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在你的身旁11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在你的身旁11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部族里总是流传着一句话,无论你战功卓绝,多么优秀,也赶不上血统。

或许这句话是唐澜最为真实的写照,22岁的唐澜为部族的发展做出了诸多的贡献,在姬地的战争里,谱写了一场又一场胜利。

矜矜业业的为了部族的发展而努力,渐渐的唐氏部族成为了北方最大的部族,人口超过3万,受到了姬家最高的礼遇。

在唐氏部族里的威信此时的唐澜已经完全盖过了自己的父亲,战争也就此结束了,然而在受到姬王召见的时候,却发生了一场让唐澜愤怒无比,却又无可奈何的变故,他的心彻底的凉了。

自己的父亲,竟然在那个节骨眼上,把位子交给了自己的大哥,那个毫无作为,甚至对于部族并没有什么贡献的大哥,而自己所做出的一些功绩,甚至给强加到了自己大哥的身上,在外族人甚至姬家的眼中看来,唐氏部族的两个儿子都很能干。

大部分族人都知晓这件事情,但一些重要位置已经给了一些好利者,他们完全倒戈向了大哥唐山,怒不可遏的唐澜找到了父亲争论。

当说出了明明自己才更适合族长的话后,父亲打了唐澜,唐澜的才能甚至引起了自己父亲的不满,妒忌,而自古长幼有序,不可变更,这颗看起来很甜,却苦涩无比的果实,唐澜只能默默的吞咽了下去。

部族开始了长足的发展,在这种和平的年代里,十年的光阴里,唐澜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

32岁的唐澜,已经对于部族彻底的失去了希望,或者说自己已经失去了生存下去的意义。

甚至连自己喜欢的女人,也嫁给了自己的大哥,渐渐的唐澜开始憎恶起自己的部族来,他的心里期盼着自己的父亲大哥赶快死掉,或者直接部族毁灭就好了。

这份强烈的愿望并没有实现,反而部族里的人开始疏远唐澜,他也不再为部族的事情尽心尽力,虽然部族里不少人都为唐澜的事情觉得不公,但人这种只要安稳便会淡忘的生物,很快唐澜就成了部族里的边缘之人。

春天刚到,唐澜就独自一人进入了山林,在一处山壁的洞窟处,独自安顿了下来。

此时33岁的唐澜,已经失去了一切,这么多年为部族打拼,最终却换来如此的境遇,一想到这里他便悲从心来,不禁失声痛哭。

浑浑噩噩中入秋了,唐山派人进山找到了唐澜,希望他可以回去部族,因为唐石出生了,唐山希望唐澜能够不计前嫌,为部族培育下一代。

部族里的不少人开始怀念起唐澜还在的日子,不管再如何艰难,唐澜总会想到办法,带着部族度过危机,而唐山并没有唐澜这样的才能,在他的带领下,短短的几年时间里,部族开始走下坡路了

部族里和唐澜那一代的人又开始念唐澜的好,而他的事情部族年轻一代也多少听闻过。

而唐澜执拗的不肯回去,他对于部族里的一切已经死心了,而且听闻之前唐山让部族的人开垦山地,试图种植东西,结果失败了,用了几年的时间,去开垦,却荒废了狩猎。

即使得到了其他部族以及姬家的一些援助,但这一切都只能是暂时的。

唐澜回绝了过来的人,不少人只能失望的回去,而知道唐澜决定的唐石内心里极为的懊恼,而后便是忧伤,他十分清楚自己没有能力把部族发展得更好,而当年为了族长,他极力的讨好父亲,以及那些部族里有一定权利的人,开始在战争后排挤自己的弟弟,现在部族情况很糟糕。

为了挽回这一切,唐山决定亲自去找唐澜谈谈。

在山林中的唐澜欣喜若狂,知道了这一切的他,仿佛大仇得报一般,然而渐渐的在他平复下来后,剩下的只有空虚和寂寞,甚至内心里有些不忍。

再次见到了许久未见的唐山,唐澜有些惊讶,明明只比他大了5岁的唐石,额头上已经有了白丝,而自己的父亲听说也是卧病在床,已经无法起身,父亲也希望唐澜能够回去。

一开始的闲聊十分轻松愉快,然而渐渐的,唐澜内心里的愤怒完全的爆发了出来,他拒绝了唐山。

整整的3年,唐澜已经35岁了,他还独自一个人生活在山林里,而身体情况也因为恶劣的条件而变得不好了,时常咳嗽。

终于在第三个冬天,唐澜生了大病,无法起身,咳出了鲜血,他甚至能够看得到云绕在自己身边的黑气。

“原来我要死了么?”

