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本源10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本源10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哎呀,庄伯你怎么那么不相信我啊,我一个成年人,怎么会欺负这种小姑娘呢,是吧!”

皇甫若非嘻嘻的笑着。

“好了,快点说,我最喜欢和人打赌了。”

殷仇间一只手,拉住了那灰色的人形,而后甩到了皇甫若非那边,身边的白色和黑色人形仿佛在笑一般,咧着嘴巴。

“你负责教那灰色的家伙,而我负责教这两个家伙,没有时间限制,谁能够先教会他们思考的话,就赢了,很简单的赌博吧。”

皇甫若非啊了一声,张大嘴巴瞪大眼睛。

“怎么,不敢了?”

“哼,赌就赌,你两个我一个,嘻嘻,肯定是我赢,哈哈。”

庄伯斜眼看向了殷仇间。

“奸计得逞了啊,少爷。”

在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后,庄伯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皇甫若非。

“老爷爷,放心吧,我已经教会了他们不少话呢!我绝对不会输的哦,他才开始教,而且还两个,分明是让着我嘛。”

天色已经微微发亮,皇甫若非显得十分疲倦,庄伯带着她去了那间破屋里,又给她弄来了被褥,她睡了下去。

“少爷,你不会打没有把握的仗吧。”

殷仇间坐在阵法的中间,微笑着。

“这一次我可是没把把握哦,庄伯,毕竟这两个家伙,连傻子都不如哦,不过能够从流动的地气里,知晓我的存在,呵呵,有点意思。”

“究竟是什么?少爷,这家伙的本能。”

庄伯一脸严肃的问道,殷仇间摇了摇头。

“我之所以能够觉察到这三个家伙竟然拥有本能,是之前他们穿过我身体的时候,一瞬间,与杀戮有了交集,唯有本能才能够感知到本能,这也只是我简单的猜测而已,不过十有**了。”

“小姑娘,快点起来吧。”

太阳当空,已经正午了,皇甫若非还在睡,庄伯叫醒了她,她惊醒过来,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伸了个懒腰,外面传来了一阵声音。

“好了,你们两个,先学着写字吧,多写写哦,看着我的样子。”

殷仇间已经开始教了起来,皇甫若非急忙跑了出去,一块黑板上面,殷仇间不断的在写着字,而两个人形的跟前,也摆着纸笔,他们照着殷仇间的样子,写起了简单的一二三四来,写得歪歪扭扭,好像好多虫连接在一起,皇甫若非哈哈的笑了起来。

“还不是一样的,我之前也教过他们写字啦。”

“安静点,丫头,我在教东西,你再不开始的话,可是会输的哦,而且啊,不要来偷看我的教学方法哦。”

殷仇间一刺激,皇甫若非就马上拽着灰色的人形,去了破屋那边。

“呀呀,你怎么那么笨啊,我的天啊。”

皇甫若非在吃过饭后,开始教了起来,但这灰色的人形,却连写字都困难,给他笔,他却咬在嘴里嚼烂了,不管皇甫若非怎么教,他就是不写,而且时不时还学着皇甫若非生气的样子。

“怎么那么难啊,那家伙是怎么做到的,哼,我才不会去偷看呢!”

虽然皇甫若非嘴上说着不去偷看,但无奈之下,她偷偷摸摸的接近了,而后一瞬间,她诧异的惊叫了起来。

“你肯定作弊了,不可能的,明明这两个家伙,正午那会还那样,怎么可能啊,你肯定作弊。”

殷仇间眨眨眼睛,似笑非笑的盯着皇甫若非,黑色和白色的人形,已经写了好多纸了,而且他们现在正在写殷仇间的名字。

“作弊,怎么作弊?你难道是猪脑子么?不会想想教导的方法,靠着让他们死记硬背,你可是会输的哦。”

“庄伯,那家伙肯定作弊了。”

到了晚上,庄伯弄了一些野菜,又弄了点山鸡来,炖了一大锅汤,皇甫若非虽然肚子饿,但咽不下这口气,她皱着眉头,始终不明白殷仇间是怎么教会那两个家伙写字的。

“好啦,小丫头,快点吃吧,很好吃的哦。”

皇甫若非嘟哝着,瞪着窗户外面还在教的殷仇间,她心急如焚,但喝了一口汤,她马上心情大好,举着大拇指。

“好好吃啊,庄伯。”

“呵呵,我们少爷,还是人那会,生下来,1岁就会说话,2岁会写字,3岁会背诗,到了4岁就会写文章了,村里的人都叫他神童哦。”

皇甫若非张大嘴巴,手里的碗差点就掉在地上。

“不可能的,庄伯,你骗我,我记得我认字那会,是7岁,村里的人都夸我好聪明,而且比外面的好多孩子都要早认字,好多孩子到了**岁才能认字呢!”

