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存在于此2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存在于此2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吴铮瞪大了眼睛,那女婴,似乎很痛苦的样子,在极力的抵抗着,着一股想要把她和那男婴合并在一起的力量,她举着手,嘴巴不断的在动着,发出一些咿咿呀呀的声音来。

在受到了击打的抵抗后,吴铮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他颤抖着的双手,在控制着阴和阳,试图把他们完整的调和在一起。

那女婴一直在抵抗着,丝毫都不肯放松。

“不要再挣扎了,你并不是人,你因为受到了鬼气的侵染,所以才会如此,你们本就是同一个人,挣扎下去,你或者他,都无法存活”

吴铮说着,身上的金色光芒,更甚,他稍微加大了一些力度,然而,此时却无法更进一步了,如果再加大力量的话,会伤害到这两个婴儿。

“一样的,你是他,他便是你,没有你我之分,听我一言吧,不要再抵抗了。”

在吴铮说完后,这一切,还是如此,他静下心来,而后猛然间,胸口处,飞出了一枚八卦,而后在上空,泛下了道道金色的光芒,一个金色的太极出现在了空中,开始了,渐渐的,两个婴孩的身体,在融合着。

“事已至此,不要再挣扎了。”

吴铮说着,双手的距离越来越近,而这时候那男婴突然间,睁大了眼睛,右手缓缓的举了起来,身子不自觉的侧着,他那柔嫩而无力的小手,朝着一旁,推了过去。

吴铮惊异的看着发生的这一切,他迟疑了,而那女婴,竟然开始哇哇大哭了起来,这时候,那男婴的嘴巴,动了起来,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吴铮,仿佛在说着什么一般,吴铮静静的看着。

存在于此,是这四个字。

“究竟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猛的,那男婴的身体里,出现了一抹血红色的光芒,渐渐的,那股光芒开始把已经融入自己身体的女婴和他给分开了,吴铮发现,自己的力量,在这两个婴孩的面前,竟然失去了效果。

“是执念,生的执念?”

吴铮瞪大眼睛,张大嘴巴,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渐渐的,空中那个金色的八卦,离开了,咔嚓生作响。

“你会死的,如果这么做的话。”

吴铮喊了起来,但逐渐的,两个婴孩的身体,完全的分开了,猛的,一股血红色的光芒,溢满了整个房间,轰的一声,吴铮口吐鲜血,飞了出去。

“这”

眼前的景象,十分的让人不解,那男婴,挡在了那女婴的跟前,而此时,两个婴孩,都瞪大眼睛,互相看着对方。

一切恢复了平静,两个婴孩,都是巴掌那么大小,吴铮急急忙忙的跑了过去,他查看了两个婴孩的状况,女婴身体里,那股阴冷和邪恶消失不见了,原本嘴巴里的黑色牙齿,也不见了,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婴孩。

但吴铮觉察到了,两人的气息,还是在互相连接着,那女婴,还在不断的汲取着这男婴身上的力量,虽然十分的缓慢,这是阳寿,这女婴在吸收着这男婴的阳寿。

事情结束了,吴铮也接受了这样的事实,在刚刚的那一瞬间,那男婴,口里所念叨着的存在于此,吴铮也似乎明白了。

不管是人还是鬼,或者是其他的东西,存在于此,便是生的证明,他没有权利去剥夺一个存在的生存的权利。

殷家上下,松了一口气,这男婴的脉搏,增强了,已经开始在母亲的怀中,补充母**。

夜里,吴铮和范蠡进入了哑姑的房间里,把另外一个女婴,交给了哑姑,看着两个孩子,哑姑的脸上,有一股说不出的喜悦来。

然而,吴铮却告知了哑姑,这两个孩子,绝对不能在一起,否则的话,总有一天,一个孩子会因为另外一个的关系,死掉的,因为他们本就是一体的,魂魄和**,都是残缺的,如果不把他们分开的话,便会出现危险。

“哑姑,这两个孩子,女孩,必须离开殷家,希望你能够明白,今晚,便是你与这孩子,相处的最后一晚。”

哑姑在听完了一切后,她点了点头,只是默默的流着眼泪,看着怀中,已经熟睡的两个孩子,吴铮和范蠡,去到了屋外。

“范蠡,这女孩,就拜托你了,你在偏远的地方,找一户人家,收养她,不要让这两个孩子见面,日后的一切,我无从得知,既然都是一同出生,生存在这世上,那么,他们便有权利,活下去,无论今后发生什么。”

在一个月后,范蠡在齐国,找到了一户以前范蠡的老主顾,两人都极为的善良,但已经过了生孩子的年纪,依然没有孩子,这户人家姓依,范蠡很快的,便把这个女孩,送了过去。

在吴铮的查探后,联系已经完全的断开了,这男孩和那女孩的,兄妹两的联系,已经没有了,一个月的光阴,这男孩,已经张大了一个倍,和正常的孩子,已经没什么差别。

“依雪寒?”

