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起落8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起落8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起落8

现金楚国和越国的声势,十分的浩大,两国已经一跃成为了霸主,而秦国,开始走向衰落,楚国吞并了大量的鲁国土地后,虽然停手了,世道又开始恢复了正常。

而晋燕两国的争端,也已经停止,天下开始出现了短暂的平稳时期,各国的大王诸侯,都在开始交汇了起来,通过一些商谈,来争取时间。

谁都晓得,这不过是暂时的,和平,总有一天,这些诸侯国,会为了天下的霸权,大打出手。

范蠡正是看准了这一点和平的时期,在把布匹做成了美丽的华服后,进献给了各国的诸侯大名,完全在做着赔本的生意。

曹让急了起来,已经长达一年多的亏本,而且范蠡,所做的都是用最好的布匹,用最好的裁缝,上面还会镶上一些金丝,这造价,不是一般的高。

但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布庄的生意,开始好了起来,不断有一些富贵之人光顾,而且越来越多,现在正值各国,都在交互的阶段,而宫廷里的宴会,自然是少不了。

为了彰显出自己国家的实力,美丽的华服,便成为了交互手段中的一种,曹家的生意,再一次活了起来。

“贤儿,有什么心事么?”

在某天的授课中,范蠡看出庄贤心不在焉,也很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的曹国,因为某些事情,和旁边的魏国,出现了争端,交战了,而庄贤的挚友,殷友辰,已经上了战场。

“你觉得友辰,武力如何?”

庄贤抬起头来,鞠了一躬。

“老师,友辰的武力,在我之上。”

此时的庄贤,已经20岁了,长得很壮实,他每天都会练拳,不断的锻炼自己的身体。

“那便安心吧,贤儿,友辰是殷家的人,在战场上,武力也不错,不会有事的。”

范蠡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心中,却不这么想,他有些担心起来,殷友辰为人喜欢表现,丝毫没有内敛,几次在课堂上,他甚至对于某些问题,和范蠡,产生了争端。

这是范蠡最为担心的,他性子里,就是喜欢表现,想要得到莫大奖赏的人。

然而,就在这时候,传回来了一个消息,殷家的二公子,殷戟大将军,在与魏国的交战中,身死在了战场。

这种小国间的战争,那些大国,不会施以任何的援手,反而是冷眼旁观,曹隐公多次希望燕国能够发兵,但燕国的君主武安君却以无兵可发为由,拒绝了曹隐公的请求。

魏国的军队,已经进驻了曹国的城池,曹隐公坐不住了,他不断的向外求援,但丝毫没有任何办法。

而此时,朝中出现了一个名为间大夫的家伙,他游说了魏国,而后说服了曹隐公,不要再抵抗,割出一部分土地,让魏国退兵。

这样的做法,见效了,魏国也见好就收,但范蠡却无可奈何了,他很清楚,燕国的武安君的想法,但为时已晚,因为为了曹家的生意,范蠡没有功夫,亲自到曹隐公的身边,去说服他。

殷家上下,都遭到了牵连,封号给剥夺,土地给收回,家产给清查,而这个间大夫,便是间亥,他说这次战争的失利,完全是殷戟将军所导致的。

一夜之间,殷家在定陶内,给贬为了庶民,所有的一切,都给回收了,他们家只能举家,去到了城外,一处荒村里居住。

而此时,殷友辰,也从战场回来了,范蠡马上带着庄贤去了殷家,而庄家,对于这一次的事情,置身事外了,丝毫没有半点怜悯的意思,似乎怕引火烧身。

去到了已经没落的殷家,庄贤哭喊了起来,殷友辰左眼中箭,虽然已经拔出了箭头,但却已经左眼失明,奄奄一息,殷源慧痛心疾首。

而奄奄一息的殷友辰,却说出了事情的真相来,有人把殷戟军队的动向,给出卖了出去,曹国的军队,遭遇到了埋伏,结果便败了,而把这事情,说出去的,便是间亥。

范蠡马上就明白了,究竟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间亥,虽说没什么真才实学,但见风使舵的本领却很强,而且也是一名谋士。

恐怕是间亥在曹魏两国开始争端的时候,便去到魏国,和魏国的君主献出计策来,他回到曹国后,再以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进入了曹隐公的身边,而对于战事的把握,他恐怕早已胸有成竹。

这一招反间计,确实厉害,让自己成为了曹隐公的亲信,又让魏国,得了便宜,但范蠡却很是无奈。

他很清楚,燕国虽然表面上,不打算出兵,但其实恐怕是想要一网打尽,武安君虽然表面上冷漠,恐怕想的是,让魏国再深入一些,而后以正当的理由,在那些大国的面前,一举把曹魏两国给拿下。

落寞的殷家,已经完全的没有了任何翻身的机会,日子过得很苦,范蠡不断的接济他们,还把殷友辰接到自己家中,安心的养病,但殷友辰却始终,都极为的愤怒,对于这一切。

范蠡已经把事情清楚的告诉了他,这让殷友辰更加的怒火中烧。

“老师,为何要把事情告诉友辰,你这不是给他火上浇油么?”

