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 亡殇1

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 亡殇1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好久不见了,神晏君。”

我吞咽了一口,眼前的家伙是判官,一身橙红色的官服,双目如电,留着一头长发,面部十分干净,看起来四十来岁的样子,脸颊有些宽,下巴则有些凸出,鼻子很大,说起话来嗓门很大,看起来是一个豪爽的家伙。

“陆之道,你怎么知道我要下来,而且我们所在的这地方虽然属于阴曹的范围,但却是不毛之地,你如何那么快就注意到的?”

陆之道哈哈的笑着指向了神晏君,目光划向了他的胸口处。

“钟正南,你还是把你的气息收敛起来比较好,虽然阴曹里很多人不知道你的下落,但我陆之道可是明白得很。”

一股特异的气息从神晏君的身上冒了出来,猛的陆之道举着手里的一块令牌,一抹红光闪过,我惊异的看着四周围的一切,完全变了。

滴滴嗒嗒的流水,一条小溪流淌着,一只水车咕噜咕噜的转着,河边一片绿意,一颗颗整齐的桃树,有一座红色的小桥,旁边有一个小亭子,这会桃花缓缓的在飘荡着,一股奇异的香气,有些醉人,我舔了舔舌头,看着一个大罐子已经开盖了,酒香四溢。

“请。”

陆之道伸着手,我和神晏君缓缓的飘了过去,三只酒碗已经飘了过来摆在了我们的面前。

陆之道显得十分开心,看起来他和神晏君的交情不浅,酒缓缓的从酒坛子里飞出化作了三股水流,缓缓的注入了酒碗里。

“请,这可是陈年老酒。”

不用陆之道说我也能够闻得出来,很久没有闻过这样香气四溢的酒味了,这会陆之道望着我,似乎在打量着我坐边脸颊上的血红色泪痕。

“好久没有尝过酒香了吧,我弄几个小菜过来,两位稍等。”

神晏君点点头,他的嘴角上挂着一个笑容,这有些难得,在我的印象中,七个鬼尊里神晏君是最正经的,平日里都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或者有些冷漠。

“你有多久没有尝过酒肉的滋味了,还有就是对女人的兴趣,有多久没有感觉过了。”

我啊了一声,刚抿了一小口,酒差点喷出来,我尴尬的看着神晏君,他只手托腮侧着脑袋,微笑着望着我。

吃喝的东西倒好说,但关于那方面的事情,我有些说不出口。

“我都已经是鬼了,无所谓了。”

“是吗!”

神晏君嘀咕了一句,顿时间我便闻见了一股香气,马上忍不住吞咽了起来。

一叠叠香气四溢的菜飞了过来,一件件的落在了桌子上,神晏君毫不客气的拿着飞过来的筷子夹了正中间一盘散发着热气的鸡肉吃了起来。

我也忍不住了,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我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尝过食物的味道了,我夹了一块放在嘴巴里,味道有些怪怪的,而且是冰冷的,吧唧吧唧的嚼着,但看神晏君一副享受的样子,我也只能附和着说好吃。

唯有这酒味道真的很不错,我连喝了三大碗,脑袋开始有些晕乎乎的了,陆之道也回来了。

“菜合胃口吧?”

“你的手艺开始这么好,陆之道。”

陆之道双手抱拳说道。

“过奖了。”

这会陆之道和神晏君都看着我。

“怎么不合胃口么?”

我马上摇摇头。

“只是好久没有吃东西了,所以可能吃起来有些不大适应。”

陆之道哦了一声,喝了一口酒问道。

“有多久了,这样的感觉,食之无味,甚至也闻不见东西了,还有就是对于女人的兴趣冷淡了,有多久了?”

我噗哧的一声,酒从嘴巴里喷了出来,溅到了菜上,我马上赔不是,但这会神晏君和陆之道似乎并不在意,继续吃了起来,倒是两人的眼神担忧的望着我,我吞咽了一口,喝了一口酒,但马上我就感觉到,怎么喝进去的酒好像水一样,淡而无味,甚至连酒的香气也消失了,菜的味道早已闻不见了。

“是不是我出了什么问题?”

刚刚神晏君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我还略显尴尬,但现在连陆之道也这么说,仔细想想我确实已经很久没有吃喝过,因为吃喝都没有任何的味道,而且鼻子也不太能够闻见东西了。

虽然我的感知现在越来越强,而且我对于女性的兴趣,好像已经早就荡然无存,在阴面世界里的时候,和兰若曦吴小莉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我竟然没有半点的感觉。

“你见过鬼变成石头么?”

