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领袖之证9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领袖之证9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整个棚屋里出现了迷一般的沉默,没有人开口,只是看着有些疯癫的唐石,伸着手指头,指着他们,一脸悲愤的喊着,眼泪不断的掉落下来。

“我们北方部族,为了帮你们牵制姬家,争取了多少给你们进入姬地的时间,难道你们忘记了么?并不是一点用都没有吧,我的族人,那些可是活生生的人啊,他们有妻子,儿子,女儿,父亲母亲在等着他们回去北方,在来年开春一起庆祝,而现在,什么也没有了。”

廉涚坐了回去,她的脸色十分的不好,但并没有说什么,姒宸站起身来,走了过去,微笑着。

“放心吧,你不是还剩下1万的士兵么?他们只是走散了,应该”

唐石马上推开了姒宸,他疯癫的笑着。

“那天的屠杀过后,我的部族士兵便七零八落,而三天后便开始了风沙,他们逃走的时候,什么也没带,在这样的草原上,一旦迷失了方向,只有死亡,这些天里,我到访了好多北方部族,可我的士兵,回来的寥寥无几,我过来的时候,只有3oo人不到,还剩下5oo多人,没有马匹,只能暂时居住在其他部族的营地里,呵呵。”

梁冰的内心里,带着一丝愧疚,良心这会在谴责着他,确实那些北方部族想要坐享其成,特别是在中部隘口大胜后,他们更是如此,移动的度十分缓慢,而且甚至有的部族以迷失方位为由,不肯向中部草原的前线靠拢。

虽然这一切都是他们咎由自取,但早在北方部族背叛姬家,率先动战争后,便帮了他们赢地和姒地大忙,集结军队,把战争物资搬运过来,这些都是需要很多的时间。

而姬家当时虽然实力强大,想要毁灭北方部族并不难,而处在山林里的北方部族,有着天然的优势,姬家是不敢贸然进攻的,最终即使能够取得胜利,但姬家的军力也会给大大削弱。

正是因为北方部族的牵制,姬家只能咽下这口气,准备战争,眼睁睁的看着赢地和姒地的军队,不断的进入北方,开辟道路,搬运物资,熟悉地形。

虽然当时听说姬家的长子姬长一直希望进攻,但结果姬家以及其他部族都不同意,毕竟贸然开战的话,牵扯的东西太多,就在姬家犹豫间,赢地和姒地在今年的春天便大规模进军了,而战争也顺利的蚕食掉了姬家三分之一的土地,还得到了姬家的南部粮场以及中部的部分牧原。

“呵呵,你们会后悔的,总有一天,如果你们当时大规模出兵,干掉姬允儿的话,姬家就再也没有人了,她不是人哦,不是人”

唐石哭喊着,摇摇晃晃的离开了,屋内的气氛显得极为凝重。

“看起来北方部族已经不行了,现在即使派出骑兵也于事无补了,只能让他们快点移动到中部了,传令下去,派出联络士兵,让北方部族务必尽快移动过来。”

谷牛说着,并没有人反驳,而这么短短的一周多,便屠杀了两万多人,这件事情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心里毛毛的。

“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做到这样的吧,要么带回去,作为奴隶,要么就地放走。”

梁冰说了一句,连平常不把士兵当人看的廉涚,这会眼睑也在微微的动着,似乎内心十分的动摇。

“夜深了,诸位先休息吧,明天或许是个好天气。”

姒宸说着,站起身来,但这会他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僵硬,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少女的模糊身影,他并没有见过姬允儿,只是听闻之前中部隘口的战争,原本敌人不但因为姬梳的事情,心灵受挫,大军压境的庞大压力,敌人也不可能充耳不闻,但却因为姬允儿的贸然出击,导致了他们败退出了前线。

“或许是我多心了吧,终究只是个不满16岁的少女。”

在出棚屋的时候,姒宸嘀咕了一句。

热气腾腾的木桶里,姬允儿惬意的靠着,卢婞在她的左边,龙籹在右边,三人的脸上看起来都十分开心。

屋外召硼在守着。

“水温还不错吧,好多人都过去河里洗澡去了。”

“你要是敢偷看我出来就挖了你的眼睛。”

卢婞恶狠狠的说了一句,召硼靠在棚屋的木柱子上,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明天可是个好天气啊,现在风也小了,夜空很漂亮哦,还有啊那么无聊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虽然我也想要看看。”

一阵水声,猛的棚屋的门开了,卢婞裹着一条长长的虎皮,走了出来,头披着,湿漉漉的,但这会她也给夜空里的这美丽景致所迷住了,今夜的星空格外的明亮,璀璨的星辰在闪烁着。

“那时候我们也会这样和姬梳姐一起看星星,你还记得么?”

