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百罹5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百罹5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放心啦,回去后我父亲肯定会好好感谢你们的啦。”

天空略微阴沉,姬允儿在姜地的军队护送下,前往姬都,已经过了国界,太阳落山之时,便可以看到姬都。

茅兲和另外两人的脸上都充满了喜悦,终于可以逃离山林里那种每天担惊受怕的日子了,最近因为食物一度匮乏,他在山林中寻找了很多处的地方,都没有适合作他们过冬的地点。

姬允儿心情十分的好,一路上和茅行有说有笑的,说着一些她所见到的各种见闻,这会茅狸时不时的会朝着空中看过去,茅兲疑惑的问道。

“怎么了?小狸,空中有什么吗?”

茅狸终于按耐不住心头的疑惑停了下来,指着他们身后的那片天空。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那只鸟一路跟着我们,在去姜地的时候我就发现了。”

这会众人抬起头来,才看到天空中有一个黑点,离得很远,速度缓慢的在他们的头顶上盘旋着,姬允儿欢呼了起来,招着手,大喊着。

“小小,是小小啊”

远处的鸟越来越近,朝着姬允儿这边飞了过来,因为年纪幼小,她与茅狸共乘一匹马,一只九翎鸟从他们的头顶上掠过,茅狸吞咽了一口。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鸟,好漂亮。”

九翎鸟飞过的地方,这会天空中的乌云散开了一小块,一道光芒透了下来,一瞬间远处的天边,出现了一抹七彩的光芒,茅兲静静的看着那光芒,眼中充满了希望,他再看看姬允儿。

茅兲自己也不明白,当初为什么会下这样的决定,而现在能够来到姬都,也是托了姬允儿的福。

“跟着她或许是一种幸运吧!”

旁边的茅行哈哈大笑着。

“这份幸运是我捡到的哦,大哥!”

从浑浑噩噩中醒过来,已经过去半个多月,唐石捂着发疼的额头,他只记得自己给乔玉生射中了,随后便什么也不记得。

“好刺眼。”

唐石捂着头,窗外照进来的阳光,让他感觉十分难受,唐澜马上拉起了草帘。

“石儿你醒过来了!”

“叔叔,是你救了我么?”

唐石马上便意识到,屋子里弥散着一股浓烈的苦味,而且旁边还有一些用来包裹伤口用的毛皮。

唐石马上摸了摸自己的身体,额头处的地方,没有什么大碍。

“唉,石儿为了救你部族里十多人死在了山里,为了找药,我是好不容易才找到能治疗你伤的药。”

唐石哽咽着看着自己的叔叔,眼中充满了感激之情,但此时,他的脸上却呈现出了愤怒来。

“我绝对饶不了那小子,我一定要杀了他。”

唐石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

“赢地的军队在前些天遭遇了重创,损失了上万人。”

唐石心中一惊,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叔叔。

在北部左侧的地方,一开始只有小股的姬家部队来侵袭,但却在九天前,赢地的军队刚刚去到左侧山麓之际,便遭遇到了姬家正面部队的猛攻,而另外中间和右侧,姬家也出兵了,一瞬间他们想要构筑防御工事的计划便宣告失败,现在已经入冬,过不了几天就会飘雪,赢地和已经在北部驻扎下来的姒地军队不打算进军了。

唐石有些害怕的看着唐澜。

“姬家会不会打过来?”

此时的唐石极为的惊恐,他脸上透着深深的恐惧。

“已经入冬了,姬家的人不会打过来的,而且现在赢王和姒王似乎打算讲和,不想要和姬家开战了。”

“什么?”

唐石大惊失色的站了起来,猛然间他咳喘了起来,一口口黑色的液体从鼻子嘴巴里流了出来,唐石发疯一般的惊叫了起来,唐澜急忙按住他。

“没事的,这不过是药而已,唉,没事了,石儿,一段时间你就会好了。”

唐澜说着,有些惊讶的看着唐石身上若隐若现的黑气,好不容易唐石睡了下去,唐澜走出了屋子,太阳已经落山了。

“效果远比预想的要差,这小子我看顶多还有5年的命了,你最好让他赶快产下后代,不过看他这样子,能不能生出来还是问题。”

唐澜的脸色很差,一粒粒汗珠从他的额头上渗出,而后滑落下来。

“之前我不是说过了,让你不要那么贪心,现在能够让你成功续命的族人,只有唐石了,其他的人都已经死了,你大哥也是,原本如果留他个几年的命,或许不至于变成现在这种状况。”

“你快给我想办法啊。”

