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百罹8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百罹8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真的办得到的话,这可是这场战争的关键啊。”

梁冰说了起来,唐澜点点头。

“姬垣那小子,才10多岁的时候我便清楚的知道,他的才能可是在姬王之上,三个隘口的建立也是他提出的,他似乎在旱灾开始的时候就料到了,防范于未然,所以短短的两三年里,隘口就建成,他亲自坐镇隘口,还开辟出了军队能够最速集结的路线,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才能,确实了得,而且那个山麓上,他恐怕也想要建立要塞。”

“除了姬垣姬家并没有什么得力的人了,所以我才说这是关键,唐老如果你能够帮我们除掉姬垣的话,一定可以让这场战争提早的开始。”

唐澜点点头,他露出了一个阴狠无比的笑容。

“你开出条件来吧。”

梁冰直接说道,唐澜点点头。

“我需要你帮我找一些这个时节出生的女人,送过来。”

唐澜说着从怀中拿出了一块龟壳,上面写着一些时间段,梁冰十分不解的看着。

“我略懂一些观星占卦之术,我们部族现在已经没有了继承人,石儿之前遇到袭击落下了顽疾,所以得找一些这个时间段出生的女人,和石儿结合才有可能产下子嗣来,我已经寻遍了整个北方部族,只找到了一个,但却已经年迈,赢地和姒地比较广袤,要找到几个应该不难。”

“原来就是这么点小事情,如果唐老你真的能除掉姬垣,待攻下这姬地后,西方和东面就给你们唐氏部族了,如何?”

唐澜点了点头,梁冰十分疑惑的看着唐澜,他对于这么优渥的条件丝毫没有半点兴奋,反而是刚刚提起找女人的事情,他表现得异常兴奋。

夜深人静之际,唐澜独自在屋内,他关上了门,把守着的人全部撤走,拉上了帘子,把桌子移开,而后拿起了铺在地上的草席,一个黑色的圆形阵法,边缘的地方写满了怪异的阵法,中间的地方有一个鲜红色的鬼字,他从兜里拿出了一块小石子,放在了阵法的中间。

“通幽,显”

唐澜比出二指,一抹黑色的气流从石子里溢出,而后渐渐的出现了一个目光呆滞,皮肤白皙,半透明的鬼,他的嘴巴处一条鲜红色的长舌头掉出。

“魑魅魍魉,听到的话就速速回我,有急事。”

唐澜说着摘下了眼罩,一瞬间,一阵窸窣之音,他那只瞎掉的眼睛里,没有眼珠子,却有着很多黑色的触须,这会正在窸窣的动着。

已经深夜了,房间里一片惨白,唐澜满头大汗的等待着,这时候这只飘在阵法中间的鬼终于动了,他瞪大眼睛,说话了,发出了魑魅魍魉的声音。

“怎么了?唐澜,我不是说过我得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了,才回来么?”

“你想个办法,除掉姬垣吧。”

唐澜说着,这只鬼马上就露出了疑惑的眼神。

“做这种事情,有意义么?不是已经说好了,除非与我们的事情有冲突,否则不要干涉任何的事情,否则会受到天罚的。”

唐澜叹了口气,说明了缘由。

“真的存在么?你所谓的天罚。”

魑魅魍魉点点头。

“曾经我看到过一些巫师,做出了有违万物法则的事情,比如把人的阴阳强行分离,通过巫术杀死一些有德望者,最终的下场便是魂飞魄散。”

“那我们现在做的事情不也是有违万物法则么?”

唐澜疑惑的问了一句。

“这个不同,人与鬼的事情,在法则之内,那姬垣作为姬氏部族领袖的儿子,想要杀死他的话,我可是会折寿的。”

唐澜哈哈大笑了起来,而后恶狠狠的看着魑魅魍魉。

“我可没有说让你用巫术之类的,下毒就可以了,你不是还有办法么?让自己和动物替换,你只需要操纵着毒蛇,咬那姬垣一口,自然就不会违背法则,不是么?”

