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八百四十七章 别忘记了

第一千八百四十七章 别忘记了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小张,小晴就拜托你了。”

恍惚间我清醒了过来,鬼是不会做梦的,我掐断了自己的意识,让自己处在了无意识的状态里,就好像睡觉一般,但却不是睡觉,好像是梦却又不是。

葬鬼队的学员失踪了,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的下落,张老板的女儿张晴就是其中之一,我望着自己的双手,除了失败还是失败,甚至是这一次,我如果真的出手了,会引起一系列巨大的链锁。

表哥比我清醒得多,鬼虫僧人给予他的折磨不比我少。

“张施主梦到什么了吗?”

此时我才注意到外面有人,我现在所处的这间梵天楼就是当年关押了姬允儿100多年的地方,现在我给关在了里面,四周围所设下的禁制能够屏蔽掉我与外界的一切联系,我的力量正在一点点的消亡中。

“明德大师。”

我走到了窗户的铁栏杆边,看到了外面青石板上盘坐着的明德大师,他还是一脸和善的微笑着。

“老衲并不是不分是非之人,只是谨记着仙师的教会,即使是大恶之人,只要愿意一心向佛摈弃过往,佛会打开方便之门。”

“我无法理解。”

我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并不怪明德大师,他有他的信仰,而我有我的信仰,观念的不同,谁也无法明白谁。

“张施主,你现在的心性越来越暴戾,老衲只怕有一天会看到你堕入恶道,所以老衲有一个提案。”

我点了点头,最近的我确实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今天知道那小孩是鬼虫僧人的转世后我便马上动了杀念,不顾一切的想要解决掉他,内心里那些身为人的部分,已经越来越少了,而那些黑暗阴冷的东西,越来越多。

“你在着普天寺里静待50年如何?老衲会亲自每天过来与你品茗谈心,为你讲一些故事,不至于让你无聊。”

我心中一惊,怔怔的看着明德大师,摇了摇头。

“太久了,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放我出去吧,明德大师。”

明德的眼中透着一股凄凉,他不断的摇着头,闭上了双眼,似乎是在思考什么一般。

好一会后明德起身说夜深了,让我早些休息便离开了,他什么也没有说,但我看到了他眼中透着一丝苦楚。

我深深的鞠了一躬,面对这样一位坚持自己信念的老和尚我无法怪他,他想要化解开我内心里的一些死结,然而我却无法心领神会,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会我不禁想起了第一次来到普天寺的时候,明德愿意亲自收我为徒,成为普天寺鉴字辈的人,就等于表哥的师叔,但我果断拒绝了,还把姬允儿给放了出去。

“那时候如果在这里出家的话,或许一切都不会像现在这样吧,若曦现在或许还在哪个公司上班,和葬鬼队的人一起时不时的处理下灵异事件,闲暇的时候几个人聚在一起喝喝酒。”

我的脑子里浮现出了一副画面,欧阳梦,茅小宇,余铭轩,方大同,以及兰若曦五人围在小桌子面前喝酒聊天的画面,余铭轩和方大同还会为了兰若曦发生一些口舌的争端,一群人其乐融融,但这张桌子上没有我。

欧阳梦的记忆即使给消除掉了,但之前因为给植入了记忆篡改记忆的关系,她的精神已经几乎给摧毁,我曾经想要让天狗把她关于兰若曦的记忆吃掉,然而我没有那么做,这些回忆对于她来说便是她的灵魂,她现在在胡天硕的严密看护下,精神状态虽然好转了不少,但记忆中那悲惨的一切每天还在折磨着她。

茅小宇现在还不知下落,他只是想要安逸的上班度日,心思都在这花花都市里,学到的茅山术也是三脚猫。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而方大同现在还是那副怪物的模样,给千手改造后,最后的意识也在那天与我的打斗中失去了,现在还给锁在红毛的鬼域里,没有任何恢复或者解决的办法,道门九子都来看过,他们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至于余铭轩,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下落,夙渊虽然拿回了他的魂魄,但到现在都还没有任何的影子。

仔细想想这一群人都是因为我的关系,而摊上了太多的事情,罪魁祸首是永生会。

一瞬间我捏着拳头砰的一声捶打在了地面上,顿时间装快碎裂,道道裂纹朝着四周围延伸出去。

滋滋声作响,四周围道道金色的光芒溢出,我半蹲在地上,一串串梵文从墙壁上天花板上,窗户上浮现了出来。

一股股强大的力量朝着我挤压了过来,渐渐的我已经无法动弹身子缓缓的飘了起来,道道金色的气流缠住了我的身体,好一阵后我摔在了地上。

“一旦反抗就会给抓住么!”