唐澜暴躁的吼了起来。

“放心吧,还有两年的岁月,我现在必须前往姬都,去解决点事情。”

“不就是一个小丫头么?犯得着这样么?还是我的问题比较急。”

魑魅魍魉的眼中透着一股阴寒,一股杀意透了出来,唐澜吞咽了一口。

“如果知晓恐惧的根源,便亲手去斩断,我不喜欢拖泥带水,更不喜欢等着未来的敌人,把利刃刺入我的胸口,这你拿着,方法你应该知道,记得不要吸太多,太多以你现在是无法承受的。”

魑魅魍魉说着拿出了一根黑色的长棍来,一头的地方是尖锐的,唐澜接在了手里,马上喜笑颜开。

“我已经教过你怎么分辨阳火强弱之人,你切记要找阳火强的人,千万不要吸那些阳火弱之人的生气,否则他身体里盖过了阳火的阴火,会压垮你的。”

在姬家进入中部的左侧隘口处,姬家几乎所有的将军,以及各部族的一些领袖都聚集在了一起,姬王坐在一个台子上,姬垣站在旁边,指着一副地图上的东西,在说着什么。

出战很顺利的拿了下来,姬垣提出直接攻击,在继续骚扰几天后,一开始姬王和各部族的领袖都持反对的态势,认为现在要入冬不宜开战,得等来年的春天。

最终姬垣以强硬的态度,驳倒了大部分人的意见,一战便见了分晓,现在赢地和姒地都已经在前天派使臣过来讲和,而条件是食物的补偿,以及一批奴隶。

姬王已经同意了,赢地和姒地的军队不会再进犯姬地的中部区域,而北部原本就是不毛之地,并没有太多争夺的价值,而北方的部族已经与姬家决裂了,这件事姬王也允诺使臣不再追究。

姬王的做法让很多人不满,其中最不满的就是姬长。

“如果要在上面建立要塞的话,需要耗费大量的物资啊,垣儿,你有想过么?虽然这片山麓确实是个好地方,还可以成功的遏止住北面的赢地,但”

“这是迫在眉睫的事情,父亲你为什么不明白呢?赢地的家伙看中这块地方,并不是因为那地方离着他们那块鱼场近的关系,而是战略位置,这地方只要开辟出道路来,进可攻退可守,囤积在里面的士兵,随时都能够对我们姬家发动攻击,能够快速的为中部的战线提供物资。”

“这事情等以后再议吧。”

姬王开口了,姬垣的脸上十分的失望,此时坐在下面的乔玉生和姬垣的心情是一样的,他很清楚姬垣看中的那块山麓究竟有多么重要。

特别是如果在那山里上设置一些投掷机关,想要攻到山麓上几乎是不可能的,那地方比中部的三个隘口都要重要得多。

那山麓西北面便是姬都,而且能够与左侧的隘口,形成互守的态势。

其他的部族有人支持这个提案,但现在却无法施行,转而开始讨论起和赢地姒地要的赔偿物这种无关痛痒的话题去了。

会议结束了,隘口内举行了欢庆战争胜利的宴会,姬垣却无心参与,独自一人来到了隘口的正楼上,观望着远处,在夜色笼罩下的巨大山脉,那个他心仪的山麓就在上面。

嘎吱的一声,姬垣回过神,身后的乔玉生一步步的站了过来。

“等回去后,我会多向姬王建议的,应该能够”

“玉生,你错了哦,我始终还是不如父亲。”

姬垣微笑着说道,想起刚刚在会议上的那份据理力争,乔玉生觉得姬家有姬垣十分可靠,他才是日后姬家的实际领导者。

“战争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玉生,并不是几句话说说,就可以随便发动的,上一次是一步险招,如果我们姬家的部队折损太多,便称不上是胜利,而其中还有很多部族的军队参与了进来,现在外敌虎视眈眈,我们姬家输不起的。”

顿时间乔玉生就明白了过来,姬王并不是愚钝,不知道眼前那片山麓的重要性,而是如果要建设据点,需要几十万人,这无疑是在山上建立一座城市,如此庞大的工作量,并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的,姬都也是经历了好几代才有了现在的规模。

投入的物资过多,这很可能会引起内部部族的异议。

“你记好了,玉生,非我族者必存异心。”

“那么我呢?”

乔玉生微笑着说道,姬垣在他的眼里更像一个睿智的长着,值得他去尊崇。

“我们拥有共同的敌人,这便是最重要的,而且各部族也不想再次给他人统治,毕竟元老和新进的待遇,是有差别的,谁都明白这个道理。”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