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杀戮VS战绝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杀戮VS战绝2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已经完全看不到殷仇间和庄伯了,孟婆静静的站在桥面上,微笑着。

“这叫殷仇间的小家伙挺有意思的,刚刚那东西是本能吧,没想到一只黑影而已,看来我是老眼昏花了。”

不一会一个穿着官服的鬼闪烁着红光,飘到了奈何桥上。

“孟婆婆,你有见到”

“已经跳入忘川河了,他们是在自寻死路而已。”

眼前的鬼官似乎有些不满的看着孟婆。

“怎么了?崔珏(jue)有什么不满的么?连一个小鬼都抓不住,老婆子我可没必要做抓捕的工作,毕竟我不属于阴曹的管辖。”

“是的,孟婆婆,只是那人与酆都城的毁灭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我必须抓到他,然后给三点阎罗一个交代。”

猛的崔珏的脸上露出了一股愤怒,他飘了起来,打算进入忘川河,但猛的,孟婆拦住了他。

“规矩你懂吧,还是说你想要在我的地界插足?崔珏。”

崔珏绑着脸,而后无奈的叹了口气,鞠了一躬,化作了一道红光消失不见了。

“看你们的造化了。”

孟婆笑着转过身一步步的离开了奈何桥。

“少爷你可真聪明,怪不得范蠡老师从小就夸赞你是神童呢!”

殷仇间呵呵的笑着。

“庄伯千万别使用鬼气,不然你我都会死在河里的,慢慢游,等鬼气耗得差不多了,到岸边休息一会就行。”

四周围已经是光秃秃的山壁了,大量的彼岸花海已经消失不见了。

猛的殷仇间看到了眼前有一条小溪流,河水竟然分流了,而那河流的颜色有些不大正常,是黑绿色的。

“少爷,你要过去么?”

“这么沿着忘川河游,我们去往哪里都无从得知,还是从这里去看看吧,河水流动得很慢。”

刚进入小河的一瞬间,殷仇间和庄伯的内心里顿时间涌出了一股战意来。

“好奇怪啊,庄伯。”

庄伯点了点头,两人渐渐的通过了山壁,而看四周围的山壁,看起来好像是用什么工具一点点开凿出来的,过了闪避,便到了一个小池塘,水流并不会吞噬鬼气,一切都很正常,两人从水里飘了起来,踏上了眼前这片一望无际的荒野,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也无法感觉到。

唯一让他们觉得奇怪的地方便是,这流进来的水,竟然不会增多,不会溢出,明明是从忘川河里流进来的水,但到了这个小池塘里,池塘的水面并没有涨起来。

殷仇间蹲在河边细细的观察着,庄伯有些不明白的看着他。

“少爷,别照了,人死后都差不多的,会保有死时候的模样,唉,你再怎么样也回不去了,曾经那副英俊的脸”

“庄伯我说的不是这些,你没发现流进来的水不会让这里的水面上涨么?”

庄伯啊了一声,走过去,随意的看了看。

“可能这小池塘的底下有洞之类的地方。”

殷仇间摇了摇头。

“那么为什么流进来的水,却不会动了,静止了呢!”

庄伯显得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就是太过于专注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所以才会不受女孩子欢迎的,少爷。”

殷仇间站起身来,眨眨眼,看着庄伯。

“原来是这样么?”

“我不是让小姐告诉你了么?”

“雪寒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这些,无所谓了,反正已经死了。”

殷仇间说着走了起来,好一阵后,四周围还是一样的荒凉,天空是灰色的,整个地方十分的阴沉,放眼看过去,只有铺满了沙石的荒野,寸草不生。

“少爷,要不我们用飞的吧,赶快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鬼之类的。”

殷仇间摇了摇头。

“庄伯,如果飞的话要耗费很多鬼气的,一旦我们疲劳了,要恢复鬼气得需要很久的,毕竟这里连给鬼吃的东西都没有,别说是鬼了,一点阴气都感觉不到。”

“少爷你看那边是什么?”

庄伯指向了左边,一条很显眼的东西,四周围铺满了石块,他们马上飞奔了过去。

是一条沟渠的样子,并不深,只有不到半米,这让他们联想到了刚刚那条黑绿色的小河,而且看样子是人挖出来的,而且还是徒手。

沟渠的底部清晰的看得到人手挖过的印子,殷仇间饶有兴趣的跳了下去,静静的观察了一会。

“应该是去往山壁那边的,我们沿着河走说不定会找到点什么。”

“你为什么那么肯定啊,少爷。”

殷仇间指着沟渠的底部。

“手印是向后刨的,你看不到么?”

