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起落3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起落3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起落3

庄能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听信范蠡所说的。

“陶朱公,在下虽然不过是一介草莽商人,但也有一些见闻,找过不少的大夫,都没有治好我儿的病。”

范蠡听明白了,言下之意便是他丝毫不相信范蠡,随后范蠡四下看了看,两人会面的地方,是城外一处山间,这里并没有人,完全可以做到保密。

范蠡拉着庄能,去到了稍微远一些的地方,他把头凑在了庄能的耳边,说了一句话,顿时间,庄能的脸色大变,眼神中,透着一股极为不可思议,看着范蠡。

“你就是越王勾践手下的谋士,范蠡?”

“正是在下,还望海涵,毕竟范蠡现在,已经决定作为一介商人,对于这乱世的一切,早已看淡,只是想要安稳的在此地,度过余生。”

虽然半信半疑,但庄能对于范蠡的手段,还是很清楚,他明白范蠡的厉害,如此短时间内,不但可以笼络人心,而且对于局势的把控,极为的厉害,在这样的乱世里,国家间的纷争不断,商人需要的便是情报,能够把情报转化为商机,这便是一个商人该有的。

“想必,庄老板,应该听闻过,勾践食粪的事情吧。”

范蠡直言不讳的说道,庄能点了点头。

“确实,能够想得到这个点子,范大夫,你着实的厉害,不但让勾践结束了长达两年的质子生涯,成功的让吴国放松了警惕,再加上后面的美人计。”

“过奖了,之前的一切,范蠡已经全都抛下,在下说出的这番话,只希望庄老板,能够替我严守秘密。”

庄能点了点头,马上就想到了,这其中的厉害关系。

“而范蠡所说的,能够治好你的儿子,确实是真的,范蠡之前献计,说服了勾践,为了摆脱质子的生涯,是有把握的,因为范蠡略懂医术,再根据夫差所吃的东西,他的气色,脉搏,才推断出了夫差并无大病,而且会很快好,所以才敢做出如此的事情来。”

庄能还是有些担心,但他已经完全相信了,眼前的人,确实是范蠡,原本对于陶朱公的来历,庄能很是疑惑,一个携带着大量钱财的人,为什么千里迢迢,从楚国跑到曹国来做生意,如果是国家的繁荣程度,以及强大,楚国要比曹国好得多。

所说定陶有天下之中的美誉,但这地方,在那些大国的争端,结束后,战火势必要燃过来的,这里作为经商的要道,无数的商人,在这里,赚得盆满钵满,但也是伴随着风险的。

这么多年来,庄能看过不少带着钱财货物,来到此地,想要依靠这条通路,赚钱的商人,但大多数,都血本无归,甚至死在了此地,他们庄家,也是先祖得力,在这边,盘活了基业,而经过他的手,才能够发扬光大。

“庄老板,请方形,范蠡不会用任何的药物,也不会使用任何伤害到你家公子的方法,恐怕,你的公子,到现在,还不会说话,是心里的原因,范蠡有方法,能够治好,请相信我。”

庄能最后一点警惕的心理,彻底的放了下来,他长舒了一口气。

“说吧,范老板,想要交易何物?”

“并不是物,而是事,我就问一句,如有冒昧之处,还请多多见谅。”

庄能点点头,范蠡开始问了起来。

“据我观察,加以猜测,想必,庄老板,和楚国的联系,很紧密吧,而且和殷家也是。”

一居然,让庄能颜色大变,他吞咽着,脸上有些惧色。

“你是从何”

“好了,庄老板,范蠡只希望,庄老板,可以答应在下,我们商人,追逐的永远是利益,而在追逐利益的前提下,得有后台,我只希望,在范蠡落难的时候,庄老板,可以拉在下一把。”

范蠡马上说道,庄能默不作声,最终,点了点头。

随后范蠡说出了对于庄贤母亲死的猜测,越说到后面,庄能的脸色,越发的不好。

“够了,范老板,事情就这样吧,只希望,范老板也能够严守此事,这番东西,不过是你的妄加猜测罢了。”

随后两人便约好,在10天后,子时过后,在范蠡的家中,为庄能的儿子治病。

范蠡的做法,很简单,便是让庄贤的母亲,直接和他对话,这样虽然可能会有点问题,但吴铮已经准备妥当。

庄贤好几次,在家里,都遭受了一些认为的意外,毕竟自从庄贤的母亲,传闻病了后,殷家几次去过,有些东西,他们虽然猜到,但却没有深究。

而庄家的其他人,很清楚,庄能很爱这小儿子,不敢对他动手,所以就制造了一些人为的意外,但这些意外,无一例外,都给化解掉了,而背后,是庄贤的母亲,所化作的鬼,保护了他。

