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道2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道2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道2

砰的一声,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月阕怒吼了起来,包裹住他的道道黑色乱气流给弹开,他浑身银光大作,朝着蓝九卿奔了过去。 ()

一颗银色的尸玉在金色火焰的高温下,出现了裂纹,我噗哧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黑色的血液,朱堂朝着地面狠狠的坠落了下去,那个突然间出现的金色火焰也随之消亡,月阕一把抓住了那块正在崩裂的银色尸玉。

“九卿,先进入我的身体。”

说话间月阕就把这块尸玉塞入了自己的胸口处,唰唰的两声,两道黑色的光影闪过,一瞬间,月阕的身体就四分五裂了。

阴鬼狂笑着,顿时间化作了道道风刃在空中不断的割裂着月阕的身体,他顿时间就化作了一坨坨肉块。

“找到了,尸玉。”

阴鬼一瞬间凝结成人形,手里的匕首分别朝着两块银色的尸玉刺了过去。

我吞咽了一口,然而一瞬间,一抹褐色的影子闪了过来,是昙天他一拳击打在了阴鬼的身体上,啪的一声,阴鬼化作了一股极为强力的乱气流。

月阕的身体一点点的凝聚了起来,此时我看向了刚刚灵蛇和昙天打斗的地方,灵蛇的身体已经给扭得好像麻花一般,拧作一团,他正在力图恢复形体。

落羽已经完全给怨鬼压制住了,他的双脚砰的一声在黑雾中炸裂,四周围尽是一片片给黑色冰块封住的黑色羽毛。

我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我的鬼魄们,很强,他们就好像一些经验老到的高手,对于这样的厮杀,似乎早已经历过无数次了。

恸鬼的身体膨胀了起来,就好像一颗气球一般,砰的一声,炸出了一个口子来,落逸晨呼的一声从恸鬼的身体里钻了出来,去到了昙天那边。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对我们很不利。”

月阕说着,昙天皱着眉头,看着追击过去的鬼魄们,我露出了一个笑容。

“再不解除这个屏障的话,你们会一败涂地的。”

此时我算是明白了过来,昙天究竟为什么会如此,他那份强大无比的力量究竟去了哪里,答案只有一个,就是这些灰色的屏障,他之前所使用的术法,把帝神他们三个完全的隔绝在了外面,无法进来,而现如今,如果昙天解除了这个屏障的话,他虽然能够把力量收回来,然而他们所要面对的是愤怒的帝神以及其他两个旧地狱的统治者。

“怎么?那么点小问题,你们就受不了了,那么大的一个活靶子,难道你们不会打过去?”

徐福幽幽的说了一句,一瞬间,我瞪大了眼睛,咔嚓声作响,昙天举着的拳头已经来到了我的跟前。

“不会让你伤害张清源分毫的。”

咒鬼的红色锁链已经把昙天死死的捆住,吱吱声作响,他巨大的力量在我的面前轰鸣着。

我怒吼着举着拳头砰的一拳打在了昙天的脸颊上,他飞了出去,一瞬间四个鬼魄从不同的角度攻向了昙天。

“诅咒力量增幅”

猛然间,灵蛇,阴鬼,怨鬼以及恸鬼的身上出现了一抹红色的光芒,我感觉身体里这庞大无比的力量通过咒鬼在一瞬间给剥离输送给了四个鬼魄。

轰隆的一声,我看到昙天双手双脚缩在一起,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他做出了防御。

“昙天,不要力敌。”

月阕大喊了起来,带着落逸晨和落羽朝着这边攻了过来。

一瞬间昙天的身体已经给割成了好几段在我的鬼魄们攻击下。

在月阕接近的一瞬间阴鬼已经做出反应,她化作道道狂乱的气流朝着月阕拂动过去,然而就在这时候我惊异的发现,月阕身体表面的银色光芒把阴鬼的攻击弹开,朝着两侧挥发出去。

昙天给砍掉的手突然间抓住了恸鬼朝着地面按了下去,他四分五裂的身体部分马上合在了一起,一只手打在了灵蛇的身体上,顿时间灵蛇便四分五裂。

嘎吱声作响,在昙天身体开始结冰之际,落逸晨已经过来了,化作了一股黑色的泥浆,好像包袱布一般,包裹住了怨鬼化作了黑色雾气。

“千根羽”

唰唰声作响,落羽的身体突然间化作了一片片黑色的羽毛,朝着刚聚合起来打算攻过来的阴鬼洒了过去。

那些羽毛仿若有生命一般,一瞬间就旋转着把阴鬼的身体给分割开来,那些气流仿佛遇到了墙壁一般,在羽毛之间不断的来回割裂,然而羽毛就好像固若金汤的墙壁,阴鬼想要聚合起来,马上气流就会给一根根旋转得羽毛滑开。

