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 绝路

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 绝路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 绝路

“玉生,敌人追过来了。”

茅行大喊了起来,他们只剩下了几百骑兵,大部分的骑兵已经死在了战场,而随着敌人的追击,越来越多的骑兵不断坠马,身后不断有冷箭射出。

猛然间,一阵马儿的嘶叫声响起,茅行身下的马匹给侧面的敌人刺,马倒在了地。

“小行。”

于凰大吼了起来,他马拽住缰绳放慢了速度,一根套绳飞了过来,于凰死死的拽住后,马只手奋力的拖拽了起来,茅行在马儿倒地的一瞬间便跃起身来。

“快点来。”

于凰急切的大吼着,茅行准确的抓住了马鞍,于凰马挥动鞭子,战马嘶吼着奔跑了起来,两人共乘着一匹马,速度慢了不少,而身后追击而来的骑兵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得到了,天已经完全的亮了起来。

天边翻起了鱼肚白,茅行开始用绳子把两人固定起来,于凰拿着弓箭倒着坐在了马背,他拿出了一只箭矢,搭在弓,一个快速的从侧面追击出来的敌人,已经接近了,嗖的一声,那敌人箭后马坠马了。

“给我追,只要杀了他们敌人便完蛋了。”

梁冰在马大喊着,他已经再次看到了乔玉生的影子,而乔玉生背着的尸体,他也终于看清楚了,是姬长。

卢婞开始放缓了速度,一副想要阻挡追兵的样子。

“不行,卢婞。”

乔玉生大吼着,转过头去,脸色煞白的瞪着卢婞。

“不可以,听到没有,我绝对不允许,给我向前冲,去到草原我们有胜算了。”

一根根箭矢不断的从林射出来,乔玉生矮着身子,举着剑,不断的挡着,卢婞在他的左侧帮他挡开一根根射过来的箭矢。

带出来的骑兵几乎已经全军覆没了,而敌人的追击十分凶猛,他们似乎不想放过乔玉生。

“一定要回去,要活着回去。”

乔玉生大吼着,身后不远处的于凰,还在十分沉稳的射出一只只箭矢,一个个追击而来的敌人不断的从马坠落,他脸色冷俊,不断的把箭矢搭在弓,身后不远处,似乎是敌人的指挥者,他不断的叫喊着,自己也追了过来,一双如同老鹰般锐利的双眼,紧紧的盯着于凰。

于凰慢慢的把箭搭在了弓弦,对准了梁冰,猛的,梁冰拉住缰绳停了下来,手里的长枪快速的挡了一下,一只射向他脑袋的箭矢给挡开了,于凰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容,再次搭了箭矢,这一次是三支。

“你是说如果我再追的话要我的命么?少年。”

梁冰欣喜的笑着挥动马鞭追了去,敌人的骑兵几乎已经给蚕食殆尽了,眼前只有三只还在奔跑的战马,而面的四个家伙身手都十分不错,一路的追击,即使路边的士兵,也无法阻拦他们的去路。

“给我追,一定要杀了他们。”

廉涚已经追来了,肩头的血迹还未干涸,她快速的超过了梁冰。

“看来那女人也发现了,眼前的猎物价值所在。”

远处的道路尽头已经可以看得到褐黄色的草原,风不断的呼啸着,乔玉生挥动着马鞭,手里的长枪快速的挑开了敌人后,他再次大喊了起来。

“到草原去。”

嗖嗖的几声,从林子里事先绕过来的敌人,最后一轮的齐射,茅行轻哼了一声肩头处插入了一只箭矢,于凰怒吼着,举着弓箭,三支箭矢射了出去,顿时间身后最近的两名敌人便坠落马下。

刚刚的那个女人又追了过来,那眼神十分的凶狠,看起来根本不像一个女人会有的,和卢婞有些相似。

已经跨入了辽阔的草原,乔玉生感觉到马儿的速度开始变慢了,胯下的战马已经疲惫无,无法再奔跑了,越来越不稳了,而草原附近的部队已经离开了。

敌人从树林里追了出来,猛然间乔玉生感觉到身子失去了重心,胯下的战马发出了一阵悲鸣倒在了地,乔玉生重重的摔了出去,落到了草地,翻滚了几下才稳住身子,姬长的尸身压着他,他感觉到头昏眼花,而大量的马蹄声已经接近了。

“先走啊,卢婞。”

乔玉生喊了起来,卢婞在他落马的一瞬间停住了马匹,马举着剑,对准了身后冲击过来的敌人,大面积的敌人黑压压的一大片朝着他们聚集了过来。

在吃力的支撑着身子站起来后,乔玉生看着已经围过来的敌人,于凰和茅行也受伤了,他们聚集在一起,四周围的敌人并没有马靠过来,而是把他们团团围住。

“是你们输了,乔玉生。”

梁冰骑着马从敌人走了出来,廉涚和谷牛以及姒宸也跟了过来,敌人的脸都透着兴奋,那种胜利在即的喜悦,跃然于脸。

乔玉生解开了绳子,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姬长,而后露出了一个笑容来。

“我也是个笨蛋呢!姬长,只不过你听不到了吧,呐!”