范蠡点了点头。

“贤儿,这些事情,如果无法清楚的知道,恐怕心中的怨气,更加的大。”

范蠡带着庄贤,在殷友辰的床边,看着殷友辰,显得极为伤心。

“友辰,殷家并不会因此而有任何的改变,你只要记住一点,听过越王勾践的故事么?为师,会帮你的。”

殷家给剥夺了封号,以及贵族的一切特权,作为庶民的他们,不能经商,唯有种地,而定陶城外的荒村,土地极为的贫瘠,殷家上上下下,老老小小,生活的境况,极为的差。

而范蠡几次施以援手,却给洛很阻止了,如果这样做,范蠡自己也会惹上麻烦,殷家已经给定性为了罪人。

无奈之下,范蠡想了一个法子,雇了大量的工人,对外宣称,打算开展农业,便去到了殷家所在的荒村,到处查探水源,最终,找到了水源,便开始开石凿山,引水到荒村,这一举动,让洛很也无话可说,而起他还收了范蠡的好处。

殷友辰的病情好了,原本帅气的脸颊,这会瞎了一只眼睛,遭到了城内人的嘲笑,而且因为是庶民的关系,以前对殷家一些不满的家庭,便开始嘲弄起了殷家来。

在范蠡的帮助下,荒村里的土地,得到了改善,殷家也稍微过得好了一些,一些菜还能够拿到城内来卖,而殷友辰的伤,也好了,他隔几日,就会挑着菜,到城内贩卖。

经常会给城内的人欺辱,好几次,都是范蠡出面解围。

现在间亥已经俨然成为了曹隐公身边的大红人,庄能几次来到范蠡家中,希望范蠡献计,解决了间亥,庄家曾经几次派人,想要行刺,但却都给范蠡躲过了。

而曹隐公也派出了更多的人,保护间亥,庄家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间亥的提议下,曹隐公打算偏向齐鲁两国。

所以庄家,如此的急,楚王多次派人来,希望庄家想办法,让曹隐公,归附楚国,这样楚国,才能够名正言顺的进军,鲁国已经无法构成威胁,在上一次的楚国与鲁国的争端中,鲁国已经大伤元气,而齐国也无法独善其身,跟着一起遭殃了。

现在是最好的时机,但却出了间亥这样的家伙,让庄家,极为的头疼,而间亥,甚至还在宫中,培植起了自己的势力来,看着间亥一天天的势大,庄家坐不住了。

但范蠡却说,事情,总有转机的时候,间亥所做的事情,不过是帮曹隐公,拆东墙,补西墙。

曹隐公如此的摇摆不定,燕国势必要对曹国,做点什么的,在某天,范蠡做出了某个决定,把自己的家财,一次性赌注,与殷源慧。

这消息,在城内刚散播出去,便引起了无数人的注目,大家都还在搞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范蠡便输给了殷源慧,自己的家产,全数变卖,给了殷家。

然而,在家产变卖的第二天,一道命令就下来了,范蠡给安上了罪名,便是私自出售武器给燕国,以及私自制造武器之类的。

是间亥,范蠡早就想到了,当日,间亥带着军队,来到了定陶,趾高气扬的,打算当着全城的面,羞辱范蠡,然而,他的希望却落空了。

在得知了范蠡,把家产在与殷源慧的赌博中,全数输掉后,他气得上窜下跳。

而此时,全定陶的人,对于这个弄臣,也极为的愤恨,殷家和范蠡,对于定陶的人来说,是大善之家,间亥无奈之下,只能灰溜溜的回去了。

而殷家,所拥有的只不过是钱财米粮,并没有任何的经商,也没有触犯任何的底线,间亥拿他们也没办法,加上定陶地区富甲的极力阻挠,这件事情,朝中的不少人,都在说曹隐公如果这般做,会让全天下的百姓,伤心的,而这一切的幕后推手,便是庄家。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