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八百九十三章 磨砺4

第八百九十三章 磨砺4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第一缕阳光,照了进来,我睁开了眼睛,四周围,都是树林,我习惯性的仰着头,看了一眼。

“已经走了吗,呵呵。”

我起身后,漫步朝着吃早点的地方走去,而此时,我的身后,一股股煞气,不断的溢出,变成了一个个人形,五个神情迥异,其中一个是女人的我,跟在了我的身后。

“终于能够出来活动下了,清源,你接下去打算怎么办?”

朱堂问了起来。

恸鬼和怨鬼,手舞足蹈的四处跑动了起来,我没有功夫理睬他,现在我必须,开创出属于我自己的东西来,而具体的方向,我已经有了。

只是现在,我暂时想要休息几天,我在吃过饭后,惬意的到河边喝了一些水,这时候,阴鬼和朱堂吵了起来。

“哼,滚一边去,我不想和你这种脑子有病的家伙理论。”

朱堂没好气的说着,而阴鬼仰着头,露出了一副充满了病态的笑容,哈哈的大笑着。

“别闹了,可以吗?”

我悠闲的说了一句,而后看了看四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声喊了起来。

“出来吧,可以了吧,依小姐已经走了,你是不是该出来了,小妹妹,或者说”

我微笑着,顿了顿,接着喊了起来。

“欲鬼。”

而此时,我才发现,我的五个鬼魄,左脸颊上的泪痕,和我的明显不一样,我有些奇怪的看着。

朱堂的左脸颊上,那泪痕,是燃烧着的血红色火焰,灵蛇的是一根蛇信子,而乍看之下,还有两颗红色的毒牙,在下巴处,倒着。

阴鬼的左脸颊上,和我的有些相似,好像是交叉纵横的树枝一般,但比我的泪痕,要细一些,反而有些像一道道风。

怨鬼的左脸颊处,好像是一片红云一般,而恸鬼的左脸颊上,是一滴滴红色的泪水的样子,我不禁有些疑惑起来。

“你们的脸上?”五个鬼魄同时看向了我,而后异口同声的说道。

“还不是因为你。”

我啊了一声,朱堂扣了扣自己的左脸颊,而后厌恶的说了一句。

“难看死了,就好像一块疤一样,唉。”

“哼,难看的话,你可以滚出去,没必要呆着。”

阴鬼的口吻,始终充满了一种病态的感觉,她痴痴的看着我,嘴巴微微的张着,我背脊上一阵鸡皮疙瘩起来。

而这时候,呼的一声,一阵狂风出现,在我们的跟前,站着一团五颜六色的东西,只露出了两只金色的眸子,看起来很怪异。

“一个人呆了那么久,很寂寞吧。”

我微笑着,说了一句,伸出了一只手去,而后渐渐的,那团五颜六色的东西,呼的一下子,跑了,我诧异的看着,而其他五个鬼魄,又开始各自闹腾了起来。

“你们是打算闹到什么时候,是时候,开始了,张清源。”

我的影子,立了起来,瞪着他们,而这时候,我发现,我的影子,那泪痕,和我一模一样,只不过,颜色却不一样,是紫色的。

我吞咽了一口,我的影子笑了笑,指着自己的左边脸颊。

“这是名为张清源的悲意,所铭刻下来的,融入了你鬼魄深处的东西,一辈子,都无法洗去的。”

我内心里,一股酸楚,而后点了点头,这时候,五个鬼魄安静了下来,看着我,我点了点头。

“拜托了,大家,可以开始了,我必须要在几个月里,起码确实有效的,让自己的力量,有所见长。”

而关于我自己的力量,一早,便和胡天硕讨论过了,热兵器,也就是使用煞气,构筑起和阳世间,一模一样的枪来,用煞气构筑子弹,填充,让我拥有极为强力的远程攻击能力。

我们走到了那些石像和林子交界处的地方,聚集在了一起,我打算在这边,完成这一切,在安静下来后,五个家伙都莫名其妙的看着我,我和他们讲解了下,枪的概念,基本上,枪是为了能够更加快速的杀死目标,由人创造出来的,而到了现代,枪的通途,更加的广了。

之前,胡天硕曾经试着,让我用警枪,54式的手枪,来制造出相应的煞气子弹,但现在,我却抛弃了这个想法。

手枪的话,射程不断太长,而且威力不算大,装弹量也有限,接下去,我将经历的战斗,一把手枪,恐怕远远不够。

这时候,我的手机,开始嗡嗡的震动了起来,而后我拿了起来,那个必应APP呼的一声,闪出了一道绿色的光芒,而后渐渐的,出现了一把冲锋枪的全息影像,所有的数据,构造,以及零件,弹药的制造,组成,全都在这出现的全息影像上,我吞咽了一口。

