝对的正义,有些时候正义甚至会蒙蔽你的双眼,要小心权利,这东西是左右这世间一切的存在,包括正义。”

神晏君微笑着点了点头,咣当的一声,一阵碎裂声,阿晏刚转过头去,脸上的笑容便凝固了,墨翟手里的酒碗掉落在地碎成了一块块的,他一脸安详的朝后缓缓的倒去。

一只手拖住了墨翟,阿晏静静的看着墨翟,已经没有气息了,这一天还是到来了,虽然说来的太过于突然,今早他便发现有些不对劲,墨翟说想要喝酒,他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饮酒。

“是你的老师吗?”

背后一阵低沉的声音传来。

“是我的…….朋友………”

滚烫的热泪从阿晏的眼眶里流出,在他的心中,墨翟是他的大恩人,短短4年多的光阴里,他们早已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很轻,墨翟的身子抱起来,阿晏走出了屋外,并没有理睬跟过来的家伙,只是默默的拿着锄头开始挖了起来。

月亮高悬之际,阿晏轻轻的把墨翟放入了挖好的坑中,开始填土,一下下的,渐渐的墨翟消失在了阿晏的眼前,他拿了一些石块堆积在一起,做了一个简易的坟墓。

“不留下点姓名么?”

身后的中年人一脸新奇的看着坟墓,他不知道这位刚刚逝去的老者究竟是谁,但他很清楚,这个老者不简单,能够有阿晏这样的弟子。

阿晏跪在地上,认真的磕了一个头,而后起身进屋,收拾了一会后走了出来。

“少年,你究竟想要什么?”

“正义……”

神晏君离开了,他的内心里是酸楚的,但却是火热的,远处的世界黑乎乎的,但却是广袤的,他打算亲眼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

我惊醒了过来,四周围都是青色的气流把我包裹在其中,但一幅幅画面还在我的脑袋里流转着。

17岁的时候,在剑客中,神晏君已经有了名气,但他还是如同一批孤狼一般,从不和任何人交互,不断的斩杀着所见的恶人,不停的追逐着正义,从未停歇。

“为了正义。”

每当有人问他究竟是为了什么,他便如此回答,

不要名也不要利,不断的有权贵之人希望能够雇佣神晏君,然而谁也无法驾驭这批孤狼,从一开始各路的剑客都对他敬意满满到后来大家都开始排挤他。

仿佛从未被理解,或许说不需要理解,神晏君一路前行着,风雨无阻。

22岁之时,神晏君已经誉满天下,但很多人都不大愿意提起这个疯子,或者怪人。

但坊间市井中却有不少的民众在吹捧着他,崇拜着他,敬重着他,但没有人认识神晏君,知道他之人必定是恶人,而一定会死在他的剑下。

夜晚,一个大雪天,在一处商道驿站处,一群形迹可疑的家伙进入了酒馆,要了很多吃的,而每个人看起来都形色匆忙,不断的看着窗外,仿佛在躲避着什么一般。

进来的人都带着武器,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店内的人都注意到了空气中透着的这股微妙,纷纷起来跑到了楼上,店家给这群人上了酒肉后便识相的离开了。

“少爷,我们也上去吧,那些家伙看起来不是善类。”

在角落里坐着一个20多岁正在饮酒的白面少年,生的英俊潇洒,似笑非笑的喝着酒。

“庄伯,怕什么?待会有好戏看了。”

那群人见了食物就吃了起来,他们似乎很赶,吃饱喝足后并没有打算停留,放下了钱便起身打算离开。

“是神晏君。”

一个家伙刚走出,喊了一声便捂着喉咙一个趔趄倒在了血泊中,马上十多个人就拿起了武器退了回去,眼中惊恐的看着屋外。

“哈哈,看吧庄伯我说了有好戏看的。”

“少爷………”

角落里的少爷与管家大眼瞪小眼的,而你少爷支手托腮,一只手举着酒碗继续喝着酒。

“神晏君,你已经杀了我们上百号弟兄了,放过我们吧,日后我再也不会作恶了,你就给条活路走吧。”

风雪飘摇,雪花飞舞,一个披着头发衣裳破烂的人提着一把红色的剑跨了进来,马上店内就有人欢呼了起来。

“少爷原来是那个疯子剑客啊,专杀恶人,我们还是上去吧。”

少爷并没有动,继续看着眼前即将展开的杀戮。

战斗开始了,一个个人倒在地上,几乎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叮的一声,一把剑给神晏君击飞,朝着角落里飞了过去。

管家顿时间吓了一跳急忙举着手,但却给少爷按住了,叮的一声剑插入了桌子,就在少爷眼前。

最后一个家伙也倒在了地上,神晏君从领头者的身上搜出了一些钱来,随意的丢了过去。

“老板给我些酒肉,再把这些东西拖出去。”

店内的大部分人都听闻过神晏君的传闻,但没有任何家伙敢下去,唯有那个似笑非笑的少爷端着酒碗,不顾身后管家的劝阻一屁股坐在了神晏君的跟前。

“为什么不躲?”

神晏君进来便注意到了这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家伙,面不改色的看着他与这些人打斗,甚至剑朝着他那边飞过去了,他也不为所动,现在又坐了过来。

“为什么要躲?”

神晏君抱着酒坛痛饮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吃着端上来的肉。

“你叫什么?”

“殷仇间,这是我的管家,庄贤。”

一时间两人并没有任何的话,庄贤挤眉弄眼的时不时拉拉殷仇间。

“为什么什么呢?”

良久后殷仇间问了一句,神晏君砰的一声把酒坛放下,瞪着殷仇间。

“为了正义。”

一瞬间殷仇间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翻,手里酒碗里的酒不断的洒出,他眼泪花子都笑得流了出来。

神晏君并没有说什么,这么多年来的冷嘲热讽他不知道见识过多少,但猛然间眼前这个叫殷仇间的家伙收起了笑容,双手合十怔怔的望着他。

“还是头一次见到呢!你这样的笨蛋,不过好像挺有意思的。”

“少爷。”

庄贤急忙赔不是,但神晏君却没有任何的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殷仇间,四目相对,渐渐的两人同时露出了微笑来,砰的一声酒坛和酒碗碰在了一起。

“我叫神晏君,殷仇间。”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