陆之道问了一句,我点点头。

“在鬼墓沙漠里见过,一些圆形的时候,是鬼变成的。”

陆之道哈哈的笑着点点头。

“张小兄弟,鬼是人变的,而死后依然会保有人生前的习惯,你应该见识过不少鬼吧,有的好赌,有的好色,有的好吃喝,这都是很正常的,这也就是阳世间为什么有那么多鬼市的原因了,虽然死了,依然能够吃喝玩乐。”

陆之道这么一说我仔细想想确实见识过这些类型的鬼。

“真的悲伤是会流出眼泪来的,你真的悲伤么?张清源。”

神晏君喝了一口酒,认真的望着我,我抚摸着自己左脸颊上泪痕,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神晏君,已经很久没有流过泪了,但我仔细一想,我见过姬允儿哭过,欧阳梦哭过,以及庄伯也会流泪,我似乎有些不大正常了。

“这是亡殇之症。”

我啊了一声望着神晏君,有些不大明白他所说的,他继续解释了起来。

“我听说过你进入了阵法的内核里,见到阵灵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有遗漏的地方么?”

我摇了摇头。

“那就对了,你现在这副躯体,虽然为鬼,只不过是因为还有着思维,所以没有死去,没有化作石头,但或许你没有发现你的心早已是一块崩裂的石头。”

我瞪大眼睛盯着神晏君。

“究竟是怎么回事,或者说这么下去的话会怎么样?”

陆之道呵呵的笑着说道。

“也就是说你现在之所谓还能够行动,或许是因为你的本能的缘故,所以你身为人的形体没有崩溃,其实你早已失去了心。”

“心么?”

我望着自己的胸口处,愣神的回忆着一路过来的事情,我所有的行动,都是遵从我自身的意志,名为张清源这个人的意志来行动,然而现在我却有些陌生的望着自己的双手,我真的是我吗?

“鬼是人变的,而鬼在受到了极大的内伤后,或者说是即使死后也永远活在痛苦的记忆中,不断的怨恨,不远的悲愤,这样的鬼最后的末路便是无法承受一切,最终心化作石头,身体也会慢慢的变成石头。”

马上我就想到了**森林。

“和**森林虽然有些类似,但大体是不同的,张小兄弟,你现在能够行动或许是出于责任吧?”

我的脑袋在嗡嗡作响,在进入了阵法的内核后,我所见到的那一切,那个我和兰若曦的孩子,对于他的感情是冰冷的,那个年近40的兰若曦,我对于她的感觉,也是冰冷的,好像木头,我捏着自己的胸口处。

一股股悲伤从脑子里涌了出来,我呲啦的一声把手刺入了胸口,捏住了自己的心脏。

“你真的觉得悲伤吗?悲伤的话心是会痛的。”

神晏君喝了一口酒,说道,我茫然的抬起头看着他。

“你并不是人呢!张清源,你的出生我都看着,所以我知道,有人会因为自己的身体而消亡,甚至无法成为人而不感到悲伤么?这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么?张清源。”

神晏君站了起来,两只手按在了我的肩膀上,我怔怔的看着他。

“不会吧,你想要和兰若曦结婚吧,想要和她长相厮守,永远在一起吧,但你的身体消亡了,而你却不在乎?真的不在乎,还是已经没有心再去在乎这些东西了,你一路过来,这些重要之物在你的眼中,在你的心中,究竟是什么样的?回答我”

没有任何的痛苦,我的身体没有哪里感觉到不适,而那些痛苦悲伤的意识,却还存在着,但我现在才反应过来,是觉得这些事情应该是会让我感到悲伤痛苦的,而不是我自己发自内心里的悲伤或者痛苦。

一团白色的火焰在神晏君的手上燃烧了起来,他缓缓的把手按在了我的胸口上。

“没有变色呢!张清源。”

我诧异的盯着神晏君,他的脸上透着苦笑。

“现在的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责任两个字,这样的人生实在太过于痛苦了,张清源。”

陆之道猛的喝了一口酒,摇着头。

“我已经失去了作为人的资格么?”

我静静的望着神晏君,他点了点头。

“是啊,我记得你是好不容易才成为人的,你已经失去了作为人的资格,同时也失去了作为鬼的资格。”

“是嘛!”

我仰着头,望着灰色的天空。

“始终都是灰色的么?”

我眼神透着一股悲意,但或许我此时更加的清楚,更加的清醒了,这个眼神悲伤的家伙,是因为见证过了无数的悲伤,所以学会了,知道悲伤的时候,要露出这样的表情来。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