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手机阅读
当前位置:奇巢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诡缠人 > 第七百七十一章 二十年之约2

第七百七十一章 二十年之约2

小说:诡缠人作者: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2017-09-08 16:10:20
“哈哈哈,不用你帮,道士,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年幼的我说着,黑气已经把四周围的空间给填去了大半,而后缓缓的落下来,坐在了床脚头上。

“此言差矣,我知道,你生下来的时候,就注定了,你难道不觉得你的父母,很好么?对你。”

“哼,那对夫妇,是他们自己要收养我的,我和他们并无关系,况且,因为我的关系,他们的身体,日渐变差了。”

“确实,但我可以帮你,二十年,如何?再继续走二十年,或许你就会明白,身为人,究竟是什么。”

年幼的我不屑的笑了起来。

“已经不用了,很讨厌,人,或者鬼,都一样,阴险狡诈,喜欢伪装,喜欢踩着弱者”

“这就是你所认识的人吗?”

张无居笑了笑,搬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总之,我不太喜欢人,道士,可以的话,你回去吧,那只进我身体的鬼,我不过想要戏耍下他而已,没想到你把他赶跑了,这算是我最后的一点乐趣吧,身为人的。”

“换个说法吧,你觉得,和你现在的父母,以及亲戚,相处起来,觉得舒服吗?”

年幼的我笑了起来。

“还算好,不算太好,也不会太差,无趣。”

张无居笑了笑,摇着头。

“才相处那么一点时间,怎么会有趣呢?怎么样?二十年,等你长成大小伙子了,再做出判断,怎么样?”

“我刚刚说过了,继续呆下去,我的父母会”

“我会帮你的。”

张无居站了起来,认真的看着年幼的我,眼中透着一股真诚。

“嗨,你为什么要帮我,不用帮我,我也没什么的,只是”

“没有什么为什么,人帮人,就是如此,如果真要问为什么的话,我的心,便是如此告诉我的。”

张无居说着,指着自己的心脏,年幼的我诧异了起来。

“心?是什么?好吃么?好玩么?”

“心看不见,摸不着,有些时候,感觉得到在哪里,但却拿不到。”

张无居说着,年幼的我好像很感兴趣的样子,站了起来,张无居笑了笑。

“你也会有的,身为人的心,有了这东西,才能称之为人,而你现在,没有呢,所以,你敢说自己真的已经身为人了吗?不是吧。”

年幼的我点了点头。

“好吧,我答应你,二十年,再活在这个世上二十年看看。”

张无居笑着点点头。

“等二十年后,如果你不满意的话,可以随时找我,如果有困难的话,我一如既往的,会帮你,不过到那个时候,你已经有了心。”

张无居说着,年幼的我笑了起来,而后根据张无居的指使,坐在了已经设置好的神坛前面。

“你这么做,好像会折损寿命的,不划算吧?”

张无居蹲在年幼的我身边,笑了笑。

“没事的,因为我有心,而你的父母,也有心,他们一心想要救你,我已经感觉到了,所以,我才会在这里,救你,明白了吧。”

“有点。”

年幼的我闭上了眼睛,而后溢出的黑气,渐渐的收敛回了身体里。

“二十年哦,说好了。”年幼的我笑容缓和了不少,而后伸出了小手指,弯成勾。

张无居也伸出了小手指,搭了上去。

“听说人约定,会这么做。”

“好好,知道了,不会骗你的,回去吧,我要施法了。”

张无居说着,年幼的我点点头,而后手缓缓的落了下去,陷入了昏厥。

“内心还是小孩子,呵呵。”

随后张无居在神坛的前面,跪了下来,在三拜九叩后,一副严谨的样子,站了起来,半蹲着,一挥手,手里的拂尘,插在了我的背脊上。

而后一抬手,一股金光把我推到了病房的中间,他开始结着手印,念叨了起来,一串生硬拗口的念词后,张无居左手托举右手,大喊了起来。

“弟子张无居,志清真人门下,敬启列位仙师宗祖,三界之上,梵炁(qi)弥罗,上极无上,天中之天,大罗玉清,虚无自然。至真妙道,元始天尊”

张无居念完后,马上举着二指,一张很长的黄纸,呼啦的一声,飞了起来,而后他马上拿着朱砂笔,在上面,写下了一大串道文,而后再次高喊了起来。

“居上清境,号灵宝尊。祖劫化生,九万九千余梵炁。赤书焕发,六百六十八真文。枢阴机阳,卓尔雷霆之祖,大悲大愿,大圣大慈。玉宸道君,灵宝天尊。”

