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 血与沙23

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 血与沙23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 血与沙23

“卢婞快点走吧,你要意气用事到什么时候啊,玉生交代过让你们马撤离隘口。 ()”

茅行一脸急切的催促着,而卢婞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隘口的瞭望塔,望着远处蠢蠢欲动的敌人。

士兵们已经开始在整理物资,已经快要接近黄昏了,此时的卢婞心情十分的糟糕,三个隘口在一夜间,因为一场大火,失守了,必须拱手让给敌人。

“明明姬梳姐拼了命好不容易换来的,好不容易拼了姓名才换来的。”

茅行没有说什么,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独自哭泣着的卢婞,这个隘口对于卢婞来说,有太多太多的回忆,她自小跟着姬梳,在这个隘口也呆过很久。

“拜托你了,卢婞走吧。”

茅行一只手按在卢婞的肩头,但此时的卢婞仰着头,不断的摇着。

隘口前的敌人开始朝着这边靠近了,士兵们还在慌乱的忙着收拾东西。

时间已经刻不容缓,茅行捏着拳头,咬牙切齿的看着卢婞。

“再不走,部的敌人下来了,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了,玉生说过,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回到部的草原。”

卢婞看向了茅行,依然摇着头。

“你走吧,我要”

“别开玩笑了。”

茅行怒吼了起来。

“既然不甘心报仇啊,不甘心的话把敌人杀死,与其抱着这样的态度死在这里,不如回去重新组织部队,我们有胜算的,你清醒点。”

而此时的卢婞似乎已经完全的失去了动力,一脸茫然的望着隘口前的敌人。

茅行唉了一声,愤恨的开始朝着瞭望塔爬下去。

“你想要继续呆着的话,随你的,我要把部队都给带回去,如果你希望等允儿听到你死掉的消息,悲痛欲绝的话,你继续呆着吧,抱着这个隘口死去。”

大量的士兵和后备人员都开始离去了,队伍浩浩荡荡的走了大路,茅行吩咐人尽量把马匹留下,留给还在守备着的部队,而后他抱着双手,坐在了瞭望塔下面,望着面的卢婞。

砰的一声,部隘口的大门给撞开了,到处都是焚烧过后的痕迹,已经什么都不剩了,林子里还冒着火烟,雨还在下着,士兵们开始清理道路。

一间间已经给烧成了灰的屋子,已经看不到原本的样子,只留下了大片大片烧剩下的地基。

“如此简单的进来了。”

谷牛骑在马,大量的骑兵从他的身边经过,朝着山下飞奔过去,现在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抵达草原,尽可能多的消灭已经溃败的敌人,然后再扼守住部草原的一些路线,占据南部,最后三面合围,拿下姬地。

“给我让开,慢吞吞的做什么?时间不等人,全军加速前进。”

啪啪的几声,廉涚拿着鞭子,挥舞了起来,一些还在清理着废墟的士兵马让开了路,士兵们开始慢跑了起来。

“不必那么着急吧,敌人肯定已经在通往草原的路设防了,即使赶到了依然还有一场恶战。”

“我已经让我的士兵,一旦攻破东部的隘口,火速的往部赶,他们是骑兵,速度我们快,难道你想要错过如此好的机会么?”

廉涚说着骑着马奔跑了起来,此时姒地的骑兵队伍也火速的跟了去,谷牛马下令让全军以最快速度赶路,在今晚要抵达十字路口,发动进攻。

姒宸一脸笑容赶了廉涚。

“现在这个时节还真是刚刚好,但姜地会不会出兵,是个问题,一旦他们出兵了,或许我们得等到来年才能够继续进攻了。”

廉涚冷笑着。

“他们不会出兵的,姬家的命运已经注定了,而且旁边的妘地可不是什么善类,在入冬之前结束掉吧,这么无聊的战争。”

“廉涚大统领,你今天看起来很开心啊。”

姒宸看着旁边的廉涚,和他往日看到的廉涚不同,一直以来廉涚的眉头都是微微皱着的,但今天的廉涚,皱着的眉头完全松开了。

“快点赶路吧,一口气解决掉敌人,我不想拖太久,已经够长了,为了这场战争所做的准备。”

部的十字路口前,士兵们把从后面山林里砍倒的树一颗颗的搬了过来,用绳子勒紧,正在布置着防御,姬长还在不断的高喊着。

东部隘口的部队已经全都去了南部的粮场,并没有出现太多的损失,现在敌人极有可能从东部向着部隘口袭来,而左侧的西部隘口到了现在却还没有音讯,今天一早茅行刚刚通过隘口。