一回到家里,范蠡就看到吴铮四处的走动着,好像在忙碌着什么一般。

“唉,现在那柄美人里的气息,已经完全的外泄了,这宅子,阴气很重,我只能每天清扫这些阴气了。”

“麻烦你了,吴老先生。”

范蠡也注意到,自从把庄贤母亲的鬼魂接回来后,自己的妻子,就生病了,而平日里,家里很壮实的几个仆人,也相继生病,自己却没有什么大碍。

“这东西,你戴在胸口上,虽然你天生,八字刚硬,能够抗住,但时间久了,势必要受到影响的。”

但范蠡却拒绝了吴铮给他的符咒。

“吴老先生,一切或许皆有定数,我范蠡,绝不是什么好人,亏欠西施姑娘的事情,一刻都没有从我的心头抹去,人生本就是有起有落,而绝无一帆风顺的人生。”

此后的范蠡,还是一如既往的,家里人的病情,也好了一些,在第十天的晚上,范蠡让所有下人,早早睡下,在场的只有自己的十几个心腹,四处守着,他和吴铮在后门,等待着,庄能的到来。

在子时之际,范蠡亲自打开了大门,他看到远处,有一辆马车,正在朝着这边驶过来,庄能来了,一个随从也没有带,自己驾着马车,而车中,庄贤已经睡着了。

庄能亲自背着庄贤,走了进来,马上范蠡便让自己的一个心腹,到后门四周围看着。

在带着庄能来到了后院门口的时候,范蠡开口了。

“接下去的事情,范蠡希望庄老板,在外等候,在治疗的时候,会有不方便的因素,希望庄老板能够在此回避。”

庄能眼中透着一股担忧,但还是点了点头,这时候,背脊上的庄贤已经醒了过来,一醒过来,便马上喊了一声。

“吃饭”

范蠡看着庄贤目光呆滞的样子,叹了口气,吴铮告诉过范蠡,庄贤母亲的鬼魂,对于庄能,是有很深的怨气的,这会,一股股阴风,在院子的四周围刮了起来,范蠡和庄能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随后庄能和庄贤交代了一番,说范蠡带庄贤进去,吃好吃的,庄贤便开开心心的小笑着,给范蠡牵着手,进入了后院。

后院这边,是吴铮所在的地方,一进去,四周围,都已经贴满了符咒,但这些阴气还是时不时的会露出去。

我对于吴铮有些疑惑起来,以他如此厉害的人物,作为道教创始人老子的学生,他怎么连这么点量的阴气,都不好解决。

“别傻了,张清源,那时候,道家,在这世间,可并没有什么名气,而且是发展阶段,所谓的探索阶段,对于鬼类的研究,以及制衡,也才刚开始而已。”

我哦了一声,点了点头。

“吃的”

一进入院子,庄贤就傻笑着,开始四处看了起来,要吃的,范蠡笑了笑,低下头,看着庄贤。

“你能告诉我一件事么?你的母亲呢?”

范蠡直接问了起来,庄贤木讷的摇摇头。

“如果你不告诉我,你母亲去了哪,就没有吃的了。”

说着范蠡对吴铮使了使眼色,吴铮进入了房间里,拿出了一大盘烧鸡,以及桃子,香气四溢,顿时间,庄贤就吞咽着口水,想要过去,但却给范蠡拉着。

“告诉我吧,你妈妈呢?”

庄贤还是一如既往的扭着头,不断的摇着,他看起来,还是憨憨傻傻的样子,不愿意说。

“你的朋友,友晨可告诉我了哦,说了你不少的事情”

一下子,庄能的脸色就有些变化了,他并不是真的傻,也不是不会说话。

“你好好的告诉我,我不会告诉你父亲的,想必教你这么做的,是你的母亲吧。”

说话间,呼的一声,一个遮盖着容貌的女人,出现在了庄贤的面前。

“母亲”

庄贤马上靠了过去,但却扑了个空。

“奴家早已知晓,庄能是一个商人,他现在可以爱我,但明天,也可以抛弃我,说到底,我们女人,便是这个命,你也不是如此么?”

那女子,怨恨的看着范蠡,他笑了笑,站了起来,庄贤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