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在你的身旁5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在你的身旁5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银色的月光扫满了整个村落,茅兲已经喊累了,无论他怎么嘶喊,既定的事实已经无法改变了,将近2000人的部族,几乎每一个人都不觉得这样的事情,哪里奇怪。

“好奇怪啊,明明根本就没有神,为什么还要这样。”

茅兲声音嘶哑的说着,一脸悲切的笑容,妹妹茅狸从小就很乖巧,整天喜欢黏着自己,他经常带着妹妹出去狩猎,但如今要他眼睁睁的看着妹妹给淹死,他做不到。

“哥,你饿了吧。”

一阵稚嫩的声音响起,茅兲看了过去,窗户处伸进来一只小手,紧接着一个笑嘻嘻的小男孩扒在了窗户上,手里拿着水和一些吃的。

“小行,你快点放了我,快点。”

茅行的脸上,一脸的茫然,而后他迟疑了一阵,摇了摇头。

“大哥,父亲说过,在仪式结束前是不能放你的,你快点吃吧,我得回去了,不然要给父亲发现了。”

茅行说着拿着吃的,放到了茅兲的嘴巴处,他张大嘴巴吃了起来,吃过后又喝了些水,茅行便快速的离开了。

月色西沉,茅行偷偷摸摸的来到了祭祀井的旁边,勾着头,轻呼了起来。

“姐,你还醒着么?”

好一阵后,井底里才传出了一阵轻柔的呢哼声,显得十分无力。

“我已经给大哥拿了吃的去了,姐姐,我也给你拿了点东西来,虽然父亲说过,为了祭祀不能吃东西,但你饿了吧。”

茅狸怔怔的望着上面的茅行,他把东西准确的丢到了茅狸的身边,茅狸吞咽着,而后一副饥不择食的样子,抓起东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她已经饿了整整一天了。

“小行你快点回去吧,不然给父亲发现了,又要挨罚了。”

茅行哦了一声,也不打算多言,自己的姐姐作为祭品的事情,他虽然心里有些难受,但自己今年才6岁而已,这些事情他管不了。

“对了,小行,后天姐就要走了,你以后要照顾好自己。”

茅行刚转身,从深井里传出了茅狸温柔的声音,他突然间站在了原地,一瞬间捂着胸口的地方,心如刀绞,眼泪也开始滴滴嗒嗒的流了下来,他奔跑了起来,在黑夜中,快速的跑着,似乎想要把内心里的悲伤都释放出来。

自己的姐姐,就要死了,一想到这点,茅行的心便拧作一团,渐渐的茅行停了下来,他跪在了地上。

“我还是不如大哥,我做不到呢!”

在晨曦的微光中,茅兲惊醒了过来,他已经汗流浃背,满脸惊恐,自己还是给绑着,外面还有人守着,他开始挣扎了起来,今晚是最后的机会了,一旦今晚过去,明天一早村里的大部分人都会回来。

部族里有一个习俗,在祭典开始前,大部分族人都会去山林里巡礼,绕着山林的四周,那些有着部族图腾的地方,绕行一整圈。

现在村子里应该只有几十人,今夜是最后的机会,他想要救茅狸的话,这便是最后的机会。

这时候门开了,茅行拿着吃的喝的进来了,门口的人并没有在意,而这是茅兲最后的机会。

“哥”

“小行,拜托你帮帮我。”

茅兲脸色凝重的看着茅行。

“可是哥”

“没有什么可是,小行我问你,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小狸送死么?”

茅行低着头,一言不发,他似乎在犹豫着。

“听好了,小行,你得去帮我准备一些东西,等救到效力我们三人就离开。”

茅行瞪大眼睛,看着茅兲,奇怪的是茅兲口中所说的要准备的东西,他一样不差的记了下来,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便用一个中午的时间把东西偷偷准备好了。

茅兲不断的在等待着,太阳已经落下了,天空昏暗了起来,他望着窗户外,守着的人已经坐了下来,似乎已经开始打盹了。

终于一只小手伸了进来,上面有一把白色的骨刀,茅兲一点点的挪了起来,艰难的用两根手指头捏住了骨刀。

“小行,你赶快回去,把东西都放到井边,注意不要让父亲发现了。”

茅兲不断的割着绳子,天色完全黑了下来,这时候门外面传来了阵阵脚步声,吱呀的一声门开了,茅洛走了进来,一束火光照了过来,茅兲瞪着自己的父亲。

“我不奢求你改变想法,只是希望你明天收敛一点,不要再给我丢脸了,你好歹日后是部族的继承人。”

