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地魂张清源19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地魂张清源19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四周围,都是火红色的,支离破碎的东西,我惊讶的看着,自己真的身处在岩浆里,我看向了上面,心里有些担心,我的影子追过来。

“不用担心的,那家伙是无法追到里面来的。”

我哦了一声,而后看着四周围,这声音,不是从耳朵里传来的,而是从脑袋里,直接传来的。

“你是终焉么?”

我问了一句,一阵沉闷,如同惊雷一般的声音,嗯的一下,我捂着脑袋。

“告诉我,我的鬼魄,究竟要怎么才可以恢复过来。”

“你需要找到一些家伙,才能够把你的鬼魄恢复了。”

我吞咽了一口,终焉的声音,听起来,极为的沉重。

“你的七情六欲,并不完整,张清源,因为你只是阳世间张清源的三分之一,你仔细的想想吧,你究竟缺失的是什么?”

我静静的思考着,渐渐的,我似乎明白了过来,我所缺失的是身为人,最为严重的一部分,那便是感情,除了焦虑,我基本上,感受不到其他的东西,爱恨这两种对立而强烈的感情,我竟然感觉不到了。

脑子里,想到了吴小莉的死,我没有悲伤,也没有了愤怒,只是冷漠的感受着。

“想明白了吧,张清源。”

我点了点头。

“我缺失了身为人最重要的部分,情感。”

“回不来了,这一切,早已随着你获得了这本能,散失了,就算你变成了完整的鬼,也感觉不到情感的,正因为对于这世间里的一切,早已麻木了,所以,才能够与我对话,最后,成功的引发出了我,而我,便是诞生于你对于周遭已经麻木的这种感情里,四周围的一切,对于你来说,可有可无,所以,那些东西,即将迎来终焉。”

没有愤怒,没有喜悦,没有悲伤,没有喜欢,一切都在我的眼中,早已看淡,而唯有在纠结着,自己要怎么恢复,要怎么才可以成为鬼这件事上,我的这些繁杂的思绪和感情,还在。

脑子里,基本每天都会冒出来,张清源的事情,他和那个兰若曦,看起来相处得很要好,然而,对于这一切,我内心里,完全没有半点的感觉。

“那为什么我还会烦恼?”

我问了一句。

“那么,你内心底,在渴求着什么?”

想了良久之后,我吐出了两个字。

“力量。”

终焉大声的笑了起来。

“正确,完美,张清源,对于力量的渴求,所以你才会烦恼,而如果没有力量,你便无法实现,为这个无意义的世间,把他引向终点的事情,你没有力量便做不到,很不错啊,你的觉悟,已经可以和我如此近距离的对话了。”

“我究竟要找到什么样的家伙,才可以。”

“三个极欲之人。”

我哦了一声,而后终焉大笑了起来。

“好了,你回去吧,张清源,我会指引你的,在梦中,而你所需要做的便是,在梦中,杀死这三个极欲之人,而后把他们吃掉,你便可以成为完整的鬼,他们自身所产生出来,极其的**,某一点,是高于其他任何一切**的家伙,总共有三个,你只需要把他们最为殷切,已经泄露到了梦境之中的**,他们自身,给杀死,吃掉,就可以了。”

我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个笑容来,办法已经有了。

“你自身缺失掉的**,也可以恢复过来,不过,在梦中,其实和现实一样,你没有力量,一样无法杀死他,去那条逆流瀑布的底端吧,张清源,你会找到你所希望的东西。”

我点了点头,而这时候,我的身体里,一股金色的光芒亮了起来,我惊讶的看着,是佛陀之象。

“这东西,你拿好了,在关键的时候,会救你一命的。”

我哦了一声,滋滋声作响,一块好像融化的铁一般,闪烁着黑色雷电的东西,拳头大小,我握在了手里,我感觉到了,这是终焉之力,而后这块东西没入了我的身体里。

这时候,上面咕噜的一声,破开了一个口子,是我的影子,愤怒的直接跳了下来。

“找到你了,张清源,受死吧,我要把你碾碎,杀了你。”

这时候,四周围的岩浆突然间,喷涌过来,把我的影子给团团包裹住。

“你给我滚开,终焉,这里没你的事,难道让我作为主导,有什么不好的么?我比这个弱得要死的家伙,要强几百倍,让开。”

终焉死死的用岩浆压住了我的影子,我吞咽了一口。

“好了,张清源,你能够存在于这边的最大限度,已经到了,这佛陀之象,会带你回去。”

在金色的光芒包裹下,我的身形,渐渐的消失,而意识,也开始变得沉重了起来。

“记住,在你恢复力量的时候,就想办法,睡着,我会以终焉的意志,破开梦境之门,让你找到那三个极欲之人的。”

我的意识,开始沉了下去,随后闭上了眼睛。

“呵呵,张施主,醒了吗?”

