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自己的道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自己的道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是家人。”

简单的三个字,帝神消失在了我的视野里,我坐在了漫天白沙的荒漠中,静静的思索着。

这个世界的所有角落,在我的脑子里都清晰可见,再一次给赋予了权限。

“阳世间或许发生了什么大事吧。”

我嘀咕了一句,仔细回想起来,殷仇间过来的时候,虽然没有说过多的东西,但我很清楚,阳世间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时的我十分的苦恼,或许是帝神刚刚的一句话,让我有些动容了,他们所要复活的家伙,是他们三个的亲人。

这也许就是五殿阎罗和我讲的故事里,那个家伙,他的三魂我都见过,永远都无法完成的约定,而那位母亲,究竟是谁,她竟然如此的对待自己的子女。

或许那位母亲的子女确实对阳世间造成了巨大的危害,她才不得不把他封住。

漆黑之牙的家伙们都回去了,只要拿着阴曹令,他们就确实的可以回到阳世间,在传导来如何回到阳世间的这段记忆里,两位阎罗都与我达成了协定。

是死是活,必须赌一把,我手里还有一块阴曹令,这时候,我感觉到了脖子处一股热流,我惊异的瞪大眼睛,两股气流,黑色和紫色交织在一起,出现在了我的跟前。

“若曦”

我惊呼了一声,渐渐的,两股气流交织在一起,兰若曦站在了我的面前,依然是冷漠的表情,眼中充斥着对我的恨意。

“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兰若曦说着蹲在了我的跟前,双手捂住我的脸颊。

“张清源,如果你真的想要见兰若曦的话,那么就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无论接下去需要面对的是何种东西。”

我瞪大眼睛,看着兰若曦,她的身形开始崩溃,渐渐的化作光华四射的粒子,消失着,我伸出了一只手,想要去触碰,然而兰若曦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一切仿佛是梦,最后的一瞬间,我似乎看到了兰若曦的笑容。

我站了起来,看向了远处,意念一动,一瞬间,我来到了一个大院子里,四周围高楼林立,但唯独这个地方,显得很破败,只有几间低矮的房屋,以及一间用木板搭建起来的教室,一阵念书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张清源。”

“周雪小姐。”

我看着周雪点了点头,而此时我看到了张己正,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站在讲台上的李耳。

周雪告诉我,帝神的人也并没有再来找他们的麻烦,而她只希望跟在自己老师的身边,他们三个在这里定居有一段时间了。

我看着来听课的家伙,不止是小孩,还有大人,看样子已经有100多人了。

得天独厚者,需替天行道。

这是李耳先生曾经告诉我的话,但越到这样的时候,我便越发的觉得,这是正确的。

我一直坐在课堂的外面,等到太阳落山的时候,来听课的人都徐徐散去了,我才走了过去。

“清源啊,你怎么过来了,事情解决没有?”

我摇了摇头,看着张己正,这时候李耳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年轻人看你的样子,已经跨过了一些东西了。”

“谢谢你,李耳先生。”

我起身恭敬的鞠了一躬。

在学堂旁边的一间屋子里,我们坐了下来,张己正一副开心的样子,而且我发现他的身体已经有了实体,完全不像之前那般,有些透明。

“跟着祖先大人,受益颇多,呵呵,清源我最近可是突破了自己原有的界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现在的我和没有实体那会可是天壤之别哦。”

“己正,莫要妄言。”

李耳说着,张己正马上在一旁点头弓腰点着头,我笑了起来。

“李耳先生,你之前说过,得天独厚者,须替天行道,我有一件事不明白,希望你能告诉我。”

“你说吧,年轻人。”

“究竟什么是正确的事情。”

李耳笑了笑。

“你的担忧多了,自然肩头上的东西就多了,何不卸下这些东西来,继续走自己所秉持的道路,这个世界并没有严格界定正确之事,有的只是人自我认知的多寡,天地万物,生生不息,究其原因,一些都是自然外物所致,人若自行减亏便没有了谱。”

“谢谢你,李耳先生,我有着自己必须要去做的事情。”

“清源,你要走了?”

