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 血与沙14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 血与沙14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究竟是怎么回事?”

唐澜眼神惊恐,面色很差,旁边的魑魅魍魉低着头,在沉思着。

今天一早,唐澜在唐石的头顶上,又看到了大量的黑气聚集着。

“不知道,或许还有几天,或许还有几个月,说不准,如果他还是无法为你留下子嗣的话,你便要死了。”

砰的一声,唐澜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他仰着头,一副痛苦的神情。

“究竟是为什么?难道是之前那小子对姬家大女儿做的事情导致的?”

魑魅魍魉摇了摇头。

“是姬允儿。”

“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魑魅魍魉迟疑了一会,而后开口说道。

“怪物,那天你没有再前面,所以没有看到,黑绿色双眼血红的怪物,已经很久未曾体验到恐惧了。”

唐澜震惊的看着魑魅魍魉。

“没有任何法则的怪物,那天我从姬允儿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很奇特的力量,而这股力量扭转了整个战局。”

“确实,那天姬家的士兵如狼似虎,只管冲锋,明明山下有如此数量的军队,但却唯有撤退。”

魑魅魍魉站起身来,而后走到了门口。

“你盯着唐石那小子,我必须去一趟。”

“是去找那个家伙么?”

魑魅魍魉点点头。

“希望那家伙还在吧,毕竟那家伙会变作各种各样的野兽,如果他不肯见我的话,我也没辙。”

“变作野兽?”

唐澜惊异的看着已经离开的魑魅魍魉。

姬王的面色凝重,看着眼前的乔玉生,他脸上的神情飘忽不定。

“还是无法这么做么?堵上0和1。”

“玉生,一旦我们放弃了三个隘口,中部,西部,南部都会暴露在敌人的獠牙之下,岌岌可危,出现任何一丝半点的闪失,姬都在一瞬间就会化为火海。”

乔玉生点点头,而后转过身无奈的走出了房间。

“还是不行么?玉生?”

召硼急促的问了一句。

“走吧,跟我再出隘口一趟,听说敌人又过来了,这个办法不行,那么就想其他的办法。”

在快速的来到了坡头,这会山下,黑压压的敌人又聚集了起来,炊烟袅袅。

“敌人的补给不是”

“应该是姒地的人把补给分给了赢地的士兵。”

乔玉生说着,从马上下来,坐在山坡上,静静的凝视着下面的敌人,他们并没有上来的意思,而是开始在构筑防御。

“玉生,今天一早,右侧的隘口传来消息,邹氏部族的人又开始在乱石地聚集了。”

“他们不会冒然进攻的,中部主力部队失利的事情,他们应该知道了,而他们的作用一开始就是牵扯右侧隘口里的兵力,明天我要去左侧隘口一趟,召硼你就先过去右侧隘口吧。”

风声在呜咽着,即将进入秋收时节,姬都里的人几乎都去了中部草原和南部的粮场,偌大的姬都这会空荡荡的,街道上看不到半个人影。

只有不足5000人留守的姬都,空荡荡的,姬允儿坐在鸟舍旁,望着眼前直通东门的街道,她畏惧着宫殿,里面已经没有什么人了,每天都会听到姬柆的嘶吼,她有些受不了。

那天在战场上的事情,她完全不记得了,而最后的影响是父亲的箭射中了奄奄一息的大姐,之后醒过来,除了全身的擦伤和悲凉的心情,她什么都不记得。

所有人都在说,那场战争会胜利,是因为她的关系,她果断冲了下去,带着士兵们,一路杀到了敌人的营地里。

姬允儿捂着脑袋,身体里好像有一个声音,这几天里,她时常在睡梦中醒来,是死亡的味道,见识过右侧隘口的战争,那些堆积的尸骸,姬允儿很清楚,死亡的味道,但这会她却不禁笑了起来。

砰的一声,姬允儿转过头去,龙籹端着的食物打翻在了地上。

“允儿”

龙籹有些惊恐的看着姬允儿,刚刚的一瞬间,她看到了姬允儿露出的诡异而邪恶,阴冷至极的笑容,仿佛是另一个人,或者说,不像人,像某种东西,怪物。

“怎么了?龙籹?我脸上有什么吗?”

姬允儿站起身来,又恢复了平日里的样子,龙籹摇了摇头,她觉得或许是自己多心了,连日来的悲事,让她这段日子来,心情都很糟糕。

“二姐怎么样了?”