猛的,我睁大眼睛,还在大作,一团金色的晃眼光芒,在我的身后,我其身后,看到福源的手里,拿着一颗金色的珠子,在闪闪发光。

“这东西,究竟是什么?”

我虽然清楚了,这是佛陀之象,而且这东西,所散发出来的力量,尤为的强大,那吞噬之道里,那一张张聚拢过来的嘴巴,在一瞬间,这佛陀之象,散发出来的金色光芒里,尽数的化作了灰尘。

“这是阳世间的僧人,就其一生,或许都在追逐的东西,他们信仰着佛,然而,一生当中,很难有僧人,能够猛地见佛陀,而这佛陀之象,便是僧人做的梦而已,在梦中,接受了佛陀的指引,而由根深蒂固的信仰,凝结幻化出来,具有实体的东西,呵呵。”

我听得云里雾里,但这会,我没工夫和福源啰嗦,我要去山崖的下面,终焉告诉过我,在下面,我会找到自己所想的东西,而我现在唯一想要的东西,便是恢复力量。

在来到了山崖的边上,我看着下面依然给雾气云绕着,还是听不到瀑布的声音,这时候,我看着福源,问了一句。

“福源大师,你听见过这瀑布发出声音么?”

福源疑惑的看着我,而后淡然一笑。

“阿弥陀佛,张施主,老衲未曾听过,就其一生,老衲或许都无法听到那瀑布的声音,毕竟老衲只不过是一资质平庸的僧人,已经上千年,始终无法参悟佛理,而只能在这里缓缓度日。”

我惊异的看着福源,他这么厉害的僧人,竟然无法参悟佛礼。

“老衲句句属实,阿弥陀佛,张施主,人与人,都是不一样的,只不过,别人能够花费几十年,就可以参悟的东西,老衲花费了几百年,结果是一样的,所谓的殊途同归,便是这个道理了。”

我吞咽着,而后看了下去,我现在又不能飞,但下面有什么,一切都是未知的,我问了一句,有没有绳子,福源摇了摇头。

看着陡峭的山壁,虽然凶险,但我还是决定往下攀岩,一点点的挪下去,只要能够去到底部,我就能找到想要的东西,力量。

终焉是不会说谎的,我坚信着,自己能够恢复力量。

我开始攀岩了,扣住山壁上的石头,毕竟我现在是鬼,虽然有一些重量,但却轻如鸿毛,但唯一存在的问题便是,刮过来的山风,好像要把我吹飞一般,我十分吃力的,死死扣住岩石,一点点的向下,攀爬着。

上面的山崖,站在山崖边的福源大师,已经离着我几十米了,快要看不到了,我已经下到了薄雾中,每一下挪动,我都会用脚,先检查石头。

在好一阵后,已经只看得到头顶上白白的雾气,而山崖,已然消失不见了,但还没有底,我惊讶了,这时候,我手上抓着的一块石头,滚落了下去,我心中一惊,好在这会没有风,我紧紧的把手指头,扣进山壁的缝隙里。

但不到1分钟的时间,我就惊讶了,没有底,刚刚落下去的石头,好像给下面这个无底洞,吞噬了一般,迟迟没有半点的响动,就在这时候,我听见了一阵怒吼声,是那个家伙,离着我很近。

我继续快速的向下攀爬着,然而,就在这时候,我看到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猛的,是人,我惊讶了,但却又不是人,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张着嘴巴,有眼睛鼻子,只是黑色的人形,他看到了我,那双眼睛,令人不寒而栗。

啊的一声,这家伙叫喊了起来,我心中一惊,耳朵都快要给震聋了,这黑色的家伙,是要上去的,他一点点的朝着我爬了过来,背脊上,一股股的凉意,升腾了起来,然而在接近这家伙的时候,我身上的凉意,消除了,反而,对这家伙,有一股天然的亲近感,我并不害怕他。

这时候,这家伙愣着眼睛,瞪了我一眼,而后朝着我旁边,向上爬了上去,我松了一口气。

“你究竟是什么?”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