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八百四十八章 我只认同我所认同之物

第一千八百四十八章 我只认同我所认同之物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比我上一次所见更加的强大,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是真正的强者。

坐在地魂张清源的身后,眼前的他就好像一座我永远无法逾越的大山一般,他把终焉插在了地上,顿时间明德和其他的和尚都面色难堪的望着他。

唰唰的两声,地魂张清源的双手里多了两把煞气剑,这煞气凝结的速度比我快多了,而且质量也不同。

“你应该知道煞鬼吧,见过他之后我就明白了,煞气拥有质量,拥有质量的力量之物,便可以匹敌一切。”

唰的一声地魂张清源挥击了一下双剑,顿时间地面两道交叉着的痕迹便朝着眼前的僧舍过去,轰隆的一声,僧舍倒塌了。

我不是很明白地魂张清源所说的,明德骑着金毛犼从垮塌的僧舍上落了下来。

“阿弥陀佛,张施主,你此次前来究竟意欲何为?”

明德的眼神不时的看着已经插入了地面的终焉,而在空中的和尚们都一脸担忧的望着,似乎他们知道终焉的可怕。

即使我现在毫无力量也能够感觉到,终焉的力量正在破坏着普天寺的地脉,这会隆隆声突然间停了下来。

“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搞事情的。”

“那你究竟意欲何为?”

身后的鉴云马上愤怒的发声了,叮呤的一声,鉴云的手里多了一把金刚杵,中段有三个佛像,一个笑着,一个怒容,一个看起来好像在骂人一般,上面闪烁着金色的光芒。

“金刚降魔杵么?呵呵,我到想要看看是我手里的终焉厉害还是你手里的金刚杵厉害。”

地魂张清源丝毫没有半点的惧色,我不知道他究竟来这里做什么,已经很久没有听说过他的消息了,回来后我还特意的问过胡天硕。

“鉴云,莫动了嗔念。”

“师傅,情况不乐观,梵天楼给血煞之力破坏了,现在”

明德缓缓的举起了一只手来,鉴云收住了声音,地魂张清源哈哈的大笑着。

“这梵天楼从这寺院落成的时候,便存在吧,或者换句话来说,这座寺院完全是为了隐藏封印某些东西的入口的存在。”

一瞬间明德脸色骤变,吼的一声金毛犼张开大口,一道金色的光束朝着地魂张清源喷涌过来。

地魂张清源并没有闪躲,而是半蹲着伸出右手,左手推住右手肘,轰隆的一声金色的光芒分作了两股我看到了一抹黑色的气流,十分的浓厚,上面带着阵阵雷电,滋滋声作响,这是煞气,混入了终焉之力的煞气,而且这煞气就好像地魂张清源身体里的一部分一般。

两侧的小楼已经灰飞烟灭了,而地魂张清源一步也没有移动。

明德以及身后的和尚们纷纷露出了震惊的神色来。

“明白的话就在一边安静的看着吧,那东西不是你们这些凡人能够理解的,也不是你们能够保得住的,凭借这种野兽是对我构不成任何威胁的。”

我十分疑惑的望着地面,地魂张清源似乎知道封印着的是什么东西,但此时明德的脸色已经完全变了,出现了丝丝怒容。

“是谁告诉你的?”

“某天我和殷仇间喝酒的时候,他说漏嘴的,这事情不是你师傅亲口告诉殷仇间的么?”

一瞬间明德的脸上阴暗不定,甚至露出了一抹悲伤。

“识相的话你们就让开,地底下的东西交由我保管,否则的话,灭了你们。”

猛然间一阵狂笑声响起。

“明德,把锁链解开,让我好好修理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金毛犼愤怒的吼叫了起来,地魂张清源静静的看着金毛犼。

“交给我的话总比哪一天别人杀上普天寺来要好得多吧,金毛犼。”

我十分的奇怪地魂张清源面对金毛犼的时候态度却不一样了,但现在的情况我只能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鉴云”

明德大喊了起来,然而此时的鉴云已经飞身冲了过来。

叮叮的两声清脆的兵器交击声,地魂张清源举着两把煞气剑交叉在一起挡下了鉴云手里的金刚杵,一股猛烈的气流朝着我拂动过来。

而明德身后的和尚们都盘坐着开始念起了经文来,地面上阵阵金色的光芒泛起,这光景十分的漂亮,但对于身为鬼类的我来说却是无比的痛苦。

“天魂出来帮把手,张清源撑不住的。”

地魂张清源喊了一声,轰隆的一声,我看到鉴云一掌击打在了他的胸口处,他整个朝着左侧飞了出去,砰的一声,地魂张清源惨叫了起来,外围已经竖起了一面金色的屏障。

情况很糟糕,我此时浑身上下的觉得不舒服,原本就枯竭的力量这会不但无法恢复,还必须维持体形支撑着身体还要抵御外面那股纯净的力量。

鉴云趁着地魂张清源离开的空隙举着金刚杵就朝着插在地上的终焉砸去。

“鉴云住手。”

