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徐福3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徐福3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现在想想,那还真的好像一场惊梦啊,呵呵。”

太阳已经升了起来,我其身后,开始准备做早餐,已经7点了,屋子的外面,已经有车辆过来,看起来是要接兰若曦到东区政事楼的。

看了看冰箱里的材料,我决定做煎蛋,昨晚已经泡着的米,只需要1小时不到就可以成为一锅清爽的稀饭,我以前一个人住的时候经常吃,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营养不错。

“鸡蛋不要太熟。”

兰若曦已经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穿着一袭洁白的丝质睡衣,站在我的身后,我微微的笑了笑。

“好好,五分熟吧。”

兰若曦的事情,我多多少少听过了一些,她执政的3年里,虽然行事极为的残酷,但却让当地的人,日子过得很不错,特别是那些犯罪者,已经全数给她剿灭掉,毫不留情,很残酷的直接抓到就杀死。

吃过早餐后,兰若曦目光冰冷的看了我一眼。

“今晚”

“蒸鱼是吧,安心吧,我中午就会腌制好,晚上等你回来就可以吃了。”

兰若曦擦擦嘴,起身后,离开了,徐福在一旁捂着嘴巴,笑着。

“怎么,成佣人了啊?”

“你给老子洗碗啊,草。”

我二话不说,揪着徐福的领子,把他按到了洗碗的地方,他也乖乖的洗了起来。

“说教,很多时候,远远不如暴力哦,杀一儆百的做法,历朝历代,都有,那小丫头,做的不错哦,是个人才,处理事情也滴水不漏,你呢,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哦,打算常驻什么也不管了么?”

我笑了笑,泡上了茶,静静的看着徐福。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着想要永生的念头。”

我问了一句,徐福停了下来,嘴角处扬起了一个笑容。

“从10岁的时候开始的吧,呵呵。”

我心中一惊,看着徐福。

“无论你有多么厉害,作为人,始终都会化作一副枯骨的,我见过太多的家伙,历朝历代里,称王称霸,玩弄权术,机关算尽之人,最终,都逃不过一死,所以在那个时代里,寻仙求道之说,才会如此盛行,才会让我们这样的骗子,进入了权利的中心,呵呵。”

君王后在服用了徐福带进来的麻黄后,这一夜,睡得很踏实,再也没有因为腹部的剧烈疼痛而惊醒。

第二天一早,齐废王十分高兴,马上又赏赐了父子两一些钱财,徐丘有些心急,马上就和齐废王提出,想要回去的意愿,虽然是从旁侧击,但马上,齐废王的脸色,就变了。

“哦,怎么,徐大夫,母亲大人的病,还未痊愈吧。”

“禀大王,徐丘只是想要回家里,找一些新药,为的是早日可以让君王后好起来。”

“不必多言,需要什么药材,这宫中,应有尽有,你只需要吩咐一声便可以。”

回到房间里,徐丘开始提心吊胆起来,毕竟这麻黄,有成瘾性,长期食用,可不是个办法,如果一旦出现任何的纰漏,那么他们父子的项上人头,肯定不保了。

“爹爹,只能先如此了,那君王后,今早起来,气色很不错,我们晚上给她服食麻黄,白天用黄芪,三七,以及甘草,已经那么多天都不见有什么危害,应该没事的,爹,你最好想想,还有哪味药,可以止疼的。”

徐丘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虽然常年做药材生意,但根本就不懂医术,现在临时临刻,只能翻医术了。

父子两整整的看了一天,也拿不准,毕竟这药理,他们都不懂,一不小心,药性相冲,会吃死人。

已经连续的过去了一星期,父子两心里的焦虑,也放缓了,他们发现君王后的病情,好像真的有好转了,但只是时不时的捂着胸口以及腹部,很疼的样子。

“爹爹,孩儿观察,那君王后怕是体内有毒,书上说,内里有淤堵,毒会浸入五脏六腑,成大疾,咱们,用一点消毒的药吧。”

而消毒的药物,有很多,但父子两不知道该用什么,而吃下去,也不晓得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无奈之下,徐丘只得再次和齐废王说起,要回家去亲自挑选上好的药材,然后进宫来,再帮君王后治病。

说到这里,徐福停了下来,一副愣神的样子,盯着桌子上,热气腾腾的茶水。

“怎么了?你也会露出这种表情么?”

