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虫子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虫子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还有2天,珈蓝宝会便开始了,城内的鬼类们,这两天里,没日没夜的把很多东西,搬到了山顶处,那里面积很大,摆放上了很多的桌子,以及吃的。

吞酒的状况也好了一些,但只到了足以能够起身走动的地步,我这两天里来,在城内跑了很多地方,观察这些鬼类的动向。

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上的收获,除了听他们讨论宝会的事情外,没有听到任何半点关于鬼虫的东西。

这些鬼的记忆,给鬼虫僧人完全的抹去了,关于那天的战斗,所造成的不安以及恐惧,在这些鬼的身上,完全的给抹去。

我又继续在街道上晃悠着,而这几天,我观察到了一件虽然没什么根据,但却有些奇怪的事情,这些鬼,好像人一般,会有作息时间,我问过一些鬼,他们说,在这里的鬼,都会按时的去睡觉,早上起来。

这个事情我问过张晓淳,他告诉我,确实如此,这么多年来,这里的鬼,生活的就好像人那样,会有标准的作息时间。

而鬼类睡觉,并不像人,因为人睡着了,脑子还会活动,而鬼的睡着,其实是完全阻绝了自己的意识与鬼魄的联系,所以鬼是完全不需要睡觉,只靠着体内的鬼魄运作,恢复鬼气,就可以长期以往醒着的东西。

但就是睡觉这一点,让我十分的在意,今天我又继续在街道上晃悠着,希望能够找点哪怕一丁点的蛛丝马迹。

在观察了一阵后,这两天来,我统计过,这些鬼把东西搬到山顶上,并不是所有人在做,而是分批次的,而这些鬼,总会有一个时间段,去睡觉。

这也就是胡天硕教我的,不管多么细小的事情,都不能放过,很多细小的事情,堆积起来,如果你能够从中找到一点怪异的地方,循着这些地方,再去寻找所谓的规律,很多事情,都是有规律可循的。

我用手机清楚的计算过时间,这些鬼睡觉的时间,是6小时,也就是说,只要是这里的鬼类,每天有六个小时,意识会和鬼魄完全的断开连接。

在接近山顶的道场附近,晃悠了一段时间后,我决定近距离的去看一看,这些鬼睡觉的时候,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四下看着,终于,看到了一只鬼,进入了一个屋子后,我紧随其后,在好半天后,确定四周围没有其他鬼后,我从院墙里,进入了屋子,我缓缓的飘进了屋子里。

而这里的鬼类,最为奇怪的是,自从那天,鬼类可以在这边飞行后,我看到还是有不少的鬼,为了躲避叶孤云手下的屠杀,飞到了边缘的地方。

但现在,他们完全忘记了,自己可以飞起来这件事,我来到了这只已经失去意识的鬼跟前,开始把一根根的鬼络,刺入了这是鬼的身体里。

这是一只黄页鬼,我查探了一阵子后,并没有任何怪异的地方,这只黄页鬼的鬼魄,很正常,丝毫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力量,迫使他睡觉。

随后我又查探了附近在睡觉的好几只鬼,他们都是一样的,并没有任何怪异的地方,事情一下子,陷入了僵局。

我静静的坐在一只鬼的家里,看着这只在熟睡着的厉鬼,一个想法,从我的心底里,冒了出来。

“虽然有些危险,但还是得试试。”

我接下去,要直接把鬼络,刺入这只厉鬼的鬼魄里,查探里面的每一个角落,而一旦我控制不好力道,这只厉鬼有可能就会死掉。

低等级的鬼类,他们的鬼魄,就好像豆腐一般,很容易就会给摄青鬼杀死,而鬼络本身作为摄青鬼标志性的东西,它的出现,是摄青鬼为了查探四周围的一切,获取情报用的,而使用很多的打斗方法,都和鬼络有关。

鬼络能够自动的释放出鬼气来,而这微弱的鬼气,对于低等级的鬼来说,轻而易举就可以弄死他们,我要保证我的鬼络,进入这只厉鬼的鬼魄后,不会伤到他,难度很大。

我咬着牙,站了起来,虽然对这家伙,有些过意不去,但两天后的珈蓝宝会,他们可能全都会消失不见。

我开始释放出了一根鬼络,一点点的刺入了这只厉鬼的鬼魄,他的身体,开始有反应了,一丝丝黑气冒了起来,开始对我的鬼络,进行了排斥反应,然而,力量始终太弱。

我静下心来,运用起了我的本能来,渐渐的,我的鬼络,刺入了这只厉鬼的鬼魄中间,他的鬼气,开始紊乱了起来,而他这会,身体不断的颤抖着,但依然没有醒过来,他的鬼魄,因为我刺入的鬼络,已经受到了伤害,而他本人却始终还在睡觉的状态。

