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徐福8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徐福8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不知道怎么的,从两个月以前,正瑄儿对于徐福的态度,就有些截然不同了,和一开始,完全不一样,而正伯侨每天只是专心的教徐福东西,对于正瑄儿,基本不教任何东西了。

正瑄儿虽然从正伯侨那里学到了不少东西,但现如今,短短的一年半载里,徐福所吸收能够运用的东西,早已超过了正瑄儿。

似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一个晚上,徐福敲开了正瑄儿的门。

“什么事,睡觉去啊。”

正瑄儿的音量又有些大了,徐福低着头,正瑄儿也意识到自己对于徐福的态度,有些不一样,是嫉妒,她打心底里,嫉妒起徐福来,对于徐福能够快速的把正伯侨教授的东西,记下来,而极为愤恨,她自小跟着正伯侨,但因为脑袋不是很好,老是记不住那些东西,经常挨正伯侨的骂。

现在好了,正伯侨竟然开始用她来试药,但正瑄儿气的不是这一点,而是单纯对于徐福的嫉妒,正伯侨自己也会吞服一些药物来试药,但都会控制在安全的剂量。

“瑄儿姐,我我不学了,可以吗?我们要不,一起”

“住嘴。”

正瑄儿显得极度悲伤,她静静的看着徐福,关上了门,徐福一直低着头,一整晚,两人都没话,徐福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发现身上盖了一条被子,正瑄儿已经出去了,今天,正瑄儿要和正伯侨到山里去采药,可能要三天后回来。

浑浑噩噩中,徐福自己煮了点东西,吃过后,对于那些正伯侨昨天交待他,一定要记熟的东西,他也无心去看。

就在这时候,篱笆围建的院落外面,来了好多村民,其中一个村民,抱着一个在哭喊的七八岁小男孩。

“哎呀,正仙师呢?”

徐福看了一眼那小孩,似乎是肚子疼,应该是肚子有病,几个村民显得很着急,徐福笑了起来。

“让我来看看吧。”

村民们都有些不大相信徐福,因为徐福看起来才十岁不到,因为他格子矮小,加上声音,还有些嫩,细皮嫩肉的,一看就不像是能治病的。

“怎了?我跟着师傅已经好多年了,已经学到了不少本事,不相信的话,就等死吧。”

最终,那些村民相信了徐福,而徐福对于这种肚子疼的病,有很多种方法,他很快的调配出了药物来,根据炼丹的方法,很快速的弄出了一些药丸来,交给了那村名,冲着水给那小孩服用了下去。

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那小孩竟然不疼了,安详的睡着了,村民们都夸赞徐福,而此时的徐福,内心里,是膨胀的。

“是人都会生老病死,而医生是什么?可以代替鬼神,掌控人生死的存在,不是么?呵呵,那是我第一次,作为医生,把人治死了。”

我心中一惊,这会夜已经很深了,楼上传来了一阵响动,兰若曦起来了,睡眼惺忪的穿着睡衣,下楼来了。

“给我弄点吃的,我饿了。”

我哦了一声,起身,在炉灶上忙活了起来,而徐福所说的,第一次把人医死了,刚刚我注意到,他的脸上,有一丝不悦。

在弄东西的过程中,徐福又开始讲述了起来。

第二天,那小孩已经可以起来了,但却开始呕吐起来,徐福并不知道,还沉浸在喜悦里,然而到了第三天,村民们,围在了院子外面,一阵阵哭喊声。

徐福惊呆了,那小孩,已经死掉了,而且嘴巴处,还有血,这一下,徐福彻底的害怕了,他哆嗦着,几个村民提着他,其中那孩子的爹对着徐福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昨天还好好的,就是吃了你的丹药,今早就没气儿了。”

徐福的大脑里,一片空白,他蹲在地上,一动不动,面对愤怒的村民,徐福还很怕,他甚至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做了。

正伯侨回来了,知道了这件事后,却一点都不惊慌,只是静静的听着那些村民说的,好一阵后,他哈哈笑了起来。

“既然是徒弟的错,那么作为师傅的,自然会想办法补救的,我就助你的孩儿,登天吧。”

一句话,让原本要失控的情况,马上就变了,好多村民的脸上,都带着羡慕的神情,在正伯侨的吩咐下,正瑄儿带着徐福,开始准备了起来。

把那小孩的尸体,放在了一个刚草垛上面,四周围弄了很多花花绿绿,写着字的缎条,在风中飘扬着,正伯侨挥舞着一把剑,四周围,已经画满了很多怪异的符号。

徐福还是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他的内心,在不断的煎熬着,他很清楚,那孩子为什么会死,因为前一晚,徐福并没有睡好,而白天,调配药物的时候,剂量错了,那剂量是大人用的。

