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八百七十一章 伪善者!

第一千八百七十一章 伪善者!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杀戮你听得到的话就回应我,这一次必须依靠你了。”

我不断的在心底里呼喊着,渐渐的我的脑子里出现了一抹殷红。

“张清源,你真的要决定这么做么?”

“啊,想要杀死这家伙的话唯有现在了,必须确实的干掉徐福。”

这是眼目前我最为实际的想法,我不打算听徐福的花言巧语,用力的握住了手里的美人,徐福还在哈哈大笑着。

“你究竟打算做什么?”

这一次我的语态略显平和,面无表情的看着徐福,我必须一点点的放松下来,确保在一瞬间可以把血煞之力注入徐福的心脏,让这颗在我的面前碰碰跳动的心脏再次停止下来,停下这部已经为了永生已经疯狂的机器。

徐福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的头微微仰起,一股阴狠与愤怒出现在了脸颊上,额头两侧黑色的经络浮现出来,徐福压低了声音,略带笑意的一字一句的说道。

“为了给予这群伪善者们最大的试炼。”

“杀戮”

一瞬间我大吼了起来,手里的美人举起朝着徐福的心脏刺了过去,而眼前的徐福竟然没有任何的抵抗,反而充满笑意的看着我。

呲啦的一声,黑色的血液飞溅,咣当的一声,我手里的霞弹枪掉落在地,我双手紧握着美人的剑柄,美人已经完全刺穿了徐福的心脏,黑色的血液溅射在了我的脸颊上。

“满意了吗?张清源。”

一只手按在了我的脸颊上,摩挲着,徐福眼神迷离的笑着,把头凑了过来,我的鬼魄开始失去了对于力量的抑制,煞气在狂暴着,整间四尺见方的屋子里,一道道黑色的气流乱撞着。

力量在一点点的失去,徐福伸着手,上面是从我的脸颊上抹下的黑色血液,他两根手指头搓动着,爽朗的笑着。

我的双手一点点的放开了美人的剑柄,身体已经完全不受控制,而徐福却还没有倒下,心脏的跳动声还在继续,我的脑袋仿佛要给融化了一般。

浑身瘫软,我坐在了地上,四肢已经失去了控制,我斜靠在了书桌旁,静静的看着徐福,他伸着手一点点的把美人从自己的胸口窝里拔出,黑血喷溅。

叮的一声美人掉落在了地上,徐福身子软软的朝后倒去,斜靠在了墙壁上,一点点的朝下缩动,血液沾染在了墙壁上,形成了一条血痕,他无力的坐在对面,望着我。

“好疼啊,张清源。”

我微笑着,笑容有些僵硬,而后生硬的吐出了三个字。

“你骗人。”

渐渐的那些流出的血液不断的朝着徐福心脏的地方聚集了过去,在刚刚血液在我的脸颊上不会干涸我便预料到了,这会在我脸颊上的血液不断的朝着徐福的心脏汇聚了过去,不一会的功夫徐福完全恢复了,他走过来把我扶了起来,让我坐在了椅子上,而后走到床上斜靠了下来,只手托腮笑盈盈的望着我。

失败了,我想要用血煞之力一击干掉徐福的计划。

“确实是货真价实的血煞之力,只不过你无法驾驭,威力已经减半了,但在这鬼道或者阳世间,没有谁能够抵御得住的,只不过除了我之外。”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徐福,他额头上的汗珠子不断的冒出来。

“殷仇间的血煞之力就好像是毒药一样呢!只不过性质比毒药更加的恶劣,更加的狠毒,和他这个人如出一辙,首先血煞之力会让中招的家伙体内的力量失衡进而点点的崩坏,最后散失全部的力量,无异于死人,而你之所以能够使用,是因为有两个本能,但依然会受到侵蚀,我劝你最好不要乱用了,张清源。”

徐福并没有因为血煞之力而受到伤害,现在的气色看起来虽然很差,但他在缓慢的恢复着,不一会的功夫徐福坐了起来。

“很奇怪吧,为什么血煞之力对我已经没用了!当年我就是死在这血煞之力下,心脏给严重的侵蚀掉,力量散失,我还记得最后的那一刻,唯有饮恨而终,在那张自以为胜利的嘴脸下。”

徐福站起身来,朝着我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就是这次的契机,让我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谁人都无法破解,谁人都害怕着的血煞之力,呵呵,我苦心多年所研究出来的一切,终于化解了血煞之力,让我重新活了过来。”

