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徐福与无1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徐福与无1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角落里,坐着的女性剑客,案桌边上,摆着两把一长一短的剑,长约三尺,漆黑的剑鞘,剑柄呈墨绿色,短的约半米,白色的剑鞘,黑色的剑柄。

徐福虽然在看门外面的剑客比试,但他的目光余角,却始终,都在观察着,坐在角落里,那个面无表情,冷艳的女剑客,看起来年纪不大,20不到,举着一个酒杯,在自斟自饮,一身灰白色的长衫,背脊上,有一顶破斗笠。

屋外的剑客比试,引来了好多人的围观,看着那些剑客的比试,徐福的心里马上就排斥了起来,他需要雇佣一个身手不错的剑客,通过给乞丐殴打,以及之前给吴铮制住后,他明白了一件事,自己虽然聪明,当没有身手,如果再遇到危险的状况,他很可能会死的。

徐福不知道为什么会,心里有些挠,他静静的看着那剑客,是眼神,那种凌厉无比的眼神,而此时,外面还在继续进行着比试。

外面这些剑客的身手,徐福一个也看不上,直到结束了,其中一个剑客,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站了过来。

“这位小先生,我胜出了,是不是”

“还有她呢!”

徐福指向了屋内的角落,那个喝酒的女剑客,马上就迎来了一阵哄笑,徐福一步步的走了过去,啪的一声,把钱袋子,丢在了案桌上。

“来这里,不是为了给雇佣的么?”

“你雇得起么?”

那女剑客说了一句,马上徐福身后的剑客们,就笑了起来,他们都用轻蔑的眼神,看着那在喝酒的女剑客。

“多少?开个价。”

徐福说着,身后获胜的剑客就笑了起来,说这一个星期来,这女剑客,给雇主询问的时候,都问了同一句话,而且开价,简直就是离谱。

“小先生,她是疯子,要价一万金,呵呵,这么高的价格,只怕是齐王也雇不起。”

徐福笑了起来,而后摆摆手,突然间,手里的一枚金朝着那女剑客丢了过去。

唰的一声,一枚金一分为二,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徐福也是,那女剑客出手,快如闪电,一瞬间,便用那把断剑,干净利落的切开了这枚金,这会,剑已经收鞘。

“好,就一万金,我雇你。”

一片哗然,所有剑客都看向了徐福,而那女剑客利索的饮了一杯酒,拿起了双剑,短的背在了背脊上,长的挎在了腰间,戴上了斗笠,拿起了包囊。

在一片嬉笑声中,徐福带着那女剑客出去了。

“你要如何付这一万金?”

在一处酒馆,徐福叫了一些吃的喝的,看着眼前的女剑客。

“我叫徐福,你呢?”

“无。”

女剑客冷冷的说着,拿着酒壶,倒了一杯,喝了起来。

“暂时只有50金,而后续的,你跟着我便可,有什么不能做的么?”

“没有。”

无说着,继续喝了起来,徐福从无的身上,看不出半点东西来,他从小,父亲就教无如何辨别人,他耳濡目染,也学会了辨人的本事,但这个无,他却看不出来。

唯一有一点,徐福从刚刚的对话里,问了出来,什么都可以做,也就是,杀人也不例外。

这时候,无目光的余角,看向了酒馆外面,徐福马上就注意到了,有三个剑客,他们有说有笑的样子,但目光一直是看着这里面的。

徐福似乎明白了,他们想要做什么,但刚刚那轻松的斩断了一枚金的手段,徐福是看在眼里的。

“走吧,起码,试验下,你的身手。”

徐福带着无在吃了一阵后,就走出了酒馆,果然,他们一出去,那三个剑客就跟了上去。

刚刚走出了东城,徐福马上就沿着一条小路,过去了,那三个剑客,马上就跟了过去。

“怎么?三位,我已经雇到了剑客,你们”

“少说废话,识相的就把钱交出来。”

无脱下了斗笠,丢在一旁,唰唰的两声,拔出了两把剑,左手长剑,右手断剑,拿在手里,三个剑客也拔剑了,马上就快速的冲了过来,哇呀的大叫着。

突然间,无手里的长剑,叮的一声,挡开了左侧一个剑客手里的剑,但徐福却看到了,并不是挡开那么简单,那剑客的喉咙,已经流出了一抹嫣红的血液,右侧的剑,刺入了一个剑客的腹部。

一瞬间,剩下的那剑客惊呆了,转身就要跑,无把手里的短剑,投掷了过去,呲啦的一声,在短短的几秒里,三个比无高大的剑客,都倒在了血泊中。

徐福的心脏,在砰砰的乱跳,他捂着嘴巴,不断的干呕着。

无走过去,拔起了断剑,鲜血喷溅,转过身来,脸颊上,透着一股阴寒,以及,杀意,徐福吞咽着,而后突然间,转身,扶着一颗树干,吐了起来。

好一阵后,徐福缓过神来,他看到无已经把三个剑客身上的钱财,全都搜了出来,若无其事的装在了身上。

“怎么,第一次见到杀人么?”

