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剑的故事11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剑的故事11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不出欧冶子所料,在几个月后,莫邪临盆之际,勾践便派人来,要欧冶子铸剑,为他铸造能够名动天下的宝剑。

“岳父”

在欧冶子接到勾践的旨意后,干将极为的担忧,勾践灭掉吴国后,不可一世,已经吞并了大量的诸侯,越国的版图,已经扩大了一倍,而勾践,也杀害了不少有功的臣子,当年为他献出美人计的文种,便是首当其冲。

而民众的生活,也不大好过,横征暴敛也开始了,大家背地里,都骂勾践是一个小人,是一个残暴的君主。

庐隐跳入剑炉的那一幕,师兄弟二人,一刻也没有忘记过,但欧冶子却不急,他决定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名为湛卢的一处山脉里,那里他是之前听自己的师傅,说起的,地势险峻,但气候十分的好,水质以及矿产,都要比冶父山的,更为纯净。

离着冶城,并不是太远,干将打算前去,帮助欧冶子一同铸剑,但欧冶子却百般拒绝,因为自己的女儿莫邪,才刚刚生产,家里还需要人照顾,自己的妻子,庐可也已经老了。

但干将心意已决,他知道,这一次,是自己的岳父欧冶子,生死存亡的关头。

两人来到了湛卢山,果然人迹罕至,在雇佣了大量的当地人,一通帮忙开凿山道,在半年后,才开始了铸剑的事情。

这里的气候,得天独厚,两人在这里的铸剑技术,更为的精进了,勾践虽然派人来说,要铸剑,但没有说数量。

欧冶子也很清楚,勾践的心中,想要做什么,他肯定打算把这些宝剑,赠给一些将军,以及在邻国诸侯的会议上,好大肆炫耀一番。

“这次是个机会,传言楚昭王,很爱宝剑,如果能够让楚昭王,知晓了我们所铸造的剑,楚国,势必会过来联络,到时候,我们便秘密的举家,前往楚国。”

欧冶子说着,干将开心的点头了。

连续一年的时间里,欧冶子总共铸造出了五把宝剑来,湛卢,巨阙,胜邪,鱼肠,以及纯钩,每一把宝剑,都锋利无比,而且形态迥异。

在拿到了勾践的王宫里,他不断的夸赞了起来,只留下了湛卢,其余的四把,分别赐予了他手底下四个有功的将军。

“欧冶子,本王问你,今后,你打算如何?”

欧冶子和干将跪在勾践的跟前,干将的心中,极为的紧张。

“回大王,欧冶子今后,会继续为大王铸剑,以祈求大王国运隆昌。”

欧冶子的一番话,让勾践大悦,他赏赐了欧冶子黄金和布匹,以及一些牛羊,放了欧冶子,并且命令欧冶子,继续铸剑。

但伴随着欧冶子回到冶城,紧接而来的便是盯梢,是勾践派来的人。

在漫长的一两年后,欧冶子继续为勾践铸造了不少的剑,但闻名的程度,不及他给勾践铸造的前五把宝剑。

在某个夜里,欧冶子和干将忙活完,打算休息,明日从冶父山下去的时候,来了不少的黑衣人,他们是楚昭王派来的。

欧冶子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来,他所计划的,所期盼的这一天,终于到来了,在与楚昭王派来的人,谈妥了之后的事宜后,欧冶子下决心,为楚昭王,铸造出,超过勾践的剑。

在铸剑开始的一个月后,楚昭王派人来回应了,答应欧冶子,只要给铸造三把宝剑,就会派大量的人,保全欧冶子一家人的平安,让他们平平安安的到楚国。

欧冶子在干将的帮忙下,倾注了全部的心血,铸造了第一把剑,为了祈求楚国国运隆昌,篆刻上了浅浅但却清晰可见的龙纹,取名为龙渊。

在拿给了楚昭王后,马上楚昭王就大悦,已经开始着手,准备计划着欧冶子他们一家人,要走的路线。

第二把剑,名为泰阿,在干将和欧冶子的合力下,费时半年,终于打造完成,剑身宽大,呈金黄色,透着一股王者的贵气。

到了最后的一把剑,工布,显得很平常,但却在平凡中,透着一股祥和的气息,就好像平民百姓的缩影一般。

三把剑的名字,外形,以及寓意,都让楚昭王龙颜大悦,他安插了大量的人,进入了越国,准备帮助欧冶子一家人,逃出越国。

勾践几次让欧冶子上交宝剑的事情,欧冶子都以年迈,已经生病,需要修养为由,推缓了,而他所铸造的剑,有不少,都是和干将合铸的,但他却不说,大家只知道,欧冶子的厉害,却不晓得旁边的女婿,干将的厉害。