内心的凄凉让唐澜从一开始想要下山,到最终接受了自己快要死去的事实。

整整的三天三夜,唐澜在病痛和极寒的折磨下,走到了最后一刻,意识已经完全模糊了,他分不清是黑夜还是白天,但就在这时候他恍惚间看到了一个人影,那人影的身体四周都散发着黑气,一股更为阴冷的气息席卷而来。

唐澜举着手,露出了微笑来。

“原来死后真的会有东西来接引么?”

啪的一声,一只虽然冰冷但却还拥有着人温度的手握住了唐澜的手,伴随着一句充满了笑意的声音。

“想要活下去么?”

唐澜微弱的点了点头。

在第五天,唐澜惊醒了过来,他惊讶的看着坐在一旁,眼中充满笑意的魑魅魍魉。

“是你救了我?”

魑魅魍魉静静的凝视了一会,摇了摇头,而后伸出了手来,一条条宛若蛆虫般蠕动着的黑色小虫,还会露出白色的嘴巴,发出吱吱声,看着便令人寒毛直竖,心惊肉跳,这小小虫就爬在魑魅魍魉的手掌上。

“是你大哥救了你哦!”

唐澜一脸惊讶的望着魑魅魍魉身后。

魑魅魍魉微笑着站起身来接着说道。

“准确的来说是我通过一些方法,把你大哥的生命分给了你一些。”

再一次魑魅魍魉向唐澜发起了邀请,这一次唐澜彻底的相信了,一点都没有变,魑魅魍魉和自己小时候,年轻时候所见过的模样。

三天后,唐澜带着魑魅魍魉在部族之人诧异的眼神下,回到了部族内,唐山病了,原因不明的咳嗽,会经常咳出血来。

唐澜借故说从山上刚好带回来了一些草药,给自己的大哥服用,短短的几天里,唐山就痊愈了,并不是草药的功效,而是唐山的命原本就还有20多年,而因为魑魅魍魉使用术法,把唐石的命分了几年给唐澜。

唐山并未到死亡的时候,所以很快便好了,而唐澜也决定帮忙部族,白天他会为部族里的人出谋划策指挥着他们做一些事情,夜晚魑魅魍魉会认真的教唐澜很多关于鬼的东西。

那段日子很快乐,一切都很好,唐澜恢复了神志,那些令他心伤不已但却又回味无穷的往事,历历在目,而现在回望四周围,谁也不在了。

一阵凄惨的笑声在林间响起,唐澜不断的笑着,咳喘出一口口黑血,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

“你的右眼里,好像藏着鬼呢!”

又是这句话,唐澜缓缓的摘下了眼罩,呼的一声,伴随着一阵呜咽声,一只凶神恶煞的黑面鬼飞了出来。

“带我过去把,鬼魂之匣的埋藏点。”

中部草原的据点外面,大量的姒地和赢地士兵在快速的集结着,从三个面把据点围住,林原站在瞭望塔上,旁边的将军们一脸的紧张。

“终于要开始了,敌人打算攻击了。”

“玉生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现在只能尽全力按照玉生所构想的来防御了。”

一匹匹高头大马来到了据点正对面的士兵跟前,进攻并不是在明早,而是今晚。

梁冰静静的凝视着眼前的据点,身后阵阵有节奏的呼喊声,一个个庞然大物给士兵们移动了过来。

空气中透着一股阴冷,深秋的夜晚已经比较寒冷了,而就在刚刚黄昏的时候,收到了来自南部的消息,邹氏部族已经给敌人的骑兵击溃了,刚拿在手里还没捂热乎的南部已经完蛋了。

木架子虽然只有九台,但已经足够了,今晚便让眼前的据点破开口子,如果能够攻入自然是好,攻不进去只需要等明天一早就行。

“左右两侧安置好没有?”

梁冰问了一句,谷牛点了点头。

“放心吧,姒地加上我们赢地的骑兵足足有2万多,只要敌人一逃窜的话,马上就可以收拢包围,追歼残敌,夜晚也不用担心奔牛部队,他们是反应不过来的。”

谷牛说着叹了口气,进而看向了南面。

“敌人恐怕一粒粮食也不会给我们留下的,即使我们攻破了眼前的据点,补给会是大问题。”

这时候姒辰微微的笑了起来。

“不是还有一个粮仓么?邹氏部族不就是为了这种时候而存在的么?既然是他们犯下的失误,缺口自然就由他们来补上,如果不然这样的家伙们还是灭亡得好。”

梁冰重重的点了点头,喊了起来。

“全军听令,准备进攻。”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