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九翎鸟1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九翎鸟11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雨落了下来,在即将入秋之际,干旱许久的土地终于得以滋养,雨势十分的大,仿佛要把这几个月来都不曾下过的份都给补上。

姬都的街道上已经因为这场大雨而积水了,此时的宫殿内,姬家的领头之人都聚集在大屋子里,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十分的凝重。

“父亲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已经第三次派出使臣过去了,到现在没有任何一个使臣回来,已经给他们杀了吧,我们要忍到什么时候,现在必须出兵,让他们知道背叛我们姬家的后果。”

姬长十分懊恼的说道,但姬王却沉默着还是一言不发,姬家的所有人都盯着姬王,超过半数以上的人同意战争。

“大家先安静下,现在的情况已经可以确定了,北方的11部族真的叛变,他们送来姬都的子女都是替死鬼,而我们姬家的军队组成情况恐怕已经给唐氏和卢氏部族的那两个小子带回去了,赢地和姒地恐怕早就开始虎视眈眈,想要进犯我们姬地,而北方的11部族,充其量只不过是他们想要引发战争的突破口,如果现在我们贸然开战,他们便可以名正言顺的进入姬地。”

“别人都欺到头上来了,父亲,你为什么还要忍下去,其他的三大氏族都已经做好准备好战争,就等父亲你下令,我们只需要1个月就可以歼灭那北方的11个部族,这样下去,我们姬家的事情,不是要给别地的部族们耻笑?”

“就这样吧,把军队派驻到中部的几大隘口,防守即可,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私自开战。”

姬王说完摆摆手,屋子里的人一个个的离开了,而姬长却一动不动捏着拳头,十分愤怒的样子,姬梳一只手拽住自己的哥哥,希望他一起走,但姬长却甩开了姬梳。

“父亲,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懦弱了?”

“长儿,你出生的时候刚好和我们和这姬地的一些部族结束战乱的时刻,也是我们姬家的刚刚稳固的时候,你不知道战争究竟是什么。”

在中午时分雨终于停了,天空放晴,卢婞和雷火开始处理着鸟舍里的积水,乔玉生闷闷不乐的坐在篱笆边,他的脸上还有伤,一条清晰可见的伤痕,还挂在左脸颊上。

之前北方11部族叛乱的消息一出,他这乔氏部族的长子就受到了很糟糕的待遇,不断的咒骂声,终于在前些日子,愤怒的姬都人,冲了过来,打伤了他,最后是姬王严令如果有谁再生事端就杀,事情才平息下来。

“老是摆着个苦瓜脸,你早点把事情告诉我们的话,就不会这样了,那天起火要不是妘魅告诉我你一个人冲去火场了,你现在呀,早就给烧死了。”

“少说几句吧。”

雷火按着一脸怨念的卢婞,乔玉生并没有反驳,他只是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为什么到了那种时候却做出了这样的选择,自己的内心里还是有些希望能够回到部族。

现在的乔玉生和雷火,甚至连上街都不允许,只能成天在这王宫里,不远处就有士兵在巡逻着,一旦发现他们不在,等给找到就会受到严厉的责罚,这是姬长布置的士兵,每隔一段时间会过来鸟舍这边巡逻。

乔玉生此时身上的那股锐气已经没有了,变得麻木起来,唯有背脊和手臂上的伤痛,才让啊知道自己还活着。

这时候远处妘魅在弄婆的陪同下过来了,妘魅的手里拿着一块装满了绿色液体的小贝克,里面散发着一股臭味。

“给这是弄婆找的草药,捣碎后制成的药,你涂抹在伤处,应该好得快一点。”

乔玉生推开了妘魅的手,摇了摇头。

“不需要。”

那次火灾,死伤了不少人,特别是姬后,自从那次火灾过后,便断奶了,而且经常咳嗽,面色也十分的差,终日都只能在屋内,听人说她好像很痛苦,特别是半夜里经常会咳得睡不着。

姬允儿只能由其他的奶妈来喂养,以及那些替死鬼的北方部族孩子们,明明很早以前乔玉生就想到过,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他明明可以阻止。

“现在的你,说什么或许对你都没用,药我放在这里了。”

妘魅说着要贝克放在了乔玉生的旁边,跨过篱笆走了过去。

“我的部族现在已经分崩离析,族人们死走逃亡,但现在我觉得这里的一切都很好,也很自由,如果你还是个男人的话,乔玉生。”

妘魅只是幽幽的说了一句,便过去和卢婞他们那边了,三人给九翎鸟打理着毛发,现在的两只九翎鸟已经逐渐的适应了,这里的一切,而且和卢婞他们还比较亲近。

乔玉生站了起来,看了一眼装着药物的贝壳,收入了衣服里后,朝着北面过去了,那边有一个练习场,乔玉生经常会过去练习射箭和剑术。

“你要去哪?”