龙籹摇了摇头。

“姬后让你过去一趟。”

姬允儿起身踏入了宫殿内,一股寒意马上席卷全身,空荡荡的宫殿里,死一般的寂静。

去到了姬后的住地后,躺在床上的姬后打算起身,姬允儿急忙过去,扶着她。

“母亲,你躺着吧,怎么了?要不要我陪你出去走走。”

姬后摇摇头,伸着一只手,放在姬允儿的脸颊上,轻轻的摩挲着。

“允儿,如果害怕的话就逃吧,逃离这一切。”

一瞬间姬允儿瞪大了眼睛,姬后温柔的笑着,抚摸着她的额头。

“你从很小的时候就这样,喜欢把心事藏着,现在即使你嫁到姜地,也改变不了什么。”

“不会的,大哥和父亲,还有玉生他们一定可以,可以”

姬允儿的声音越来越小,她自己的内心里也很清楚,姬家无法抵挡敌人的进攻,即使再如何,也无法弥补兵力上的差距。

“母亲,你累了,休息吧,我想出去走走。”

姬允儿僵硬的笑着,快步的跑了出去。

姬后眼神悲凉的看着姬允儿,而后看向了龙籹。

“那孩子太要强了,龙籹”

“姬后,我会守着允儿的,直到死亡”

夜深人静之时,姬允儿再次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她口干舌燥,不断的吞咽着,龙籹在二姐的房间,守着她,今天二姐的情况很糟。

在走出房间后,一股凉风吹走了她身上的睡意,姬允儿奔向了木盆,抄起水摊在了脸上,又喝了些水,舒服了很多,滴滴嗒嗒,她脸颊上的水滴落入盆中,月亮的倒影在晃动着,四周围一片惨白。

渐渐的水面平静了下来,倒映出了姬允儿的脸,她出神的望着自己,表情有些凝重,但这会水里的表情突然间变了。

“怎么”

“你在恐惧着什么呢?”

姬允儿瞪大眼睛,看着水盆里的自己,正在张嘴说话。

“你究竟是?”

咯咯的一声,水面里的自己阴冷的笑着,表情邪恶无比。

“我呀是你啊”

然而在这深夜中,并没有任何人在,姬允儿自己也不知道,水面里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是一模一样的,而和自己对话的,是自己,她在自言自语。

浑浑噩噩中,姬允儿醒了过来,她吃力的睁开眼睛,十分的疲惫,浑身酸痛,猛然间,她瞪大了眼睛,盯着房间里,一只只短枪插在地上,而自己的怀中竟然抱着一柄长枪,她明明记得武器是摆在训练场那边的,为什么会突然间出现在屋子里。

“玉生,你想做什么?”

于凰十分不解的看着乔玉生,他刚来到左侧隘口,便让部队集结,让他们带上三天的口粮,然后休整,又从隘口内派出了大量的哨兵,地毯式的排查敌人的侦查兵。

“现在虽然无法做点什么,但只要有一点希望,便绝对不能放弃。”

猛的于凰似乎想到了什么。

“难道你要到你父亲曾经发现的那个敌人的捕鱼点去?”

乔玉生点点头,他只是带了2000人,从山麓的正西面,进入山林,一直朝西便可以抵达赢地以前在上游做过手脚的捕鱼点,很早以前在自己父亲的提议下,姬王就曾经派人,开辟了一条路,去过那个捕鱼点,但当时并没有打草惊蛇。

敌人现在正是饿肚子的时候,那个地方提供的食物,虽然微小,但却能够解决数万人的肚子。

“敌人要从北部把补给送过来,需要耗费半月以上,而从那边,地方虽然难走,但如果只是一些粮食,从那边运送过来的话,只需要10天吧,我怀疑敌人很可能已经开始运送了,所以如果可以提前掐断敌人新的补给线,又可以争取一些时间。”

“我跟你去。”

一个声音在乔玉生的背后响起,他回过头去,是卢婞,前些天受的伤并没有好完全,而最为重要的是,她心里所受到的伤害,远远超过了乔玉生的估计。

“卢婞,你还是好好”

一对冰冷无情的眸子,让乔玉生放弃了阻止卢婞的念头。

“好吧,但你绝对不能乱来。”

卢婞点了点头。

“我会跟着她的,如果有个什么,我会想办法拉住她的。”

于凰在乔玉生的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

整整一天乔玉生都在隘口前,等候着侦查士兵的回报,敌人果然在左侧隘口附近安插了不少侦查,但已经给排除了一些。

夜幕下,左侧隘口的门打开了,乔玉生带着士兵们出了隘口。

“慢点,卢婞。”

一出隘口卢婞就驾着马飞奔了起来,乔玉生急忙追了上去。

“等过几天,还是让她回去姬都好好修养一段时间吧。”

夜幕下的卢婞,表情有些不大对劲,变得狰狞而可怖。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