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 在你的身旁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 在你的身旁4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又一个了哦,输给了自己痛苦的根源。”

姬允儿出神的望着卢婞,她和自己的大姐一样是最值得信任的,有着顽石一般的意志,她完全给黑气包裹起来,却让姬允儿自己也无法想到。

这时候,魑魅魍魉注意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他停了下来,飘到了空中,姬允儿一脸厌恶的看着他。

“怎么?要拖时间么?天一亮的话,你身体里放出的这些东西就没用了吧。”

“怎么回事?”

魑魅魍魉瞪大眼睛,盯着召硼和龙籹那边,他们虽然还是一动不动,但附着在身上,引发出他们心底痛苦根源的会,正在呜咽着,快要消失不见了。

“龙籹,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允儿,你自己明明有自己的人生,为什么?”

眼前的姬后,虽然一脸的温柔但脸上却始终挂着一抹忧愁。

在姬都里,除了姬允儿,龙籹最喜欢和姬后待在一起,她有时如同一位严厉的老手,在自己放纵姬允儿后,一定会给很严厉的说教,时而又好像一个温柔的母亲一般,问寒问暖。

“龙籹你已经做得够多的了,为了我们姬家,为了允儿,是时候该放手了,你难道不悲伤么?在战场上,你明明不愿意吧,在战场上杀敌,但却硬逼自己,现在的允儿已经足够**了,这是她身为姬家最后一人的责任。”

龙籹却露出了一个笑容来,摇着头。

“姬后,的确很辛苦,在战场上,要不断的去夺走不认识之人的性命,但这一切都是无可奈何的啊。”

龙籹吼了起来,她神情激动的望着姬后,眼中透着一股坚毅。

“我从小看着允儿长大,他总是笑着,在我们的眼中,他的脸上永远看不到悲伤,即使给处罚了,第二天他就会嘻嘻哈哈的,炫耀自己的伤口,即使是那一次,姬王对她说了那么重的话,她没有选择悲伤,而是选择了快乐。”

姬后静静的瞪大眼睛,看着龙籹,一支箭矢已经搭在了弓弦上,对准了姬后,龙籹眼泪滴滴嗒嗒的流着,不断的哽咽着。

嗖的一声

“自己怎么痛苦也好,悲伤也罢,我最害怕的是看到允儿露出悲伤的脸颊啊,她明明应该笑着的,所以,为了这一切,为了允儿,即使让我的身心化为怪物,踏入地狱般的战场,也无所谓的”

啪的一声,姬后的身形逐渐的消散了,一点点光芒的粒子在飘散着,她在微笑着,点着头。

嗖的一声,魑魅魍魉惊恐的望着自己即将抓向姬允儿肩头的爪子,给射穿了。

“把你的脏手从允儿的身边拿开。”

叮的一声,姬允儿朝后跃了过去,咔嚓的一声,龙籹身上黑色的鬼一瞬间化作了碎片。

“好慢啊,龙籹,果然你是第一个醒过来的么?”

龙籹啊了一声,二话不说,搭上了箭矢,对准了魑魅魍魉。

“我掩护你,允儿,干掉他。”

一只只箭矢准确的朝着魑魅魍魉射了过去,他不断的利用自己身边的鬼闪躲着,而这箭矢上,带着一股粉红色的光芒,那些鬼给射中后,纷纷呜咽着化作了黑气,姬允儿俯着身子冲了过去。

“你究竟要睡到什么时候。”

猛的,姬允儿对着旁边的召硼喊了起来,他闭着的眼睛微微的张开了。

“奶奶,够了,我耳朵都听起老茧了。”

四周围都是一片黑暗,召硼静静的坐在地上,双手惬意的揽着后脑勺,靠了下去,眼前站着一个老妪,是她把召硼从小养大的。

会去到姬都,便是因为在隘口前,跟随北方部族的战争,当时遇到了奔牛部队,那是姬垣很早就埋伏在那片林子里的,为的便是想要一举吃掉他们。

当时的召硼受了重伤,双腿都无法动弹了,而自己这边的族人,一个个的哀嚎着,姬长走过来把他们一个个杀死,用长矛刺穿。

在来到召硼身边的时候,他反抗了起来,虽然只有12岁,虽然双腿没办法动,他和姬长痛快的打了一场,结果他给姬长按在了地上。

“想要打赢我还早100年。”

当时的召硼还记得姬长这么和他说,而后他并没有给杀死,而是治疗好了后,给送到了姬都,成为了奴隶。

这些年他的心底里曾经恨过姬长,但渐渐的,随着那次当着众人的面,他击败了姬长后,他心底里的那些仇恨,仿佛一早已经不存在了,特别是在认识了整天打闹着的姬允儿,他无时无刻都在微笑着。

