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九百五十七章 千年的答案2

第九百五十七章 千年的答案2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第九百五十七章 千年的答案2

我啊了一声,看着殷仇间,这时候,崔珏走了过来,看到我疑惑的神情,他笑了笑。

“我并没有遇到想要吴铮魂魄的家伙,恐怕他们知道,吴铮的魂魄,在你的手上,我只是给困了一会,就来到了阳间。”

我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再次感激的看着紫鸢,如果不是她的话,恐怕我现在会遇到很大的麻烦。

崔珏直接过来,在小亭子的一张椅子上,自顾的坐了下来,殷仇间笑意满满的看着他,猛然间,崔珏大笑了起来。

“想当年,你从我的眼皮子底下偷走了生死簿,一转眼,已经1000多年了。”

殷仇间也笑了起来,而后司马颖飞了过来,端着茶水,轻盈的放在了桌子上。

“清源公子,你还是先回房间去看一眼吧。”

我哦了一声,飘了起来,朝着4楼,飘了过去,来到了410的房间门口,我静静的站着,伸出手,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一路走过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还记得,当晚,我慌张的惊叫着,从门里跑出来,而后给殷仇间迷住,让肩头上的火焰熄灭了,3年前的一切,历历在目,我笑了起来,这一切,抛开了某些好事者的计谋外,似乎冥冥中注定了,我要踏入这边的世界。

我推开了门,吱呀的一声,房间里的一切,没有任何的变化,我缓缓的走了过去,坐在了床上。

“你他妈的可终于舍得回来了啊,张清源。”

一阵公鸭嗓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惊讶的看着床头柜上,摆放着的那块鬼血玉,以及旁边,摆着的幻型鬼珠,是当年老九送我的。

我拿起了那块鬼血玉,静静的看着。

“哟呵,那么久不见,张清源,变成鬼了。”

“我说,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我躺在了床上,拿着鬼血玉,他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实话告诉你,我是鬼。”

我哦了一声,释放出鬼络来,感知着,这块鬼血玉,上面并没有什么气息,完全看不出是鬼。

“现在你也算是有点张进了,张清源,帮我个忙吧,你只要找齐了六块,和这样一般的鬼血玉,我就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

我把鬼血玉放在了一旁,刚刚的一瞬间,我感觉到了一股邪气,这家伙想要利用我来达到某种损人不利己的目的。

“没兴趣,我也不想知道。”

我马上果断的说道。

“你个臭小子,张清源,老子可是在鬼界的时候,那饿鬼岭下面,你给那饿鬼林里的摄青鬼追,老子费劲了所有的力气,救了你,你这家伙,怎么不知道知恩图报?”

我没好气的看了这块鬼血玉一眼,刚刚他说告诉我秘密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股极为令人恐惧的气息,我现在,身体里,住着欲鬼,能够分辨出来,各种各样的气息,所以我果断的回绝掉了。

“你帮了我,我很感谢你,但是,如果你想要利用我张清源,来帮你实现某种邪恶的目的,我不帮。”

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哎呀,张清源,你好好想想哦,这个秘密,可是关于鬼的哦,千百年来,自打有鬼的时候,就无人能够参透,你要是知道了,可就天下无敌了,甚至连阎罗都不用怕。”

我眨眨眼看了一眼鬼血玉,笑了笑。

“草,你当我在吹牛啊,张清源,你只要”

“别吵了,再吵,我把你掰断了。”

我恶狠狠的说了一句,这东西,自从我拿在手里的那天起,现在仔细想想,十分的邪恶,而不是阴冷,如果换句话来说,就是心术不正,这家伙,自打和我一起,就想要利用我,和其他的家伙不同。

“别那么绝情嘛,张清源,你就帮帮我吧,肯定有莫大的好处的,把我带身上。”

我二话不说,直接起身,而后看着他,我似乎明白了,为什么,殷仇间让我回屋子里来,恐怕就是这家伙,在我不在的岁月里,不断的闹腾着。

我没有理睬这块鬼血玉,直接出门了,一推开门,我就闻见了食物的香气,单元楼的下面,大家伙都在忙活着,好像要举行庆典一般。

我也下去,开始帮忙了起来,端着一些从厨房里,弄好的菜出去,而后坐到了殷仇间的旁边,他和崔珏正在谈笑着,喝着酒。

在一阵后,菜已经上起了,觥筹交错声响起,庄伯拉着紫鸢,坐了过来,我有些奇怪,为什么紫鸢,会喊殷仇间大哥,还要喊庄伯,明明,那会,他们作为厉鬼,应该比殷仇间他们还要大才对。