果然一过去乔玉生就给士兵拦住了,他说明缘由后,便给拒绝了,就在这时姬长怒气冲冲的从一道小门里出来,一看到乔玉生更加的愤怒。

“练剑?呵呵,想要做什么,还嫌你们做的事情不够大,下次是不是想要把我们姬家所有人的脑袋给砍下来么?”

一瞬间乔玉生怒火中烧,瞪着姬长,但马上就给姬长使劲的推了一把,他跌在了地上,刚想要爬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十分的无力,姬长一步步的走了过来,一把揪住他。

“要不是父亲,我早就把你小子的脑袋给砍下来了。”

说着姬长就把乔玉生再次推到了地上。

“又有人死了。”

乔达静静的站在村寨用来埋葬族人的地方,散去的族人中还有人不断的发出呜咽声,干旱让他们的辛苦开垦播种的土地,颗粒无收,而森林里,猎物更加的稀少。

冬天给寒冷冻过的土地,开春后又遭遇干旱,已经开裂变黄,无法种植什么谷物了。

来自赢地的援助在上个月突然间断掉了,而赢地只有一个命令让他们开战,对姬家,如果不开战的话,就不给与任何的援助,其他的部族也是一样的。

但没有任何人敢开战,姬家以及下属的三大部族,将近20万人已经进驻到了中部,而他们11个部族能够凑出来的军队不足3万,而且武器装备都不如姬家的精良,一旦开战,恐怕一瞬间他们便会给姬家的军队毁灭掉。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姬家都没有任何动静,唯一能够想到的只有姬王,他不希望和他们开战,而现在自己已经是背叛者了,想要坐下来和姬王谈谈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这时候他想得更多的是自己的儿子,生死未卜,但唯一的一线生机,便是姬王。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部族里就死了上百人,而半数以上都在受到饥饿的折磨,河里几乎已经没有什么鱼类了,已经长达半年没有好的收成。

昨天唐氏部族的人来过,要他准备开战,只要一开战,赢地和姒地的援助已经军队就会过来,已经十分无奈了,乔达准备带着唯一能够凑出来的2000人前往中部。

第二天的一大早,在不少部族的人哭啼下,乔达带着士兵们出了村寨,打算前去与其他部族的人汇合,每人都只带了5天的食物,唯一的希望就是赢地和姒地的食物援助。

想要攻入姬都,唯有中部的三条隘口,其中一条在山间中,另外两条,一条在密林的包裹下,一条则是一大片较为平整的小山坳里,有一个洞窟穿过大山。

无论是哪一个隘口,都不好打,而11个部族的军队,将近3万人整合后,便决定只是先试探开战,为的便是让赢地和姒地拿出食物来。

而攻击的方向,一早就选定了,便是中部的山间,这是三个隘口中,长度最大的,两侧是悬崖峭壁,中间是沙石地,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中部的这个隘口,是路途最近的,这对于11部族的军队来说,是最为重要的。

他们决定快速的行军,然后发动突然袭击,如果能攻下的话,自然是好,攻不下的话,就能够马上回撤。

然而情况却是让人绝望的,在第三天的早晨,乔达远远的就看到了隘口,以前只有一层木栅栏防御的隘口,现在却有三层,而且上面站满了弓箭手,乍一看之下,足足有上千人。

再看看自己这边的部队,有着木盾的士兵,不到两千,而且想要攻下这种居高临下的隘口,攀爬用的东西也极为简陋,只有3万人不到的部队。

姬家的部队似乎察觉到了他们的动向,三排木栅栏防御上,已经站满了弓箭手,一只只弓箭已经对准了这边,一旦几轮齐射,他们将会损失过万。

一股恐惧的气息弥漫着整只部队,连统领11部族的唐山都不禁皱起了眉头,他不断的叹着气,而自己的只有卢鱼此时则面如死灰。

“究竟是什么时候打造起来的。”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