正伯侨口中念念有词,而此时,徐福发现了,在阵法的四周围,有很多黑色的东西,他并不知道,那些东西是什么。

伴随着正伯侨舞剑,这时候,砰的一声,徐福吓了一条,电光火石间,干草垛着火了,而四周围,那些阵法上,闪烁着阵阵光芒,发出阵阵噼噼啪啪的声音,好像雷电一般,村民们都虔诚的跪在了地上。

看着熊熊燃烧着的干草垛,以及那些不断发出噼啪声的黑色东西,以及一股股在燃烧过程中,释放出来的熏香,徐福并不明白,这一切是什么,但在布置的过程里,他发现,正瑄儿每一步都极为的小心谨慎。

登仙结束了,在正伯侨的一番说辞下,村民们信服了,并且回去了。

“愣着干什么?把尸骨掩埋掉。”

正伯侨说了一句,看着已经给烧成了焦黑色的一大块东西,散发着一股恶臭,徐福的心里很慌,是那小孩的尸体,在村后面的一块林地里,徐福和正瑄儿把那小孩埋掉后,徐福气喘吁吁的坐了下来。

“什么登仙,什么寻仙求道,呸”

徐福突然间吼了起来,正瑄儿吓了一跳,目光悲伤的看着徐福。

“瑄儿姐,你也意识到了吧,这根本是骗人的,正伯侨如果不是医生,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难道你还意识不到么?”

正瑄儿摇着头,一言不发,对于自己父亲所说的,所做的,虽然她怀疑过,但从来没有说出来。

“我们一起走吧,瑄儿姐。”

徐福抓住了正瑄儿的手,但马上就给正瑄儿大力的甩开了,啪的一声,一巴掌打在了徐福的嘴巴上。

“父亲他救了你,刚刚救了你,你却想要走,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

一整晚,徐福都坐在村子后面的林边,没有回去,哭泣着,直到天明,正伯侨走了过来,拎着一壶酒,扔给了徐福,让他喝了几口,身上马上就热乎了起来。

“难过么?”

徐福点了点头,对于自己把人医死的事情,徐福心里,十分的难受。

“根本就是假的,什么寻仙求道,你不过是利用医术来招摇撞骗。”

“那又如何?”

正伯侨一脸严肃的看着徐福,顿时间,徐福不说话了。

“你没有见过仙人,怎么能说这寻仙求道,是假的?”

徐福的确没见过,他不知道要怎么反驳,正伯侨一只手,拉起了徐福来。

“如果是你的话,总有一天,能够得道成仙的,小福,我曾经见过,仙人。”

一瞬间,徐福瞪大了眼睛,看着正伯侨,他说了起来。

那是在正伯侨刚刚学医有所成的时候,某天,应邀到一个村寨去看病,去的时候,需要经过一座山势险峻的大山。

结果在晨雾中,正伯侨看到了一个在雾气中,飞着的老头,仙风道骨,正伯侨马上追了过去,而后那老头说了一句话,说看你有仙骨,指引你几招。

而后那老头就教了一些正伯侨从来没有听过的法子,大笑着,离去了。

“很过分吧,呵呵,鬼画书仙那老家伙。”

我啊了一声,看着徐福,兰若曦吃过面后,又上去睡觉了,徐福喝了一口酒说了起来。

“你还不知道吧,正伯侨所看到的那家伙,是鬼,而就是鬼画书仙那老头,那家伙,以前在鬼道里,是出了名的喜欢吹牛皮,恐怕是因为他给人看到后,正伯侨把他当作了神仙,他就说了一些医术上的东西,所以正伯侨信以为真了。”

我吞咽了一口,眼神有些怀疑的看着徐福。

“我可没有骗你哦,那老东西的样子,以及气息,我化成灰都认得,毕竟这事情,他干过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叹了口气,打算回去后,问问鬼画书仙这事情。

“那当时,是因为鬼画书仙骗了正伯侨,而正伯侨所说的,又误导了你么?”

我问了一句,徐福摇摇头。

“并不是哦,因为那时候,我还在犹豫着,身为人的我,还在犹豫着,某些事情可以做,某些事情不能做,毕竟到王宫里看病的事情,已经给了我一个极为深刻的教训,靠着招摇撞骗,总有一天,会闯鬼的。”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