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唯一无法体味之物2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唯一无法体味之物2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劳先生,这几天,我是听闻了一些闲言碎语。”

容郡主举着手里的茶杯,眼神极为深意的看了一眼牢崇元。

“哦,放心,容郡主,那4个囚犯,并没有闹腾,而且我是把他们收押在地下室里,不会有人知道的。”

“那就好,唉,现在情况不容乐观,你知道了么?秦国已经趁着上次的燕赵之战,攻下了赵国的不少地方,连年来,战乱不断,虽然我等职位卑微,但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啊。”

牢崇元笑了笑,很多时候,容郡主都会和他说一说这些事情,看得出来,容郡主很急,对于齐国这次的事情,生怕出了大的差池,让自己受到牵连。

“你放心,容郡主,我已经加派人手,看着那4个囚犯,城内,我也派了人,暗中查探奸细,我就先回去了。”

拜别了容郡主后,牢崇元到一家铺子里,买了一些好酒,一回到家,他就打算到地下室去。

府内的人都不明白他打算做什么,他还让厨房做一些好的菜肴,端下去。

“夫君,那些犯人”

“我做事,你不用担心,放心。”

牢崇元此时内心很痒,他好想要知道徐福他们的事情,下去后,牢崇元马上摆上了酒水。

“想要听听么,真实的情况?”

徐福的一句话就勾起了牢崇元的兴趣,他点点头。

此后的一连三天,徐福把自己的事情,一点点的告诉了牢崇元。

“也就是说,这次的齐国,想要侵犯燕国的事情,是子虚乌有的?是你一手造成的假象?”

徐福点点头。

“可以这么说,只不过,因为一个搅局者,失败了。”

灭在一旁拍着手,哈哈大笑着。

“你把事情告诉这家伙,可以么?”

“没有什么不可以,倒是你,劳先生,不说说自己的事情么?我已经把我们的事情说了,那么,你是不是,也该告诉我们,你的事情。”

牢崇元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瞪大眼睛,盯着徐福,那些他的脑子里,曾经想过的事情,开始与徐福所说的,不谋而合,这样的体验,他从来没有经历过,所谓的恶,究竟是如何,怎么一回事。

“人为什么要作恶呢?劳先生,你觉得。”

“有的人是为了钱财,有的人是为了名利,有的人,是为了生存,而你们作恶,是单纯的兴趣,甚至,并不觉得是恶。”

“劳先生,你的话,可以理解,我们的一切,能放了我们吗?”

徐福的一句话,让牢崇元放下了手里的酒杯,摇了摇头。

“说服我的话,我便可以放了你们,而如果,无法说服我的话,那么,你们就等死。”

灭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你有体验过么?把人的脖子拧断,是怎么一回事,那骨骼碎断后,出的咔嚓声,一条鲜活的生命,在你的手里,给剥夺,死前的恐惧,颤抖,那一瞬间,汇聚而来,内心里,一开始的负罪感,你从来没有体验过?”

“并没有,只不过,如果只是单纯的,去体验这些东西,可是说不动我的哦,继续。”

牢崇元抱着双手,盘坐在地上,看着灭,在自说自话,好半天后,他笑了笑。

“你的变态兴趣,我已经听够了,一只没有理性的野兽,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牢崇元离开后,此时的阿大,情绪有些不稳定,他咧着嘴,眼中,带着一股怒意。

“我们究竟要怎么样?才可以出去,我要去找金老爷,我要去找,徐福,你骗我。”

阿大揪住徐福的衣领,但徐福却笑了起来。

“你仔细想想,如果我骗你的话,就不会让你跟着我们那么久了,对,难道你忘记了,自己的信仰,只要去相信,总有一天,会见到的,不是么?”

啊大的心情,平复了下来,他跪在一面墙壁处,双手合十,虔诚的闭上眼睛,自言自语起来。

“这家伙,看起来毫无自觉啊,呵呵,不过我喜欢。”

灭挪到了徐福的旁边。

“你脑子里,应该有什么点子,下次,如果你再搞这种事情,我可不想掺合了。”

“安心,那家伙,一定会放了我们。”

徐福自信满满的说道。

傍晚时分,牢崇元独自走在街上,他的心中,满是灭所说的那些东西,污浊不堪,那不是人该做的事,但他的内心里,却忍不住,有些兴奋起来。

感情,在牢崇元的内心里,这三年来,都是给压抑的,他每晚睡觉前,都会想一件事,这世上,还有什么东西,他从来没有尝试过的。

“抢东西啊”