好一阵后,魑魅魍魉终于开口了。

“好吧,现在把姬家的视线转移到中部也好,到时候姬垣出事了,姬都自然就空虚,我更加好取姬允儿的命。”

寒风刺骨,雪洋洋洒洒的从空中飘落,姬都的夜晚却格外明亮,城市的四处都有一列列手执火把的士兵四处巡逻着,在一条狭窄的巷子里,露着一对冰冷的眼睛。

“还真是麻烦,那么晚了竟然还有那么巡逻的士兵。”

魑魅魍魉嘀咕了一句,他等着士兵离开后走出了巷子,朝着北门移动了过去。

门口守城的士兵并没有察觉到,有一个散发着黑气的人正登上墙后面的架子,砰的一声响动,架子上的士兵惊慌的举着火把,看向了外面,并没有任何人,然而并没有人注意到,雪地上留下了一排浅浅的脚印。

“这可怪不得我了,姬家。”

魑魅魍魉再次回望一眼在黑夜中的姬都,阴沉的说了一句,便消失在了血夜中。

已经一周了,姬允儿终于能跑跳了,她好了伤疤又忘了痛,大中午的就偷偷的翘掉了乔玉生的课,让龙籹带着她出了城,一到山林里,姬允儿便吹响了口哨,天空中一只九翎鸟很快就降了下来,姬允儿跑过去抱着它的脖子。

“哈哈,小小,你果然跟着我啊,快点带我去找点好吃的东西吧,我馋死了,最近大冬天的,吃的东西都是那些干巴巴的东西,我快憋疯了。”

然而还未踏入林子,乔玉生便急匆匆的追了出来,他的脸色十分难看,龙籹似乎觉察到了一股异样。

“我可不会回去哦,我好多天没出来玩了。”

“你二哥去世了。”

一瞬间姬允儿瞪大了眼睛,一旁的龙籹捂着嘴巴惊呼了起来,乔玉生的声音悲凉。

“二哥去世了,什么意思,乔玉生什么意思啊。”

一路上,姬允儿哭喊着,乔玉生一言不发,龙籹在不断的安慰着她。

回到宫殿,姬王和姬后以及姬家的很多人都过去了。

“怎么怎么会”

在鸟舍的旁边,姬允儿还在哭啼着,姬王严令不准姬允儿再外出,让她好好呆着。

九个人的脸色都不大好,特别是乔玉生,好一阵后,姬允儿终于哭得累了,龙籹背着她进入,把她放在了床上。

“肯定有什么不对劲。”

乔玉生愤怒的吼叫了起来。

“只是不幸罢了,玉生,你别多想了。”

卢婞也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她的语气比平常要低沉得多。

这时候召硼举着一只手,天空中飘落下来的雪花,落到了他的手中。

“据我所知,我在冬天从未见过蛇会出洞,以前我还不知道,但某次和父亲在山林里找食物的时候,曾经以为一个洞里有兔子,结果出来了一条蛇,它们是那种一道冬天就会消失不见的东西。”

具体的情况乔玉生也听闻了,姬垣在前天晚上,睡觉的时候,给蛇咬到了脖子,那条蛇就死在床旁边,等有人听到响动的时候,进去姬垣已经快不行了,那是一条火红色的毒蛇。

失去姬垣对于姬家来说,是一个天大的灾难,乔玉生咬牙切齿的看着西面,而后站起身来,跑了起来。

“你要去哪玉生。”

于凰拉住了卢婞。

“让他静一静吧,好不容易找到了同类,我曾经看到过他一脸欣喜的和姬垣讨论着什么,两人看起来真的很般配。”

雷火叹了口气。

“姬垣哥比姬长好多了,我以前受过他的照顾。”

在练习场地里,乔玉生拿着一根练习用的木棍,疯狂的挥舞起来,他很久没有尝过这样的滋味了,上一次是在五年以前,得知自己的父亲战死的消息。

入夜,龙籹在照顾着姬允儿,用一块毛布给她擦着脸,姬允儿还在哽咽着,脸上已经没有笑容了,她还记得每次姬垣回来,都会给她带点好吃的,好玩的,自己脖子上挂着的这块石头,就是姬垣找到,亲自打磨弄好后,在她3岁的时候送给她的,她还记得拿到这块漂亮的绿色石头时候,那股兴奋。

“允儿,快点睡吧,天很冷,早点睡。”

龙籹说着,拉着姬允儿上了床,而后姬允儿抱着龙籹又开始恸哭了起来,龙籹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能轻柔的抚摸着姬允儿的背。

“守备果然已经松懈了不少,看起来今晚动手比较合适,趁着我的伤还没有扩散。”

此时的魑魅魍魉,身上有一条红痕,这条红色的痕迹好像把他的身体一分为二一般,他走起路来,显得更加轻柔,仿佛是在飘动一般。

姬家的宫门口,魑魅魍魉四处看了看,门已经关闭,里面就只有两个守着的士兵,他阴冷的笑着,此时一旁猛然间一阵啼鸟声,魑魅魍魉惊异的看了过去,瞪大了眼睛,脸颊上一股热流,一道黑影从自己的身前窜过。

“九翎鸟么?呵呵。”

魑魅魍魉抬着头,看着天空中那快速盘旋着的黑点,朝着自己俯冲了下来。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