明德大喊了起来,一瞬间鉴云手里的金刚杵停在了终焉的跟前。

“明德老和尚还是你眼力好,呵呵,这力量可不是你们所想的那么简单,刚刚你徒弟要是砸下去的话,他恐怕已经死了。”

噗的一声地魂张清源吐出了一口黑色的血沫子,他的嘴巴上有一大个卐字的印记,这会还在烧灼着他的皮肤,但逐渐的这个卐字从他的脸颊上翻了起来,而后化作了金色的粒子消散了。

“我究竟是什么时候中招的,呵呵。”

明德身后的和尚们都不见了,在场的只有鉴云和他师徒二人。

呲啦的一声地魂张清源扯开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我瞪大了眼睛,他的身体表面密密麻麻的爬满了金色的卐字,而且越来越多,不断的朝着他的脸颊上脖子上爬,他随意的扯下了一个卐字,就好像把身上爬着的虫子扯下一般。

“收手吧张施主东西是不会交给你的。”

明德态度十分强硬的喊了起来,此时地魂张清源的脸色有些难堪,他再次转过头来喊了起来。

“天魂你这个混蛋,快点出来帮下张清源,他快要撑不住了。”

地魂张清源焦急的喊了起来,这时候我的脑子里响起了一阵怪异的笑声,一抹白色的气流从我的身体里溢出,渐渐的地面上生出了一根白色的嫩芽来。

呼的一声一道金色的光芒,金毛犼已经来到了我的跟前,张开大口突然间叼住了刚出现的天魂张清源,而后回到了明德的旁边。

“想要叫我帮忙就诚实点,现在好了,我给人家制住了。”

天魂张清源的声音略显无奈。

“张施主你上一次过来,老衲便与你说过,而你也明了了,但现在却又为何”

地魂张清源哈哈大笑着。

“我只认同我所认同之物,明德,你所说的那一切并不适用于我以及另外两个家伙,因为我们不是人啊。”

轰的一声,地魂张清源举着双手道道黑色的雷光四射,马上明德就举着一只手做着佛的手势,砰砰声作响,那些黑色的雷电击中了明德身前的金色罩子,鉴云只能举着金刚杵不断的挡开这些黑色的雷电。

那些卐字几乎快要爬满地魂张清源的全身了,只露出了头顶以及两只血红色的眼睛。

“你曾经说过吧,明德和尚,所见所思所想皆为空,那只不过是对于你们这等所谓的无欲无求者而已,但是呢?我们不一样,自从出生起便拥有强烈的**,拥有着本能,对吧,张清源如果你想要救兰若曦的话,就帮我拿到东西。”

猛的地魂张清源一挥手我的身下出现了一个泥坑,是煞气,我惊异的看着他,此时我才发现,地魂张清源的身上,一尊尊佛像,他们形态各异,有的正坐,有的侧卧,有的站立,一眼完全看不到头的佛像,压在了地魂张清源的上面,他几乎无法动弹了。

鉴云已经朝着我这边奔走了过来,金毛犼载着明德冲击了过来。

“回答我,张清源,兰若曦对于你来说是什么?”

我的身子已经沉下去了一半,地魂张清源完全趴在了地上,他侧着脸颊半闭着眼睛盯着我。

我露出了一个笑容来,地魂张清源微笑着看着我,我仰着头望着已经来到我上面的金毛犼。

“谁也无法阻止,我也是这样呢!只认同我所认同之物,抱歉了明德大师。”

“我以三天六界之法,解你法印”

轰的一声在我沉入黑色煞气里的时候我看到了金毛犼突然间缩小钻了进来,一瞬间我的眼前一片漆黑。

“情况不太妙啊,张清源。”

黑暗中金毛犼的声音就在我面前响起,我吓了一跳一道金色的光芒亮了起来。

“你这家伙”

金毛犼完全变作了我的样子。

“还是人的身体在这种地方比较方便活动。”

我吞咽了一口,借着金毛犼身体上的金色光芒,看清楚了四周围的景象。

我们在一个巨大的石窟楼,而石窟的四壁上均雕刻有佛像,错综复杂的洞窟相连在一起,上下宽度大概有20多米,光光我和金毛犼的四周就有10来个洞窟,而通向哪里我们并不清楚。

吼的一声我们正对面的洞窟里传来了一阵野兽的嚎叫,而此时我感觉到了阵阵地鸣声,我稍微退了一步,咔嚓声作响,我瞪大了眼睛,地下是一具具枯骨。

“普天寺怎么会有这东西?”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