我苦笑着爬了起来,屋外的月光照了下来,我静静的看着。

这一次前往四圣界,直到现在我还是无法安心下来,猛的我想到了什么,马上拿出了脖子上的吊坠来,里面已经感觉不到什么气息了,我慌张了起来,顿时间煞气再次溢了出来。

着梵天楼里会逐渐的净化掉我身体里的力量,这些属于鬼类的力量,阴寒无比,而吊坠了封存着的兰若曦也是一样的,我惊慌失措的马上用煞气包裹住了吊坠,这会四周围的力量又浮现了出来。

“放我出去,快点放我出去。”

我大吼了起来,道道煞气不断的朝着四周围击打过去,然而煞气一碰到那金色的光芒便无力的给打散消失,我用尽全力的释放着煞气,然而在着梵天的力量面前,我的煞气受到了绝对的制约,根本无法发挥任何的作用。

“若曦”

我惊慌失措的呼喊了一声,手死死的握住了吊坠,已经感觉不到任何气息了,我急了起来,不断的吼叫着,然而不管我怎么使用煞气,依然没办法。

“鬼域”

我伸着手,眼前的空间咔嚓作响,唯一的办法是暂时躲入鬼域里,然而就在我鬼域的入口刚要打开的一瞬间,咔嚓的一声,眼前的空间碎裂了,我瞪大了眼睛,一条条金色的绳索爬满了梵文朝着我飞了过来。

开始消亡了,我手里握着的紫色吊坠,我大喊大叫了起来,脑子里完全混乱了,吼的一声,恶鬼本能出现了,他举着双手,在我的四周围形成了一道黑膜,把那些金色的锁链挡在了外面。

滋滋声作响,阵阵青烟冒起,我望着手里的吊坠已经越来越小了,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猛然间一抹血红色的粒子浮现在了我的眼前,我瞪大了眼睛,脑子里传来了一个声音。

“不要忘记了,殷仇间和你说过什么,一开始的时候,你怎么老是这么不长记性啊,张清源。”

我瞪大了眼睛,窗户外面,对面的楼顶上站着一个人,手里提着一把散发着阵阵黑气的怪异长剑,上面一个个黑色的漩涡在涌动着。

“杀戮”

我怒吼了起来,呼的一声我的本能消失不见了,道道金色的绳索朝着我砸了下来,吼的一声,我的背脊上一抹嫣红色的光芒亮起,一只殷红色的恶鬼出现了,他举着双手啪的一声挡住了这些金色的锁链,一瞬间我便七窍流血,身体仿佛给掏空了一般。

咔嚓声作响,那些金色的绳索停了下来,渐渐的沾染上了殷红,咔嚓的阵阵碎裂声,变成了殷红色的原金色绳索好像给冻住了一般,这会在砰砰炸裂着,而上面拂动的那些梵文也是一样的,一个个裂开落在地上。

渐渐的这抹嫣红铺满了整个梵天楼,迅速的扩散开,咔嚓的碎裂声作响,梵天楼正在崩溃,咚咚咚的敲钟声作响。

阵阵梵音朝着我这边传来,砰的一声一抹黑影突入了梵天楼落在了我的跟前,而后缓缓的站了起来。

“先交给我保管。”

地魂张清源一把夺过了我手里快要消亡的紫色吊坠,而后他的手上溢出了道道黑气,我看到紫色吊坠拼命的"yun xi"着这股黑气,是黑暗的力量,我惊异的看着,地魂张清源一辆癫狂的笑着,缓缓的举起了终焉来。

“为什么过来?”

“我也不知道呢!只是算了不说了,你一边好好的看着吧,究竟要怎么使用煞气。”

我瞪大了眼睛,远处一阵怒吼声,伴随着阵阵强烈刺眼的金色光芒,是明德他骑在金毛犼的身上,砰的一声落在了对面的房顶上,瓦片顿时间碎裂飞溅,旁边还有10多个穿着金色红袈裟的老和尚,他们纷纷浮在空中每个人的头顶上都有一个光圈。

此时我感觉到了一阵微弱的震动声,来自我的脚底下。

“梵天楼被毁了,撑不了多久的,这里,必须尽快修复。”

其中一个和尚说道,我已经浑身无力,不断的咳出黑血,这是使用了血煞之力后的副作用,不断会摧毁掉别人的力量,甚至连自己的力量也会一并给摧毁掉,我被办法控制。

“佛宗的和尚们都在这里了啊,看起来今晚能够找点乐子了。”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