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兄与妹其一2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兄与妹其一2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一整晚,庄贤都没有合眼,天明的时候,女婴的体温还是很热,而且呼吸越来越微弱了,面对这样的状况,庄贤很是无奈,他拿出了一个巴掌那么大小,给封住的小土坛子,里面是他母亲的亡魂。

已经给吴铮处理过了,母亲的阴气已经不会再侵害到庄贤,虽然已经20多了,庄贤已经不在害怕那些鬼魂,也从吴铮那里学到了一些防身之术,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了,他唯有求助自己的母亲。

大早上,太阳还没有出来,庄贤把房间里,弄得严严实实的,他打开了坛子,一股青烟飘了出来。

“贤儿,怎么你好久没有与为母说说话了,究竟怎么了?不想与为母说话吗?”

看着自己已经身为鬼的母亲,庄贤鞠了一躬,跪在地上,磕了个头。

“不是的,母亲大人,这几日来,我都是路途奔波,而且要完成范蠡师傅所交代的事情,所以”

“这女婴命不久矣了。”

一瞬间,庄贤就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而后看了看在毛皮物包裹中的女婴,他心急如焚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你或许看得不是太清楚,但将死之人,头顶上会有一块黑云,这孩子,已经黑云盖顶,三天内,就会死。”

“母亲,怎么办?有什么办法没?”

庄贤慌了神,他期望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庄贤的母亲幽幽的飘到了女婴的跟前,伸着手,这个女婴的事情,他也很清楚,在思索了一阵后,她看着庄贤,说道。

“贤儿,如今唯有一个办法,可以救这孩子,今晚子时,你到乱葬岗去,最近这段日子,因为天寒地冻,死掉的人比较多,如果找到一个半个有用的,或许能够救这孩子,这是唯一的希望。”

庄贤有些惊异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究竟要怎么办?母亲你说。”

“必须去找刚死没多久的人,在这些死人的嘴里,有着名叫殃的气,殃是死人闷在心里的最后一道活气,是生人精魂所在,这道气如果透过尸体,出来的话,就会化作阴风,也就是所谓的阴魂,而一般在死后的第七天,这道气才会出尸身,所以你只要能够用嘴巴,把这道气吸出来后,放入这坛子里,再给这女婴喂食,她便有可能撑过去。”

“我知道了,母亲,我这就去问问,这地方,哪里葬的人比较多,我现在就去守着。”

呼的一声,庄贤的母亲,拦住了庄贤。

“你就不怕么?”

庄贤木讷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摇了摇头。

“现在的你,自己去过自由的生活,有什么不好,带着为母一起走,在这样的世间,为母会帮你,讨口饭吃,一点都不难,反而要去当什么殷家的下人,贤儿,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庄贤鞠了一躬,低着头,而后看向了自己的母亲。

“母亲,很早以前,我们母女两在庄家,就没有过过一天的好日子,直到去了范蠡老师那儿,我认识了友辰,老师对我也很好,这些年过来,我与友辰一起的日子是过得最开心的,如今,友辰已经身死,他临走前,曾经嘱托过我,如果他有什么意外,希望我能够代替他,守护着殷家。”

庄贤的母亲叹了口气。

“去吧,贤儿,你天生八字比较硬,寻常的鬼类,是进不了你身的,但你还是得小心,在取得殃气之前,先到人多的地方去,多沾染一些阳气,这样到了晚上,你去墓地的时候,也更加安全一些,去吧,贤儿,这女婴,为母会好生看管的。”

庄贤点点头,这时候门外有人经过,一瞬间,庄贤的母亲飘了出去,附在了那个人的身上。

“母亲,孩儿这就去了。”

今天的天气不错,并没有风雪,阳光明媚,庄贤去了市集,人较多的地方,不断的转悠着,一整天他都这样,哪里人多他就去哪里。

夜晚,气温开始降低,而庄贤也问到了,哪里最近埋掉的死人比较多。

在北城有一处乱葬岗,很多最近身死无钱埋葬之人,都给放到了那边,庄贤对于鬼类,以前或许觉得害怕,但在吴铮那里了解到了一些事情后,便不再害怕。

已经快要到子时,这会空气阴冷,城外的路上看不到一个人,甚至连虫鸣鸟叫之声,也没了,很是安静。

庄贤走在铺满月光的小路上,不断的哈着热气,终于,他来到了乱葬岗的外面,一过来,他就看到了几只飘荡着的孤魂野鬼,看起来神情木讷。

因为是冬天,乱葬岗里的气息,并不算太重,只是有一点味道,庄贤奔走在墓地里,走了一阵,终于找到了一具尸体,只是用一些简单的树枝,遮盖,看起来刚死没多久,已经给冻得**的。

