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姓殷名仇间1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姓殷名仇间1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姓殷名仇间1

殷家村里,张灯结彩,整个村子热闹了起来,殷友辰要娶哑姑,之前殷友辰的事情,村里的人已经完全明白,也没有声张,殷友辰想要去曹都,策反那些将军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

而庄贤,带着殷源慧亲笔写的信,去了曹都,计划还是需要进行,但只能暂缓,而殷友辰也想明白了,自己至少要尽孝道,为殷家,留下子嗣,大哥殷正虽然娶了妻子,但却没有子嗣,大嫂已经年约40了,已经无法生育。

这也便是殷源慧愁苦的事情之一,而已经逝去的二儿子,殷戟,也没有留下后人,本家的香火,需要传承下去,在形势所逼之下,殷源慧才同意自己儿子想要去曹都的事情。

一瞬间,殷家笼罩着的愁云,似乎随着殷友辰的婚礼,消散了,在几天前,范蠡便来到了殷家。

殷友辰的事情,他已经听庄贤提起过,看到殷友辰的转变,他很是欣慰,而范蠡很清楚,间亥现在的做法,正在一步步把曹国引向灭亡,现在的曹隐公,已经偏向了齐鲁两国,而燕国,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对于曹隐公的态度,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范蠡的两个儿子,已经十来岁了,他也决定,再一次,为两个儿子,铸下基业,然后,完成了这一生所有的责任后,他便会与西施共赴黄泉。

现在唯一让范蠡担忧的便是殷友辰的事情,现在虽然殷友辰,已经暂时放弃了计划,但终归有一天,他还是会去曹都。

庄家的人,也来了,庄能带着不少人过来后,寻找起了庄贤的身影,但始终,都没有看到庄贤。

“贤儿有事情,暂时外出了。”

面对庄能的疑惑,范蠡只是简单的交待了一句,已经快1年的时间,庄能都没有见到过自己的儿子了,但现在,他只是问问,以前脸上还隐约透着的相思之情,已经没有了。

范蠡的内心里,始终在担心着一件事情,在和庄能稍微唠叨了一阵子后,庄能便跟着范蠡,一起去见殷友辰,在寒暄过后,便进入了正题。

“殷老,我们在曹都的势力,开始受到了排挤,为今之计,只能共同进退,所以,我希望,能够让殷家,尽快的联络,曹都上上下下的将军们,以便日后,事情一旦有变,我们便可以直接起兵。”

庄能的脸上,透着一股阴狠,而范蠡却微微的笑了笑。

“间亥根本无需担心,他会不攻自破的。”

之前,曹国一度是晋国的下属之臣,但随着这些年来,晋国和燕国在不断摩擦的过程中,国力也开始衰退,曹隐公以摆脱束缚,便开始向燕国,齐鲁两国谄媚,他只希望能够从这三个国家里,挑选出一个最有力的靠山,多年来,周旋于这三国之中。

而在曹国,曹隐公的爵位范蠡之前听庄能提起过,他杀了自己的哥哥,曹声公,才得以继位,这件事情,是在庄家与殷家的支持下,完成的,属于不谈之秘。

对外宣称的是曹声公是病死的,其实是死在了宫殿的内斗里,所以范蠡才认定,殷家暂时不会有太大的危险,现在曹隐公老迈,已经有些糊涂了,但对于这个事情,他应该有些害怕,所以没有马上对殷家动手,传出去的话,便会让他陷入两难之地。

在曹国,还有一股势力,是曹隐公的侄子,曹靖。

曹靖为人极为的贤能,任用了不少的谋士,而今天来,庄家便是希望能够得到殷家的支持,两家一起,投奔曹靖,让他们这边的势力,更加大一些,这样便可以在发生事端的时候,名正言顺。

“呵呵,庄老板,果然是生意人么?楚王迟迟没有行动,便打算转投东家了?”

殷源慧显得有些愤怒,但庄能却笑了起来。

“殷老,这事情,于我们有天大的利好,楚王的事情,我们肯定不能怠慢了,但眼目前,殷家恐怕已经无法支撑太久了吧。”

所有人都晓得,在大婚之日,曹都来的使臣,以及带来了大量的士兵,是什么意思,他们监视着殷家的一举一动。

“至于举事,殷老,我希望殷老可以尽快的联络曹都的将军们。”

庄能再一次提起了这件事来,然而后讨论了很久,也没有结果,宴席开始了,庄能也就先行离开了。

范蠡一脸的愁容,殷源慧也觉得有些不对劲。

“朱子,你觉得,这其中,有何不妥?”