无冷冷的说了一句,徐福心有余悸的靠在了树干上,但目光却时不时的扫视着那三具尸体,无一步步的朝着徐福走了来,徐福的心中有些发麻。

“干干什么?”

叮的一声,无把长剑拄在了无的跟前,无突然间,咧着嘴巴,那笑容,仿佛要把徐福冻结了一般。

“记好了,你说过的,一万金。”

徐福马上不断的点着头,一言不发。

回到了城中,徐福的目光,一直游离在无的身上,神情有些恍惚。

两人找了一个住店,进去后,要了一个房间,进去后,无躺坐在了左侧的床上,徐福爬到了床上,躺了下来。

“怎么?怕了?”

无问了一句。

“是,是怕了,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人,或许不该称之为人。”

无哈哈大笑了起来,而后眼神如同老鹰般锐利的盯着徐福。

“我也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东西。”

两人的目光,交织在了一起,一瞬间,相视而笑。

夜晚,寒风刺骨,徐福带着无,去了城中一处院落,看到门牌上,依然写着徐府,然而里面的主人,早已易主,徐福一动不动的盯着。

“这里是你的家么?”

“你多大?”

“19。”

徐福笑了笑。

“我16。”

咚咚咚,徐福敲响了门,好一阵后,有一个仆人打开了门,看了徐福一眼。

“什么事啊。”

“我找你们老爷。”

徐福说着,那仆从,好像认出了什么来,突然间,惊慌失措的大喊着鬼啊,就打算关上门,徐福对着无使了使眼色,一把长剑,夹在了门缝里。

“哼,看清楚,我有影子,阿青。”

徐福喊了一声,门打开了,徐福的那些亲戚们,都醒了过来,齐聚一堂,所有人都神色惊恐的看着徐福。

“堂叔,我只是回来看看,没别的意思。”

马上,一个个子矮小的人,过来,笑呵呵的揽着徐福的肩膀。

“哎呀,福儿,你不是已经死了么?怎么这又”

“我没死,躲过了一劫,堂叔,我要你们帮忙。”

徐福说着,但徐家上上下下,都面有难色。

“福儿,你可知道,你如果诈尸活过来的话,要传到宫殿里,我们徐家也是要遭灭顶之灾啊,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

徐福的堂叔说着,马上让人取了100金出来,交在了徐福的手里。

“福儿,你还是远走他乡吧,等日后,风波过了,你再回来,家业叔叔们会帮你打理的。”

徐福冷笑着,什么也没有说,拿着钱,就离开了。

回到了住店,徐福发现,他们给跟踪了,而且不止是一个两个,是好多个,在看到他们住的地方后,徐福心中有数。

“这是50金,你先拿着。”

徐福说着,又把钱给了无一半,无接过来后,穿上了装束。

一连两天,徐福都在住店里,但这家住店里,不知道怎么的,宾客已经全部离去,只剩下了他们两,甚至老板和伙计,都不见了。

徐福很清楚,那些亲戚们,想要做什么,而后笑了起来。

入夜了,徐福坐在房间里,但下面,已经给团团围住,两把早已出鞘的剑,在无的手中,闪烁着寒光。

他静静的坐在窗户边,盯着下面的家伙,已经开始悄无声息的陆续进入了住店,朝着他们住的地方来了。

吱呀的一声,无推开了房间,矮下身子,唰唰的两声,剑影闪动,紧接着啪嗒的两声,徐福看到了两个人,倒了下去。

颤抖着,此时此刻的徐福,内心里,是惧怕的,他的双手双脚都在不住的颤抖着。

叫喊声接二连三的响起,有人滚到了楼下的声音,徐福看着门外面,他攥紧了拳头,静静的忍耐着。

渐渐的,外面的声音,平息了下来,烛光的映照下,无抓着一个人,走了进来,是徐福的堂叔。

“几个人?”

徐福问了一句,无擦了擦脸颊上的鲜血。

“加上这家伙,总共31个。”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