“还真是啊,少爷。”

已经走了很长的一段距离了,除了沟渠两边给刨出来的土外,唯有一眼看不到头的沟渠。

“少爷该不会挖这东西的家伙已经死了吧,我们继续走的话,好不容易走了一大段路,又要回到忘川河边的那些山壁边啊。”

殷仇间没有说话,继续的看着,空气中透着一股气息,这气息他从未感受过,但渐渐的庄伯也感觉到了,沟渠的前方有着什么,让人心底里感觉到一股寒意。

咔嚓咔嚓的声音作响,殷仇间和庄伯都停了下来,一抹白色的身形。

“是女人。”

庄伯疑惑的看了过去,殷仇间憋了他一眼。

“认男女我还真是不及你哦,庄伯呵呵!”

庄伯白了殷仇间一眼,两人走了过去。

一个女人在挖着沟渠,从她的身上感觉不到半点的气息,她并不是鬼。

眼前的女人侧卧在沟渠里,双手不断的刨着土,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身上裹着一条破烂的白色纱衣,香肩外露,两条白皙的长腿站满了泥土,头发高高的盘起,从背后看,显得极为诱人,体态婀娜,透着一股柔媚,仿佛一个趴在地上等待着临幸的尤物,只差回眸柔媚的一笑。

殷仇间蹲在了女人的身后,静静的看着,庄伯眨着眼,想要朝前走去,看看女人的容貌,但却给殷仇间拉住了。

“庄伯,要不我们赌一把,你觉得这女的是美是丑?”

庄伯刚想要说美,而后看到殷仇间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自己也哈哈的笑了起来。

“肯定是丑,这女的或许刚死吧,看起来呆呆的,肯定美不到哪里去。”

“那好哦,我觉得这可是一个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的女子哦!”

“姑娘。”

庄伯喊了一句,但眼前的女人还在刨土,仿佛当他们不存在一般,庄伯喊了好几下了,女人还是无动于衷,这时候殷仇间捡起了一块小石头,丢了过去,砰的一声,砸在了眼前女人的头上,庄伯诧异的看着殷仇间。

“你怎么可以对女人这样呢!少爷。”

声音里充满了不满之音,但马上两人就惊呆了,眼前的女人缓缓的转过头来。

细长的凤眉,玲珑的琼鼻,精致的五官,虽然眼神仿佛失去了魂魄一般,身体也如同行尸走肉一样,但依然无法掩盖眼前女子的美貌,确实如同殷仇间所说。

“姑娘你在这里做什么啊?这里是哪里啊,你”

猛的殷仇间站起身来,脸色大变,一脚踢在了庄伯的腹部,他飞了出去。

“你干嘛啊,少爷。”

庄伯刚爬起来,马上脸色骤变,一脸怒容的飘了起来。

“不要过来,庄贤。”

殷仇间怒吼了起来,自己的腹部已经给一柄翠绿色形状怪异的长枪刺穿,鲜血正在滴滴嗒嗒的流淌着,而眼前的女人,眼中冰冷无情,黑绿色的眼珠,透着一股冰冷的杀意,令人颤栗。

殷仇间死死的捏着这柄长枪,眼前的女人笑了起来,那笑容诡异无比,而后女人开口了。

“你好像很强哦,来吧战斗吧,不断的互相厮杀,直到一方毁灭,咯咯”

眼前的女人声音冰冷,干燥而低沉,听起来很不舒服,殷仇间笑了起来。

“看来你不是哑巴啊,好说,战斗是吧,我也需要好好练练手。”

“你叫什么?”

殷仇间盯着眼前的女人。

“姬允儿。”

呲啦的一声,姬允儿朝后翻去,落到了殷仇间的对面。

殷仇间抱着腹部,半跪在地上。

“殷仇间。”

唰的一声,姬允儿手里的长枪快如闪电的刺了过来。

“少爷。”

庄伯大喊了起来,一脸焦急的看着殷仇间飞了出去,肩头的地方已经给刺出了一个窟窿,而眼前的女人恢复了感情一般,脸上变得无比兴奋。

“我说过不要过来啊,要说几次你才听得懂,庄伯。”

殷仇间一屁股坐在地上,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他四下看看。

“等等。”

姬允儿停了下来,手里的长枪指在了殷仇间的脖子处。

“你拿着武器,而我却没有武器,厮杀是建立在双方至少公平一点的条件上,不是么?”

姬允儿咯咯的笑着,点了点头,伸着手呼的一声,一瞬间九把形状各异却显得有些别扭的武器出现在了空中,殷仇间仔细的看了看,而后看到了一对绯红色的剑,大概每把一米多长,他拿了一把,而后又拿了一把白色的长剑。

“可以了么?”

殷仇间掂量了手里的两把剑。

“好剑。”

呼的一声那些武器全都消失不见了,殷仇间半蹲着,鬼气已经把受伤的地方修复了,他凝视着姬允儿。

“开始吧,你期待的厮杀。”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