突然间,前面有人喊了起来,人群中,跑出来了一个蓬头垢面的家伙,牢崇元瞪大了眼睛,看了过去,砰的一声,抢了东西的人,撞到了牢崇元的身上。

“让开,不然杀了你。”

牢崇元纹丝不动,抢劫的人转身就想要跑,就在这时候,牢崇元一脚踢中了想要逃跑的家伙,而后揪住了他的后领,在目睹到那细长的脖子,一瞬间,牢崇元双手钳住了那人。

周围都是拍手声,而牢崇元的内心,却充满了矛盾,眼前的家伙,已经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饶命啊,饶命”

声音越来越小,牢崇元看不见,也听不见了,他只觉得,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快要迸出来,他的手,加大了力度。

“劳先生,放手,这家伙,好像不对劲。”

好一阵后,牢崇元松开了手,那个抢劫的家伙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瞪大眼睛,浑身在抽搐着,马上四周围,就传来了阵阵叫骂声,活该,这种家伙,甚至有些人,对着地上那家伙,踢了好几脚。

牢崇元静静的站在一旁,他的脸上,有一丝怒意。

回到了家里,牢崇元的双手,已经给汗水沾湿,他还记得,捏住那人脖子的一瞬间,那种触感,只需要再用力一点,就可以拧断那家伙的脖子。

而那样的感觉,究竟是什么样的,牢崇元不知道,而那人,抢劫无非就是为了财务,甚至他给牢崇元制住后,求饶的那一切,恐惧,以及给掐住的心理,牢崇元无法想象。

“夫君,你究竟是怎么了?这几天,你的脸都不大好。”

一块湿毛巾,朝着坐在床沿边,一脸凝重的牢崇元脸上,轻轻的擦了过去,猛然间,牢崇元的双手,抓住了焉蕊的柔弱的手。

一阵哭喊传来,牢崇元才松手,他**着,看着自己的妻子,内心里,却半点懊悔,甚至,怜惜的感情也没有。

“真实的我,究竟是什么样的?”

一夜无话,牢崇元整夜,都没怎么合眼,他都在想着,自己以往经历过来的一切,虚假的,没有半点,脚踏实地的感觉,他究竟是为了什么,要去体验截然不同的生活。

连续三天,牢崇元都没有去过地下室,每日来,焦虑和不安,都充斥着他的内心,焉蕊每日,都在劝说牢崇元,有什么心事,就说出来,然而,牢崇元却没有多半句话。

晚上,寒风瑟瑟,牢崇元有些醉醺醺的,迈着八字步,独子一人走在街头,他想要出城,去走走,连日来,内心里,那些诡异的想法,让他十分的难受。

黑暗中,一双眼睛,始终在盯着他,无连日来,调查了很多东西,她推断,徐福他们一伙,是关押在了牢家,因为有人在徐福他们来到那天,看到,劳家大晚上的,在运送什么东西。

“跟了我那么久了,怎么,有事情么?”

唰的一声,牢崇元虽然有点醉意,但听到拔剑的声音,还是马上反应过来,避开了一剑。

无有些吃惊,她的第一剑,竟然没有刺中牢崇元。

“你这家伙,打算做什么?女人?”

月光下,牢崇元看到眼前这个身材娇小,但却极为迅的剑客,手里的双剑,朝着牢崇元挥舞了过来。

牢崇元一次次的躲闪着,醉意全无,他很清楚,对方的目的,不是想要杀他,而是想要俘获他。

呲啦的一声,牢崇元躲开了无手里上挑的剑,胸口处,开了一条口子,只是割伤了衣物。

“既然没有杀意,便不必动手了,姑娘,是为了徐福他们的事情么?”

牢崇元所想到的,这是唯一的可能性。

无停了下来,把剑收入了鞘中,瞪着牢崇元。

“你好像很清楚。”

此时牢崇元才打量了起来,眼前的女性,眼中没有半点的感情,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杀伐之气。

“我与那些家伙,交谈过几日,自然知道你们的事情,所以呢,姑娘,你为什么跟着他们?”

“作为一柄剑。”

牢崇元哦了一声,笑了起来。

“也是一样的么,和他们”

“你不也是么?寻常人遇到这种事情,会心平气和的与袭击者谈话么?你的心,早已经死了。”

无一步步的走到了牢崇元的跟前,一根手指头,戳在了他心脏的地方。

“这里虽然还在跳动,但已经是个死人了。”“”,。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