茅兲苦笑着,望着自己的父亲,在自己的父亲离开后,茅兲挣脱了束缚,夜色下,他的目光如同野兽一般。

在卸去了窗户的木条后,茅兲爬了出去,在村落里穿梭了起来,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村子里零星的亮着灯火,来到了祭祀井旁边,茅兲四下看了看,借着微弱的月光,他找到了井旁边的那个大树,茅行就是把东**在那上面。

现在的茅行应该和父亲他们在一起,而村里的大多数人都在讨论着明天祭祀的事情,他必须快点。

在确定了四周围无人后,茅兲冲到了树下面,快速的爬了上去,找到了一柄长矛以及弓箭,还有一捆粗大的绳子,他把绳子栓在了树上,而后矮着身子去到了祭祀井的旁边。

“小狸。”

浑身没有一丝气力,茅狸静静的躺在潮湿冰冷的石台上,她这会浑身发冷,已经受不了了,意识也有些模糊。

渐渐的茅狸听到了来自头顶的声音,她微微的张开了眼睛,是茅兲,猛的茅狸清醒了过来,不可思议的喊了一句。

“大哥你怎么?”

一根绳子放了下来。

“小狸,抓住绳子我拉你上来。”

这短短的两天里,茅狸多少次祈求着,希望能够从这里出去,这根放下来的绳子仿佛让她看到了希望的光芒。

然而一瞬间,茅狸却迟疑了。

“大哥,你这么做的话”

“别废话了,小狸,快点,求你了快点抓住绳子,你上来后我们就离开这里。”

茅狸低着头,脸上在迟疑着,犹豫着,这是部族神圣无比的祭典,作为祭品的她是不能离开的。

“快点抓住绳子,小狸,大哥求你了,求你了”

茅兲无法发出吼叫声,只能压低声音,声嘶力竭的喊着。

“就算能跑掉,可是我们”

“交给大哥就好,一切交给大哥就行,抓住绳子,快点啊。”

就在这时候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顿时间远处出现了阵阵火光。

“你这个逆子,想要做什么?”

茅洛的声音大老远的便传了过来,茅兲看了过去,他再次看向了井里。

“小狸,你听我说,你还记得么?小时候你总是对那些未知的东西,感到好奇,总是说这个世界这么大,你想要好好看看,你忘记了么?”

“大哥”

茅狸的眼中泪光闪动着,她仿佛无法跨过心头的这道坎,绳子离着她只有一根手指头的距离,而她的双手却觉得十分无力。

茅狸很清楚,如果这么做的话,今晚大哥和父亲,甚至自己的弟弟都会再也无法回到以前那般了,父子会彻底的决裂,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小狸,什么都没有啊,难道你想要看着我和小行伤心难过一辈子么?”

月光下,一双明亮而眼眸,透着一股深切的悲伤,一瞬间茅狸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抓住了绳子,茅兲怒吼着,把茅狸从井里拉了上来。

“都不要动,谁要动的话我就射死他。”

茅兲的手里举着一把弓,箭矢已经搭在了弦上,茅狸瘫坐在茅兲的身后,双手抓着他的腿,惊恐的望着眼前的一切,自己的父亲以及一些族人们愤怒的看着他们,而茅行也在其中,看起来已经给教训过了。

嗖的一声,一个家伙刚想要过来,一只箭矢就射了过去,擦着他的手臂飞了出去,那人顿时间就捂着流血的手臂叫了起来。

“我再说一遍,不要动。”

第二只箭矢搭了起来,为了能够在给发现的时候,逃脱,茅兲很早就吩咐茅行把他们的弓箭破坏掉,现在他手上的弓箭等于扼住了村里所有人的咽喉。

虽然只是隔了十米不到,但谁也不想在这祭典快要开始前,出现大问题。

“我说过,不要过来。”

茅洛一步步的绕过井边,朝着茅兲逼了过来,他举着手里的弓,茅狸吃力的站了起来,想要拽住茅兲,但却发现此时的茅兲,脸上是悲伤的。

“看起来你是有所觉悟了吧,茅兲。”

茅洛说着越来越近了,嘎吱声作响,茅兲手里的箭矢已经快要拉不住了。

“还是说你的觉悟只有这么点么?”

猛的茅洛俯下身子在还有五六米的时候冲了过来。

嗖的一声伴随着茅狸的惊叫声。

“父亲”

茅狸哭喊了起来。

“我说过让你们不要动。”

茅兲再次大喊了起来,而后看向了在瑟瑟发抖,一脸惊恐的茅行。

“小行,快点过来。”( )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