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屠杀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屠杀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潺潺的小溪流一条条的排开,原本一片雪白的草原已经出现了丝丝绿意,冰雪融化万物复苏,酷寒已经远去,阵阵马蹄声从林子里传来。

一匹健硕的马匹从林中的大路上飞奔了出来,上面的姬允儿略显娇小,越来越多的马匹从林子里蹿了出来,开始在草原上集结起来,马儿开始低头吃起了刚长出的嫩草,喝着融化后形成的小溪流。

部队还在集结着,这一次出动的都是骑兵,将近4万的骑兵,这是姬家最后的战斗力,目标便是在中部山林前面给敌人占据的据点。

将军们都集结在了一起,准备短暂的休息一段时间后便快速奔袭,准备揪住敌人的尾巴,如此大规模的敌人想要在短时间内移动到南部是十分困难的。

“大家听好了,在抵达据点后,看情况而定,如果据点已经空掉的话,由我和于凰带领1万骑兵追击,其余的骑兵直接奔向中部隘口的地方。”

乔玉生在一边高声喊了起来,已经重复过无数遍了,整个冬天乔玉生都不断的让士兵们训练,特别是路线的标定,以及战争中需要切实执行的地方,一遍又一遍的让领头的将军们给士兵们讲解。

上一次南部的战争能够以如此悬殊的兵力打赢,便是一点点的给士兵们灌输很多东西,基础的累积后产生的胜利。

这些东西是自小父亲一点点的教授自己的,现在乔玉生终于明白了父亲的用意,姬允儿心情看起来不错,她脸上总是冷俊的表情缓和了不少。

士兵们已经集结完毕了,每个人的身上都背着一个月的口粮,谷物只有一小袋,肉食较多,在草原上特殊的气候风干的肉类,十分的轻巧,能够携带很多。

现在的士兵们,对于这场战争充满了希望,并不像冬天前充满了焦虑和不安,特别是在老兵们的耳濡目染之下,新进的不少年轻的士兵也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全军听令,马不停蹄的赶往中部的据点,逢敌必杀。”

随着姬允儿的一阵高呼,她抽动马鞭,战马嘶鸣着奔跑了起来,身后的骑兵部队也动了起来。

三天后,据点内还滞留着大量的士兵,不少马匹上已经堆满了东西,不少士兵只能自己背着粮食以及所需的东西,开始缓慢的移动起来。

梁冰还在高呼着,让士兵们抓紧时间移动,他的眼睛一直担忧的看着西面,空气中透着一股躁动,他很清楚敌人绝对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即使现在正面作战,苦熬了一个寒冬的士兵们,早已身心俱疲,一旦开战将损失惨重。

在三天前,气候才开始转暖起来,他们第一批出击的便是体力还过得去的士兵,他们肩负着攻入邹都的任务,已经先一步前往邹都了。

剩下的少量马匹以及大量的步兵,只能用脚走到南部去,至少需要7天的时间,不少士兵已经挨饿受冻太久,身体情况都很糟,唯有南部较为暖和,能够让他们休养生息,到了秋天便可以再次进攻。

这时候廉涚骑着马过来了,她带着将近5000的骑兵,这是为了防止敌人冲击过来能够拖住敌人的大部队,让士兵们尽快的转移。

“现在的情况和去年中部隘口的时候,调过来了啊。”

廉涚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梁冰皱了皱眉头,无奈的叹了口气,天公不作美,老天没有选择继续眷顾他们,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一个冬天过去就死亡了5000多的士兵,或病死或冻死,望了一眼据点外的深沟里,里面还静静的漂浮着不少的尸体,在冰冷的水中,梁冰的心里有些难受。

“看样子今天是无法全部移动了。”

梁冰看着这样的状况说了一句,现在据店内还有大量的物资,必须依靠马匹才能够驮得动。

“你再分一点骑兵出去,让士兵们能快点离开吧。”

廉涚一言不发的望着西面。

“传令下去,让士兵们直接进入中部的山林。”

“你这是什么意思?”

廉涚冷冷的看着梁冰而后让剩余的骑兵以及一些士兵开始在据点朝西的地方靠拢过去。

“山林地带的气温应该比草原更暖和一些,敌人应该早已在我们动身前就开始移动了,这已经三天了,你觉得敌人到哪里了?”