“清源啊,这点,你不知道吧,少爷,自从死掉后,可是过了100年的时间,才从灰心,变成了黄页鬼啊。”

我啊了一声,惊讶的看着殷仇间,这100年里,殷仇间竟然连厉鬼的层次都不到,十分的不可思议。

“庄伯,吃你的东西,不要多嘴。”

我看着殷仇间,他笑意满满的看着我,而后我们吃喝了起来,我心情很不错,许久没有回来,倒是紫鸢,一言不发,时不时的看看殷仇间,她内心里的惆怅,浮现在了脸上,殷仇间还是对她不理不睬的样子。

不晓得喝了多久,院子里,还在闹腾着,而崔珏虽然一直在和殷仇间说点阴曹里的事情,但我看得出来,崔珏似乎有着什么,想要问殷仇间。

已经到了深夜,殷仇间还在和崔珏喝着酒,我在一旁帮忙收拾着,而这时候,我看到崔珏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而后站了起来,严肃的看着殷仇间。

“答案,你不是早已了然于心了吗?”

殷仇间冷不丁的说了一句,崔珏一脸震惊。

“殷仇间,当年那件事情”

蹭的一下子,殷仇间站了起来。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又何必来问我。”

“是不是你做的,你只要回答,是还是不是。”

崔珏眼神严厉的看着殷仇间,神情紧绷。

“不是。”

我瞪大了眼睛,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此时的崔珏,皱着的眉头,松开了,而他的一脸释怀的样子,大笑了起来,不断的笑着,这时候,一阵清幽的古筝声响了起来,是司马颖,片片樱花飞舞了过来。

崔珏举着手,一片樱花落在了他的手掌里,他看到出神了,似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一股欣慰的神情,流露了出来。

“也可能是吧,我做的哦。”

殷仇间用调侃的语气,又补充了一句,我啊了一声,看着殷仇间,崔珏摇了摇头。

“殷仇间,这句话,从你嘴巴里,说出来,好过了千言万语,多谢。”

崔珏说着,缓缓的飘了起来。

“已经决定了吗?”

殷仇间问了一句,崔珏捏着拳头,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需要的,只是一个事实,既然事实已经很清楚了,那么,我自当,去把当年的事情,给彻底的解决掉,不管是谁,不管他位置有多么高,他需要的是,制裁。”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自当无话可说,崔珏,祝你好运。”

而后伴随着一阵红色的光芒,崔珏的身形,在空中,开始逐渐的隐去,殷仇间看着崔珏消失的地方,出神的看着。

我从来没有看过,殷仇间露出这样的神情来,竟然在其中,夹带着几许悲伤。

“少爷,既然,你能够在崔判官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为何,一句话,都不肯给,给予那些曾经,憧憬着你,支撑着你,愿意为你赴汤蹈火的百鬼,这数百年来,他们需要的,不是原因,也不是事情的过程,而是少爷你的一句话啊。”

庄伯在一旁,悲愤交加的说了起来,而后紫鸢缓缓的飘到了殷仇间的旁边,静静的看着他。

“殷大哥,紫鸢也只想问你一句,当年,对付鬼蜘蛛的时候,你真的,只是路过,顺手,把大家集结起来的吗?”

殷仇间转过头,和紫鸢四目相对,一瞬间,他的眼中,流露出了复杂的神情来,平日里,那副似笑非笑,有些桀骜不驯的样子,消失了。

“是,还是不是?殷大哥,请你回答紫鸢。”

猛然间,殷仇间大笑了起来,而后缓缓的飞了起来,在空中,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只手托腮,一如当年,我所看到的那副模样,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紫鸢。

“是,当时,我就说过,我不过是路过,而鬼蜘蛛,挡了我的去路,正好遇到你们。”

紫鸢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来,而后呼的一声,身体突然间啪的一声,分散成了一只只闪烁着翠绿色光芒的花蝴蝶,在四周围的单元楼里,飘散着。

“误解,一定会解除的,殷大哥,紫鸢去了,这等待了,上千年的回答,我会去告诉大家的,那104只摄青鬼,所等待的,所期盼着,所愿望着的,我会传达到的,殷大哥”

渐渐的,那些蝴蝶,在空中,消失不见了,一缕缕淡淡的绿色光滑,在整个单元楼里,飘散着,殷仇间举着一只手,伸出了一根手指头,轻柔的在那些绿色的光芒里,动着。

“好漂亮”

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再一次,看到了殷仇间的笑容,在绿色的光芒,映照下,露出来的,温暖而爽朗的笑容。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