在拿开了树枝后,庄贤低着身子,开始掰这尸体的嘴巴,但因为已经冻得太过于僵硬,不好掰开,他只能用棍子撬。

终于,在刚敲开一点的时候,庄贤马上把嘴巴凑了上去,一股幽蓝色的气流,从这尸体的嘴巴里,流了出来,他急忙一口吸了进去,而后打开坛子,把这股气流吐了进去。

庄贤在白天的时候,就打听过,哪里埋的人比较多,他又找到了几具尸体,成功的弄到了殃气,看看天色还不算太晚,庄贤决定继续在乱葬岗里再找找,多一点肯定是好的,他很担心那个女婴的情况。

“喂,小子,你在这里做什么?大晚上的。”

突然间,一个厉声的男人声传来,庄贤打了个冷颤,转过头去,看了一眼,是一个白面鬼,看起来不算厉害,庄伯曾经听吴铮说过,如果见到鬼,不搭理是最好的办法,如果那鬼晓得他看得到的话,一些恶毒的鬼就会想办法作弄他。

因为人肩头上有三把火,所以鬼类想要近身,并不容易,这只鬼离着庄贤三四米远的距离,一脸疑惑的看着庄贤。

庄贤继续找起了尸体来,并没有搭理这只鬼。

“臭小子,弄那么多殃气干什么,我倒要瞧瞧。”

那白面鬼呼的一下,飘到了庄伯的跟前,突然间,他用手把整张脸皮扯了下来,血淋淋的脸颊呈现在庄贤的跟前。

然而,庄贤却不为所动,他继续找了起来,继续收集殃气,这白面鬼又恢复了原状,一脸疑惑的样子。

“难道我弄错了,刚这小子的反应,确实是看得到我的啊。”

这只白面鬼还是不死心,他绕到了庄贤的身前,伸出脚来,想要绊倒庄贤,而庄贤却轻松的跨了过去。

“喂,你看得到我对吧。”

突然间,这只白面鬼一只手,搭在了庄贤的肩头上,这会庄贤惊讶了起来。

“看我把你撕吃了。”

说话间庄贤猛的一拳打在了这只鬼的脸颊上,顿时间,这只鬼的脸整个的凹进去了一块。

“好疼啊,哈哈,有意思。”

庄贤跑了起来,在乱葬岗里,他内心里马上就明白了过来,这只鬼,不是寻常的鬼,他竟然能够直接拍自己的肩头,现在浑身一阵寒意,自己肩头的火肯定是熄灭了,那些飘荡着的孤魂野鬼大群大群的靠了过来。

而庄伯跑的位置,是朝着月亮的反方向跑的,这个吴铮曾经说过,人路向东,鬼路向西,不管遇到何种的情况,即使给鬼迷惑了,最简单的办法,便是看头顶上月亮的位置。

只要朝着月亮落下的反方向跑,一定可以跑出去的。

然而不管庄贤跑多久,四周围都是乱葬岗,身后是大群大群的鬼,呜咽着,跟着他,而那只白面鬼则哈哈的笑着,就追在庄贤身后一丁点的位置,时不时的用长长的指甲碰一碰庄伯的背脊。

就在这时候,庄贤脚下一个趔趄,突然间他倒在了地上,双手给按住了,而后整个的飘了起来,他哇哇大叫着,马上想到吴铮教的一个术法,他默念了起来,但没用。

“没想到还会一点术法,呵呵,看我这就把你扯碎了。”

“等等。”

庄贤突然间大叫了起来,身下的白面鬼停了下来。

“我要赶着去救人,等我救完人了,你再吃我也可以,到时候我再过来,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庄贤所说的,这只鬼根本不相信,他哈哈大笑着,死命的扯着庄贤的双手,庄贤大叫了起来。

“吵什么?”

这时候,一个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顿时间,四周围的那些孤魂野鬼纷纷散去了。

一抹绿色的光芒呼的一声,飘了过来,抓住庄贤的鬼急忙松手,而后跪在了地上。

“三眼爷爷,是这小子,来我们这大闹的,所以我抓了他。”

眼前的家伙,长得十分魁梧,而且拥有三只眼,身穿一件无袖的粗布衣,浑身散发着阵阵绿光。

“你这家伙叫什么?”

这三只眼的摄青鬼喊了一声,庄贤并没有害怕,爬了起来。

“我叫庄贤。”

“呵呵,鬼界里的人,都喊我三眼,总觉得,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