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徐福7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徐福7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哈哈哈”

夜已经很深,兰若曦已经睡下了,我喝了一口酒,徐福一副醉醺醺的样子,顾着眼睛,看着我,一只手,按着胸口,不断的**着。

在我眼前的,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抛开他的一切身份,他只是一个有血有肉,想到伤心事会悲伤,遇到快乐之事,会高兴的人。

“你说,张清源,人为什么要拥有感情,明明,没有这东西,就不会受伤了,就好像那些夜叉们,多好,是吧。”

我举着酒杯,大大的喝了一口,一股**从喉咙到肚子。

“啊,正因为有感情,才会受伤,明明你应该知道,永生用在人的身上,是不可能的,永恒这种东西,就不存在这世上,只存在于心中。”

我说着,举着拳头,敲在了自己的胸口处,但徐福却伸着手指头,摆了摆。

“果然,我们的理念,完全不同,张清源,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而我我们所要追求的是,确确实实的永生,抱着这样的信念,我们建立了永生会,存活至今,在黑暗中前行,2000多年来,却从来不曾麻木过。”

我之前,曾经想过,永生会的这群疯子,为什么到现在还存活着,然而,现在我似乎有些懂了,他们是一群比任何人都要清醒的家伙,拥有自己的信念。

“或许,抛开仇恨,我与你们,能够像现在这样坐下来,喝喝酒,说点故事,也挺不错的。”

“啊,我也这么觉得,只不过,最终等待着我们的,是互相厮杀,直到有一方完全的毁灭,不是么?”

我点了点头,站起身来,给徐福倒满了酒,砰的一声,杯子碰在了一起。

监狱里,黄仁颤抖着,拿着药丸,而年幼的徐福,无力的靠在牢笼边上,他一言不发,内心是崩溃的。

黄仁在他眼中的形象,完全崩溃了,之前的种种,对于他的关心,在这生死关头,化作了泡影。

“你可别怪我,福儿,我只是想要见到我的孙子,他快要出世了,如果看不到,我便死不瞑目。”

徐福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黄仁,狱卒已经悄悄的把黄仁的口信,带了出去,告诉了外面的家人,只要他的尸体一运出宫,就快点来领,然后喂下红色的药丸。

齐废王并没有牵连两人的家人,黄仁拿着手里的两颗药丸,而后把那张写有文字的纸给揉作一团,吞了下去。

死刑的命令已经下来了,明天一早,两人就会给处死。

而此时的徐福,却冷笑着,看着黄仁举着黑色的药丸,把红色的药丸,收到了袖子的口袋里。

这时候,那收了钱的狱卒,慌慌张张的过来。

“黄老,口信已经送到了,您的家人,在宫门口,候着呢。”

黄仁点点头,摆摆手,而后徐福看了那狱卒一眼,黄仁吞下了黑色的药丸,坐在地上,不一会的功夫,他便脸颊狰狞,举着手,脸颊扭曲着,而后大吼大叫了起来,朝着徐福一点点的爬了过来。

“啊”

黄仁的手垂了下去,闭上了眼睛,气息已经没有了,徐福害怕的抓着牢房边的木头,心里害怕级了,然而,他却很清楚,那黑色的药丸,是毒药,红色的才是解药。

那张纸上,正瑄儿已经清清楚楚的写下了,只是黄仁并不清楚,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正瑄儿和徐福所说过的很多东西。

其中这斗转续命丸,就是其中之一,这东西,可以吃下后,死去两天,然后又会醒过来,十分的奇特,徐福一直很相信正瑄儿,慌乱之下,徐福接近了黄仁已经开始发冷的尸体,摸索了一阵后,找到了红色药丸,他攥在手里,心脏在砰砰跳动,很害怕。

“根本就没有什么方仙。”

徐福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后,眼泪吧嗒吧嗒的流了下来,他仔细想想,这一年多来,如同监牢一般的日子,悲从心来,父亲没有回来的时候,徐福就清楚,自己的处境,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天空中透出一抹白亮,徐福张着嘴巴,把红色的药丸,放在了嘴巴里,咕噜的一声,吞了下去。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着了进来,有人马上就禀报了齐废王,一老一小,黄仁和徐福都死在了监狱里,已经没了气了。

此时的齐废王,十分的苦恼,君王后死之前,已经意识不清了,而之前用人的事情,都是君王后一手操持的,现在君王后一死,齐废王不知道什么人能重用,什么人应该让其离宫。

清晨,一老一小的尸体,给运送了出了宫殿,宫门外面,黄仁的家人马上就哭嚎了起来,收了黄仁的尸身,离开了,而徐福的尸体,这时候,运送的士兵看没人来接,想想有些可怜,便决定把徐福拉到城外掩埋掉。