于凰静静的爬在一颗树,望着大路尽头,这场雨让火焰熄灭了,敌人应该已经动身,他估计或许明天一早敌人会过来,必须得坚持到西部隘口里的部队全部撤回来,否则一旦给敌人三面夹击,最后演变成追击的状况,对于他们是极为不利的。

这是他们最后的部队,加起来最多有15万,而后面的三个据点都几乎已经空了,留下的是大量的农兵,他们没有受过太多的训练,只是跟着部队的后备人员,虽然数量众多,但大多都是老弱病残,是无法承受敌人正面部队冲击的。

现在只能加紧的巩固三个据点的防御,把撤回去的部队重新集结起来,再想办法和敌人战斗。

这样的情况是乔玉生很早预料到的,所以他很早开始准备加固三个据点的物资,而之前还有一个人也曾经说过一样的话,姬垣以前的构想,是让草原的住民搬到眼前这个山脉处居住,开垦出新的道路,让大部分士兵驻扎在这里,一旦三个隘口哪里有变,都可以马支援,即使哪个隘口给攻破了,依然有办法可以好像包围一般,把敌人包死。

但现在的一切已经结束了,看着下面还在忙碌着的姬长,于凰十分忧心的看着他。

姬长虽然有着凝聚部族人心的魄力,但他却不适合战争,战争需要的是像乔玉生那样步步为营,心思缜密之人,这次的教训实在太过于惨重。

一早按照乔玉生说的,直接放弃三个隘口,短时间内结束秋收,敌人算攻进来了,什么也得不到,一旦到了冬天,他们会不攻自破。

“不好了,东部的大路出现了敌人的骑兵。”

一个声音响起,于凰马转过头去,远处的路面虽然下着雨,但却依然扬起了阵阵灰尘,数量很多,是敌人的骑兵,姬长大惊失色的喊了起来。

“拿起长矛盾牌,站成一排,绝对不能让敌人的骑兵把防御冲散。”

“玉生,你不要冲动,先冷静下来,你病还没有好。”

林原按着打算带着几千士兵前往前线的乔玉生。

“不能再等了,敌人一定已经开始行动了,他们绝对不会放过这个一举歼灭我们的机会。”

林原看着远处部隘口的天空,阴沉着的天空,正在下着雨,他的心情有些凄凉。

“玉生,即使你去了也无法改变什么的,而敌人也不会放过把我们部队蚕食的机会,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堵住我们的去路,去了只是白白的送死罢了。”

“你把牛群准备好,阿原,我必须去,一旦部队陷入了重重围困后,很可能给蚕食殆尽,而追击的敌人一定会过来的,到时候唯有靠着牛群的冲击,或许才能够化解敌人的追击,我必须过去。”

看着已经无法阻拦,林原点了点头,乔玉生骑马,带着两千多刚刚装备起来的骑兵从据点内出发了。

喊杀声四起,正面冲击过来的骑兵威力很强,正在布置的防御一瞬间便瓦解了,士兵们慌乱的各自为战,场面十分混乱。

天色开始逐渐的黑了下来,一个个士兵不断的倒在地,在骑兵部队的冲击下,姬长只手握着长枪,怒吼着刺穿了一个骑兵的战马,那骑兵一落地,他马一脚踏了去,拔出长枪,刺了下去。

林子里到处都是喊杀声,敌人的骑兵源源不绝的朝着这边冲过来。

“不要慌张,消灭敌人。”

武器的交织声响彻林间,利用高机动性,敌人的骑兵不断的在大路反复的冲击着,而这批敌人的战斗力很强。

几万人的部队很轻松的给冲散了,分割成了好多快,在不断的厮杀,自己这边的士兵一个个倒下,姬长愤怒的大喊着。

夜色已经悄然降临了,黑夜即将来临。

嗖的一声,一个骑兵箭坠马了,于凰持着手里的弓箭,再次搭了一根箭矢。

“带着弓箭的人爬到树。”

于凰不断的喊着,这样的办法马奏效了。

然而现在让于凰更加惊异的是,远处的山峰处,敌人的骑兵部队已经从正面冲杀下来,现在的情况糟透了,无法撤退,即使撤退了,依然无法躲过高机动性的骑兵追击。

西部的大路,出现了大量的人影,左侧隘口的部队终于过来了,然而现在一切已经晚了。

正面的山峰,敌人的骑兵已经快要冲下来了。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