召硼点了点头。

“那是我给玉生解放后的第一个年头吧,姬长那笨蛋,我才去姬都就要拉着我决斗,是姬梳姐拉住了他,因为她知道姬长那笨蛋不是我的对手。”

召硼说着,鼻子有些酸,他摸了摸鼻头,卢婞蹲在他旁边,哈哈的笑着。

“即使是那样的笨蛋,我现在也打心里觉得我没有见到他最后一眼,而深深的感到自责啊。”

卢婞一只手按在了召硼的后脑勺上,轻柔的拍了拍,小声的说道。

“别说了,允儿还在呢!”

正在泡澡的姬允儿听得一清二楚,但她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动容,龙籹微笑着,看着现在的姬允儿,已经是一个坚毅的战士,并不是那时候整天喜欢打闹的小姑娘了。

“我大哥连死的时候也是个笨蛋呢!”

姬允儿嘀咕了一句,她听到幸存回来的士兵说起过,当时姬长明明可以逃跑,但卢婞从左侧隘口还未过来,而敌人已经占据了中部的大路,他明明应该离开的,但却又回去了。

“果然二哥以前说过,大哥总是冲动误事,真的给他所说的应验了,明明是部族的领袖,却要逞能,把这么重的担子丢给我。”

“允儿”

龙籹静静的看着姬允儿的脸颊上,眼泪滴滴嗒嗒的落入盆中,但她的脸上依然是一副坚毅,透着冷漠,丝毫没有变化。

龙籹并没想想到已经把自己身心都化为嗜血怪物的姬允儿,竟然流泪了,她伸着手,想要安慰姬允儿但却给挡开了。

姬允儿站了起来,泪水还在流着,但她却用阴冷的声音说道。

“我是不会流泪的,因为不会受伤,流泪的是那个家伙而已,让我一个人静一会吧。”

龙籹其身后,穿好了衣物,点点头便出去了,随后她叫走了召硼和卢婞,姬允儿静静的坐在床上,头上的水还在滴滴嗒嗒的淌着。

“不要让我在别人面前流泪啊,姬允儿。”

“不是的,我只是想到大哥他们,心里有些难过”

一瞬间姬允儿的脸颊变得悲伤无比,但马上又变得阴冷至极。

“哭泣也无法解决任何问题的,如果哭泣就能让战争胜利的话,那么我宁愿哭干眼泪,我现在是姬地的王,王是没有眼泪的,如果你清楚的话,就把那些悲伤的记忆,封埋起来吧,会影响我作战的。”

“我知道了,我不会再去想这些悲伤的事情了。”

姬允儿的脸上露出了一股诡异的笑容。

“这样就好,交给我就对了,想要哭泣,想要欢笑的话,等把敌人杀光之后再说吧,到那时候,我会沉睡下去,而一切都将交给你,以及那九个家伙。”

天明之时,吃饱喝足,修养得精神抖擞的士兵们,再次开始移动了,召硼和龙籹在太阳还未升起的时候,就带了一些精力旺盛的士兵们离开了,继续去寻找北方部族。

部队已经集结完毕了,棚屋的门口处,一个个士兵和将军们,充满敬意的等候着姬允儿和卢婞。

两人出来后,姬允儿扫视了一眼,而后下令道。

“全军匀移动,四周围的戒备哨兵一定要每隔一段时间回来报告,有无敌人动向。”

骑兵部队开始出动了,缓缓的朝着草原的西北面继续进。

太阳开始缓缓的落山,赢地军队的营地中,士兵们都在修养,那场让他们苦不堪言的风沙终于过去了,因为风沙的关系,附近的河水到了现在,还有些浑浊,不少士兵在来回取水,用麻木把沙土过滤出去。

梁冰的脸色很差,在场的每一个统领以及将军们,都一脸惊讶的神色,昨天半夜就出去的传令兵,回来了一些,他们现了两处北方部族给屠杀过的营地,满地的尸骸,以及正在啃食着尸体的鸟群和野兽。

士兵们在诉说那副惨状的时候,几度干呕起来,那根本不是人会做的事情。

现在军队里已经有士兵私下在谈论着敌人会在战胜后,把对方屠戮干净的消息,而且传闻越来越大,甚至说敌人会把战败者用极为残忍的方士杀死,然后饮其血吃其肉,越来越夸张了。

“给我传令下去,严禁谈论这件事情,违者重罚。”

谷牛马上喊了起来,他眼神担忧的看着外面的士兵们,梁冰站到了门口。

“在战争里,没有什么东西比恐惧更加会扰乱军心了。”。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