“阿硼我说的你听到没有啊,让你不要给我继续参战下去了,总有一天你会死的。”

召硼站了起来,摇摇头,一只手敲击在了自己奶奶的肩头。

“姬长那个笨蛋,我之前和他说过,我会陪在他身边,避免他犯浑的时候制止他,结果我去了南部,他却死在了林子里,明明我在的话他就不会死了,因为我很强,比所有人都要强,我一路能够活下去,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我很强。”

“行了,再怎么强,双拳难敌四手,这可是战争,你无论如何也无法杀光所有的敌人吧。”

召硼嘟哝着,看着自己的奶奶,摇了摇头。

“我一个是人做不到的,但大家在一起便可以做到,已经够了呢,这一次我不会离开允儿身边的,就算给她挡下敌人的攻击也好,毕竟以前姬长就说过了,让我好好看着他的妹妹呢!这算是嘱托吧,现在倒成了遗嘱了,哈哈哈”

召硼开心的笑了起来,而后挥着手,眼前的老妪无奈的摇着头。

“好了,阿硼,我在死亡的世界等你,等你死了啊,再来和奶奶说说吧。”

“臭老太婆,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抱歉了,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死去很久的奶奶了,差点我以为自己死了啊。”

召硼看着旁边一脸冷笑的姬允儿,以及身后正在射箭的龙籹,他无奈的叹了口气。

“明明我比龙籹强呢!她怎么第一个醒过来了。”

“废话少说,要来了。”

呼的一声,魑魅魍魉已经飘到了姬允儿他们跟前,举着两只爪子,袭了过来,叮叮的两声,嘎吱声作响,召硼举着匕首,准确的挡住了魑魅魍魉的攻击。

“你越来越不像人了呢!”

看着现在的魑魅魍魉,披头散发,眼睛猩红,这力量根本就不是人该有的。

呼的一声,姬允儿趁机上挑,魑魅魍魉快速的闪到了一旁,而后眼中透着一股笑意。

“那几个家伙看起来不会那么轻松了,呵呵,倒是你们三个,真的觉得有胜算么?”

嗖的一声,一只发散着粉红色光芒的箭矢给魑魅魍魉握在了手里。

“鬼化速度力量,以及感知,一切都能够超越人的存在,这便是鬼,便是我魑魅魍魉。”

“废话少说。”

姬允儿说着和召硼再次冲了上去。

“又回到了这里么?”

茅狸静静的望着四周围,黑漆漆的墙壁,以及上头透进来的月光,一股股青苔的味道,充斥着整个石井里。

茅狸坐在一个石台子上,四周围滴滴嗒嗒不时的都会有溅水的声音,她十分虚弱的趴在石头台子上,穿着一身华丽的白色兽皮衣。

“再不快点的话,父亲和大哥又要”

茅狸说着,捂着额头,显得十分痛苦,她的脸上变得狰狞起来。

“为什么又回到了这里来,为什么”

“小狸,还醒着么?”

上面传来了一阵声音,一个头凑了过来,是自己的父亲,茅洛。

“父亲”

茅狸声音虚弱的说了一句,这里是茅氏部族里最大的深井,并不是用来河水的,而是用来姬巳的,每八年一次的姬巳,需要把作为贡品的,村里最美貌漂亮的女孩子放入深井里,三天三夜,慢慢的皆有井水洗尽身子,最后再放入水流,水位就会上涨,吞噬祭品。

“小狸,别怪我,这是你的命运,我们部族世代都需要这个仪式才能够安然的发展,每年都是如此,举行过仪式后,部族里的一切都很顺利。”

“大哥和弟弟么?”

茅狸问了一句,茅洛摇了摇头。

“你大哥还在反对把你作为祭品所以给关了起来,小行因为年纪太小,我没有高速他,只是说你去了远处。”

“是嘛。”

茅狸似乎安心了一般,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

“你要记住,女儿这一切都是为了部族。”

“放开我,放开我。”

一阵怒吼声,年仅15岁的茅兲,不断的挣扎着,外面守着族人,他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把自己的妹妹淹死。

“阿兲,不要叫了,这些事情不单单是身为族长的我决定的,村里的长老们都一致决定了。”

茅兲冷笑着,望着自己的父亲。

“阿兲,我是你的父亲,你怎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茅兲的眼神,仿若是陌生人一般,而且充满了敌意。

“她是你的女儿,难道你一点都不心疼么?难道”

“够了,阿兲,你给我安静点,还有一天就是祭典了,你安心的看着吧,这一切都是为了部族。”

茅兲愤怒的吼叫着,眼泪水啪嗒啪嗒的流着,他哭喊着。

“小狸,小狸”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