徐福淡然的摇了摇头。

“毕竟我也是娘养爹生的人,我10岁那年,我爹就不在了,而11岁的时候,我娘也没了,呵呵,当时我以为自己死定了,只不过,天无绝人之路罢了。”

这一次,齐废王点头了,他同意徐丘回家,但徐福必须留在宫里,临行前,徐丘安慰着徐福。

“安心吧,福儿,爹去去就回。”

宫门口,父子两道别了,只不过,徐福没想到的是,他的父亲,自此一去便不回了。

回到了家中的徐丘,依然在士兵的看守下,但药材铺里,一些药物,年月有些久,并不是什么常用药,无奈之下,徐丘只能带着下人,打算进山一趟。

然而,让徐丘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来看守他的将军,是林家的嫡亲,早就给林家买通了。

在一周后,一个消息传了回来,徐丘进山采药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而山势险峻复杂,有可能是逃了,进山的士兵到现在还没找到徐丘。

这如同晴天霹雳般的消息,让年幼的徐福顿时间,便觉得事情有蹊跷,往常他和徐丘进山,那些长着一些特殊药材的地方,都是标定过的,他们父子商议后,决定要用的药,基本上,那山里都有,而且去过不是一次两次。

父亲徐丘做事小心谨慎,每次进山,都会在树上刻下标记,他马上把这件事,告诉了齐废王。

三天过去了,回报的人说,根本没有见到任何的标记,齐废王大怒,现在君王后的病才刚见好转,徐丘就不见人了,他下令要查抄虚假的产业,以及药材铺。

“禀大王。”

徐福跪在地上,弱小的身形在瑟瑟发抖。

“哼,你父亲,已经犯了欺君之罪,这已经半个月了,都不见人影,只怕”

“福儿会负责治好君王后的。”

年幼的徐福叩头后,一脸认真的看着齐废王,但齐废王却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一小儿,怎么”

“父亲临走的时候,已经把君王后的病情,完整的告诉福儿,以及哪几味药,都已经记下了,请让福儿代替父亲,如若君王后有什么闪失,福儿自当接受惩处。”

徐福给关押了起来,一连两天,齐废王又找了一些医生来看,然而,始终摸不出什么门道来,君王后的病又发了,急的团团转的齐废王,无奈之下,放了徐福。

仅仅一天,徐福按照之前的方法,又让君王后的病,稳定了下来。

徐福终日都在恐惧中,年幼的他,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办了,以前父亲还在的时候,他很多时候,都是看着父亲,能够依托,然而现在父亲下落不明,家里已经给封了,他又身在宫中,而这时候,桌子上的一本黄帝内经,让徐福眼前一亮。

“为了活命,只能如此了。”

徐福马上向齐废王请示,需要一个医生,作为帮手,而且是需要资历比较老的医生,齐废王马上就开始派人去办了。

但此时的齐国,好多医生大夫都怕了,最怕的就是给齐废王招入宫内给君王后看病,君王后的德贤才智,是全国上下有目共睹的。

现在其他五大国,都在抵抗着狼虎之师的秦国,而唯独齐国,置身事外,虽然国力现在贫弱,但却在稳步的恢复,这都是多亏了君王后这么多年来与秦国以及其他五国的交涉,换来的。

最终,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医生,给带了进来,他一进来,看到徐福后,就捶胸顿足的感叹了起来。

“苍天啊,大地啊,看来我黄仁要葬生此地了。”

来的医生叫黄仁,是位医德医术都不错的医生,他一进来,也看过君王后的病,但根本无法诊断出什么来,而对于徐福他们之前所用的药,这黄仁一眼就识破了,这不过是拖延的办法,终有一天,这些药,会没有作用的。

“别叫了,老头,让外面的人听到了,就不好了。”

这黄仁是徐福亲自挑选的,齐废王派人查探了好多医生,唯有这黄仁,乐善好施,医术医德都在,所以徐福用了他。

“你个黄口小儿,你可知道,你用的这些东西,可是糊弄人的啊,是要遭天谴的啊,苍天有好生之德,你小儿”

“想活命么?老头,你不想抱孙子了?”

黄仁的儿子最近刚娶了小妾,准备为黄家延续香火,但偏偏在这个关头,自己却给招入了宫内,他自己也知无能为力,医好君王后的病。

“那会,两年来,我每天提心吊胆得过日子,毕竟两年后,那君王后死了。”

徐福说着,我吞咽了一口,静静的看着他,他一脸平静的样子,笑了笑。

“人为了自保,什么都干的出来啊。”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