张己正疑惑的看着我,我点了点头。

“张己正先生,我想要拜托你一件事。”

张己正认真的看着我。

“你说吧,清源。”

“接下去,我要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成败已经无所谓了,我想要到死都秉持自己的信念,所以,希望张己正先生,如果我真的回不来的话,你就帮我保管下这东西吧。”

我说着,拿出了一块阴曹令来,交到了张己正的手里。

一瞬间张己正惊异的看着我。

“阴曹令?竟然能拿在手里。”

“这是在这个世界连通另外那边世界的钥匙,届时我会让还存在于这个世界里,对于我重要之人过来。”

“清源,你”

我转过身没有给张己正说话的机会,一瞬间移动到了兰若曦之前住的地方,吴小莉和李楠这会正在做饭。

“张清源,你一声不响的就出现,靠。”

我笑了笑,走了过去。

“清源。”

吴小莉开心的马上走了过来,我点点头。

“时间不多了,接下去,吃过饭后,我希望你们和我去一个地方。”

一顿饭气氛有些凝重,吴小莉和李楠一脸忧心的看着我,我没有说什么。

“清源,你从很久以前就比较执拗,你是不会说的,究竟是什么事情。”

我啊了一声。

“抱歉,这是我自己应该去解决的事情。”

在吃过饭后,我把吴小莉和李楠都送到了张己正他们那边去。

“清源,你”

我看着吴小莉,点了点头。

“我并不是要去送死,也不会死的,毕竟在这个世界里,还有很多人或者鬼,他们都需要我。”

“好吧,清源,这两个家伙交给我就放心吧,你速去速回。”

我点了点头,这时候李耳缓步走了过来。

“年轻人,自己的道,需要自己去完成,你既然明白了这一切,那么我也不多言了,祝你好运。”

我嗯了一声,一瞬间,移动了。

“想清楚了么?张清源。”

回到了顶楼处,拥有着黑色棺材的那个房间里,帝神静静的守在棺材旁。

“啊,已经想清楚了,帝神,我并不想要帮你们。”

“是吗。”

帝神的语气中,并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似乎一早就知道了,我的答案一般。

“那么你今次来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你们想要复活的家伙,究竟是谁?”

“我的父亲。”

帝神说着,眼中竟然流露出了一股悲伤。

我飘到了帝神的旁边,看着棺材里黑色的尸体。

“那么如果你们的父亲,会危害阳世间的存在呢?”

“即使他是十恶不赦的家伙,也是我们的父亲。”

“这就是你们一直坚信的东西吧。”

帝神点点头,看向了棺材里,而后苦笑着。

“如果这世间没有你这等存在,那么我的父亲是永远不可能醒过来的。”

这或许才是我真正的选择时刻,我拥有着唤醒一个怪物的能力,亦或是坏掉一个怪物的能力,而这个怪物是三个渴望见到他之人的父亲。

那家伙的三魂我都见识过了,无比的强大,知道很多事情,如果这样的家伙出现在原本就已经是一潭浑水的阳世间,那么一切都会混乱的。

“所以你打算来这里做什么?”

一瞬间帝神目露凶光,这是头一次,他对我露出了凶恶的目光。

“终于到了真正敌对的时候么?”

我说着,帝神挡在了我的跟前。

“张清源,一直以来,我觉得,你可以理解我们,而现在,如果你不打算帮忙还想要做点什么的话,我不会和你客气了。”

“是啊,同样是为了所爱之人,本应该互相理解。”

一抹红色的光芒,从我的身体里溢了出来,一瞬间,幻生和晓炎都过来了,他们三个同时出现在了我的身边。

身体上的红色链甲浮现了出来,我手里拿着一把锥子,不顾一切的朝着那具尸体冲了过去。

“张清源”

三个家伙的攻击在一瞬间给我弹开了,他们的力量果然已经给这件铠甲完全的阻绝掉了,但鬼魄还是受到了极强的冲击。

这一切是他们没有想到了,我已经跳到了黑棺的上面,双手举着手里的锥子,对准这具尸体的心口窝,狠狠的刺了下去。

一股股我完全看不见的力量疯狂的攻击着我的身体。

我吐出了一口口黑血,红色的光芒顿时间迸射了出来,我手里的锥子刺入了这具尸体的心口窝。

“抱歉了。”

我说了一句,顿时间,身体上的盔甲就已经四分五裂,一只手捏住了我的脖子,把我从黑棺面前拉开了。

“你究竟干了什么,张清源,我们费时近千年的心血”

我站了起来,帝神一辆狰狞的看着我,幻生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棺材里的一切。

“去死吧,张清源。”

“等等,大哥,心脏不见了。”

一只手刺入了我的身体,马上又停了下来。

“你说什么?”

我瞪大眼睛,看着远处,一抹淡蓝色的气流,涌了出来。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