“世界上大部分枪的数据库,已经下载,请尽量记住这一切的构造,用煞气,来完成零件的制造,最后,再组装起来。”

我点了点头,认真的看了起来,而后那五个家伙,没一个感兴趣的样子,纷纷走开了,我的影子也从我的身体里,脱离了出去。

“张清源,我们都是通过自主的意识,来感受,享受战斗的,脑力的方面,就你自己看着办了。”

我一瞬间,就无语了,我刚刚脑子里,想到的是,我既然有五个鬼魄,而且记忆是连通的,只要让他们来记下这些,我就可以加快速度来,完成我的煞气枪的制作,可这会,他们五个一溜烟的跑了。

整整的几天几夜,我都在不断的吸收,有关枪械的知识,这APP也很聪明,从最简单的,枪械制造出来的历史,开始不断的由简单到复杂,给我举了不少的例子。

发射子弹的原理,以及弹药的配方,等等的,一系列的东西,我已经头昏眼花了,好多东西,完全记不住,只能不断的逼迫着自己,不断的去记忆。

“我说,你们五个,不要玩了,帮忙一起记,怎么样?”

“你自个看着办吧,没空。”

我十分火大的看着他们五个,在玩斗地主,怨鬼和恸鬼因为技术太烂,老是输,这几天,必应APP给他们搞了一副扑克牌,教了他们怎么斗地主。

而斗地主,只能三个人参与,所以,如果是地主输了,其他两个闲置的家伙,就包剪锤,去替换地主,如果非地主输了,就替换,而基本上,怨鬼和恸鬼,没玩两把,就输了。

这时候,我看到阴鬼是地主,一看她手里的牌,四个二,两个鬼,三个A,其他的牌面,有对子,还有连牌,她不断的狂笑着,而朱堂和灵蛇,两人皱着眉头,看起来头很大的样子。

“我出牌了哦,3点,要不要,敢出牌,我就炸死你们。”

阴鬼不断的冷笑着,而朱堂和灵蛇,在不断的互相使着颜色,他们在作弊?我没好气的看着他们。

“我说,玩了几天了,有什么好玩的,来帮我一起记东西,怎么样?”

“一边去,清源,我现在牌风正好。”

这时候,我的影子呼的一下子出来,笑了笑,而后指了指自己的脑子。

“他们不擅长去记忆那些复杂的东西,而且,对于现代的知识,他们虽然从你的脑子里,获得了,但基本上,就好像你在和2000年前的人,说摩托车一样,如果要教会他们,没几十年,是不可能的。”

我哦了一声,似乎的确是如此。

“不可能啊,你们”

阴鬼绑着脸,我看到她的脸色,十分的不好,她手里,还有一对10,但却完全给压制住了,朱堂和灵蛇两个家伙,出完了所有的牌。

我叹了口气,这样的牌,也会输?

而后灵蛇开始发牌的,花式洗牌,而我却发现,有些不对劲,他作弊,而且是计算好了,拿到的牌,果然,恸鬼赢了后,拿到了地主牌,而后再一次,输给了朱堂和灵蛇。

“好恶劣。”

我在一旁说了一句,灵蛇朝着我使了使眼色。

“没办法,他们三个笨,再好的牌,也是输。”

我叹了口气,只能继续去记住东西,而我的影子,因为没办法,拿起牌来,所以一直都有两个人闲置着,毕竟他是影子。

到了第三天,我弄了一天后,回去的时候,却发现,怎么多了两桌,而阴鬼似乎也发现了,朱堂和灵蛇作弊,便把他们分开了,欲鬼也加入了斗地主的大军,两桌人,从早到晚,不眠不休的在斗地主,把我凉在一边,好像当我不存在一样。

我记了好几天,头昏脑胀了,打算和他们玩两把,但哪一边,都不让我。

“你们,让我玩两把吧?怎么样?”

“一边去,清源,我手气正好呢!”

朱堂没好气的说道,我叹了口气,懒得管他们了。

我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去记住那些复杂的枪械知识,每天听他们在嘻嘻哈哈的大笑着,打着斗地主,而且,他们还让欲鬼,弄了一些钱出来,开始赌博了,看着每个人身边,越来越多的钱,我欲哭无泪。

我不晓得,他们是来干嘛的,完全沉浸在了斗地主里,而丝毫没有帮助我的意思,而这时候,我的手机,不见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大骂了起来。

“草,你再教他们打麻将的话,哪年才是个头。”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