而干将也很清楚,岳父的想法,一旦出现了任何事情,所有的东西,欧冶子都是一己之力,扛下来,保全干将和女儿莫邪的幸福。

在平常人的眼中,干将所铸造的东西,大多是寻常的剑,和欧冶子比起来,并不算太好,这也是欧冶子要干将严守的东西。

在一切准备妥当后,欧冶子一家,在静静的等待着时机,正值各国诸侯,在讨论通商问题之际,欧冶子决定动身了。

而在临走之前,欧冶子希望,能够把美人也一同带走,这柄锋利无比的,透着阴寒的剑,就给封存在了冶父山的一个洞窟内的铸剑池里。

欧冶子带着家人,一起来到了冶父山上,打算和楚昭王的人接头,等拿了美人,便离开,对外,欧冶子说为了上山,给勾践铸剑,所以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怀疑。

来到了铸剑池内,欧冶子和干将不寒而栗,头皮发麻,铸池内的水温,是要高于外面的,但此时,却结出了一层层薄冰,而沉入其中的美人,几年不见,依然锐利,看着便让人心底里,产生惧意。

两人同时伸着手,把美人从池子里,拿了出来,这时候,四周围突然间,无风自起,刮起了一阵阵阴风,在这风中,还夹带着一阵阵笑声。

“欧冶子先生,不好了,越国的士兵,开始对这附近盘查,我们来的好多人,都已经身死。”

顿时间,欧冶子内心里,极为的震颤,他看着女儿莫邪,还在襁褓中的孙儿间尺,他的脸色,是复杂的。

“干将,莫邪,可儿,你们三个,过来。”

欧冶子说着,脸上透出了一股绝决,他微笑着,但干将却看出了什么来,他马上反驳了起来。

“一起走吧,岳父,你”

唰的一声,干将斩断了一旁的一颗树,树木轰然倒下。

“大人,拜托你,命令你手下的人,传出去,欧冶子在这冶父山中铸剑,拜托了。”

说着,楚昭王的手下,便离开了,但干将和莫邪,以及庐可,却不肯离开,欧冶子告诉他们,只要乔装打扮下,化作山野的村夫,就算给问到了,越国的士兵,也不会对他们做什么的。

“老头子,你既然不走,我自然也不会走的。”

庐可站到了欧冶子的旁边,而欧冶子却拜拜无奈,希望干将能把自己的岳母,一同的带走,而干将和莫邪,也不打算走。

“干将,这剑,终究有一天,会斩断这因为剑而产生出来,腐朽的链锁,你必须走,你忘记了吗?师傅是怎么做的?千锤百炼,这四个字,你要做的便是,把这四个字,代代相传下去,不为你自己想,也得为孙儿以及莫邪着想啊。”

欧冶子的声音中,充斥着一股豪情,干将的脸上,是复杂的,莫邪不断的哭喊着,最终,干将莫邪夫妻两,双双跪在了地上,拜别了自己的父母,下山去了。

庐可并没有走,拖着年迈的身体,帮忙欧冶子打水,而欧冶子燃起了铸剑炉,熊熊的烈火,燃了起来。

叮叮当当的声音,回荡在这山间里,欧冶子不断的敲打着铁块,开始了铸剑,庐可安静的陪在他的身边,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候一般。

“老头子,这些年,你都是这样,一门心思在这铸剑的事情上,不过现在,我们可算有点时间,好好的相处了,跟着你,这辈子,不后悔。”

“啊,是啊,可儿,抱歉了,我这一生,所痴迷的东西,最后,还是回到了原点上。”

欧冶子说着,缓缓的挽着庐可的手,微笑着,这时候,山下传来了一阵阵的骚动,很快,欧冶子就给包围了。

“欧冶子,你大逆不道,竟然敢为敌国的人铸剑,现今,大王有令,跟我们走。”

那些士兵一点点的围了上来,唰的一声,欧冶子抽出插在地上的美人,他的脑子里,想起了干将在那晚和他所说的,杀人的剑,保护他人的剑。

“可儿,这辈子,我没有为你做过什么事情,但现在啊,我想保护你,哪怕是一秒也好”

冶父山上,燃起了大火,欧冶子和妻子,一同死在了山上,火焰不断的飞窜着,一直烧了三天三夜,山上去抓欧冶子夫妇的几百士兵,一个也没有活着回来。

而坊间也开始流传了起来,欧冶子最后所铸的剑,是一柄天下无双的宝剑,所以才能够斩杀掉了那些士兵,随后各地的诸侯,纷纷派人,去冶父山上,寻找着,这柄天下无双的剑,但找了几年,并没有找到,除了一些焦黑的,给切开的尸体外。

欧冶子夫妇的尸体,不晓得消失去了哪里。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