范蠡仔细的想了好一阵后,回答道。

“恐怕他们需要你们殷家,打开口实,毕竟在军队这一块,你们殷家,就算到现在,还和那些将军们,有联系,所以希望你们殷家,去做点什么。”

范蠡目前唯一能想到的便是这个,他的内心,有些隐约不安。

婚宴开始后,殷友辰显得很开心,他不断的在席间,与宾客们喝酒,范蠡仔细的看着,殷友辰现在所做的一切,和自己有些相似。

在找到了一个机会后,范蠡拉着已经醉醺醺的殷友辰,去到了一处僻静的院子里。

“友辰,还是想要去曹都么?”

殷友辰起初笑着摇摇头,但在看到范蠡异常认真的态度后,便点了点头。

“是吗,既然如此,就好好的度过这段时光吧,与你的家人一同。”

范蠡自身很清楚,男人一旦决定了某些事情,永远都无法改变,殷友辰和他一般,范蠡决定再一次,给子孙后代留下家业后,便去履行自己之前,给予西施的承诺。

而殷友辰,也决定为了殷家的未来,去往曹都,把一切都解决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范蠡开始在城内,经营起了一些从别国采购回来的东西,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目前定陶缺少的,别人都很奇怪,范蠡是怎么,拿到这些货物的。

而范蠡并没有亲自去经营,而是交给了自己的两个儿子,曹让和曹听,也帮着范蠡,城内的不少人,都施以援手,不到几个月的时间里,范蠡再一次,赚到了不少。

这么多年来,在定陶积累起来的名声,关系,让范蠡轻车熟路的,便做了起来,而碍于之前,那个莫须有的,向所谓的敌国出售武器的事情,而没收范蠡的家产,没有成功,曹隐公也没有找范蠡的麻烦。

一来这罪名是安插上去的,曹国的大多数人都晓得,范蠡的给冤枉的,声名在外的范蠡,躲过了一截。

在经营了一段日子后,间亥曾经让人来找过麻烦,但却不了了之了。

范蠡很清楚,现在的间亥,已经分身乏术了,他给予曹隐公的计谋,会让曹隐公限于不利之地,周边不会有任何一个君主,喜欢这种墙头草的。

在曹国的上上下下,都弥漫着一股不详的气息。

齐鲁两国,已经拒绝了曹隐公送去的东西好几次了,并且在曹国的边界上,安插了军队,而一旁的晋国,以及燕国,都开始对曹国摩拳擦掌,恐怕现在的曹隐公,以及间亥,寝食难安。

四国似乎都心照不宣的,想要拿这个跳梁小丑开刀,试水,然后再商谈瓜分的事情。

现在这个关头上,只要殷家推波助澜,带头,作为策反的人,便可以让曹隐公直接完蛋,但这么做,便会让殷家,背上很大的污名,这一点,殷家的上下,恐怕都不会允许。

包括殷源慧自身,也不希望殷家的一切,毁在自己这一代。

在把事情完全交给了两个儿子,以及自己的心腹后,范蠡便直接住进了殷家,哑姑,已经有了孩子,肚子一天天的,大了起来。

最近的范蠡,总是感觉到,有一股很奇特的气息,不断的从这柄美人里,隐约透出来,一股极为强烈,渴望的气息,每晚,范蠡都会梦见,在梦中,他会看到一个婴孩,生的很漂亮,那婴孩一点点的变大,逐渐,变得好像西施那般。

每到这时候,范蠡便会因为西施的温柔的笑容,而醒过来,他已经连续一个月,在不断的做着这样的梦了。

而哑姑的肚子一天天的大了起来,这样的梦,也尤为的强烈,包括白天,午后的小憩,范蠡都会做这个怪梦。

美人里的西施,已经完全的给封存在了剑中,并不会对人构成任何的危害,但范蠡却一天天的,日渐消瘦了起来,他的脸色很差,不断的给这梦魇,困扰着。

在某个晚上,范蠡睡下后,开始做梦了,但却有些不一样,此时的这个梦,如此的真实。

“范郎,我与你,已经谁也离不开谁,想要再见到我吗?”

范蠡瞪大了眼睛,在梦中,他看到了西施,对她说话了,这是头一次,西施和范蠡说话了。

没有任何的犹豫,范蠡点了点头。

西施阴冷的一笑。

“范蠡,还记得么?当日,前往吴国的时候,你答应过西施什么?”

范蠡一脸的悲伤,而后说了起来。

“吴国灭亡之日,便是范蠡与西施,双宿双飞之时。”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