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毁灭之路7

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毁灭之路7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一个宽大无比的宫殿内,一张石头制成有着不少动物毛皮作为镶嵌物的王座上,坐着一个只手托腮的男人,脸上透着几分威严,他正凝视着眼前空无一人的大殿,脸上透着几分焦虑。

此时男人的脸上显得极为复杂,他似乎在期待着什么,但却十分的害怕。

“宸儿你来了。”

男人马上站起身来,显得十分欢喜的跑了过去,姒宸却一脸冷漠的看着他。

“事到如今,还叫我来做什么?”

男人是姒地的王,他的大儿子在半年前突然间得了疾病,已经病入膏肓将不久于人世,原本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大儿子身上的姒王,陷入了悲苦中。

“你大哥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那是他自作自受,呵呵。”

姒宸冷笑着推开了自己父亲伸过来的手。

“现在我的血脉唯有你了,宸儿,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既然都已经把我逐出了部族,现在让我回来,呵呵,我并不是你的工具。”

一时间姒王的脸阴沉了下来,以前因为在姒地里,自己二儿子一直比大儿子做得好,因为之前与赢地的摩擦,兄弟俩彻底的闹崩了,而最终姒王把所有的过错都归咎到了姒宸的身上,让他为自己的大儿子顶替了全部的失败,最后甚至把他逐出了部族。

“如果没有什么的话,我要回去了。”

姒宸说着转过身去,一步步的走出了宫殿。

猛的姒宸恢复了神志来,战斗还在持续着,旁边的几个将军都极力的护着他,部队已经完全的给拖住了,厮杀的战况一面倒。

姬允儿就在离着自己十多米远的地方,眼睛一直盯着这边。

“姒宸统领,振作点,就算我们拼了命也会想办法让你突围的,你先走,我来挡住敌人。”

身边的一个将军说着,带着士兵冲了过去,姒宸马上驾着马匹奔走了起来,他必须活下去,无论如何。

一阵惨叫声响起,姒宸回过了头去,自己心腹的将军给姬允儿斩落马下,而姬允儿举着长枪追了过来,四周围的士兵们纷纷过去阻止,但马上一只只冷箭射了过来。

“允儿只管去吧,取下敌人将领的首级。”

卢婞大吼着,挥舞着双剑马上就斩杀了在姬允儿侧边的两个敌人,姒宸奋力的抽动马鞭,马儿嘶鸣着冲出了战场,在大路上奔跑了起来。

他的眼前什么都没有,而身后只有一个马蹄声,一股股令他全身发麻的寒意不断的从身后传来,从小到大,他都活在恐惧下,父亲和第二个女人结合生下了自己,而后却因为某些缘由,他们母子两受尽了宫殿内之人所给予他们的屈辱。

忍辱负重活到现在,姒宸终于渐渐的找回了那些儿时憧憬不已却遥不可及的东西,已经牢牢的握在了手里,这次的战争结束后,他回去便是姒地的王,这是父亲给予他的承诺。

再次回望了一眼身后,猛的姒宸惊讶了起来,姬允儿不见了,但马上左侧传来了一阵马蹄声,姒宸缓缓的看了过去,姬允儿已经举起了长枪来。

“怎么可以死在这里,啊”

一阵怒吼姒宸手里的剑朝着姬允儿砍了过去,叮的一声他手里的骨刃断裂,而刺向自己的长枪也改变了轨迹,一阵马儿的嘶叫声响起。

姒宸眼前的视线开始在急速的移动着,他看到了地面,砰的一声

“你给我站住。”

想要跨出宫殿的姒宸给姒王充满了威严的声音叫住了。

“无论你恨我也好,甚至想要杀了我也好,你是我的儿子,必须继承大统,这是你的命运,你无法逃避,姒宸。”

回过头去的姒宸一脸忧伤的看着姒王。

“母亲去年去世了,而你却一眼都没有去看过她,现在却还有脸让我回来,继承大统?呵呵,哈哈哈,笑死人了,你这个伪善者。”

“啊,我是伪善者,这是身为王必须的,面对族人是一个样,面对家人是一个样,这便是身为王的宿命,你也是如此,我已经号召了全体部族的族长,很快他们就会来到姒都,到时候我会当着所有族长的面告诉他们,你是下一任姒地的王。”

姒宸一脸震惊的看着姒王,但他的内心里始终排斥着自己的父亲。

姒王一步步的走了过去,缓缓的伸着一只手,按在了姒宸的肩膀上。

“我死后你想要怎么做都可以,那些以前对你不好的人,那些以前在背后说你的人,那些欺辱过你的人,你想要怎么做都可以,这是身为王的特权,而姒地究竟会走向何方,也随你的意愿。”

姒宸脸上的那抹悲伤不见了,转而变得愤怒无比,他盯着姒王,最终缓缓的点了点头。

“但是有一个条件,我和赢王已经商议过入侵姬地的事情,而你必须在这次入侵姬地的事情上有所作为,你办得到么?”