我开始在这只厉鬼的鬼魄里,不断的查探了起来,渐渐的,我控制住了力道,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应该鬼魄会有一定程度的受损,但不会危急到他的性命。

隐约间,我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虽然只是一丁点,但我的鬼络,确实的,碰到了什么东西,一股怪异的感觉传来,这东西,我目前还不知道是什么,但极为的诡异,圆圆的,滑滑的,我的鬼络,无法很轻易的缠住它。

我闭上了眼睛,开始查询着,这东西,究竟是什么,而就在这时候,一阵尖锐的吱吱生响了起来,我猛的,张大了眼睛,这厉鬼的体内,果然有什么,我的鬼络,给吃了。

呲啦的一声,突然间,这厉鬼的胸口处,一条白色的,好像蛆一般的虫子,嘴巴上,布满了尖牙俐齿,有手掌那么长,肥硕的一节节白色虫子,飞了出来,顿时间,那厉鬼噗哧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黑色的血液,身形开始化作了飞灰。

那只白色的虫子,咬住了我的胸口,我马上用手,想要捏住,但手一滑,我只感觉到身体一阵难受,紧接着,意识开始模糊了起来。

啪嗒的一声,我直挺挺的倒在了地面上,意识开始不断的消失,最后一幕,我看到那虫子,钻入了我的身体里,我便失去了知觉。

我醒了过来,眼前是一脸疑惑的张晓淳,而我回到了这个沙子构成的洞子里。

“虫子。”

我刚醒过来,马上嘀咕了一句,张晓淳莫名其妙的看着我,而后问道?

“什么虫子?张清源,你怎么在那种地方睡着了,发生了什么事?”

我把我所看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张晓淳,而后猛的,我感觉到,脑袋,嗡的一阵,我的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着,就在我的鬼魄里,而且,我鬼魄的自我防御机能,无法排除它。

身体里的鬼气,在不断的给这虫子,吞食着,我的七个鬼络,开始不断的想要排除这东西,但却无能为力,它的身体表面,是湿滑的,无法抓住,而这东西,就在我的鬼魄里,不断的吞食着。

张晓淳把绿色的鬼络,刺入了我的身体里,进入了我的鬼魄,我痛的咧着嘴,他查探了一阵后,笑了笑。

“呵呵,确实有什么东西,鬼虫这家伙,恐怕就是靠着这虫子,吞噬了这些鬼类,不必要的记忆。”

而鬼类的记忆,不像人,是通过脑袋,而是通过鬼魄来的,在鬼魄里,某个地方,就是保存记忆的,张晓淳这么一说,我开始用鬼魄,护住了那个保存记忆的地方,以免我的记忆给吞噬掉。

“我的鬼络,也抓不住这虫子,看起来事情,虽然有起色了,但你比较麻烦了,张清源。”

我点了点头,马上尝试着,用鬼气,在体内,摧毁这条虫子,但却无法办到,我的鬼气无法毁掉这虫子,一进阶,马上就如同受到了什么力量的抵抗,给挡向了两边。

“清源,我师鬼虫那家伙,生前,从落隐寺回来后,我曾经看到过,他带回来了很多毒虫,而治疗的方法,就是用那些毒虫,不断的叮咬着自己的身体,起初我觉得他的气色越来越不好,但渐渐的,那些伤势给控制住了,很奇怪,他从那时候起,就痴迷研究这些毒虫。”

吞酒在一旁说着,这时候,这虫子,又开始在我的身体里,蠕动起来了,是记忆,他想要吃了我的记忆,我有些害怕了起来。

好几个小时,我都在和鬼魄里的虫子,周旋着,一刻也不能放松警惕。

“清源,既然找到了根源,就尝试着,使用力量,在体内消灭他。”

我看了议案吞酒,他到现在,还是时不时的喊鬼虫僧人的时候,会先喊师傅,看来他就算已经和鬼虫僧人彻底的决裂了,但在内心里,那份真挚的师徒之情,还是无法割舍。

“没事的,吞酒大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个道理,我还是知道的,既然他作为你的师傅,而如果你想要挽救他,就拼尽全力吧,这一次,有人阻挠,但下一次,再下一次呢?”

吞酒愣神的看着我,而后拍了拍脑袋,笑了起来,拿着酒壶,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或许吧,清源,谢谢你。”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