乔玉生缓缓的举起了剑,对准了梁冰,扫视了一眼四周围已经下马的敌人,开始朝着他们逼近。

“要你们投降看起来是不大可能的吧。”

卢婞从马下来后,举着双剑,弓着身子,死死的盯着靠过来的敌人。

“要来快点吧,谁想要死的话过来啊。”

在发出了一阵怒吼后,顿时间四面八方的敌人朝着他们三人冲了过来,呼的一声,茅行甩动了手里的绳索,刚过来的敌人注意力放在绳子的一瞬间,卢婞手里的双刃已经刺破了几个敌人的喉咙。

于凰握着两支箭矢,刺入了两个敌人的喉咙里,而乔玉生手里的剑也解决了两个敌人,顿时间敌人停了下来,这会所有敌人都惊异的看向了远处,阵阵隆隆的地鸣声响起。

声音越来越大,大片大片的灰尘在远处扬起。

“是敌人的奔牛部队。”

一个声音大喊了起来,阵阵哞哞的叫声,越来越近的地鸣声在响着,以及大量攒动的人影。

“所有人分散开。”

梁冰脸色一变大喊了起来。

顿时间一只只奔牛已经冲到了敌人里,惨叫声四起,乔玉生眼疾手快的拽着姬长的尸体,背在了背脊,卢婞已经冲向了几个敌人。

“马玉生。”

卢婞大喊着,于凰和茅行都爬到了马,跟着慌乱的敌人朝着侧面冲了起来。

身后的疯牛群已经冲垮了敌人的包围,而现在的敌人唯有逃窜的份,四人骑着马,抽打着马鞭,朝着山林的地方迂回着。

“撤退,全军退到山林里。”

一个高喊声响起,林原带着部族的人,看到了乔玉生他们后便下令奔牛部队停止冲击,面的两个士兵开始把红色的东西从牛的眼睛前移开,一些牛开始安定了下来。

逃窜的敌人已经顾不乔玉生他们了,终于冲出了敌人的乔玉生脸色苍白的看着还在逃窜的敌人,林原骑着马快速的冲了过来,大量的士兵涌了过来,一时间敌人在林子边和他们对峙了起来,两边似乎都没有动手的意思。

“乔玉生。”

一阵高喊声,梁冰他们骑着马从林子里出来了,靠来到牛群死五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你们已经到绝路了,姬地的领袖现在已经死了,那个老迈快要入土的姬王,什么也无法改变,如果你们肯”

乔玉生大笑了起来,一只手指向了天空,而后唰的一下子放下,指向了正在大喊的谷牛。

“绝路?呵呵,战争现在正要开始,而你们会付出代价的。”

林原目瞪口呆的看着乔玉生背脊的姬长,不少部族的将军以及士兵都看到了,一双双充满了绝望的眼神,即使敌人现在不会攻过来,但很快,他们会对部草原发动攻击。

一天一夜的战争,让他们损失了大量的士兵,以及后备人员,每个人心里都十分清楚,现在的姬地已经走到绝路了,没有任何可能,在数量于自己十倍以的敌人手里存活下来。

乔玉生的心情异常的沉重,他茫然的看着远处的草原,脑子里不断的在搜寻着能够生存下去的道路,然而背脊的姬长似乎在告诉他,已经到绝路了,生的道路已经给他一手葬送了。

损失远想象的惨重,逃回来的人,十万都不到,而士兵更是两万都不到。

南面的粮场已经等于拱手让给敌人,现在秋收还未结束,但恐怕敌人已经去到了南部,开始发动攻击了。

北面,东面,以及南面的三面合围很快要开始了,姬地的最后三个据点,一旦失去了,身处最西面的姬都便会一瞬间化为废墟。

“已经完蛋了么?玉生,你告诉我。”

一阵低沉的呜咽声传来,乔玉生转过头去,静静的看着在哭泣的林原,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吃饱喝足修养完毕的敌人,最多在第十天会攻过来,而他们要面对的是从四面八方而来,超过50万的敌人。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