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亡殇2

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亡殇2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我静静的坐在一颗桃树下,双手撑着脑袋,我需要一个人静一静,幡然觉察到某些事情后,我现在该如何?要怎么办?

“似乎已经回不去了呢!”

我抚摸着左脸颊上的泪痕,河水流过我的双脚,甚至没有半点冰凉的感觉,好像一具冰冷的尸体一般,感觉不到光和热,没有任何的感情。

悲伤的时候,痛苦的时候,开心的时候,究竟是怎么样的表情,我望着河面,一张晃动的人脸,是我的,张清源的脸,但这会无论怎么样,这表情不管是悲伤的,痛苦的,开心的,都没有心在里面。

我的脑子里不断的回想着兰若曦死亡的那一瞬间,那股撕心裂肺的感觉,我甚至有些不记得了,我再次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

“究竟是怎么样的呢?”

“刚知道这样的事情你也不好受吧,是姬允儿告诉我的,她觉得你的心或许早已经死了,那天你从阵法的内核里出来后,所说出来的事情,让那道子觉察到了什么,其实要找那人心果其中之一的目的便是能够知道你有没有心。”

我啊了一声,盯着神晏君。

“那阵法要求九十九颗心脏,你觉得真的是需要九十九颗活人的心脏么?是心,需要九十九个符合条件之人的心,这才是最为首要的,而那人心果也是有心之果,所以那道士才会想到这东西。”

我哦了一声,看着河面。

“或许对于现在的你来说,这样的事情不会对你有任何的负担,当年殷仇间为了教会你什么叫做心而花费了大量的功夫,最后你终于感觉到了心,而变成了人,而你现在也没有变成石头,或许因为你原本就不是人,也不会鬼的缘故吧。”

“刚刚的那火焰是什么?”

“业火。”

神晏君说着举着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处,我看到了火焰渐渐的变成了淡蓝色。

“我现在有些发愁呢!毕竟殷仇间之前交代过我的,要我看好你。”

“内心忧愁是这样的颜色么?”

神晏君点了点头,我啊了一声。

“原来这些东西我早已散失了么?”

一抹白色的气流缓缓的飘了出来,是天魂,他的脸上挂着一个笑容,神晏君走开了,继续去和陆之道喝酒。

“终于意识到了吗?小灰。”

我双眼无神的看着天魂,点了点头。

“意识到就好,你的心早已随着她一起死了呢!”

“或许是吧。”

我仰着头,脑子里很悲伤,但没有眼泪,有人说眼泪是心的写照,不管悲伤愤怒开心,都会伴随着泪水。

“你已经做得够多了,如果实在太累的话,我们一起去找那家伙,三人一起回到我们的故乡,眼下的事情不要再去过问了,总有一天你会消失的。”

我倔强的摇了摇头站起身来。

“不会消失的,我要去四圣界,不管我是人还是其他的什么都行。”

在明白了这一切后,我大概已经想到了,为什么我的记忆会如此的强烈,甚至在兰若曦死后,这些感情会深深的映入我的内心,让我记得这些感觉,或许是泪水,兰若曦的哭喊让我记下了这些,即使心随着她一同死去了,但我还是记住了这一切,因为她说过,要我活下去。

“失去的东西,拿不回来的,小灰。”

我点点头,天魂所说的我十分的清楚,我现在是小灰,并不是张清源,张清源早已死去,在鬼冢山下,而现在的我只是还未成为人之前的小灰,不管我怎么想,明明知道悲伤是什么,痛苦是什么,开心是什么,但身体却一点也感觉不到,这种明明理解却无法做到的无力感冠绝了我的全身。

“那么你想要怎么做?即使你能够救回兰若曦,你与她在一起,能够感觉到开心么?还是装作开心的样子,与她在一起?”

“不知道,但我必须把她带回来。”

天魂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呢!喜欢这些东西,这么多年过来,我,你以及他,我们三个对于人的认知,早已形同陌路,人这种东西不管怎么样,我都喜欢不起来呢!而小黑是讨厌,而你则是向往。”

天魂蹲在了我的跟前。

“人就有那么好吗?”

我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随便你吧,小灰,我很想要回去我们的故乡,三个一起回去故乡,很早以前我就受不了了,这样的世界,还是与山水同在我比较舒服一些。”

那天我见过地魂,现在仔细的想想,地魂离开前露出的那个笑容,是装出来的。

我在阵灵里所见到的那一幕,或许是我内心里最为真切的影像,但在那样的影像里,我对于兰若曦除了责任还是责任,对于我们的孩子,没有半点的感觉,仿佛是空气一般,我甚至没有喊过那小孩一声,没有问过他的姓名,直到最后那一刻,我用刀刺入心脏作为药引,如果是人的话会怎么做?