庄伯笑而不语,抚摸了一把皇甫若非的额头。

“好了,丫头,吃完就睡觉吧,呵呵。”

“不行,我今天绝对要教会这家伙写字。”

皇甫若非吃着,看着旁边的灰色人形,端着一个空碗,在学着她,而后她嘻嘻一笑,拿起了一旁的纸笔,开始写了起来,但这会这灰色人形却不模仿了,而后还抓过了她手里的笔,吃了下去。

“哈哈哈”

外面传来了殷仇间的大笑声,皇甫若非急忙跑了出去,他诧异的看着黑色和白色的人形,站在殷仇间的跟前,互相搂着肩膀,靠在一起。

“对对,这叫做兄弟,好了,兄弟,跟我念。”

“兄弟”

白色和黑色的人形机械式的念出了兄弟两个字来,皇甫若非快步的跑了上去,这时候两个家伙搂住了殷仇间的脖子,不断的喊着兄弟。

“你肯定用了什么特别的力量,你是鬼,而且肯定是一只不得了的恶鬼,你作弊。”

皇甫若非又说了起来,殷仇间一脸无辜的看着她。

“唉,作弊?我可是给封印了哦,你那两只大眼睛,难道给猪油蒙住了么?看不到啊,我哪里有力量,你有感受到半点鬼气么?从我的身上。”

皇甫若非一拍脑门,而后不断的挠着额头,完全没办法反驳殷仇间的话。

回到屋子里,皇甫若非恶狠狠的瞪着那灰色的人形,而后气鼓鼓的躺在床上,拉过被子来。

“怎么了,丫头,不继续教了。”

“哼,本姑娘没心情,睡觉,笨死了,哼。”

庄伯哈哈的笑了笑,一挥手,窗户关了起来,墙壁上的火焰熄灭了,他呼的一声,飘了出去。

“对对对,我叫殷仇间。”

这时候外面的殷仇间指着自己,说了起来,两个人形啪啪的拍着手。

“做这种事情有什么意义么?”

殷仇间摆了摆手,两个人形的家伙停了下来,好像很乖的站在一旁。

“这句话应该是我要说的才对,红毛,那丫头身上有什么么?对于你这种家伙来说,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会对一个人,这般的哦。”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殷仇间,我不过是过来看看,哼,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还是和以前一样啊。”

说话间红毛就飘了起来,而后离开了。

“少爷,红毛那家伙,看那小丫头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啊。”

“哦,我知道了,难道那家伙有恋童癖,哈哈哈”

庄伯摇了摇头。

“少爷,别开玩笑,我和你说正经事呢!”

“管他有什么东西,与我无关,好了,庄伯,我需要你跑一趟,给我弄些东西回来,再有十多天,应该能够赢下来,这场赌博。”

殷仇间自信的说道,庄伯哦了一声,有些怜悯的看向了那间破屋里,已经熟睡过去的皇甫若非。

第二天一大早,皇甫若非很早就起来了,结果还是一样的,这灰色的人形,一见到笔就拿过来塞到嘴巴里,好在庄伯准备了好多的笔,但这么下去,笔会给这家伙吃光的。

“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啊。”

皇甫若非哭丧着脸,但她发现殷仇间已经停止教授东西了,静静的坐在封印阵法中间,看着皇甫若非这边。

“哼,肯定遇到什么问题,教不下去了,嘻嘻,今天我就能赶上,一定可以的。”

皇甫若非说着,看了一眼飘在空中闹腾着的灰色人形,声音低沉的接着说道。

“应该可以吧。”

“累死了,好累啊。”

到了正午的时候,皇甫若非熬不住了,庄伯又不在,她肚子饿得咕咕直叫,这时候,那灰色人形又张开嘴巴,模仿起了皇甫若非的肚子叫声。

“不管是人还是畜生,或者其他的东西,如果对于某些东西喜欢不起来的话,不管你怎么生搬硬套,都会无计可施的哦。”

就在这时候,殷仇间的声音幽幽的飘了过来,皇甫若非撇着嘴,冷哼一声,但马上她好像知道了什么,从地上蹭了起来。

“你不喜欢笔,对吧。”

说着皇甫若非跑到屋子里,拿出了一支笔来,这灰色的人形一见到笔就过去抢了过来,掰断,而后放到嘴巴里,吧唧吧唧的嚼了起来。

“谢谢谢你提醒我。”

皇甫若非看着殷仇间,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但殷仇间却摆摆手。

“唉?我说了什么吗?刚刚我不过是在自言自语而已,赶紧吧,再有十多天我就会赢了哦。”

“哼,是我会赢,咱们走着瞧。”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