我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嘴巴里,念叨出了三个字来,我实在没想到,殷仇间和依雪寒,竟然是兄妹。

殷家上上下下,都充满了希望,殷友辰那边,已经差人送回了书信来,一切进行的极为顺利,马上,曹国就要内乱了。

而殷仇间,也在茁壮的成长,他是寄托了殷家的全部,而出生的。

“本来打算就这么走了,但还是等这孩子1岁的时候吧。”

吴铮看着远处的天空,范蠡在一旁,静静的坐着。

天下的形式,即将要迎来大变,范蠡的内心里,隐约觉得很不安,庄贤和殷友辰,都在曹都,他很担心,两个弟子,现在的局势,虽说已经很明朗,不止是曹都,连这定陶的地方,都在传言,要变天了,这曹国。

老年昏庸的曹隐公,每日只知道安逸享乐,苛捐杂税,人民的生活,十分的痛苦,而曹隐公的态度,引得靖国和燕国,都极为不满,齐鲁两个早已抛弃了这颗会引火烧身的棋子。

殷家村里,殷家的宅邸内,张灯结彩,高朋满座,今天,是殷仇间的一周岁生日,殷源慧宴请四方,殷友辰已经开始带领着军队,在叛乱中,取得了胜利。

然而,就在这宴会刚开始的时候,庄贤失魂落魄的回到了殷家,一进门,所有声音都戛然而止了,纷纷看着他,脸上那抹沉重的气息。

“贤儿,出什么事了吗?”

范蠡淡淡的问了一句。

庄贤哽咽着,摇着头,面对殷家的上上下下,以及哑姑怀中,抱着的孩子,庄贤不禁失声痛哭了起来。

失败了,殷友辰的军队,遭遇到了埋伏,他给抓住后,便直接砍掉了头颅,挂在了曹都的大门上,而这一切,谁都没有预料到。

而曹隐公也死了,给他的侄子杀死。

伴随着庄贤带回来的消息,在几天后,曹都来人,恢复了殷家的爵位,领地,以及给他们加封,赏赐,这是曹靖公亲自封赏的。

殷友辰的尸身,给带了回来,殷家在当天,举行了盛大的葬礼,范蠡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对于殷友辰或许便是最好的结果。

对外,曹靖公宣称,殷友辰是自己的部下,是战死的,自己的叔父,昏庸无能,让曹国民不聊生,而曹靖公是替天行道,他上任后,马上免税,派出大量的使节,与晋燕两国谈判,让曹国的一切,完全的平息了下来。

殷友辰的死,并不是意外,而是有人刻意为之,庄贤在当晚,就告诉了殷家,是庄家,把殷友辰的一切,泄露给了间亥。

而趁着曹隐公的军队去劫杀殷友辰之际,曹靖公便成功的拿下了曹隐公的人头,完全把曹国,拿在了手中。

“你来做什么?”

殷源慧白发苍苍,看着庄能带着不少人过来,打算来祭奠,殷家上上下下,都站了出来,围住了庄家的人。

“良禽择木而栖,殷老,殷家三公子的死,是值得的,促成了这一切,请进去详谈。”

庄能说着,但此时范蠡却站了出来,笑了起来。

“庄老板,晚了,已经,接下去的事情,想必,你自己也很清楚吧。”

殷家与庄家的这一切,便不了了之了,但在几个月后,庄家人,却突然间,染上了一场霍乱,全家老小,一个不留,死在了家中。

这一切,都是曹靖公做的,他很清楚,庄殷两家,都是向着楚王的,但在最后,庄家倒戈了,任何的一位君主,都不会留下背叛者,在自己的身边办事的。

曹靖公马上派人来,通过殷家,和楚昭王,取得了联系,得到了楚国的支持,而楚国的军队,在这一切平定后,如愿以偿的,以保护下臣的关系,进入了曹国。

殷家在曹国和楚国,赢得了声誉,地位,权利。

“贤儿,已经去祭奠过了吧,庄家。”

在村子口,范蠡看着庄贤缓步的走了回来,他点了点头。

“要怎么办?贤儿,接下去?”

“已经决定了,遵从友辰的遗愿,守护着殷家,作为一个朋友。”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