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在你的身旁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在你的身旁8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这孩子脸上怎么有那么大的一块疤痕,唉明明是长子。”

这是雷火听得懂话后,脑子里听到的第一句话,雷氏部族在北方的山林最东面的偏远林地里,只有不到1万人的部族。

父亲累桢年轻时候因为恶寒中作战,受过伤,留下了顽疾,腿脚不好,时常要人照顾,等雷火懂事的时候,他的父亲已经经常卧床不起了。

因为脸上的这块胎记,覆盖了整张脸的黑色胎记,让他受尽了部族之人的嘲笑,明明身为族长的儿子,却长得如此丑陋,甚至怪异,随着年纪的增长,体形也逐渐增大,而深夜里如果偶然间看到会吓到人,大家背地里都喊他怪物。

为了这块胎记,雷火吃过很多的苦头,甚至无数次的哭泣过,他并不善于记东西,甚至和平常人相比,认识东西的速度也比较慢,狩猎也是笨手笨脚的,甚至经常沉不住气,会让猎物受惊而逃跑。

唯独有一点雷火的力气比一般人大,而且在11岁的时候已经赶过大人的力气了,但没人瞧得起他,甚至渐渐的开始疏远他,冷落他,狩猎也不需要他去了,背地里又有人说他是吃闲饭的。

只有在需要出力的时候,雷火才稍微有点自信,还有一点,雷火比较会用草扎成一些小动物,扎得很好,很受村里的孩子喜欢,但久而久之,这些孩子在父母的言辞下,也开始嘲弄稀落起雷火来。

很早以前雷火便想要离开部族,然而因为有父亲的存在,自己的父亲虽然常年病痛缠身,无法起床,但每到这种时候,父亲总是会和他笑着说,能健康就是福,没必要在意别人的眼光,现在无人认同,总有一天会有认同你的人出现。

父亲是慈爱的,是雷火心灵的寄托,总是会和他说很多东西,还说等身体好点,会带着他亲自到姬都去,姬王是个贤能的王,任用人才,他长大点就可以带着部族到姬都去了。

每年望着自己的叔叔和堂哥们代替父亲到姬都去,雷火便羡慕不已,有时候他会央求他们带自己去,但得到的却是冷落,甚至自己的几个堂哥还戏弄自己,说自己长得那么丑,去了姬都会吓到人的。

虽然年幼,但雷火逐渐的认清楚了,自己和父亲在部族里不过是摆设而已,没有人记得父亲为了部族参与战争的事情,唯有当下,能够带着部族的人才能够给人谨记,毕竟谁也不想饿肚子。

部族里的大小事务都是自己的叔叔一手打理,而父亲似乎也默许了,只要不当着父亲的面,部族里的人都会喊自己的叔叔族长,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毕竟父亲瘫痪在床,而自己也无能为力。

然而连年来的干旱,让原本就难以忍受的日子,变得更加变本加厉,而父亲也是清醒的时候少,昏睡的时候多,吃喝拉撒都是雷火在照料着,而部族里的人甚至很少会过来了,说是为了父亲静养,其实是想要彻底的遗弃他们父子两。

唯一一次看到父亲发火,雷火还记得,是在姒地的人过来谈判的时候,父亲愤怒无比的脸颊,自己的族人们却笑着,那份无力与无助。

那一次从姬都回来后,父亲变了,变得冰冷无比,他和自己的叔叔说,自己本来就没用,好歹这一次能够为了部族能够出点力,让雷火作为人质到姬都去。

雷火哭了,很伤心,在离开部族的那天,他望着小屋门口的父亲,失声痛哭起来,父亲并不是讨厌他,而是救了他。

去的一路上,自己的叔叔多次提醒他,不要把自己部族和姒地的事情说出去,他很小心的记着。

“并不是父亲舍弃了我,而是我舍弃了父亲呢!”

雷火盘坐在地上,低着头,四周围是一望无际的黑暗,他很清楚,在自己部族的俘虏里,他得知了让他愤怒不已的消息,自己的父亲在自己离开后便无人照管,在饥寒交迫中死去了。

总是十分的懦弱,雷火渐渐的明白了自己,空有一副庞大的身躯,但内心却懦弱无比,如果自己去到姬都就把事情告诉姬王的话,或许自己还能够见到父亲。

好不容易,认识了妘魅,她是第一个夸赞自己的女人,而后认识了越来越多的朋友,从一开始的疏远,到后来的整天玩在一起,在姬都雷火收获了从未有过的快乐。

妘魅也曾经和雷火吐露过很多心事,其中最大的心事便是不愿意离开姬都,回到妘地,雷火无论何时都只能笑着听完妘魅吐露心事。

“你是个温柔的人呢!”

