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陶朱公与善元义2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陶朱公与善元义2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整整一个晚上,直到三更时分,范蠡都没有找到吴铮,而吴铮去了哪里,范蠡也不得而知,他发动了府内的全部下人,跟着一起找,里里外外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吴铮的人影。

结果到了第二天一早,吃早饭的时候,吴铮再次出现了,范蠡急忙喊下人加酒加菜,他打算外出,继续去收米,虽然路程远了一些,很多时候,他都是要亲自去的。

为了能够保证米的质量,范蠡每一次,都会亲自前往,看好了当地市场后,再让人把米收购回来,一般不好的米,范蠡不会要,第一个,装得时间无法长久,第二,坏的米,还会影响米铺的颜面。

而这一次,南方发生了洪涝,曹隐公急需要大量的米粮,去赈灾,所以特别播了一笔款项下来,以低廉的价格收米,而范蠡把之前,低价收购来的大米,囤积了很久的,给交了出去,新米则继续囤积。

范蠡对于这一切,很是清楚,这一笔钱给当地的官员,洛很扣了下来,他心知肚明,却不说,有的小户的米铺,已经开始怨声载道了,看起来洛很是不打算给钱,打算把这一笔钱给贪到自己的腰包里。

要去的地方,离定陶有3天的路程,是一个小型的盆地,那边的米粮产量不错,价格又高于其他的地区,所以好多米商,不愿意过去收购,哪怕买黑心米,也不去那边,为了能够更加的赚钱。

但范蠡作为一个商人,却很有眼光,他在观察行情的时候,便已经想好了对策,那边已经鲜有人去收米,而当地的人,想要把米卖出来,去到别的地方,还得付高额的税收,来来回回,基本上,赚不到什么钱。

当地人也比较急,十分的希望有人能够买他们的米,范蠡就将计就计,自己路过几次,都没有去收米,说觉得价格太贵了。

久而久之,好多人都不愿意过去,因为价格确实摆在那,如果长途运回去,卖的高了,势必要给其他的米铺打压,也没人会去买,而卖的低了,成本也无法回收。

范蠡一直在等待着,而现在便是时机,他时不时的会派人,到那收米的地方,中途乔装成卖东西的,一看到米商,就会唠叨几句,说这地方的米,有点贵,当地人一直不大乐意降价处理。

这么做可以完全的断绝这些商人想要过去的念头,最终,那地方的人,已经没有了米铺商人愿意去,加之山路比较难走。

这一切,都在范蠡的计算当中,但现在,好巧不巧,天降大灾,更是帮助范蠡能够提前把计划实施。

范蠡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铺垫,他卖的米,质量上乘,而且价格和其他米铺的如出一辙,久而久之,定陶的人,自然愿意去范蠡的米铺,买好米吃,所以短短几个月里,销量上去了,他自然一跃成为最大的米铺。

范蠡想要那小盆地里的米,还有一个原因,那便是那边的米,质量上乘,但因为山道的关系,运输极为的麻烦。

而范蠡这一次去冶父城,采购矿石,也是真的,他要为接下去的计划,做准备。

在出门之前,他让自己的仆人,去通知曹缘,自己得出去办事,要5天后回来,等回来后,再和曹缘好好叙叙。

一系列的计划,在范蠡的心中,早已成竹,只待他开口,而范蠡所弄过去,山道附近的人,都是自己的心腹,跟随着自己多年,他自然信得过,对于他们,范蠡也是恩威并重,所以这些人对范蠡,是服服帖帖。

在三日后,范蠡来到了这个小盆地的山道上,这个盆地最为麻烦的便是,有一个山涧,有一段路程,需要过河,水足足的淹到了人的膝盖处。

牛马牲口驼米的时候,不小心甚至可能让米进水,这样很容易发霉,所以这也是不利的一点,但范蠡内心,却满是欢喜。

去到了进入盆地的入口,果然,范蠡冲着几个在贩卖水果的人,使了使眼色,他们便跟着范蠡去了茶寮,在交谈了一阵后,范蠡便进入了小盆地。

把当地的村长找来,还挨家挨户,把农民们聚集了起来,说要收了这里所有的米。

“哎呀,这位老爷,真是谢天谢地啊,现在南方发洪灾,那些米铺商人,都到处去买黑心米充数,可苦了我们啊。”

还没等范蠡开口,那村长就说米可以便宜很多,卖给范蠡,然而范蠡却拒绝了,一本正经的说道。

“诸位,在下虽然是个商人,但却也是读书人,深知诸位的辛苦,米价还是按照原来的,分文不少,但在下有两点请求,希望诸位能够答应。”

