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八百四十二章 破衣破相5

第一千八百四十二章 破衣破相5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大雨下着,地面上劈啪作响,一个小镇的酒馆里,小二在高声吆喝着,酒馆里到处都是人,其中有一些官差,坐在一张大桌子上。

屋外雷声轰隆作响,道道白色的闪电落下,屋内尤如白昼。

“二哥,这雨怎么如此的大啊?我们还要押送犯人到涿州府。”

咔嚓的锁链声,在墙角处,蜷缩着一个瑟瑟发抖的犯人,蓬头垢面,脸色蜡黄,不断的在**着,他的眼神悲切的望着不远处桌子上的几个官差,其中夹带着愤怒,以及怨恨。

“大爷们行行好,给我点吃的吧。”

“嘿,你就不用吃了吧,反正到了涿州府还有几天的路程,你到那以后就要问斩了。”

犯人不断的舔着嘴,急促的**着,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是冤枉的。”

那些官差们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冤不冤枉等到了涿州府你和大人说去,我们只是复杂押送你的。”

然而那犯人这会却大吼大叫了起来,双眼瞪大不断的骂着官差说自己是冤枉的,不断的喊叫着,几个年轻点的官差站起身来,拿着棍子走了过去,一副打算教训他的样子。

“够了,给他弄点吃的。”

其中一个年长的官差头发话了,几个年轻的走过来,从桌上拿了一些吃剩的东西,丢到了囚犯的旁边,他的眼中无比屈辱的望着这些官差,但还是只能伏下身子吃了起来。

“大人们,我真的是冤枉的,我没有杀人,也没有纵火,是有人故意陷害我的,你们放了我吧,我必须赶到一个地方去。”

那年长的官差冷笑了起来,而后仰着身子说道。

“你这样的我见得多了,都是喊冤。”

那犯人继续吃了起来,好一阵后把东西都吃光了,他斜靠在墙上,闭着眼睛休息了起来。

官差们继续叫了几壶酒喝了起来,这会才刚过午后,官差们打算喝到晚上休息一晚再继续赶路。

“别喝了,万一误事的话我们肩膀上的脑袋可是会落地的哦。”

年长的官差说了一句。

“嗨二哥没事的,待会我再去给那家伙上几道绳子,绑得他死死的,包准他,没办法作怪,已经连续赶了十多天的路了,我们也累了。”

然而此时那囚犯并没有睡着,而是半眯着眼睛,看着那些在喝酒谈笑的官差们,这些天来他一直在寻找机会,然而却依然没有办法,一旦他想要逃,恐怕这些官差会打断他的腿,到时候仅存的一丝希望便破灭了。

一整天官差们都在喝酒,有一些已经醉倒了,那个年长的也有些撑不住交代了一个年轻的去找绳子绑住那囚犯,便趴在了桌子上。

一个官差摇摇晃晃的拿着绳子,微笑着蹲在了那囚犯的跟前。

这会那囚犯开始动了起来,他找准时机猛然的起身,双手抽出了那官差的刀,大吼了起来,把刀架在了那官差的脖子上。

“放了我,不然杀了你。”

顿时间酒馆里的人都骚动了起来,而此时那年长的官差却露出了一个冷笑,爬了起来抽出了刀子,一脸冷笑充满了杀意的看着那囚犯。

“二哥救我啊。”

那年轻的官差虽然酒醉,但这会却清醒了过来,囚犯的刀子已经压在了他的脖子上,那年长的官差不断的一步步靠近。

猛的年长的官差突然间冲了过去,那囚犯有些惊异的望着,他并没有拉动刀子,但那年轻的官差却瞪大眼睛盯着那年长的官差,鲜血飞溅,顿时间阵阵喊叫声响起,那年长的官差举着刀子,朝着那囚犯的头砍了下去。

“得饶人处且饶人。”

猛的在刀子要砍到那囚犯的时候,一阵老迈的声音响起,在角落里坐着一个落魄的道士,他叫茅乾立,那年长的官差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好像给谁拉住了一般,他有些惊异的转过头去,茅乾立走了过来。

“虽说收人钱财与人消灾,可这般无故的犯下杀孽,唉。”

“臭道士你做了什么?”