徐福口中所说的并无虚假,他脸上的愤怒也是真真切切的。

“你刚刚说过要给予那些伪善者最大的试炼,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不打算去揣测徐福的目的,直接问了起来。

“让那个青面人发动突然袭击,就是类似的做法吧。”

看着徐福没有回答我再次问了起来。

徐福哈哈的大笑着来到了我的跟前,伸着一根手指头摇了摇头。

“那家伙不过是唯一一个跟着我成功的游过了弱水河的,所以我就打算重用他一下,只可惜他竟然给你发现了,而后我就对他说你也不过如此,哈哈哈”

我平静的看着徐福,在他的身上唯有两个字,癫狂,重新再世为人后的徐福,在我的眼中更为的邪恶。

啪啪的拍手声响起,徐福自顾的笑着。

“我不过是和他开玩笑而已,没想到他就自己跑出去了,不过做得还是不错呢!你也看到了那群伪善者的嘴脸吧。”

“不是的。”

我的脑子里想起了神晏君来,他身上所吸引我的那些东西,绝不是徐福口中所说的伪善者所能够拥有的。

“知道么?这些家伙满口仁义道德,行所谓的侠义之事,就好像荆轲,以为只要杀死了秦始皇天下便太平了?接下去的时代便是两千多年最为黑暗的封建王朝,而他之所以刺杀秦始皇抛开所谓的天下大义,为的只是对自己有恩的太子丹,人心不古,你应该也见识过了吧,为王者所要保护的绝不是什么天下黎民”

徐福说着顿了顿声音低沉悠悠的说道。

“而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皇权,所以当自己的皇权遇到更加强大的皇权,便成了为了保护苍生不受残暴统治者的蹂躏,哈哈哈这世上的事情怎么如此的虚伪呢!你说是不是张清源!”

我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徐福,我的脑子里,对于那十剑客中的一些有所了解,他们的共通点都是有着追随者,而他们的命运或许并不在自己的手里,而是在追随者的手中。

内心里并没有因为徐福的话而有一丝一毫的触动,反而他所说的一切在我的脑子里出现了认同。

徐福一步步的靠了过来,弯着身子静静的凝视着我。

“现在的你不会给感情左右,应该能有些理解了吧,之前我便注意到了,所以才和你说,不要给那些无聊的东西左右了自己,现在你终于做到了呢!”

啪的一声我挡开了徐福伸过来的手,已经恢复了一些力气,我怔怔的看着他。

“那你呢?与他们有什么不同?一样的趋附在权利上,为自己的恶找到了充足的缘由,很喜欢利用人的弱点,去蚕食别人,踩着一具具尸体,在我看来你所做的一切,比他们恶劣得多了。”

这是我第一次反驳了徐福,他瞪大眼睛看着我,徐福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你所谓的永生也不过是欺骗自己的幌子,你所做的事情不过是为了让自己不至于在这漫长的生命中无聊而去实施的一场游戏而已,你这样的家伙在书本上便是两个字,恶心。”

徐福的眼神黯淡了下来,他转过身缓步的坐会了我的对面。

“看起来你已经完全脱离了人的范畴了,张清源,告诉你我这次过来的真实目的吧,怎么样我对你够好了吧?”

我没有理睬,脑袋里仿佛是平静的湖面一般,或者说是死水,我的思想已经不会再给愤怒悲伤等感情左右。

“现在的你已经无法理解人了,所以在与你说更多也没用。”

徐福还在自说自话着然而此时他所说的话每一句都仿若消音了一般,无法传递到我的耳朵里,我现在大概明白了黑暗和恶果然不是一样的,黑暗晚宴的那群人,是在黑暗中安静的观望着这个世界并且在谋划着什么的一群人,而永生会的家伙,唯有恶,恶的事情能够让他们愉悦,产生安全感。

“张清源,张清源”

无根手指头在我的眼前晃动着,徐福那张令人生厌的虚假嘴脸就在我的眼前,声音一如既往的消失了,我的脑子里一片灰暗。

失去了感情对于人来说便失去了存在的意义,而我之所以存在着,究竟是为了什么。

“忘记了吗?张清源,你曾经在奈何桥边与我说过的那番话。”

猛然间我恢复了意识,脑袋里的那滩死水动了起来,水滴落在水面荡起了阵阵涟漪。

我推开了徐福,而后抬起了头来,露出了一个笑容,有些生涩僵硬。

“即使这个世界充满了伪善,即使身为张清源的存在也是伪善的,而我也想要去相信,人的可能性。”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