范蠡彬彬有礼的说了起来,村民们马上就爆发出了惊人的欢呼声,称陶朱公是大善人什么的。

而范蠡的要求,第一便是当地的米,以后只许卖给范蠡,价格就按照定死的来,他不会反悔,第二便是自己出钱,出工具,让这里的村民们,除去农忙的时候,去帮忙修缮通往定陶的山道,等修缮后,工具全数归这里的农民。

这两个举措,让当地的村名门,全都点头称赞,简直把范蠡捧作了救世的神一般,当晚就在村子里,大摆宴席,招待了范蠡。

在回去后,这件事情,也传来出去,不少同行都在背地里嘛陶朱公是傻子,但老板姓却说他是个大善人。

回去后的第二天,马上,范蠡就大摆筵席,招待了曹缘一家人,而曹缘也是担心,范蠡的举措,这么做,等于自己白白的给这些农民们修路,还要高价买他们的粮,不是一个商人该有的,他劝说了一番。

“曹老爷,我自然有自己的考量,我可不会在成为你的女婿前,把曹家给抹黑的。”

这番话,让曹缘吃了定心丸一般,他拍着范蠡的肩膀,一口一个女婿的叫着。

而此时,范蠡内心里,所计划的,第二件事情,在第二天,便来了。

洛很第二天便登门摆放,来找了范蠡,吐了好多苦水。

他在定陶地区收购了米后,因为一些财务周转问题,好多米铺的钱,都没有给,现在不少的米铺,都找他要钱。

范蠡只是微笑着,没有说什么,他来到这里后,只是简单的送了洛很一些丝绸之类的,给他的妻子和小妾们,并没有送太大的礼。

“那既然这样,朱公就帮大人你解难吧,我最近刚好收到了一些米,都是好米,大人可以和这些米铺,商量,用好米来补偿他们,至于数额,是他们提供米的质量,这样可好?”

一句话,让洛很的头,不断的点了起来,范蠡的做法,并不是去直接贿赂,而是等着这洛很自己来要贿赂,而亏欠的,是范蠡的人情,这一点,范蠡已经想了很多的办法,但需要时间,但这一次,是天助范蠡。

从别的地方,运过来的东西,进入定陶地区后,都要缴税,而自从这一次后,范蠡运进来的货物,当地收税的官差,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么少收,要么不收,而且从来不排查。

范蠡也要在一个月后,举行婚事,而他是入赘到曹家,这一点上,曹缘虽然怕范蠡反对,但范蠡却并没有任何的意见,反倒是曹老爷家的两个公子,火了,他们极力的反对范蠡入赘到曹家,正在寻思着,如何把范蠡给踢出去。

但不管他们怎么劝阻,曹老爷的心,已经定了下来,之前他的担忧,是多余的,一个月来,范蠡的米铺生意,又扩大了一圈,一些无客关顾的米铺,关门后,给范蠡收购,挂上了陶记的招牌。

两个公子和洛很的交情,也很好,他们去找了洛很,希望洛很出面帮忙,然后,洛很却一个劲的说范蠡好话,让两个人无功而返。

这一次的洛很,可谓是赚了钱,还赚了名声,表面上,他自称这些优良的米,是他和范蠡买的,其实一分钱没花,反而,从范蠡那得到的米,他补给那些米商的时候,还从中克扣了不少,以高价,卖到了南方发生洪灾的地区,又赚了一笔,而之前拨下来的钱,他一个子不少的,装入了兜中。

这样大的贿赂,让洛很已经完全站在了范蠡那边,而且隔三差五,不是让范蠡请客,而是亲自请范蠡去自己的府邸做客。

那些米铺的商人对于洛很,也是感恩戴德,在一些小米铺没客倒闭的时候,对于范蠡的雪中送炭,便是感激涕淋。

“唉,这些人,给人卖了,还要给别人数钞票,还要说别人好。”

我看到这里,不禁叹了口气,一旁的摄魄鬼刃,笑了起来。

“事情可没那么简答哦,张清源,这家伙的故事,你没听过么?三次散掉了家财,呵呵。”

入夜的时候,范蠡又回到了房间里,他虽然嘴上不说,但很清楚,这柄美人,给人动过,而且不止一次,唯一可能的便是吴铮,他并没有多问,反而是好好的招待吴铮。

今夜,范蠡并没有睡着,而是故意闭着眼睛,装作睡着了,不一会,果然,房间里,响起了一阵动静。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