现在想起来,妘魅微笑着对着雷火说出这句话来,仿佛还在昨天,妘魅离开的时候,他曾经想要阻止,然而却退缩了,他什么也没有做。

“我果然是懦弱的,连允儿也不如。”

对于姬允儿一路追到姜地的事情,让雷火的内心里受到了极大的震惊。

“答案不是早已在你的心中了么?火儿。”

“啊,我知道了父亲。”

雷火望着眼前正在逐渐消失着的父亲,已经很久未曾见面的父亲。

“允儿是第二个对我说过我很温柔这句话的人。”

雷火露出了笑容来,他仰着头,不想让泪水溢出。

光影攒动,雷火还记得那天他带着受了重罚,屁股都给打得开花的姬允儿到城外玩耍,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雷火问了起来。

“允儿,我是不是很懦弱?”

年幼的姬允儿咧着嘴笑了起来,摇着头说道。

“你很温柔呢!虽然长得有些凶恶,但在这姬都里没有比你更温柔的人哦,只是呀,你的温柔要是能帮我就好啦,比如我挨打的时候,你帮我垫背,你长得那么壮,肯定很耐打的,嘻嘻。”

咔嚓的一声,雷火的脑子里出现了一阵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仿佛身上缠绕着的锁链,断裂了一般,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迷糊中,他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温柔并没有什么不好,熟视无睹的温柔才是懦弱,你为了什么而踏上这战场,即使这战场会把你内心里的温柔蚕食殆尽,你却义无反顾?”

雷火开始奔跑了起来,庞大甚至显得愚笨的身子,朝着眼前那抹微弱的绿光奔跑了过去。

砰的一声,雷火怒吼着举着黑色的双斧,砸了过去,姬允儿惊异的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头顶处,魑魅魍魉手里的一柄长剑。

咔嚓的一声,魑魅魍魉手里的剑断裂了,他惊异的望着一脸怒容的雷火,那拧作一团的脸颊,狰狞无比,仿若恶鬼一般。

轰的一声,魑魅魍魉朝后飞了出去,他惊异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力气竟让比鬼化后的他还要强。

四周围的黑色鬼魂已经开始逐渐在消散了,魑魅魍魉感觉到自己的抑制力已经到极限了,那些对于他们带有强烈怨念的亡魂,更容易操控,但却在自己的抑制力下降后,便消散了,是恐惧,对于眼前这些人的恐惧。

乔玉生还在黑暗中,前行着,他的心底里仿佛已经看不到半点的光明,一切对于他来说似乎都无所谓了。

而不远处,有一团微弱的光芒,乔玉生快速的靠了过去,是卢婞,和他一般的模样,眼中没有半点的光芒,微弱的绯红色光芒在一点点的变成黑色。

“你们先撑着点,那两个笨蛋,以前总是摆出一副老师的样子,现在却这副惨状。”

感觉到情况不对劲的姬允儿马上奔跑了过去,在来到了两人的身边后,姬允儿不断的喘息着,她已经很累了,但脸上却挂着笑容。

“你也是这样么?”

乔玉生坐了下来,他很累,感觉到无比的疲劳,卢婞僵硬的笑着坐在了他的跟前,出神的望着他。

“玉生这样真的好么?丢下允儿。”

乔玉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仰着头,无奈的笑着。

“或许吧。”

“乔玉生,卢婞,你们两个笨蛋,究竟想要去哪里?”

一阵轻微的呼喊声响了起来,乔玉生和卢婞的眼中恢复了一丝神采,他们纷纷看向了四周围,黑暗中传出了一抹抹幽绿色的光芒。

乔玉生微微的回过头去,身子一点点的站了起来。

“父亲抱歉了,我或许还是无法遵从你的教诲,我现在真的走不开呢!”

“你们两个笨蛋,很多东西明明是你们教我的,从小到大,说教的总是你们,但现在呢?好好给我听好了,我之所以,之所以能够坚持到现在,是因为你们”

声音越来越大了,乔玉生和卢婞的眼神恢复了往日的锐利。

“是因为有你们在我的身边啊,因为有你们在我的身后,所以我无所畏惧,所以我敢于冲锋陷阵,因为我知道,你们会跟着我,保护我,支持着我,因为你们是我的朋友啊”

“不要再拉着我了,姬梳姐。”

猛的卢婞甩开了身后拽着她胳膊的姬梳,而后转过头去,露出了一个笑容来。

“你是你,我是我,姬梳姐,我所追求的早已得到,即使暂时无法说出口也好,但我的眼中有他们,而他们的眼中有我。”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