在念完这段后,张无居再次挑起了一条黄纸,在上面写下了道文,而后两条黄纸,已经漂在空中,上面闪烁着金色的光芒,似流水般,飘动着。

“随方设教,历劫渡人。为皇者师,帝者师,王者师,假名易号。立天之道,地之道,人之道,隐圣显凡。总千二百之官君。包万亿重只梵炁。化形今古,著道德凡五千言。主握阴阳,命雷霆用九五数。太上老君,道德天尊。”

第三条黄纸,飞了起来,张无居继续写下了大串的道文,而后举着双手,霎时间,原本还泛着黄光的三条黄纸,渐渐的,光芒的色泽,开始转变了,而张无居的额头上,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他的头顶处,冒起了阵阵青烟。

“一炁化三清,虚无自然大罗三清三境三宝天尊符,哈”

张无居大喝一声,而后顿时间一蹬脚,飞起,双脚瞬间并拢,在空中翻了一个圈,而后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地面霎时间就出现了裂纹,整个空间,已经给金光包裹了起来,一股强大的力量,充斥在整个空间里。

渐渐的,我看到,那三条长型的黄纸,在一点点的水**交融,合在了一起,伴随着逐渐褪去的金光,我看到了,是一张金色的符箓,张无居拿在了手里,他看起来,瞬间就老去了,原本还有些褐色的头发,这会,已经全数变白了。

“二十年之约,从现在开始。”

张无居说着,拿着金色符箓,啪的一下子,按在了年幼的我额头处。

“虽然多多少少,有些不完整,但正因为不完整,才是人,清源,你记好了,我无法封住你的鬼气,日后,这些东西,或多或少,会给你周围的人,带来不便,但不要担心,一切皆有定数。”

那张金色的符箓,一点点的沉入了我的身体里,原本扭在一起的表情,这会,也得到了缓和,而熟睡中的我,也展露了一个笑容来。

而此时,四周围的画面,再次流转,在我的家里,咚咚咚的敲门声音,响了起来,已经黄昏了,我母亲不在,父亲一个人在弄吃的,母亲应该是去赔大伯母去了。

我的父亲打开了门,一瞬间,欣喜若狂,门外站着的是张无居,他笑了笑。

“小张,17年不见了。”

随后父亲拿出了一瓶陈年老酒来,又弄了不少的菜,和张无居喝了起来。

“老张,清源那孩子,最近很少回家,上次也是出了那种事,原本死掉的人,竟然给两个高人救活了。”

我想了起来,是一开始,我给吓死后,去了阴曹,回来后,**就在火葬场,而瞎眼婆和小老头上去说了一番,我的父母竟然允许他们为我施法,我也终于明白缘由了,因为我的父亲,一开始就知道了。

“小张,我十七年前救你儿子的时候,就说过了,二十年后,他必定会再次和那些东西裹上。”

“啊,老张,这才17年啊,而且,之前,清源的女朋友,唉。”

我的父亲所说的,是吴小莉的事情。

“已经弱化了,我当年所用的方法,给某些好事者,破解了,我今次来,就是为了这个事情。”

张无居说着,我的父亲点点头,而后他掏出了电话,给我打了一通电话,我诧异的看着,是之前,我活了之后,经历了不少事情后,接到的父亲的电话,没想到,他早已知晓了一切。

也正是这通电话,让我有了回去,正视当年一切的决心,我记了起来,以前的种种。

“老张,当年我多次问你,这些事,其实就是想要和你学点东西,可你不肯告诉我。”

张无居笑了笑,喝了一口酒。

“小张,你是怎么看清源这孩子的?”

一瞬间,我的父亲笑了笑。

“他为人很老实,很好,就是太过于木讷了一些,他和小莉的事,我也知道,但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

我的父亲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好像胸口里堵着一口气。

“没事的,小张,我没有教你任何东西,是因为,清源他是人,而你也是人,所以,希望你可以理解。”

我的父亲点了点头。

“是啊,把他作为一个正常人来对待,自然得有一对正常的父母,这些年,我们一家人,过得很开心,谢谢你,老张。”

“没事的,小张,我今次前来,就是为了帮助清源这孩子的,我已经想好了,这次,起码彻底的,把根治了。”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