我必须做点什么,他们的目标是我,说话间昙天和月阕已经冲了过来,面对过来的两个家伙,欲鬼的力量对于他们这些尸体来说,毫无作用。

“你回到张清源的身体里。”

咒鬼说着,呼的一声,欲鬼钻入了我的身体里,红色的锁链开始卷了起来,渐渐的形成了一道滑动的墙壁,挡在了我的跟前。

“得手了哦,张清源。”

徐福的声音在我的背后幽幽的飘了过来,砰砰的两声,我看到眼前的锁链朝着我这边挤压了过来,咒鬼咬牙切齿的挡在我的跟前,而这时候,我的身后出现了一抹银亮的光芒,一只手伸了出来。

吼的一声,我背脊上的恶鬼举着拳头,刚想要砸上去,那只手已经穿透了我的本能具现化之物,朝着我的后脑勺刺了过来,是蓝九卿。

呼的一声,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抹抹血红色的好像根茎一般的东西出现了,一条条如同毛细血管般的东西卷住了蓝九卿刺过来的手。

“乱天”

啪的一声,蓝九卿的身体顿时间给一根根极其细密的血红色丝线刺穿,一只白皙的手一把捏住了一块银亮的尸玉。

“都住手。”

是乱天血魁,我惊异的看着她,咔嚓的一声,锁链散去,我的鬼魄们纷纷回到了我的身边来。

“你想要背叛我们吗?”

昙天愤怒的看着乱天血魁,我吞咽了一口,对于这些僵尸们,到现在我已经好感全无,而乱天血魁这家伙,究竟为什么帮我,这让我很是疑惑。

“把九卿放了。”

月阕淡然的说了一句,乱天血魁不懂声响的把手里握住了银色尸玉用一团血液包裹着,而后没入了自己的身体里。

“情况有变了,继续与那些家伙合作下去,会如同阿修罗所说的,我们会走向破灭的。”

乱天血魁冷冷的说道,而昙天已经一步步的靠了过来。

“你所选中的那小丫头是无能为力的,现在虽然已经醒过来了,但我调查过,有她和没她对于我们来说无所谓的。”

小丫头?我心中咯噔的一下,是皇甫若非,这时候乱天血魁指向了我。

“张清源,回去后,你必须带皇甫若非去寻找本源,她没有作为只不过是没有获得本源而已。”

“已经等不下去了,哼,难道你不明白么?再这样下去,我们会永远错过感受到温暖的机会。”

呼的一声,乱天血魁把手里的尸玉丢了过去。

“吓死我了,还以为要给那臭女人杀了。”

一瞬间蓝九卿凝结了起来,我们再次对峙了起来。

“昙天,你最好不要给我再闹了,否则一旦这屏障解除掉,虽然无法杀死你,但我会让你永远无法从这个世界走出去。”

帝神愤怒的声音从屏障的外面传了进来,这时候我发现灰色的屏障上面出现了一些裂纹,昙天一脸严肃的看着帝神。

“继续吧,昙天,始终都要分出胜负来的,不是么?”

徐福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看着我,我愤怒的瞪着他。

“不用你说,徐福小儿,我们也会做到的,不要再和乱天血魁废话了,始终是妇道人家,杀了她,月阕。”

我发现月阕的状况有些不大对劲,他弓着身子,手里的剑对准了自己的胸口,呲啦的一声刺了下去。

“是时候展现你真实的实力了,抹杀掉你的理性。”

一抹黑气蒸腾起来,我惊异的发现月阕身体表面原本那股很和善的气息开始出现了变化。

“张清源,你不要插手,保存实力。”

乱天血魁站到了我的面前。

就在这时候我的脑袋里嗡的一声,我浑身上下打了一阵冷颤,月阕抬起了头上,一直以来浑身上下那股和善的气息消失不见了,他的身体一点点的变成了黑色。

猛的,我的脑子里闪现出了一个画面,眼前的乱天血魁身体四分五裂,月阕来到了我的跟前,那双令人胆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这”

刚刚脑子里的画面在我一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乱天血魁给月阕扯成了好几块,月阕已经把头凑到了我的跟前,但这会我发现,他浑身上下,一根根极其细密的红色线条浮现了出来。

“想要杀死我,是很困难的,昙天,月阕,你们难道忘记了么?我究竟为什么会给称之为乱天血魁。”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