梁冰的脸色突然间变得惶恐起来,他看向了西面,顿时间他睁大了眼睛。

“全员准备战斗。”

“灾难总是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呵呵。”

现在的据店内还有十多万人,而远处已经出现了大量的黑点,数量看起来不少,至少有几万,虽然隔着他们还很远,但只要冲击过来,据点四周围还在收拾的士兵们恐怕要遭殃了。

梁冰马上拿着长枪,廉涚已经带着骑兵冲了过去,现在唯一的办法便是利用骑兵牵制,让还在据点内的士兵尽快的拿起武器构筑简单的防御,深沟已经给填掉了不少,而一些空着的地方也直接搭上了木板,现在的据点没有任何的防御能力。

越来越近了,梁冰看到了为首的部队,绯红,粉,黑,蓝,紫,白,橙,金,红九种颜色的长条旗子率先引入眼帘。

这规模的骑兵不是开玩笑的,廉涚的表情变得沉重起来,猛的她调转了马头。

“跑吧,尽量的跑向山林,能跑多少是多少。”

梁冰惊异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廉涚。

“你究竟想做什么?”

“你自己看清楚,敌人最少有三四万的骑兵,而这里呢?士兵连1万都不到,大部分是后备人员,你觉得我们有胜算么?”

“但是”

“想要去的话你自个去吧,这样没有任何把握的战争,没有胜算。”

“全军朝山林地带行动。”

廉涚再次高呼了起来,还在忙着准备防御的士兵们开始动了起来,丢掉了身上的东西开始奔跑了起来。

“真是失算了,这次。”

廉涚咬牙切齿的说道,旁边的廉吙无奈的叹了口气。

“姐,战争就是这样,不可能每一个步骤都考虑得当的,山林地带的气温比草原上暖和,你也是今天早上才想到的吧,先跑吧姐。”

“不要放跑任何一个敌人。”

姬允儿举着长枪,顿时间她身边背着旗子的九个将军就开始分流了,身后的部队也分作了九股朝着据点冲了过去,已经越来越近了,敌人看起来已经散失了战意,开始逃窜起来。

乔玉生松了一口气,敌人看起来很聪明早已把大部队移走了,留下来的都是后备人员,原本他所思考的是如此大规模的出动,这一战会很困难,如果敌人以据点为掩护,用骑兵和步兵和他们对抗的话,双方伤亡都十分的惨重。

但这样一来敌人就失去了今年内进攻姬都的机会,草原上的寒冷远比乔玉生所想的要严酷多,过来的时候他们发现了几千人,拉着不少的物资,全都冻死在了草原上。

“龙籹,召硼,茅兲,追击就交给你们了。”

乔玉生大喊了起来,左侧的三人带着骑兵绕开了眼前的据点,朝着北面急速的奔走了过去。

第一轮的交锋已经完全奠定了胜局,没有太过于强硬的抵抗,乔玉生冲入了据点,手里的长枪刺穿了一个正举着弓的敌人后,四周围的敌人们哭喊着逃窜了起来。

此时他的眼前有一个绿色的身影,姬允儿没有对任何的敌人留情,即使想要投降的敌人,也清楚的知道投降无路。

“你们在做什么啊?”

一些新进的士兵们停了下来,他们傻眼的看着那些老兵们,对已经跪地求饶的敌人痛下杀手,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单方面的屠杀,而逃窜出去的敌人也在追击部队的铁蹄下不断的倒下。

一股疯狂的气息席卷了整个战场,渐渐的那些新进的士兵们也不自觉的加入了屠杀,眼中仿佛没有任何的光彩,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忠实的执行着逢敌必杀的命令。

“不行啊,梁冰大统领,你不能回去。”

梁冰手里的长枪捏得嘎吱作响,他咬牙切齿望着身后的惨状,如同人间地狱一般。

“他们究竟是什么啊?这样还称得上是人吗?”

梁冰怒吼了起来,自己的士兵一个个的倒下,而那些手无寸铁的后备人员也在不断的给敌人屠戮着。

一阵马儿的嘶吼声,梁冰举着手里的长枪冲了过去,身后的将军和一些骑兵们只得跟了过去。

“那个笨蛋竟然会在这种时候头脑发热,调头回去。”

廉涚突然间停了下来,调转马头带着骑兵部队冲杀了回去。

梁冰的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但浑身上下的血气上涌着,他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如此近距离的看到敌人令人发指的行径,他的愤怒彻底的爆发了。

呲啦的一声,梁冰大吼着,一只长枪挥击过去,两个追击的敌人马上就坠马而亡。

“钓到大鱼了,死在这里吧。”

叮的一声,梁冰挥击向一个敌人的长枪突然间给一个健硕的年轻人手里的长枪挑开了,四目相对,梁冰清醒了过来,眼前的年轻人如同一只令人畏惧的野兽一般,那眼神完全盯住了自己,令人望而生畏。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