我死了谁来照顾旧病在床的妻子?谁来照顾年幼的儿子?谁来为了整个家的生活而奔波劳碌?

“我果然已经不是人了呢!”

“是啊,如果你是人的话,或许会毫不犹豫的杀死村子里的人,用他们的心头血做药引,或者以张清源的秉性,会想尽一切办法,守着兰若曦,带着自己的孩子,拼尽全力在不想要杀死人的情况下,救活兰若曦吧!”

“还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傻瓜呢?张清源这家伙。”

我笑了起来,语气里充满了嘲弄的意味,然而这一切都是从书本上看到的,在人的社会里听到的,看到的,学会的,当下或许就应该以这种心态来微笑,来说话。

“小黑那家伙想要做什么?你知道吗?”

我问了一句,天魂摇了摇头。

“他或许是最早感觉到失去了心的,所以他现在的一切行动也是出于责任吧,或许可以这么解释。”

我曾经看过昙天与姜天赐相处的那段记忆,昙天一生都在为了取回感情而努力着,而我如果也走了昙天一样的路,那么等待着我的会是无尽的孤寂。

“先不管这些了,神晏君走吧,带我去找人心果。”

我说了一句飘了过去,身后的天魂缓缓的化作了一缕白烟。

“再陪你一段时间吧。”

“开心的时候总是很短暂,神晏君。”

“来日方长吧。”

陆之道说着站起身来,两人抱拳互鞠了一躬。

“世间上像你这般义字当头,正字为背的家伙已经不多了,只希望百年之后,千年之后,我陆之道还能够与你这般一起喝酒谈天。”

我有些诧异的看着神晏君,他微笑着飘了起来。

“我们去祁阴山就要麻烦你了,陆之道。”

神晏君说着看了我一眼。

“或许那人心果能够让你失去的心再回来也不一定。”

我啊了一声,有些期待的看着神晏君,但内心里却没有任何关于期待的感觉。

“你还是你,张清源,不要泄气,总会找到办法的,我相信这世上还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我嗯了一声,四周围的一切消失不见了,陆之道大手一挥,猛的我和神晏君的身上就多了一套写有狱字的红白相间衣服。

“我会想办法带你们过去的。”

“一切就拜托了,陆之道。”

我和神晏君缓缓的跟在陆之道的身后,飘了起来,一阵后我看到了一处天空火热无比,一处却又冰冷无比,阵阵鬼魂的嚎叫声传来,远远的,我看到了一座模糊的城池,那是枉死城,我还记得,特别是城边上的那条绿油油的护城河。

在一处长满了针刺的山峦处,我们下来了,陆之道告诉我们接下去要用走的,直接通过鬼门关,去往左侧的祁阴山,他让我们务必要收起所有的鬼气,一旦泄露一丝一毫,马上三殿阎罗就会注意到,到时候他过来,我们就走不了了。

“这不是陆判陆大人么?怎么有空来我们这啊?”

一只绿毛鬼低头哈腰的过来,将近3米的身子,这会在陆之道的面前却弯了下来,比陆之道还要矮。

“有点事情,要到鬼门关去。”

“陆大人,怎么不直接飞过去啊?”

陆之道咳嗽了一声四下看了看,眼前的绿毛鬼马上就闭嘴了,而后马上命令一些手下,弄了一辆由骷髅牛拉着的车来。

“陆大人你看我这边也没什么好的东西,就让我送你一程吧。”

我们坐上了牛车,快速的在针刺地狱里穿行着,四周围都是在受折磨的鬼魂。

“陆大人,兄弟我在这里也好多年了,是不是上头有什么变动,让你过来”

在走了一阵后,眼前的绿毛鬼马上就拿出了一大叠钱来,悄悄的塞给了陆之道,又拿了一小部分塞给我和神晏君。

“这东西你自个拿好吧,我不要。”

一阵怒吼,马上这绿毛鬼就把钱收了回去,连忙的赔不是。

“如果有消息的话,陆大人你就通知小的一声吧。”

绿毛鬼一副殷勤的样子,陆之道呵呵的笑了笑。

“好吧,如果有消息的话我就通知你。”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