那年长的官差恶狠狠的等着茅乾立,那囚犯双眼祈求的望着他。

“道长救救我,我是冤枉的啊。”

桌子上趴着的官差才如梦初醒,纷纷提着刀围了过来,事态总算是平息了下来,茅乾立给抓了起来,那年长的官差十分气恼,已经用抹布堵住了那犯人的嘴巴,他不断的大叫着这年长的官差要杀他。

事实上已经死了一个人,年轻的4个官差有些愤恨的看着那囚犯,四周围的人都在议论那囚犯杀死了官差。

“道士你刚刚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茅乾立微笑着摇了摇头。

“我所说的你心知肚明。”

年长的官差这会脸上有些挂不住让其他人看着囚犯和道士跑了出去,说打算到附近的官府去说一声,以免引起误会。

年长的官差姓薛,名旺,这次押解死囚到涿州府去,本想着可以打捞一笔,这会看起来情况有变了。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哼,我已经一压再压了,交接的人可能明后天就会过来,你得想个办法,做了那家伙。”

薛旺并没有去临近的县衙通报,而是饶进了一家旅店,在楼上一间大屋子里见了一个打扮寻常的老人。

“大人小的知罪,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啪的一声一锭金子丢在了地上,薛旺双眼放光的跪在地上捡起来收入了怀中,喜笑颜开的看着眼前的老人。

“听好了,今晚我就要那家伙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薛旺回去后,那些官差们都情绪低落,毕竟死了一个人,之前薛旺本就设计想要在那犯人逃亡的时候名正言顺的解决掉他,结果失败了,因为一个臭道士的关系。

“那道士呢?”

“二哥,在柴房。”

薛旺决定先去泄愤,他走入了柴房里,却发现本来应该绑住的道士却松绑了,反而坐在地上喝着酒吃着肉。

“你这臭道士找死。”

薛旺想要拔出刀,却发现好像右手给死死按住一般,身体更是动弹不得。

“臭道士你使了什么邪法,你这是”

猛的薛旺瞪大了眼睛,那道士的手里拿着一锭金子,在不断的掂量着。

“那是我的,你”

“凭什么说是你的呢?薛旺。”

茅乾立呵呵的笑着把金子收入了怀中,而后他手里竟然又多了一封信,顿时间薛旺脸色骤变,想要动却无法动,只能看着那道士看完了信上的内容。

“原来如此么?给你三锭金子,你杀了那家伙。”

“哼,就算是又如何,有谁会相信你一个臭道士的话。”

茅乾立站了起来,微笑着看着薛旺。

“年轻人我本是将死之人,但看在你心性还算纯良的份上,想要救你一命。”

“呸,臭道士你放开我。”

茅乾立呵呵的笑着继续盘坐在地上吃喝了起来,一直过去了很久,已经入夜了,薛旺浑身发麻,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他已经受不了了。

“你的孩子现在不好受吧,已经病入膏肓,急需要大笔钱来救命,所以你痛下杀手,只可惜让道士我撞见了。”

薛旺的身体一瞬间能动了,他瘫在了地上,惊恐的看着茅乾立。

“只是我告诉你,如果你真的杀了那人,恐怕你的孩子不但不会好,还会绝后,甚至一家人都会惨死。”

薛旺有些疑惑的看着茅乾立,他有些害怕起来,眼前的道士竟然第一次见面就知道他的事情,仔细想想自己做的事情并没有任何的纰漏,这道士不可能知道的。

“道长那你说我该怎么办?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

“生死自有定数,我劝你主动去自首,把一切都说出来,这样积攒福音,下一世可以让你的孩子投到一户好人家。”

鬼神之说薛旺虽然听闻过,也知道这些茅山道士的事情,但他从来不信,茅乾立把金子和信件丢在了地上,喝了一口酒后站起身来。

“该说的东西我已经说了,至于你,呵呵”

薛旺收起了东西来,他有些害怕了,但他还是打算今晚就解决掉那囚犯。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茅乾立捂着嘴巴,咳出了一口口粘稠的鲜血来,那血液有些黑,他仰着头望着清澈的月光。

“看起来已经没救了,唉,找了那么久还找不到一个续命之人。”

第二天一早,那囚犯死了,死状狰狞,十分可怖,瞪大眼睛,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茅乾立在嘈杂的人堆里静静的看着薛旺和几个官差正在处理。

薛旺的脸上笑容满面,他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下了,回望一眼人堆里的茅乾立,他冷笑了起来。

“人心不古,呵呵,我也该找个葬身之所了。”

然而就在茅乾立即将踏出门的一瞬间,他停了下来,再次回望一眼那尸体。

“我也要死了么?”

这会一辆马车奔走了过来,上面有一女人,看起来十分着急的样子,薛旺让年轻的官差们看着尸体,他形色诡异的走出去,把金子递给了那女人,而车内有一个孩子,看起来面色惨白,但马上茅乾立的眼睛就迸射出了希望的光芒。

“找到了,看来老天还不希望我就这么死去。”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