姒宸转过身缓步的走了起来。

“我会超越你的。”

“战场上的一切瞬息万变,宸儿”

嘴巴里一股咸腥味,姒宸渐渐恢复了意识,眼前的视线在晃动着,他感觉脑袋晕乎乎的,而且一只手已经无法动弹了,火辣辣的感觉,全身都十分的无力,一抹绿色映入了他的眼帘。

“我说过了,下一次就轮到你了。”

姬允儿冷笑着看着姒宸,手里的长枪指在了姒宸的脑袋前,姒宸侧卧着趴在地上,他艰难的一点点站起身来,看着姬允儿。

“我会把你的头砍下来,挂到草原的入口处,你觉得怎么样?”

姬允儿充满玩笑般的说道。

“我我不能死在这里。”

姒宸缓缓的说着站起身来,右手捏住了姬允儿的长枪。

“拜托你,放过我。”

姬允儿有些惊讶的看着姒宸,眼前的男人眼中并没有任何祈求的神色,反而好像是命令一般。

姬允儿一把抽回了长枪来,叮的一声插入了地面。

“为什么呢?放过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

“你我都是敌人,总有一天还会再次相遇,而到时候,或许现在的情况会对调过来。”

姬允儿咯咯的笑着,弓着腰看着姒宸。

“你这家伙真有意思,呵呵。”

顿时间姬允儿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了,冰冷而充满了杀意的脸颊凑到了姒宸的眼前。

在姒宸的眼中姬允儿看到了执念,那是对于生存的执着。

姬允儿缓缓的伸出了一根手指头,这会天空中一阵啼叫声,九翎鸟落了下来,她把手指指向了不远处自己的马匹。

“你走吧。”

姒宸马上点点头,摇摇欲坠的身子,忙不迭的爬到了马匹上,拉动缰绳挥动马鞭,马儿缓慢的行进了起来。

“感激不尽。”

“别忘记了,总有一天我会讨回来的,你欠我一条命。”

姒宸停住后,点了点头,转过头去望着姬允儿。

“我以姒地下一任族长的身份起誓,如果我违背了今天的一切,那么我乃至我的部族将不得好死。”

天空发白,姬允儿坐在了死去的马匹身边,静静的看着道路的尽头,她的内心里充斥着矛盾,为什么会放走了敌人如此重要的家伙,她也不明白,但当时仿佛有一个声音在指引着她,让他放过眼前的敌人。

阵阵马蹄声响起,卢婞和龙籹带着不少骑兵奔跑了过来。

“允儿,敌人呢?”

“跑掉了。”

姬允儿冷冷的回了一句,龙籹却有些狐疑的看了看四周围,马上他看到了姬允儿身下坐着的那匹马,那并不是姬允儿之前换骑出来的马,她的注意力都在姬允儿的身上,所以马匹的颜色以及样貌她记得很清楚,反而这是敌人的马匹,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龙籹并没有戳穿,卢婞在一旁不断的叹息着,敌人几乎已经全歼了,有少量的敌人逃入了小路,但这无关痛痒,现在最少俘获了2000多的马匹,这下子他们的骑兵部队又可以多一些了。

骑在马上,姬允儿十分疲惫的靠在身后的龙籹怀中,龙籹拉着缰绳,马儿在缓步的行走着。

“你放了敌人吧,允儿。”

猛的姬允儿脸色骤变,她侧着脸颊看着龙籹,但龙籹的目光是看着前方的,声音也很小,只有姬允儿听得到。

“我只是问一句,你觉得有必要放过敌人么?”

姬允儿点了点头。

“我不会再问什么的,允儿我相信你的判断。”

身后没有追击的敌人,眼前的道路已经一片漆黑,气温降了下来,姒宸停了下来,在路边的一颗大树边上坐了下来,喝了一些水后,他靠在了树干上,骨头看起来没有伤到,左手还能动,但筋络已经伤到了,恐怕几个月内他的左手甚至都无法握东西了。

这一战彻底的失败了,明明已经如此的小心谨慎,但却依然因为召硼的关系,他没有去想更深层次的东西。

“战场果然瞬息万变,呵呵。”

想到刚刚的一切,姬允儿放过了他,就好像他放过了召硼一般。

“其实我们两不相欠,不过这次算我欠你一条命吧,姬允儿。”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