城外的乱葬岗里,四个士兵开始挖坑,准备把徐福掩埋下去,然而就在这时候,早晨的乱葬岗里,突然间起雾了,而且还伴随着阵阵阴风,以及一阵哀怨的女声。

四个人心里发麻,害怕了,才挖到了一半,就跑了,浓雾中,走出来了一个人,正瑄儿,他早已一路跟着,抱起了已经发冷的徐福,这时候,正伯侨也走了出来。

“爹,他没气了,真的没问题么?”

正伯侨把了把徐福的脉,而后点点头。

“还有一点点微弱的迈向,这小福,天资聪慧,死了着实可惜,走吧。”

咕噜的一声,一阵饥饿感,徐福闻见了一阵饭香,而后睁开了眼睛。

身体异常的乏力,视线有些恍惚,喉咙里就好像快要冒火,一只手,托起了他,是正瑄儿,端着一碗白粥,一点点的喂入了徐福的嘴巴里。

好几个时辰后,徐福才醒了过来,听见了一阵鸡叫声。

“小福,待会我给你补补,没事了,没事的”

随着正瑄儿温柔的声音响起,徐福的眼泪才掉了下来。

徐福的家业,已经伴随着母亲死亡后,家里的钱财,粮地,都不断的给姻亲以及其他的人瓜分了,徐记药材铺已经关门。

在得知这一切后,徐福愣住了,他的内心里,极为的排斥,特别是对于正伯侨,他所谓的求仙术,是假的。

而徐福终于知道,为什么正瑄儿那段时间里,脸色会不好了。

吱呀的一声,正伯侨走了进来,看着徐福,此时的徐福,有些愤怒。

“哼,这一次,不过是失败了而已,我的方术,还需要精进,我问你,小福,你可愿意跟着我们。”

在良久之后,徐福才点头了,他能够跟着正伯侨唯一的理由,只有正瑄儿,正伯侨看中的是徐福的聪明伶俐,比自己的女儿强了好多倍,而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人能够完整的继承,现在他松了口气。

这是临淄城外,几十里的一个村落,正伯侨靠着得到的钱财,打算在这里短暂的住一段时间,现在因为君王后的死,举国上下,都混乱了起来。

以前君王后在的时候,用谁,都是君王后说了算,而君王后眼光独到,用人也十分准,这让齐废王省了好多心,但现在,各各地方的士大夫以及有才之人,都纷纷奔向宫殿,打算谋个一官半职。

“不会追来么?”

在了几天后,徐福恢复了不少,正瑄儿笑了起来。

“这里穷乡僻壤,而且挨近大山,不会有人进来的,现在其他国家,都在战乱,而父亲,也在寻求机会,打算等事态平息后,谁称王,就到谁的国家去,所以,打算在这里休养生息几年,到时候再作打算,走吧,姐姐教你东西。”

徐福哦了一声,跟着正瑄儿出去了,村里的人,对于正伯侨都很是喜欢,正伯侨一来,帮村里的好多人看病,而且还给他们钱财,让他们去置办一些东西,大家都说正伯侨是活神仙。

而正伯侨,始终都说自己是方仙,对于徐福的一些质问,从来不肯承认自己是骗子一说。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半年,正伯侨对于徐福的聪明才智,十分的喜欢,每天,教给徐福的东西,他能够做到一字不漏的记下来,而且对于很多药物炼制配方,他已经能够记得快上百种了。

“瑄儿,这是为父炼制的新丹,你试试看。”

看着一枚有些发紫的丹药,徐福心中一惊,这是前几天,正伯侨到山里找回来的一种未知的药物,炼制而成的,只是在一些动物的身上,实验过。

“你要干什么?”

徐福有些愤怒的抓着正伯侨的手。

“小福,不用担心的,这丹药已经试过了,快点,瑄儿,吃下去。”

正瑄儿点点头,而后接过丹药,吞服了下去,徐福的内心,对于正伯侨用自己的女儿来试药的事情,极为的不满。

“瑄儿姐,你还好吧?”

在几个时辰后,徐福看到了正瑄儿的脸色,有些发白,似乎身体里,不舒服。

“你一边去,不用你管。”

正瑄儿突然间吼了起来,徐福瞪大眼睛,这还是头一次,正瑄儿吼他。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